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洲街邨安安幼稚園斬人案

元洲街邨安安幼稚園斬人案為一宗發生在香港的瘋人連環廝殺案件,發生於1982年6月3日中午12時42分左右。

元洲街邨安安幼稚園斬人案
位置  英屬香港九龍深水埗元洲街邨4座及寶血會嘉靈學校操場
日期 1982年6月3日
約中午12時42分(UTC+8)
目標 梁惠娟(兇手母親,死亡)
李少芹(兇手妹妹,死亡)
鄺倩銀(街坊,重傷)
鄺倩珍(街坊,重傷)
盧詠詩(安安幼稚園學生,死亡)
馮建國(安安幼稚園學生,死亡)
戴啟南(安安幼稚園學生,死亡)
關沛恩(安安幼稚園學生,死亡)
鄺某(嘉靈學校學生,重傷)
陳健明(警員,無受傷)(共51人)
類型 孤狼式襲擊、刺殺
死亡 6人
受傷 44人
主謀 李志衡

背景编辑

本案兇手李志衡(28歲)於1976年與鄰居打架被捕後,在青山醫院治療的六個月期間確診偏狂型精神分裂症(疑為5歲時患上腦膜炎後遺症;而此等後遺症早於小學階段已經出現,兇手不但學業成績差,更出現一些怪異行為,如將藥水倒入米缸作「消毒」)。及後,其父李士榮(又名李釗)曾向院方要求不要把兇手在未完全康復的情況下釋放,但不果。及後,兇手曾襲擊鄰居幼兒,並因兩度意圖殺害母親梁惠娟(48歲)(其中一次是在1979年1月27日年三十晚,因家人阻止他在家中玩弄三把收藏的牛肉刀而意圖斬死全家)及一次收藏利器而三度入院及一次被警方拘捕;而由於兇手有收藏利器的習慣,亦使鄰居對其退避三舍。其後,他需在家人監督下每天服藥,並由是次被殺的妹妹李少芹(18歲)負責接送覆診。兇手事前已經私自停藥一段時間(故家人將藥物混入其食物,但被兇手識破,並且認為家人有意毒殺他),且因曾被警方拘捕及接受電痙攣療法而對制服人員(尤其是警察),甚至是警笛聲十分恐懼,以至出現「先下手為強」的妄想,成為本案的遠因。

案情编辑

在當日約凌晨2時,兇手在九龍元洲街邨第四座(今元洲邨元樂樓)1257室寓所曾與家人爭吵,及後沉寂下來。

及後,在同日約中午12時42分,兇手在寓所疑因聽到附近消防局的消防車鳴笛(但該次實屬火警虛報)而狂性大發,並不斷大叫「好驚」,且情緒極為波動。正當妹妹及母親勸服兇手服藥之際,突然因認定家人打算毒殺他而大開殺戒,先後以三角、木工銼及菜刀與牛肉刀各一把在家中把他的母親梁惠娟及妹妹李少芹當場斬死(其中第三度被李殺害的梁被一刀斬斷頸部大動脈,迅即致命,而死時背後更插有牛肉刀;及後,衝出制止的妹妹亦因心臟、肺部被插穿致死,此外腹部亦被插穿);而在梁氣絕身亡前,向上前試圖施救的鄰居(黃慶耀夫婦)不斷呼叫「快啲去追衡仔(兇手李志衡)」;而李妹亦在斃命前呼救「黃叔,請你先救救媽媽」。

及後警方於1時25分接報,疑警車鳴笛再刺激殺手,衝入樓下的安安幼稚園(今元禧樓位置),途中在3-4樓樓梯間先襲擊鄺倩銀、鄺倩珍兩姊妹(而目擊街坊立即在1時28分報警),再在幼稚園突襲正在上音樂課的孩子(3歲學生馮建國因擋住殺手而被三角銼一刀刺破心臟喪命,其心瓣更即時掉在地上;及後,三名學生亦被其刺破腹部內臟致死,其中5歲學生盧詠詩因遭劏至腸道溢出,三次手術後依然不治)。其後,他也衝入寶血會嘉靈學校操場劈殺學生(其中一名11歲鄺姓學生因用球擲向兇手自衛,而被兇手刺向背部重傷)。在刺傷鄺姓小學生後,兇手繼續向第5、6座方向狂飆;正當安安幼稚園男校工安排教師帶領倖存的十多名師生疏散時,刀手回頭斬其多刀引致重傷。

在被捕之際,警員陳健明亦被殺手刺中,但因身上更簿擋著胸口而沒受傷,兇手亦當場發呆一陣子,然後又繼續與警員糾纏。最後,到場的警長向其小腿開槍,制服兇徒,但該槍並無擊中兇手。

是次兇案共有51人被襲,並導致6死44傷;所有傷者均被送往鄰近的明愛醫院救治。

判刑及事後發展编辑

最高法院在1983年4月對此案作出宣判,兇手六項誤殺罪及十九項蓄意傷人罪成立,依例判處羈留於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變相終身監禁且一般不得假釋)[1]

在1997年5月(即此案發生後近15年),兇手父親曾為其申請假釋,但最後不予批准;此外,兇手同年在獄中被另一名囚犯咬傷。

社會對此事件的反映编辑

事件引起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關注,而深水埗區議會亦隨即就此召開緊急會議。慘劇30周年時,多個關注團體舉行「倡導精神健康政策起動日」[2]。其中一位當年案發時的倖存者,已投身成為葵涌醫院精神科護士輔導人員,協助精神病康復者融入社會。

此事件亦使香港中小學、幼稚園提高保安,包括實施門禁、家長接送必須預先登記等措施。

另外,自此事件後,政府亦提高釋放精神病康復者出院(包括精神科監獄)的條件,亦使「無限期醫院令」變相成為1966年停止執行繯首死刑後,香港法庭可判處的最重刑罰。

1986年,本慘案被改編成電影癲佬正傳[3],再度引起香港社會各界的廣泛討論。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