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元诞(?-?),字昙首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景穆帝拓跋晃曾孙,太中大夫、始平顺侯元偃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目录

生平编辑

元诞的伯父元郁因为贪污被赐死,济阴王的封爵被削除。景明三年(502年),元诞向朝廷申诉说,伯父元郁前朝的封爵,只是因为他年长才袭封,因为犯罪而被削除。爵位是因为错误才由元郁继承,现在承袭应该回归正嫡。当时元诞的叔父尚书仆射元丽受到于氏的亲近宠信,于是超过原本的继承人元弼将济阴王的爵位授予元诞。皇帝下诏以元诞是元偃正妻的儿子,册立为嫡孙,可准许继承爵位,以继承祖先的功业。元诞继承爵位后,出任齐州刺史,在齐州贪婪暴虐,成为民众祸患,牛马骡驴各种牲口没有不逼迫夺取的,他家中的奴隶都逼娶良民为妻。有僧人为元诞采集药物,返回后见到元诞,元诞说:“师傅从外面来,有什么消息?”僧人回答说:“只听说大王贪婪,希望大王早日被替换。”元诞说:“齐州有七万户人家,我来了之后,一家还没取三十文钱,怎么说得上贪婪?”元诞后被御史中尉元纂所纠举,遇到大赦免于处罚,去世后,谥号静王[1][2][3][4][5]

夺爵事件编辑

胡鸿根据出土墓志指出,元诞弟弟元瓒的夫人于昌容出自于氏家族,于氏家族亲信宠爱元诞一支,而于氏家族受到朝廷亲信宠爱,所谓“夺爵”,不是元诞夺取元弼的爵位,而是元诞通过于劲当权的时机,重新获得了本支已经被削夺的封爵。而元诞的叔叔元丽曾任右卫将军,是领军的直接下属,可能结交于氏,安排了元瓒和于昌容的婚事,进而利用于氏的权力,授意元诞要回封爵[6]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子女编辑

  • 元抚,字伯懿,承袭为济阴王,魏孝庄帝元子攸初年,为堂兄元晖业上诉夺去王爵[7][8]
  • 元阿耶,长女,嫁□军将军、静境太都督、散骑常侍、方城子祖子硕[5]

参考资料编辑

  1. ^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子诞,字昙首。初,诞伯父郁以贪污赐死,爵除。景明三年,诞诉云,伯郁前朝之封,正以年长袭封,以罪除爵。爵由谬袭,袭应归正。诏以偃正元妃息昙首,济阴王嫡孙,可听绍封,以纂先绪。诞既袭爵,除齐州刺史。在州贪暴,大为人患,牛马骡驴,无不逼夺。家之奴隶,悉迫取良人为妇。有沙门为诞采药,还而见之,诞曰:“师从外来,有何消息?”对曰:“唯闻王贪,愿王早代。”诞曰:“齐州七万户,吾至来,一家未得三十钱,何得言贪?”后为御史中尉元纂所纠,会赦免。薨,谥曰静王。
  2.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子诞,字昙首。初,诞伯父郁以贪污赐死,爵除。诏以诞,偃正妃子,立为嫡孙,特听绍封。累迁齐州刺史。在州贪暴,大为人患。牛马骡驴,无不逼夺,家之奴隶,悉迫取良人为妇。有沙门为诞采药,还见诞,问外消息,对曰:“唯闻王贪,愿王早代。”诞曰:“齐州七万家,吾至来,一家未得三十钱,何得言贪?”后为御史中尉元纂所纠,会赦免。薨,谥静王。
  3. ^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以世嫡应袭先爵,为季父尚书仆射丽因于氏亲宠,遂夺弼王爵,撗授同母兄子诞。
  4.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以世嫡,应袭先爵。为季父尚书仆射丽因于氏亲宠,遂夺弼王爵,横授同母兄子诞。
  5. ^ 5.0 5.1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軍將軍靜境太都督散騎常侍方城子祖子碩妻元氏墓銘。」夫人姓元,字阿耶,河南洛陽人也。恭宗景穆皇帝之玄孫,濟陰」靖王之長女。樞光啟聖,導鴻源於姬水;神霧感應,構峻極於靈」山。配天光宅之功,本枝百世之緒,固已圖錄丹青,懸諸日月矣。」曾祖濟陰宣王,字小新城,恭宗景穆皇帝第三子,使持節征西」大將軍、濟相冀袞四州諸軍事。祖偃,右衛將軍、太中大夫、始平」侯。父濟陰王,征東將軍,幽齊冀三州刺史,薨,謚曰靖王。並明德」茂親,風神清秀,翼亮皇家,股肱帝室。夫人生稟淑靈之氣,標幽」閑之質,懷琬琰而發暉,蹈肅雍以貞懿。故蘋蘩有度,絺路為功。」莫不率由自極,因心必盡。其猶明月之寶,生於海浦;夜光之璧,」出自崑崗。加以留心女史,存意典圖,亦既教成,言歸異室。年十」二乃適范陽祖氏。肅奉慈姑,敦穆娣姪。曲盡歡心,特留顧盼。彤」管有輝,白珪無玷。夫人率下行己,非禮不動。雖冀婦相敬如賓,」□曜齊眉舉食,不能過也。及喪禍荐臻,旻凶在疚,含酸茹痛,思」□泣面。豈蓼莪之足陳□□人之無□假。烏獸易心,水火變節,」□之加也。且夫人篤於同氣,孔懷特甚,惟弟及妹,傾心愛友。夫」□□□男,莫不令問令望,為龍為兕。教同訓□,義等成軻,故長」□□志業清尚,才鑒明遠。□日瑚璉,終成棟梁。故能誕儀鳳之」毛羽,附神龍之鱗翼。望東閣以表道,登□朝而爰止。豈伊擅美」蕃采,固以揚名顯親矣。夫人方隆家慶,永貽多福,而與善無徵,」奄從物化。春秋卅,以永安二年歲次己酉七月辛亥朔十六日」丙寅終于西界安城中。痛纏親戚,哀動行人。暨興和三年歲次」辛酉二月癸卯朔十八日庚申葬於范陽迺縣崇仁鄉貞侯里,」并上附先姑之塋。風樹相摧,遷窆云及,負土莫追,瞻屺無見。懼」舟壑易□徙,聲塵難久,迺銘金石,式昭不朽。其詞曰:」維日之精,維月之靈,降神挺哲,有美刻生。方華桃李,比德娥英,」巫山謝麗,阿谷慚貞。禮備泉源,德配君子,去彼清閨,來嬪素里。」婉娩聽從,溫其容止,觀圖踐禮,陳詩問史。母氏聖善,體夫成性,」允茲四德,聿脩百行。雙珠等潤,兩龍齊騁,婦德之宗,母儀之盛。」敬事慈姑,敦穆娣姪,言告言歸,有行有節。中饋尤善,女工妙絕,」豈言婦人,實稱明哲。風樹遽留,慈親不待,高堂已捐,曲江未改。」簪珥備陳,牲牢具宰,空悲若虯,徒深如在。松柏青青,脩壟峨峨,」一塵黃廬,□□綺羅。終天何□太息良□,託體山原,勒美泉阿。
  6. ^ 6.0 6.1 西安碑林博物馆编. 《纪念西安碑林九百二十周年华诞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北京: 文物出版社. 2008年10月: 397–411. ISBN 978-7-5010-2449-0 (中文(中国大陆)‎). 
  7. ^ 《魏书·卷十九上·列传第七上》:子抚,字伯懿,袭。庄帝初,为从兄晖业诉夺王爵。
  8. ^ 《北史·卷十七·列传第五》:子抚,字伯懿,袭。庄帝初,为从兄晖业诉夺王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