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弘嗣

元弘嗣(560年代?-610年代?),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的后裔,隋朝官员。

生平编辑

元弘嗣的祖父元刚是元魏渔阳王,父亲元经是北周渔阳郡公,元弘嗣年幼时承袭了父亲的渔阳郡公爵位,虚岁十八时担任左亲卫开皇九年(589年),元弘嗣随晋王杨广平定南陈,因功被授予上仪同。开皇十四年(594年),元弘嗣担任观州总管长史,在观州专门以严厉处理事务,百姓和官吏大多埋怨他。开皇二十年(600年),元弘嗣转任幽州总管长史,元弘嗣惧怕被幽州总管燕荣侮辱,坚决推辞。隋文帝杨坚知道后,告诫燕荣说:“元弘嗣犯杖打十棍以上的罪,都必须上奏给我。”燕荣愤怒地说:“小子怎敢戏弄我!”燕荣于是派元弘嗣监督纳收仓库的谷子,簸扬到一点糠秕,就惩罚他。每次杖打虽然不到十下,但是一天之中有时会打多次。如此过了多年,两人日益构成嫌隙,元弘嗣心中不服,燕荣于是将元弘嗣囚禁在监狱中,断绝饮食,将要杀掉他。元弘嗣饥饿,抽取衣服的棉絮夹杂着水吞咽下去。元弘嗣的妻子到皇宫门前喊冤,隋文帝派考功侍郎刘士龙乘坐驿站马匹迅速前往审问,燕荣被定罪赐死。燕荣死后,元弘嗣处理政务,残酷程度又超过燕荣[1][2][3]。元弘嗣常常审问囚犯,大多用醋灌他们的鼻子,或者用木桩钉锤他们的下身,囚犯没有敢隐瞒情况的,诡诈虚假之人无不屏气。仁寿末年,元弘嗣被授任木工监,修建营造东都洛阳[4][5][6]

大业七年二月壬午(611年4月14日),隋炀帝杨广诏令攻取辽东,就派遣元弘嗣前往东莱的出海口监督造船。各州役夫被他鞭打的痛苦不堪,官吏督促役夫日夜站在水中,一点也不敢休息,从腰以下没有不生蛆的地方,役夫死了十分之三到十分之四[7]。元弘嗣不久升任黄门侍郎,转任殿内少监。辽东之战,元弘嗣升任金紫光禄大夫。第二年,隋炀帝再次进攻辽东,恰逢贼寇进攻陇右,诏令元弘嗣进攻他们[8][9]

613年,杨玄感作乱时逼近东都,元弘嗣将军队驻守于安定。杨玄感向李密询问有什么计谋,李密回答说:“元弘嗣统帅强兵驻扎在陇右,现在可以扬言他要谋反,会派使者来迎接您,我们趁机进入函谷关,可以哄骗众人。”[10][11][12][13][14]元弘嗣将要响应杨玄感的谣言散播出来后,隋炀帝认为元弘嗣是斛斯政的亲戚,就派遣卫尉少卿李渊迅速前往捉拿元弘嗣并代为留守弘化郡[15],代王杨侑派遣使者捉拿元弘嗣,将他送到隋炀帝所在之处,元弘嗣因为没有谋反的证据被释放。隋炀帝的疑心没有解除,元弘嗣被除去名籍,迁到日南郡,在路上死去,虚岁四十九[16][17]

家庭编辑

儿子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隋书·卷七十四·列傳第三十九》:是时元弘嗣被除为幽州长史,惧为荣所辱,固辞。上知之,敕荣曰:“弘嗣杖十已上罪,皆须奏闻。”荣忿曰:“竖子何敢弄我!”于是遣弘嗣监纳仓粟,颺得一糠一秕,辄罚之。每笞虽不满十,然一日之中,或至三数。如是历年,怨隙日构,荣遂收付狱,禁绝其粮。弘嗣饥馁,抽衣絮,杂水咽之。其妻诣阙称冤,上遣考功侍郎刘士龙驰驿鞫问。奏荣虐毒非虚,又赃秽狼籍,遂徵还京师,赐死。
  2. ^ 《北史·卷八十七·列传第七十五》:时元弘嗣除幽州长史,惧辱,固辞。上知之,敕荣曰:“弘嗣杖十已上罪,皆奏闻。”荣忿曰:“竖子何敢弄我!”乃遣弘嗣监纳仓粟,颺得一糠一秕,罚之,每笞不满十,然一日中或至三数。如是历年,怨隙日搆。荣遂收付狱,禁绝其粮。弘嗣饥,抽衣絮杂水咽之。其妻诣阙称冤,上遣考功侍郎刘士龙驰驿鞫问,奏荣毒虐,又赃秽狼籍,遂徵还京,赐死。
  3.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七十九·隋纪三》:观州长史元弘嗣迁幽州长史,惧为荣所辱,固辞。上敕荣曰:“弘嗣杖十已上罪,皆须奏闻。”荣忿曰:“竖子何敢玩我!”于是遣弘嗣监纳仓粟,扬得一糠一秕,皆罚之。每笞虽不满十,然一日之中,或至三数。如是历年,怨隙日构。荣遂收弘嗣付狱,禁绝其粮,弘嗣抽衣絮杂水咽之。其妻诣阙称冤,上遣使按验,奏荣暴虐,赃秽狼籍;征还,赐死。元弘嗣代荣为政。酷又甚之。
  4. ^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三十九》:元弘嗣,河南洛阳人也。祖刚,魏渔阳王。父经,周渔阳郡公。弘嗣少袭爵,十八为左亲卫。开皇九年,从晋王平陈,以功授上仪同。十四年,除观州总管长史,在州专以严峻任事,吏人多怨之。二十年,转幽州总管长史。于时燕荣为总管,肆虐于弘嗣,每被笞辱。弘嗣心不伏,荣遂禁弘嗣于狱,将杀之。及荣诛死,弘嗣为政,酷又甚之。每推鞫囚徒,多以酢灌鼻,或椓弋其下窍,无敢隐情,姦伪屏息。仁寿末,授木工监,修营东都。
  5. ^ 《北史·卷八十七·列传第七十五》:元弘嗣,河南洛阳人也。祖刚,魏渔阳王。父经,周渔阳郡公。
  6. ^ 《北史·卷八十七·列传第七十五》:弘嗣少袭爵,十八为左亲卫。开皇九年,从晋王平陈,以功授上仪同。后除观州长史,以严峻任事,州人多怨之。转幽州。时总管燕荣肆虐于弘嗣,每笞辱。弘嗣心不伏,遂被禁。及荣诛,弘嗣为政,酷又甚之。每鞫囚,多以酢灌鼻,或椓弋其下窍,无敢隐情,姦伪屏息。仁寿末,授木工监,修营东都。
  7.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十一·隋纪五》:壬午,下诏讨高丽。敕幽州总管元弘嗣往东莱海口造船三百艘,官吏督役,昼夜立水中,略不敢息,自腰以下皆生蛆,死者什三四。
  8. ^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三十九》:大业初,炀帝潜有取辽东之意,遣弘嗣往东莱海口监造船。诸州役丁苦其捶楚,官人督役,昼夜立于水中,略不敢息,自腰以下,无不生蛆,死者十三四。寻迁黄门侍郎,转殿内少监。辽东之役,进位金紫光禄大夫。明年,帝复征辽东,会奴贼寇陇右,诏弘嗣击之。
  9. ^ 《北史·卷八十七·列传第七十五》:大业初,炀帝潜有辽东意,遣弘嗣于东莱海口监造船。诸州役丁苦其捶楚,官人当作,昼夜立水中,略不敢息,自腰已下无不蛆生,死者十三四。寻迁黄门侍郎,转殿中少监。辽东之役,进位金紫光禄大夫。后奴贼寇陇西,诏弘嗣击之。
  10. ^ 《隋书·卷七十·列传第三十五》:及宇文述、来护儿等军且至,玄感谓密曰:“计将安出?”密曰:“元弘嗣统强兵于陇右,今可扬言其反,遣使迎公,因此入关,可得绐众。”玄感遂以密谋号令其众,因引西入。
  11. ^ 《北史·卷六十·列传第四十八》:及宇文述、来护等军且至,玄感谓密计将安出。密曰:“元弘嗣统强兵于陇右,今可扬言其反,遣使迎公,因此入关,可得绐众。”玄感遂用密谋号令。
  12. ^ 《旧唐书·卷五十三·列传第三》;及隋将宇文述、来护儿等率军且至,玄感谓曰:“计将安出?”密曰:“元弘嗣统强兵于陇右,今可阳言其反,遣使迎公,因此入关,可得绐众。”因引军西入。
  13. ^ 《新唐书·卷八十四·列传第九》:及隋军至,玄感曰:“策安决?”密曰:“元弘嗣方戍陇右,可阳言其反,使迎我,因引军西。”从之。
  14.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子盖复出兵大战,玄感军屡败,与其党谋之,李子雄曰:“东都援军益至,我军数败,不可久留,不如直入关中,开永丰仓以振贫乏,三辅可指麾而定,据有府库,东面而争天下,亦霸王之业也。”李密曰:“弘化留守元弘嗣握强兵在陇右,可声言其反,遣使迎公,因此入关,可以绐众。”
  15.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八十二》:帝以元弘嗣,斛斯政之亲也,留守弘化郡,遣卫尉少卿李渊驰往执之,因代为留守,关右十三郡兵皆受征发。
  16. ^ 《隋书·卷七十四·列传第三十九》:及玄感作乱,逼东都,弘嗣屯兵安定。或告之谋应玄感者,代王侑遣使执之,送行在所。以无反形当释,帝疑不解,除名,徒日南,道死,时年四十九。有子仁观。
  17. ^ 《北史·卷八十七·列传第七十五》:及玄感反,弘嗣屯兵安定。或告之谋应玄感,代王侑遣执送行在所。以无反形当释,帝疑之,除名徒日南,道死。
  18. ^ 《新出唐<元庭坚墓志>与<韵英>作者考》, 《文博》, 2015年, (05期): 70–75 [2016-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7) 
  19. ^ 胡戟,荣新江主编. 《大唐西市博物馆藏墓志》.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2.11: 723. ISBN 978-7-301-16079-4 (中文(繁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