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孝矩

元孝矩(?-?),名,字孝矩以字行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玄孙,西魏开府仪同三司、安昌平王元子均之子,北魏宗室,西魏、北周、隋朝官员。

生平编辑

元孝矩在西魏承袭了祖父元修义的爵位始平县公,出任南丰州刺史。元孝矩当时见到宇文泰专权,将要危及元氏政权,常常有慷慨振兴社稷的志向,他暗中对兄弟们说:“昔日西汉有诸吕发动的变乱,朱虚侯刘章和东牟侯刘兴居最终安定了刘氏的天下。如今宇文氏之心路人皆知,国家将要覆灭而不去扶助,要我们这些宗室子孙做什么?何不图谋除掉他。”元孝矩的哥哥元则阻止了他,元孝矩才作罢。后来宇文泰为哥哥的儿子晋公宇文护娶了元孝矩的妹妹为妻子,双方的感情非常亲密。周孝闵帝宇文觉接受禅让后,宇文护总领百官,元孝矩受到宠信日益隆重。等到宇文护被诛杀,元孝矩连带受罚被流放到川蜀。几年后,元孝矩被征召返回京城,担任益州总管司马,转任司宪大夫[1][2]

杨坚看重元孝矩的的门第,为儿子杨勇娶了元孝矩的女儿。杨坚出任丞相时,于大象二年十二月壬申(581年1月11日)任命小冢宰元孝矩为大司寇[3][4]柱国,赐爵洵阳郡公。当时杨勇镇守洛阳,等到杨坚接受禅让,杨勇被册立为皇太子,命令元孝矩代替杨勇镇守洛阳[5],接着又册立元孝矩的女儿为皇太子妃,元孝矩所受优待礼遇更加优厚。元孝矩很快担任寿州总管,隋文帝赐给他玺书说:“扬州越州之地纷扰不宁,侵犯边境,争夺小利发动战争,愚昧不识大体。因为您胸怀远大方略,所以现在镇守边疆,当以礼义感化愚顽,以称朕心。”当时南陈的将领任蛮奴等人屡次侵犯长江以北,隋朝朝廷又以元孝矩兼任行军总管,屯兵于长江之上。几年之后,元孝矩自认为年事已高,体力逐渐衰弱,不能承受军旅生活,上表请求辞官,因此转任泾州刺史,隋文帝下诏书说:“智守谦恭退让,请求回复清闲。朕恭应上天大命,实有赖重臣功勋,正欲举贤任能,托付州郡重事,怎么容许就请隐退,独做逍遥君子呢!如果因为边境事务烦乱,就当移节镇守泾郡,颐养天年卧榻而治。”元孝矩在泾州一年多,于任内去世,虚岁五十九,谥号。儿子元无竭继承爵位[6][2]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 元则,北周大将军、大司徒、安昌郡公
  • 元雅,隋朝领左右将军、集沁二州刺史、顺阳良公
  • 元褒,隋朝齐郡太守、河间郡公

参考资料编辑

  1. ^ 《隋书·卷五十·列传第十五》:元孝矩,河南洛阳人也。祖修义,父子均,并为魏尚书僕射。孝矩西魏时袭爵始平县公,拜南丰州刺史。时见周太祖专政,将危元氏,孝矩每慨然有兴复社稷之志,阴谓昆季曰:“昔汉氏有诸吕之变,朱虚、东牟,卒安刘氏。今宇文之心,路人所见,颠而不扶,焉用宗子?盍将图之。”为兄则所遏,孝矩乃止。其后周太祖为兄子晋公护娶孝矩妹为妻,情好甚密。及闵帝受禅,护总百揆,孝矩之宠益隆。及护诛,坐徒蜀。数载,徵还京师,拜益州总管司马,转司宪大夫。
  2. ^ 2.0 2.1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则弟矩,字孝矩,西魏时,袭祖爵始平县公,拜南丰州刺史。时见元氏将危,阴谓昆季曰:“宇文之心,路人所见。颠而不扶,焉用宗子!”为兄则所遏,乃止。后周文为兄子晋公护娶其妹为妻,情好甚密。及护诛,坐徒蜀。后拜司宪大夫。隋文帝重其门地,娶其女为房陵王妃。及为丞相,拜少冢宰,位柱国,赐爵洵阳郡公。及房陵立为皇太子,立其女为皇太子妃,亲礼弥厚,拜寿州总管。时陈将任蛮奴等屡寇江北,复以孝矩领行军总管,屯兵江上。后以年老,上表乞骸骨。转泾州刺史。卒官,谥曰简。子无竭嗣。
  3. ^ 《周书·卷八·帝纪第八》:壬申,以大将军、长宁公杨勇为上柱国、大司马,小冢宰、始平公元孝矩为大司寇。
  4. ^ 《北史·卷十·周本纪下第十》:壬申,以大将军、长宁公杨勇为上柱国、大司马,以小冢宰、始平公元孝矩为大司寇。
  5. ^ 《资治通鉴·卷一七五 陈纪九》:遣少冢宰元孝矩代太子勇镇洛阳。孝矩名矩,以字行,天赐之孙也;女为太子妃。
  6. ^ 《隋书·卷五十·列传第十五》:高祖重其门地,娶其女为房陵王妃。及高祖为丞相,拜少冢宰,进位柱国,赐爵洵阳郡公。时房陵王镇洛阳,及上受禅,立为皇太子,令孝矩代镇。即而立其女为皇太子妃,亲礼弥厚。俄拜寿州总管,赐孝矩玺书曰:“扬、越氛祲,侵轶边鄙,争桑兴役,不识大猷。以公志存远略,今故镇边服,怀柔以礼,称朕意焉。”时陈将任蛮奴等屡寇江北,复以孝矩领行军总管,屯兵于江上。后数载,自以年老,筋力渐衰,不堪军旅,上表乞骸骨,转泾州刺史,高祖下书曰:“知执谦撝,请归初服。恭膺宝命,实赖元功,方欲委裘,寄以分陕,何容便请高蹈,独为君子者乎!若以边境务烦,即宜徒节泾郡,养德卧治也。”在州岁馀,卒官,年五十九。谥曰简。子无竭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