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昭 (常山王)

元昭[1](506年-528年5月17日),字子开[2]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孝文帝元宏之孙,丞相、清河文献王元怿第二子,北魏宗室、官员。

元昭墓誌(洛陽博物館藏)

生平编辑

元昭虚龄十八岁时担任侍书,出任通直散骑侍郎,很快兼领符玺郎中,升任通直散骑常侍,兼领左右,以本官监内典书,很快封广川县开国公,食邑一千户。孝昌二年八月丙子(526年9月1日),元昭进封常山郡王[3][4],增加食邑一千户[2]

孝昌三年(527年),梁武帝萧衍派遣领军曹仲宗等人进攻涡阳,又派明威将军韦放率领军队和曹仲宗会师,韦放部下二百多人击退北魏将军费穆的军队,北魏又派遣征南将军常山王元昭、大将军李奖乞伏宝、费穆等人率领五万人来支援,韦放率领部下陈度赵伯超等人夹攻魏军,魏军大败,涡阳城主王纬向南梁献城投降,韦放派遣投降者三十人,分别汇报李奖、费穆等人。北魏放弃营寨,一时逃跑溃散,南梁各路军队乘胜进攻,杀死和俘虏很多人[5][6][7][8]。元昭又升任平南将军散骑常侍中军将军,升任卫将军河南尹武泰元年太岁戊申四月戊子朔十三日庚子(528年5月17日),尔朱荣发动河阴之变,元昭在河阴遇害,时年虚岁二十三,朝廷追赠侍中司徒公骠骑大将军定州刺史,谥号文恭王建义元年七月丙辰朔五日庚申(528年8月5日)葬于瀍水之东二里黄堈堆之上[2]

其他编辑

灵太后重新执政后,没有马上诛杀元乂。当时朝廷内外喧喧嚷嚷,说:“元乂还要回来执掌政务。”小黄门张景嵩毛畅曾经在夺元乂权力时出力不少,害怕惹上祸患,就上奏魏孝明帝元诩,想要诏令右卫将军杨津秘密的前往捕杀元乂。魏孝明帝已经拟定诏书,还没来得及下达。元乂的妻子胡玄辉知道了,告诉灵太后说:“张景嵩和毛畅与清河王的儿子元昭想要废掉太后。”灵太后相信了,斥责毛畅,毛畅出示诏书草稿呈送给灵太后。灵太后读过之后,知道没有废掉自己的意图,心里才稍微松弛下来。然而胡玄辉不断在灵太后身边挑拨,灵太后于是产生疑惑。很快,毛畅外任顿丘郡太守,张景嵩外任鲁郡太守[9][10]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王妃编辑

子女编辑

  • 元罗睺罗[2]
  • 元鳳容,524年生[2]
  • 元恆娥,526年生[2]
  • 元曜,东魏陈郡王[11][12]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校勘记·卷九·肃宗纪第九·一五》:进封广川县开国公元〈召已〉为常山王 诸本“〈召已〉”作“邵”。按新出常山文恭王墓志云:“王讳〈召已〉,字子开”,乃清河王怿第二子。卷九四阉官刘思逸传见“清河王息邵”,知魏书之“常山王邵”,即墓志之“常山王〈召已〉”。“〈召已〉”字见集韵卷三宵韵下,即昭穆之“昭”。梁书卷二八韦放传、卷三二陈庆之传叙梁攻围涡阳大通元年即魏正光三年(五二七),并云魏遣“常山王元昭”等统兵救援,为梁所败,亦即墓志之“元〈召已〉”。墓志不载〈召已〉援涡阳事,当因战败而讳之。本卷则于梁攻涡阳一字不及,元〈召已〉领兵救援就也失载。当时“常山王”唯此一人,“邵”乃“〈召已〉”形近而讹,今据墓志改。卷一0庄帝纪建义元年四月庚子、卷一二静帝纪兴和元年三月甲寅及上引刘思逸传同讹,迳改,不再出校记。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侍中司徒公驃騎大將軍使持節定州刺史常山文恭王墓誌銘并序」王諱邵,字子開,高祖孝文皇帝之孫,丞相清河文獻王之第二子也。導黃源於壽丘,鬱帝□於」若水。平城恢百世之基,洛陽構千載之鄴。故以超蹤炎漢,邁跡昌周。記言盈於五都,書事茂於三代。」王稟連漢遠祥,極天正氣,體備通理,神炳異眸,牆宇沖邃,涯涘淵曠,宗廟難窺,澄撓不測。若夫知來」後素之業,師逸於綺襦;昇堂入室之功,道備於紈絝。文情婉麗,琴性虛閑。射不出征,辭參辯囿。故以」總三端於一身,兼四科而在己。年十八,為侍書,拜通直散騎侍郎。衣青典闈,珥筆鴛沼。起予唯新,渙」汗載密。俄領符璽郎中。傳代秘重,六紐難窺。事有授命之期,理無威逼之請。及妖起孽宗,雰結閫隸,」桐宮從逼,寶胙將遷,虐盛道消,毒流顧復。泣血四載,嘗膽六春,餘喘若存,尪骸如朽。非枯林之可匹,」寧癈祖之能方。逮兩曜還明,三兇克屏,蟬侍俟德,密衛須才。乃除通直散騎常侍,領領左右。王風」範端凝,幹局淹整。允金貂之華,延禦侮之實。又廣內紛詭,流略殘訛。子政之務有歸,子駿之任斯在。」乃以本職監內典書。折簡無遺,絕編咸舉。陳農之功未逮,河間之業重還。尋封廣川縣開國公,食邑」一千戶。進封常山郡王,增邑千室,餘并如故。磐石命親,寔膺維城之重;蒩茅為誓,實允礪帶之期。尋」遷平南將軍散騎常侍中軍將軍。王德茂於朝,器優於世,高蹈列國,獨翥群英。風行草偃,有心所以」同慕;煙消月上,物情於是咸懽。願龍門之一遊,思同母之暫往。模楷不足為名,月旦此焉而出。後除」衛將軍河南尹。王御下以清,示民以信,威恩適物而動,真偽單辭以決。乳禽不撓,捐魚莫收,逝虎可」追,還珠詎遠。方將延祉無疆,陪鑾封岱,光國榮家,無輩今古。而洪湍蕩隰,巨燬燎原,不目先後,實鍾」遭命。武泰元年太歲戊申四月戊子朔十三日庚子暴薨于河陰之野,時年二十有三。惟王孝乎天」縱,忠實化遠,閨庭睦睦,無可間之言;朝廷侃侃,有匪朽之譽。賦山詠水,辭愛三春之光;誄喪褒往,文」悽九秋之色。至於西園命友,東閣延賓,懷道盈階,專經滿席,臨風釋卷,步月弦琴,目曬五行,指□三」調,布素之懷必盡,風流之貌悠然。道長命促,嗚呼悲矣。皇上龍飛入纂,鼎胙維新。嗟小年之可哀,」愍大夜之無返。爰發德音,以旌休烈。追贈侍中司徒公驃騎大將軍定州刺史,謚曰文恭王。建義元」年七月丙辰朔五日庚申葬于瀍水之東二里黃堈堆之上。若夫寒往暑來,市朝為之亟變;山頹隰」舉,丘壟良亦不恒。雖勒鍾圖閣,無解風埃之患;刊泉誌石,式昭不朽之容。乃作銘曰:」霄電降祥,乃育軒黃。天姬下儷,是生元帝。分峰玉衡,鬱為削成。望日齊照,比月鈞明。膚寸寫惠,觸石」抽英。弄璋伊在,璧粹金貞。沖鑒外發,叡質內朗。藍田是嗟,黃中招賞。曾墉已祕,清潭自廣。皎皎不群,」昂昂孤上。春詩秋禮,師暇功殊。彫蟲綠綺,盡麗窮模。惠苞舟稱,辯同日餘。臨碑可復,在騎非虛。入朝」譽洽,登庸風委。慎深曳踵,文工操紙。絲綸有蔚,緘籥無禠。異署追芳,同列歸美。延華蕃邸,結采戎章。」貂組共映,劍玉同鏘。式靜中禁,讎藝西堂。隱敵有託,懸金載光。敷風上京,流範下國。宿訟有歸,片言」無或。易使有規,愛人有則。暫為冰擊,將舉霞翼。彼蒼如何,與善虛假。躓影河上,罷驅芒下。原隰為塵,」草木塗野。泣重徂光,怨深逝者。棄明初夏,即閽始秋。泉途寂寂,壟道悠悠。山迴去翼,路泫行眸。嗟乎」千載,終為一丘。」太妃南陽張氏。父道始,陽邑中都二縣令。」王兄亶,字子亮,侍中車騎將軍清河王。」姊胡氏,字孟蕤,長安長公主。」妹司馬氏,字仲蒨。」妹廬氏,字季蔥。」妃胡氏。父僧洸,侍中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濮陽郡開國公。」息羅睺羅,年五。女鳳容,年五。女恒娥,年三。
  3. ^ 《魏书·卷九·帝纪第九》:八月丙子,进封广川县开国公元〈召已〉为常山王。
  4. ^ 《北史·卷四·魏本纪第四》:秋八月丙子,进封广川县公元<召己>为常山王。
  5. ^ 《梁书·卷二十八·列传第二十二》:普通八年,高祖遣兼领军曹仲宗等攻涡阳,又以放为明威将军,帅师会之。魏大将费穆帅众奄至,放军营未立,麾下止有二百余人。放从弟洵骁果有勇力,一军所仗,放令洵单骑击刺,屡折魏军,洵马亦被伤不能进,放胄又三贯流矢。众皆失色,请放突去。放厉声叱之曰:“今日唯有死耳。”乃免胄下马,据胡床处分。于是士皆殊死战,莫不一当百。魏军遂退,放逐北至涡阳。魏又遣常山王元昭、大将军李奖、乞佛宝、费穆等众五万来援,放率所督将陈度、赵伯超等夹击,大破之。涡阳城主王纬以城降。放乃登城,简出降口四千二百人,器仗充牣,又遣降人三十,分报李奖、费穆等。魏人弃诸营垒,一时奔溃,众军乘之,斩获略尽。
  6. ^ 《南史·卷五十八·列传第四十八》:大通元年,武帝遣兼领军曹仲宗等攻涡阳,又以放为明威将军,总兵会之。魏大将军费穆帅众奄至,放军营未立,麾下止有二百余人。放从弟洵,骁果有勇力,单骑击刺,屡折魏军,洵马亦被伤不能进,放胄又三贯矢。众皆失色,请放突去。放厉声叱之曰:“今日唯有死尔。”乃免胄下马,据胡床处分。士卒皆殊死战,莫不一当百,逐北至涡阳。魏又遣常山王元昭、大将军李奖、乞伏宝、费穆等五万人来援,放大破之。涡阳城主王伟以城降。魏人弃诸营垒,一时奔溃。众军乘之,斩获略尽,禽穆弟超并王伟送建邺,还为太子右卫率。
  7. ^ 《梁书·卷三十二·列传第二十六》:大通元年,隶领军曹仲宗伐涡阳。魏遣征南将军常山王元昭等率马步十五万来援,前军至驼涧,去涡阳四十里。
  8. ^ 《南史·卷六十一·列传第五十一》:大通元年,隶领军曹仲宗伐涡阳,魏遣常山王元昭等东援,前军至驼涧,去涡阳四十里。
  9. ^ 《魏书·卷九十四·列传阉官第八十二》:又有张景嵩、毛畅者,咸以阍寺在肃宗左右,而并黠了,甚见知遇。俱为小黄门,每承间陈元叉之恶于肃宗。元叉之出,景嵩、畅颇有力焉。灵太后反政,未即戮义。时内外喧喧,云“叉还入知政事。”畅等恐祸及己,及启肃宗,欲诏右卫将军杨津密往杀叉。诏书已成,未及出。叉妻知之,告太后云..“景嵩、畅与清河王息邵欲废太后。”太后信之,责畅,畅出诏书草,以呈太后。太后读之,知无废己状,意为小解。然叉妻构之不已,遂致疑惑。未几,出畅为顿丘太守。后复出景嵩为鲁郡太守。
  10. ^ 《北史·卷九十二·列传第八十》:又有张景嵩.毛畅者,咸以阍寺在明帝左右。灵太后亦密仗之通传意计于明帝。元叉之出,景嵩、畅颇有力焉。灵太后反政,以妹故,未即戮叉。时内外喧喧,元叉还欲入知政事。畅等恐祸及己,乃启明帝,欲诏右卫将军杨津密往杀叉。诏书已成,未及出外,叉妻知之,告太后:“景嵩、畅与清河王息<召己>欲废太后。”太后信之,责畅。畅出诏草以呈太后。太后读之,知无废己状,意小解。然叉妻构之不已,出畅为顿丘太守,景嵩为鲁郡太守。
  11.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三月甲寅朔,封常山郡王劭第二子曜为陈郡王。
  12.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三月甲寅朔,封常山郡王<召己>第二子曜为陈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