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贞皇太后

元贞皇太后张氏(857年-904年),單州砀山县人(今安徽省砀山县),晚唐女性人物。後梁太祖朱全忠嫡妻。《五代史平话》作张归娘。广为流传的张惠一名并无古书记载。

生平编辑

张氏為單州豪富之女,朱温則出身非常寒微,张氏与朱温是同乡,出身富裕,其父张蕤曾是宋州刺史。朱温时闻张氏有姿色,心生爱慕,有丽华之叹。残唐民变时张氏和其家属辗转流离。唐中和二年(882年),朱温取同州,与张氏相遇,遂结为连理。张氏初嫁朱温时,被時人批評「門不當,戶不對」。或說,张氏本是朱温少年時候的夢中情人,戰亂時她被劫持,輾轉遇到已成土匪的朱溫,因此結婚。

张氏為人賢明精悍,敢做敢言,動有法度;其夫全忠性格暴戾,喜怒無常,容易動輒殺人。每當朱氏大動肝火要降罪無辜人等時,只有张氏敢於與夫碰硬,繼而進言規勸,挽救無辜。此外张氏也具有獨到的見解,朱温有事均都會找张氏討論。一次朱温用兵不當,张氏立即意識有所不妥,派人阻止進一步的軍事行動,避免了不必要的損失。

朱温有子八人,其中朱友裕居長。张氏則為太祖生有朱友貞(888年生)、朱友敬(生年不详),也十分禮待朱温其他兒子,並視如己出。有一次,朱友裕曾領兵攻伐泰宁军节度使朱瑾,朱瑾兵敗逃走,朱友裕則按兵不動,沒有追擊餘黨。有人向朱温進言指朱友裕實是與朱瑾勾結,才有意按兵不動,放過朱瑾。事後朱温果然相信,立即命令解除兒子的兵權,無辜的朱友裕對父親的舉動,深感惶恐,於是帶領幾名親信逃匿別處。张氏愛子深切,明白朱友裕無辜,逐命人四處找尋朱友裕,要他回來負荊請罪,朱友裕聽從嫡母所言,歸來向父親請罪求死。张氏得知兒子歸來,並得知太祖預備賜死朱友裕,來不及穿鞋赤腳走到太祖跟前,並捉住朱友裕的手,痛哭說:「他回来向你请罪,这不是表明他没有谋反吗?为何还要杀他?」朱温看着妻子和儿子,心软了下来,并赦免了儿子。

朱瑾战败逃走之后,他的妻子却被朱温俘获,朱温欲纳其为妾。张氏出迎朱温,猜到朱温的意图,便请求与朱瑾妻相见。朱瑾妻赶忙向张氏跪拜行礼,张氏回礼后,对她推心置腹地说:“司空(朱温)与兖、郓(朱瑄、朱瑾)本来是同姓,理应和睦共处。他们兄弟之间为一点小事而兵戎相见,致使姐姐落到这等地步,如果有朝一日汴州失守,那我也会和你今天一样了。”说完,眼泪流了下来。朱温在一旁内心受到触动,便送朱瑾妻为尼,张氏经常给予资助[1]

张氏沒有活至太祖稱帝之時,生前封魏国夫人,於唐昭宗天祐元年(904年)病故。太祖在公元907年稱帝後,追封张氏為賢妃。到兒子朱友貞當皇帝時,則追為元貞皇(太)后[2]

相关史料编辑

注释编辑

  1. ^ 旧五代史 卷十一(梁书) 列传一》:初收兗、鄆,得朱瑾妻,溫告之曰:「彼既無依,寓於輜車。」張氏遣人召之,瑾妻再拜,張氏答拜泣下,謂之曰:「兗、鄆與司空同姓之國,昆仲之間,以小故尋戈,致吾姒如此。設不幸汴州失守,妾亦似吾姒之今日也。」又泣下,乃度為尼,張恒給其費。
  2. ^ 旧五代史 卷十一(梁书) 列传一》记为:追册曰元贞皇后。《新五代史 卷十三 梁家人传第一》记为:追谥曰元贞皇太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