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嵩(469年-507年3月31日),字道岳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之孙,任城康王拓跋云第二子,北魏宗室、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元嵩在魏孝文帝元宏时期从中大夫升任员外常侍,转任步兵校尉。大司马、安定王拓跋休去世时,还没到百日祭奠,元嵩就游玩狩猎。魏孝文帝听说后大怒,诏令说:“元嵩不能克制自己使言行合乎礼制,心中想着法度,大司马去世不久,就用苍鹰鹞子来娱乐。有父辈的悲痛,无侄子的感情,捐除良心抛弃礼法,何等快速!可免除他的官职。”元嵩后来跟随平定沔水以北,屡次有战功,出任左中郎将,兼任武卫将军[1][2]

魏孝文帝南伐,南梁的将领陈显达率领军队抵御。元嵩携带三件兵器,脱下铠甲冲锋在前,将领士兵跟着他,陈显达溃散逃跑,北魏军队杀死擒获敌人数以万计,元嵩在这天勇冠三军。魏孝文帝非常高兴的说:“任城康王的福气德行大,文武人才都出在他家中。”元嵩以功劳获赐爵高平县侯,被赐予帛二千五百匹[3][4][5]

当初,魏孝文帝从洛阳出发时,冯皇后因为犯罪被囚禁在皇宫中。太和二十三年(499年)三月,北魏平定陈显达后,回师驻扎在穀唐原,魏孝文帝病得很重,将要赐令冯皇后自杀,说:“使者不易得。”魏孝文帝回头对任城王元澄说:“任城王必定不会辜负我,元嵩也应当不会辜负任城王,可以用元嵩为使者。”于是召元嵩进入行宫,亲自下诏派遣他前往洛阳,赐令冯皇后自杀[6][4][7]

魏宣武帝元恪即位,元嵩以武卫将军兼任侍中,外任平南将军荆州刺史。元嵩上表说:“南齐萧宝卷骨肉之间互相残杀,忠臣贤士首先被诛杀,臣下忧愁,无不离心背叛,君臣二心,战事不断。传闻说萧宝卷的雍州刺史萧衍的哥哥萧懿在建业起兵,与萧宝卷对峙,荆郢二州刺史都是萧宝卷的弟弟,必定有图谋萧衍的心意。臣如果派人送信相告,迎合他们原本的计谋,希望获得他们共同的心愿,合力除掉萧衍。平定萧衍之后,他们必定回师去救援丹阳,将不能回来治理边疆,固全襄沔地区。臣军队的威势已经到达那里,那么沔水以南的地方可以一战收复。沿着汉水炫耀兵力,向他们展示声威与德行,想归顺有道的就招引容纳他们,受怀疑报告危难的就援救接应他们。统领兵马养精蓄锐,观察裂痕窥伺嫌隙,如果他们凋败的形势已经昭显,就可以发兵顺流而下,长驱直入席卷南方。”诏令说:“所陈述的好计谋,实在是良策。将依时机形势进军,任由将军裁决。”随后萧衍很快攻克建业,于是作罢。元嵩出任平北将军恒州刺史,转任平东将军、徐州刺史,又转任安南将军扬州刺史[8]

萧衍湘州刺史杨公则率领部众两万人驻守在洛口姜庆真率领士兵五千人据守首陂,萧衍又派遣左军将军骞小眼,军主何天祚张俊兴等人率领部众七千人攻打围困陆城,元嵩于是派遣统军封迈王会等人率领步兵骑兵八千人讨伐他们。封迈到达陆城,南梁军队趁夜逃走,封迈追击打败他们,斩杀擒获几千人,杨公则和姜庆真退回到马头。萧衍徐州刺史昌义之驻守高皇,派遣三支军队暗中侵犯阴陵,因为淮河水浅枯竭,不通船只,驻守在马头。萧衍将领田道龙何景先等人率领士兵三千人已经到达衡山,计划进犯陆城,南梁军队都很逼近。元嵩派遣统军李叔仁等人援助合肥、小岘、杨石,接连交战击败敌军。萧衍征虏将军赵草驻守黄口,元嵩派遣军司赵炽等人前往讨伐,先派遣统军安伯丑暗中出兵趁夜渡河,在下蔡埋伏。赵草率领士兵四千人迎上前来应战,安伯丑与下蔡戍主王虎等人前后夹击,大败赵草,南梁军队被俘获斩首及溺死的有四千多人。统军李叔仁等人在夜晚袭击硖石的南梁军队,又打败他们。姜庆真专门据守肥水以北,冠军将军曹天宝驻守鸡口,军主尹明世驻守东硖石。元嵩派遣别将羊引驻扎在淮河以西,离南梁军队的军营十里,司马赵炽率领士兵一万人做里外的声援。北魏各军会合后,分别攻打南梁的四个营垒,南梁军队战败逃走,南梁军队被俘获斩首数千人,溺死的以万计数。统军牛敬宾攻打硖石,尹明世趁夜逃走。姜庆真聚集残余部众顺着淮河而下,下蔡戍主王略截断水流攻打他们,俘获斩杀了大半。北魏于是威名大振[9][10][11][12]

正始四年岁次丁亥春三月庚申朔三日壬戍(507年3月31日),元嵩为奴仆李太伯等人合谋杀害,虚岁卅九,夫人穆氏和儿子元世贤也同时遇害。魏宣武帝在东堂为元嵩举办丧事,赐予绢一千匹,赠予车骑大将军领军将军,谥号刚侯,正始四年秋七月戊午朔十六日癸酉(507年8月9日)葬于河阴县穀水北岗[13][4][14]

家庭编辑

祖父编辑

父亲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元澄,北魏司徒公、侍中、尚书令、大将军、任城文宣王
  • 元纯陀,先嫁穆氏,后改嫁邢峦
  • 元瞻,北魏金紫光禄大夫、散骑常侍、抚军将军、司州州都

夫人编辑

  • 穆氏

儿子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十九中·列传第七中》:澄弟嵩,字道岳。高祖时,自中大夫迁员外常侍,转步兵校尉。大司马、安定王休薨,未及卒哭,嵩便游田。高祖闻而大怒,诏曰:“嵩不能克己复礼,企心典宪,大司马薨殂甫尔,便以鹰鹞自娱。有如父之痛,无犹子之情,捐心弃礼,何其太速!便可免官。”后从平沔北,累有战功,除左中郎将,兼武卫将军。
  2. ^ 《北史·卷十八·列传第六》:澄弟嵩,字道岳,孝文时,位步兵校尉。大司马、安定王休薨,未及卒哭,嵩便游田。帝闻而大怒,诏曰:“嵩,大司马薨殂甫尔,便以鹰鹞自娱,有如父之痛,无犹子之情,捐心弃礼,何其太速!便可免官。”后兼武卫将军。
  3. ^ 《魏书·卷十九中·列传第七中》:高祖南伐,萧宝卷将陈显达率众拒战。嵩身备三仗,免冑直前,将士从之,显达奔溃,斩获万计。嵩于尔日勇冠三军。高祖大悦而言曰:“任城康王大有褔德,文武顿出其门。”以功赐爵高平县侯,赉帛二千五百匹。
  4. ^ 4.0 4.1 4.2 4.3 4.4 《北史·卷十八·列传第六》:孝文南伐,齐将陈显达率众拒战,嵩身备三仗,免冑直前,勇冠三军,将士从之,显达奔溃。帝大悦曰:“任城康王大有福德,文武顿出其门。”以功赐爵高平县侯。初,孝文之发洛也,冯皇后以罪幽于宫内。既平显达,回次穀唐原,帝疾甚,将赐后死,曰:“使人不易可得。”顾谓任城王澄曰:“任城必不负我,嵩亦当不负任城,可使嵩也。”于是引嵩入内,亲诏遣之。宣武即位,为扬州刺史,威名大振。后并妻穆氏为苍头李太伯等所害。谥曰刚侯。
  5.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二·齐纪八》:陈显达引兵渡水西,据鹰子山筑城;人情沮恐,与魏战,屡败。魏武卫将军元嵩免胄陷陈,将士随之,齐兵大败。嵩,澄之弟也。
  6. ^ 《魏书·卷十九中·传第七中》:初,高祖之发洛也,冯皇后以罪幽于宫内。既平显达,回次穀唐原,高祖疾甚,将赐后死,曰:“使人不易可得。”顾谓任城王澄曰:“任城必不负我,嵩亦当不负任城,可使嵩也。”于是引嵩入内,亲诏遣之。
  7. ^ 《魏书·卷一百五之四·天象志一之四第四》:至三月,上南征不豫,诏武卫元嵩诣洛阳,赐皇后死。
  8. ^ 《魏书·卷十九中·列传第七中》:世宗即位,以武卫将军兼侍中,出为平南将军、荆州刺史。嵩表曰:“萧宝卷骨肉相残,忠良先戮,臣下嚣然,莫不离背,君臣携贰,干戈日寻。流闻宝卷雍州刺史萧衍兄懿于建业阻兵,与宝卷相持,荆郢二州刺史并是宝卷之弟,必有图衍之志。臣若遣书相闻,迎其本谋,冀获同心,并力除衍。平衍之后,彼必旋师赴救丹阳,当不能复经营疆陲,全固襄沔。臣之军威已得临据,则沔南之地可一举而收。缘汉曜兵,示以威德,思归有道者则引而纳之,受疑告危者则援而接之。总兵竚锐,观衅伺隙,若其零落之形已彰,怠懈之势已著,便可顺流摧锋,长驱席卷。”诏曰:“所陈嘉谋,深是良计。如当机形可进,任将军裁之。”既而萧衍寻克建业,乃止。除平北将军、恒州刺史。转平东将军、徐州刺史。又转安南将军、扬州刺史。
  9. ^ 《魏书·卷十九中·列传第七中》:萧衍湘州刺史杨公则率众二万,屯军洛口,姜庆真领卒五千,据于首陂,又遣其左军将军骞小眼,军主何天祚、张俊兴等率众七千,攻围陆城,嵩乃遣统军封迈、王会等步骑八千讨之。迈达陆城,贼皆夜遁,追击破之,斩获数千,公则、庆真退还马头。衍徐州刺史昌义之屯据高皇,遣三军潜寇阴陵,以淮水浅竭,不通船舰,屯于马头。衍将田道龙、何景先等领卒三千已至衡山,规寇陆城。寇并充逼。嵩遣兼统军李叔仁等援合肥、小岘、杨石,频战破之。衍征虏将军赵草屯于黄口,嵩遣军司赵炽等往讨之,先遣统军安伯丑潜师夜渡,伏兵下蔡。草率卒四千,逆来拒战,伯丑与下蔡戍主王虎等前后夹击,大败之,俘斩溺死四千馀人。统军李叔仁等夜袭硖石之贼,又破之。衍将姜庆真专据肥汭,冠军将军曹天宝屯于鸡口,军主尹明世屯东硖石。嵩遣别将羊引次于淮西,去贼营十里,司马赵炽率兵一万为表里声势。众军既会,分击贼之四垒。四垒之贼,战败奔走,斩获数千,溺死万数。统军牛敬宾攻硖石,明世宵遁。庆真合馀烬浮淮下,下蔡戍主王略截流击之,俘斩太半。于是威名大振。
  10. ^ 《魏书·卷八·帝纪第八》:九月己巳,扬州刺史元嵩击破衍湘州刺史杨公则等,斩获数千。
  11. ^ 《魏书·卷九十八·列传第八十六》:九月,衍湘州刺史杨公则率众寇寿春,扬州刺史元嵩击破之,斩获数千级。
  12.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四十六·梁纪二》:九月,己巳,杨公则等与魏扬州刺史元嵩战,公则败绩。
  13. ^ 《魏书·卷十九中·列传第七中》:后为苍头李太伯等同谋害嵩,并妻穆氏及子世贤。世宗为嵩举哀于东堂,赙绢一千匹,赠车骑将军、领军,谥曰刚侯。
  14.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故使持節都督揚州諸軍事安南將軍贈車」騎大將軍領軍將軍揚州刺史高平剛侯之」墓誌」君姓元,諱嵩,字道岳,司州河南洛陽文始里」人也。」魏恭宗景穆皇帝之孫,任城康王之第二子。年卅九,正始四年歲次丁亥春三月庚申朔」三日壬戍薨于州治。秋七月戊午朔,十六日」癸酉窆於河陰縣穀水之北崗。其辭曰:」祥煥璠嶺,景衍乾緒,彪瑰鏡映,貞彩韶浦。旌」鉞再臨,節開四府,麗績兩辰,聯貂二主。宜君」宜民,顯文顯武,德昭在三,道光九五。蕃輝未」暢,報恩中止,明塗永閟,泉堂開始。人之云亡,哀」慟邦里,況我孔懷,痛何己已。人亦有言,粵仁」者壽,邦之彥梟,庶貽不朽,寂理豈恒,顯道不」拘。霜沴瓊波,冰摧蘭軀,明宇陸離,穸寢泉居。」楊門佇駟,松埏奄途,勒金重源,永銘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