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瑾(?-547年9月27日),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太武帝拓跋焘玄孙,侍中吏部尚书司徒公雍州刺史、广阳忠武王元渊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元瑾在东魏官至尚书祠部郎中。武定五年八月,魏孝静帝元善见不堪忍受忧痛耻辱,吟咏谢灵运的诗说:“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本自江海人,志义动君子。”常侍、侍讲荀济知道魏孝静帝的意思,于是与元瑾、长秋卿刘思逸、华山王元大器、淮南王元宣洪及济北王元徽等人谋划诛杀高澄。魏孝静帝假装下诏书询问荀济说:“您打算什么时候讲课?”于是假装在宫中修建土山,向着北城挖掘地道,挖到千秋门时,守门人发觉地下响声,向高澄报告。高澄指挥军队进宫,三天后,魏孝静帝被幽禁在含章堂。八月壬辰(547年9月27日),元瑾与荀济等人在市场被烹杀[1][2][3][4][5][6][7]。元瑾全家都被处以死刑[8][9]

家庭编辑

祖父母编辑

父母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 元佛陀,广阳王世子
  • 元湛,东魏侍中、骠骑将军、太尉、广阳文献王
  • 元沙弥,嫁东魏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济州刺史、阳周武昭公高永乐[11]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子大器,袭爵。后与元瑾谋害齐文襄王,见害。
  2. ^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子大器,袭爵。后与元瑾谋害齐文襄,见害。
  3. ^ 《魏书·卷十二·帝纪第十二》:常侍侍讲荀济知帝意,乃与华山王大器、元瑾密谋,于宫内为山,而作地道向北城。至千秋门,门者觉地下响动,以告文襄。文襄勒兵入宫,曰:“陛下何意反邪!臣父子功存社稷,何负陛下邪!”将杀诸妃嫔。帝正色曰:“王自欲反,何关于我。我尚不惜身,何况妃嫔!”文襄下牀叩头,大啼谢罪。于是酣饮,夜久乃出。居三日,幽帝于含章堂,大器、瑾等皆见烹于市。
  4. ^ 《北史·卷五·魏本纪上第五》:帝不堪忧辱,咏谢灵运诗曰:“韩亡子房奋,秦帝鲁连耻,本自江海人,志义动君子。”常侍、侍讲荀济知帝意,乃与华山王大器、元瑾密谋于宫中,伪为山而作地道向北城。至千秋门,门者觉地下响动,以告澄。澄勒兵入宫,曰:“陛下何意反耶?臣父子功存社稷,何负陛下耶?”及将杀诸妃嫔,帝正色曰:“王自欲反,何关于我?我尚不惜身,何况妃嫔!”澄下牀叩头,大啼,谢罪。于是酣饮,夜久乃出。居三日,幽帝于含章堂。大器、瑾等皆见烹于市。
  5. ^ 《北史·卷六·齐本纪上第六》:壬辰,尚书祠部郎中元瑾、梁降人荀济、长秋卿刘思逸及淮南王宣洪、华山王大器、济北王徽等谋害文襄,事发伏诛。
  6. ^ 《资治通鉴·卷一百六十·梁纪十六》:帝不堪忧辱,咏谢灵运诗曰:“韩亡子房奋,秦帝仲连耻。本自江海人,忠义动君子。”常侍、侍讲颍川荀济知帝意,乃与祠部郎中元瑾、长秋卿刘思逸、华山王大器、淮南王宣洪、济北王徽等谋诛澄。大器,鸷之子也。帝谬为敕问济曰:“欲以何日开讲?”乃诈于宫中作土山,开地道向北城。至千秋门,门者觉地下响,以告澄。澄勒兵入宫,见帝,不拜而坐,曰:“陛下何意反?臣父子功存社稷,何负陛下邪!此必左右妃嫔辈所为。”欲杀胡夫人及李嫔。帝正色曰:“自古唯闻臣反君,不闻君反臣。王自欲反,何乃责我!我杀王则社稷安,不杀则灭亡无日,我身且不暇惜,况于妃嫔!必欲弑逆,缓速在王!”澄乃下牀叩头,大啼谢罪。于是酣饮,夜久乃出。居三日,幽帝于含章堂。壬辰,烹济等于市。
  7. ^ 《太平御览·卷八百七十八·咎徵部五》:《后魏书》曰:静帝武定年冬,大雾六旬,昼夜不解。明年,常侍荀济、华山王大器及玄思仅等谋杀大将军高洋。事泄,荀济等并戮於市。
  8. ^ 《魏书·卷十八·列传第六》:湛弟瑾,尚书祠部郎。后谋杀齐文襄,事泄,合门伏法。
  9. ^ 《北史·卷十六·列传第四》:湛弟瑾,尚书祠部郎。后谋杀齐文襄,事泄,合门伏法。
  10. ^ 10.0 10.1 10.2 10.3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假黃鉞廣陽文獻王之銘》:魏故使持節假黃鉞侍中太傅大司馬尚書令定州刺史廣陽文獻王銘」祖諱嘉,太保尚書令司徒公冀州刺史廣陽懿烈王。」祖母河南穆氏,宜都王壽孫女,司空亮從妹。」父諱淵,侍中吏部尚書司徒公雍州刺史廣陽忠武王。」母瑯邪王氏,父肅,尚書令司空宣簡公。」公諱湛,字士深,河南洛陽人也。受命於天,造我王室,誓河疏流,瞻山作鎮。祖位當彼相,任屬保衡,」送往事居,負圖分陝。父才為國楨,望稱人傑,功最天下,名播海內。既而日月成象,山川出雲,乃感」中和,剋生上德。器宇清明,風神秀整,音韻恬雅,儀表閑華,天資孝友,自然忠信,率禮而動,非法不」言。既夙有成,德弱不好弄,致賞高明,實標清識,固能採菽中原,求珠赤水,心游河漢,志在丘山。乃」引入侍書,除為羽林監,又轉散騎郎,在通直。鵷鴻始颺,便有摩天之資;驥騄初騁,自懷弭塵之氣。」及遭不造,殆將毀滅,哀感庭禽,悲燋壟樹。乃襲爵為廣陽王,除通直散騎常侍,轉給事黃門侍郎,」而王如故。及居顯處,爰拜青門,等務伯之矜嚴,同昭先之淑慎。又為持節督膠州軍事左將軍膠」州刺史。及其驂傳案部,班條察事,未言已信,不肅而成,念室於是自空,桴鼓所以且息,行人解旅」而莫犯,遊客散馬而無虞。又兼侍中行河南尹,尋除使持節都督冀州諸軍事中軍將軍冀州刺」史。竭忠貞之心,盡廉平之節,潤之以夏雨,照之以秋陽。遠至邇安,不能比其效;外平內成,無以喻」其績。又除侍中,軍號仍本。至於仰瞻府視,切問近對,當渭橋之後車,坐殿中之重席。又以本官行」洛州事。文武兼運,威德并施,政若神行,化如風偃。又除太常卿,王如故。未幾,還為侍中。又以本官」行司州牧。乃揚清激濁,舉直厝枉,貴戚斂手,豪右屏氣。然其情存去惡,合柱不能藏其形;心在窮」奸,重轑無所隱其跡。又除驃騎將軍,仍侍中,俄以本官監典書事。逸文脫簡,罔不捃摭,毀壁頹墳,」人所窮盡。既質含百練,公輔之望自高;氣逸千里,王佐之才久立。乃除太尉公,王如故。位冠人爵,」任總天綱,贊傑遂賢,興仁隆化。其猶伯始溫柔,子魚和理,天下中庸,後世難繼。方當黜位而朝,以」成師臣之禮,獨拜於屏,用饗養老之祑。曰仁者壽,所期必信,積善不報,終自欺人。春秋卅有五,以」武定二年歲在甲子五月十四日丁酉薨於鄴。天子舉哀東堂,鴻臚監護喪事。贈賵之數,隆於常」禮。惟公風猷峻遠,器量清高,望儼即溫,外明內潤,雖名重一時,位高四累,務在謙光,情無矜尚。」是以虛衿待物,折節從人,當沐而休,據饋以起。至乃北遊竭石,南陟平臺,風彯飛閣,草蔓中渚,賓僚」率止,親友具來,置酒陳辭,調琴寤語,思溢河水,言高太山,繡綵成文,金石起韻,恥一物之不知,總」四科而備舉,積珪璋於匈懷,散雲雨於衿袖。然據則德蹈禮之基,秉文經武之業,重義輕財之量,」匡主庇民之功,求之古人,希世罕有。千載一期,且云旦暮,哀哉奉孝,乃悲逝者,安得征虜,實痛良」臣。追贈使持節假黃鉞侍中太傅大司馬尚書令都督定殷瀛幽四州諸軍事驃騎大將軍定州」刺史,王如故,謚曰文獻,禮也。粵以其年八月庚申葬於武城之北原。乃作銘曰:」壽丘若水,開原發系,立功立德,或王或帝。繫行不窮,蟬聯相繼,九畹滋蘭,百畝樹蕙。自天生德,唯」岳降神,孰膺名世,實在斯人。克隆遺構,載荷餘薪,乃稱惠王,實曰宗臣。攀桂有叢,拔茅以類,赤霄」易摩,青雲可致。惟德命官,以仁守位,令行禁止,功成身遂。作時領袖,為世冠冕,立行堂堂,秉心謇」謇。執戟趨事,抱劍來踐,星神易識,豹文可辯。連率侯服,攝官帝城,導民由德,斷獄以情。化感風雨,」政通神明,一虎垂首,二老變形。論道台階,補闕兗職,送日騁步,摶風使翼。高飛詎遠,長途未極,朝」露已銷,夜舟誰力。芒阜臨北,魚山望東,安厝不異,託葬攸同。三臨出祖,五會送終,歸骸真宅,寧神」□□。
  11. ^ 贾振林编著. 《文化安丰》. 郑州: 大象出版社. 2011年11月: 178. ISBN 978-7-5347-6898-9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