打开主菜单

元坦(?-?),一名,字延和[1]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献文帝拓跋弘之孙,太保、领太尉、咸阳王元禧第七子,北魏宗室、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元坦為人傲慢凶狠粗野,喝醉酒時,常常在洛橋旁邊侮辱和毆打過路人。成為道路中的一個禍患。他的堂叔父安豐王元延明常常嚴加斥責,對他說:「你的兇狠殘暴的本性和你的身體同時增長。原來宋朝有位東海王劉禕品行低劣,當時的人稱他為驢王。我仔細觀察了你的所作所為,恐怕以後免不了驢的稱號。”時有人聽到了,就稱呼他為「驢王」[2]

咸陽王元禧被殺以後,元坦的哥哥元翼元樹等五人相繼南逃,所以元坦得以襲封,朝廷改封他為敷城王。永安初年,恢復原來封號為咸陽郡王。屢遷至侍中。孝莊帝元子攸曾經很平靜地對元坦說:「你的才幹不如荀、蔡,一年之中幾次晉升,只是因為你從小在我家長大,所以才特別提升。」當初,咸陽王元禧死去之後,他的幾個孩子都很貧困,元坦兄弟都被彭城王元勰收養下來,所以孝莊帝才會這樣說[3]

孝武帝初年,元坦的哥哥元樹被抓獲。元坦見元樹年長而且有才,担心他會取代自己的爵位,就暗中勸告朝廷依照法律殺掉元樹。元樹知道後,哭着對元坦說:“我過去因為家庭遭難,不能死去,寄食於江湖之上,接受了他們的封爵和任命。如今回来,不是為了舉義而回,只求存活而已,又豈會期望榮華富貴?你怎麼亂加猜疑,忘了以前兄弟的情義!你腰背魁偉,却没有一點令人稱譽的美德啊!”元坦變了臉色離開。元樹死時,他竟然不前去哭吊[4]

後來他歷任司徒、太尉[5]、太傅[6],加侍中、太師[7]、錄尚書事[8]、宗師、司州牧。雖然俸祿豐厚,職位尊貴,而貪婪之心卻更加厲害,賣法亂判冤獄,出賣官爵,不知法度。於武定二年九月[9]被御史彈劾,免去官職,以王爵回府。不久又起用他為特進,出任冀州刺史。他專心搜刮民財,每當百姓交納賦稅時,除正常賦稅外,讓百姓先交納絹五匹,然後再讓他們交國家賦稅。他又喜歡抓魚打獵,沒有一天不外出。秋天冬天打野雞野兔,春夏天捕捉魚蟹,養的鷹犬常常多達幾百頭。他自己說,寧可三天不吃飯,不能一天不打獵。又於武定七年入朝擔任太傅[10][11]

東魏孝靜帝在位期間曾於侍中高岳席間,元坦恃力使酒,陵侮一眾坐上之客,眾皆下之,不敢應答。元坦謂華山王元鷙曰:“孔雀老武官,何因得王?”元鷙即答曰:“斬反人元禧首,是以得之。”眾人皆失色,元鷙怡然如故[12][13]

北齊天保初年,元坦依照規定被降爵位,封為新豐縣公。元坦被任命為特進、開府儀同三司。由於兒子元世寶跟通直散騎侍郎彭貴平酒醉以後誹謗朝廷,亂說圖讖,元坦受到株連。有關方面上奏應當處死。朝廷下詔寬恕了他們。元坦被發配到北營州,最後死在那裏[14]

家庭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參考编辑

  1. ^ 北史 卷十九 列傳第七 元坦傳》: 坦一名穆,字延和。
  2. ^ 北史 卷十九 列傳第七 元坦傳》:傲狠凶粗,因飲醉之際,於洛橋左右頓辱行人,為道路所患。從叔安豐王延明每切責之曰:「汝凶悖性與身而長。昔宋有東海王禕,志性凡劣,時人號曰驢王。我熟觀汝所作,亦恐不免驢號。」當時聞者號為「驢王」。
  3. ^ 北史 卷十九 列傳第七 元坦傳》:禧誅後,坦兄翼、樹等五人相繼南奔,故坦得承襲。改封敷城王。永安初,複本封咸陽郡王。累遷侍中。莊帝從容謂曰:「王才非荀、蔡,中歲屢遷,當由少長朕家,故有超授。」初,禧死後,諸子貧乏,坦兄弟為彭城王勰所收養,故有此言。
  4. ^ 北史 卷十九 列傳第七 元坦傳》:孝武初,其兄樹見禽。坦見樹既長且賢,慮其代己,密勸朝廷以法除之。樹知之,泣謂坦曰:「我往因家難,不能死亡,寄食江湖,受其爵命。今者之來,非由義至,求活而已,豈望榮華?汝何肆其猜忌,忘在原之義!腰背雖偉,善無可稱。」坦作色而去。樹死,竟不臨哭。
  5. ^ 《魏書·孝靜帝紀》:冬十月丙寅,即位于城東北,大赦天下,改永熙三年為天平元年。庚午,以太師、趙郡王諶為大司馬,以司空、咸陽王坦為太尉,以開府儀同三司高盛為司徒,以開府儀同三司高昂為司空。
  6. ^ 《魏書·孝靜帝紀》:〔二年〕二月壬午,以太尉、咸陽王坦為太傅,以司州牧、西河王悰為太尉。
  7. ^ 《魏書·孝靜帝紀》:〔三年十有二月〕癸未,以太傅、咸陽王坦為太師。
  8. ^ 《魏書·孝靜帝紀》:〔四年〕冬十月,以咸陽王坦為錄尚書事。
  9. ^ 《魏書·孝靜帝紀》
  10. ^ 《魏書·孝靜帝紀》:冬十月癸未,以開府儀同三司、咸陽王坦為太傅。
  11. ^ 北史 卷十九 列傳第七 元坦傳》:後曆司徒、太尉、太傅,加侍中、太師、錄尚書事、宗師、司州牧。雖祿厚位尊,貪求滋甚,賣獄鬻官,不知紀極。為禦史劾奏,免官,以王歸第。尋起為特進,出為冀州刺史。專複聚斂,每百姓納賦,除常別先責絹五匹,然後為受。性好畋漁,無日不出。秋冬獵雉兔,春夏捕魚蟹,鷹犬常數百頭。自言寧三日不食,不能一日不獵。入為太傅。
  12. ^ 魏書 卷十四 神元平文諸帝子孫列傳第二》:曾於侍中高岳之席,咸陽王坦恃力使酒,陵侮一坐,眾皆下之,不敢 應答。坦謂鷙曰:「孔雀老武官,何因得王?」鷙即答曰:「斬反人元禧首,是以得之。」眾皆失色,鷙怡然如故。
  13. ^ 北史 卷十五 列傳第三 魏諸宗室》:曾于侍中高岳之席,咸陽王坦恃力使酒,眾皆下之。坦謂鷙曰:「孔雀老武官,何因得王?」鷙答曰:「斬反人元禧首,是以得之。」眾皆失色,鷙怡然如故。興和三年,薨,贈假黃鉞、尚書令、司徒公。
  14. ^ 北史 卷十九 列傳第七 元坦傳》:天保初,准例降爵,封新豐縣公,除特進、開府儀同三司。坐子世寶與通直散騎侍郎彭貴平因酒醉誹謗,妄說圖讖,有司奏當死。詔並宥之。坦配北營州,死配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