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先蔑(?-?),姓不详,,名,一名[1],又被称为士伯左行蔑,曾任晋国左行将和下军将。

先蔑
别称 士伯
国家 晋国
官位 晋国左行将
晋国下军将

将左行编辑

前632年城濮之战后,晋文公建立了三个步兵师来抵御狄人,荀林父为中行将,屠击为右行将,先蔑为左行将。[2]前629年,晋国在清原举行蒐礼阅兵,废除三个步兵师,建立新上军和新下军,先蔑失去了职务。[3][4][5]

迎公子雍编辑

前621年,晋襄公去世,太子夷皋年幼,晋国人打算立年长的国君,正卿赵盾派先蔑和士会到秦国迎接公子雍[6]先蔑出使秦国的时候,荀林父劝阻他说:“夫人和太子都在,反而到外边去求取国君,这一定是行不通的。您以生病做借口,行吗?不这样,祸患将会惹到您身上。派一个代理卿前去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您去?在一起做官就是‘寮’,我曾经和您同寮,岂敢不尽我的心意呢?”先蔑没有听从。荀林父为他赋《板》这首诗的第三章[註 1],先蔑还是没有听从。[7]

奔秦编辑

前620年,因为赵盾和大夫们都怕穆嬴,而且害怕穆嬴党羽的威逼,便背弃了先蔑而立了太子夷皋为君,发兵抵御秦国护送公子雍的军队。赵盾为中军将,先克为中军佐,荀林父为上军佐,先蔑为下军将[註 2]先都为下军佐。四月初一,晋军在令狐打败秦军,一直追到刳首。次日,先蔑逃亡到秦国,士会跟着他逃亡。[8][9][10][11][12]先蔑逃亡出国后,荀林父把他的妻子儿女和财货全部送到秦国,说:“这是为了同寮的缘故。”[13]

士会在秦国待了三年,没有和先蔑见面,他的随行说:“能和别人一起逃亡到这个国家,而不能在这里见面,那有什么用处?”士会说:“我和他罪过相同,并不是认为他有道义才跟着来的,见面干什么?”一直到士会返回晋国,都没有见过先蔑。[14]

注释编辑

  1. ^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文公七年》:板,今在大雅。三章云:‘我虽异事,及尔同僚。我即尔谋,听我嚣嚣。我言维服,勿以为笑。先民有言,询当刍荛。’意取同寮及他人为谋,汝当听之也。
  2. ^ 杨伯峻《春秋左传注·文公七年》:先蔑此时已先还晋,故将下军。其将下军者,迫不得已耳,故令狐之役之明日即奔秦,虽将下军,或未尝与秦战。

参考资料编辑

  1. ^ 《公羊传·文公七年》:戊子,晉人及秦人戰于令狐,晉先眛以師奔秦。
  2. ^ 《左传·僖公二十八年》:晋侯作三行以御狄,荀林父将中行,屠击将右行,先蔑将左行。
  3. ^ 《左传·僖公三十一年》:秋,晋蒐于清原,作五军御狄。赵衰为卿。
  4. ^ 《国语·晋语四》:以赵衰故,蒐于清原,作五军。使赵衰将新上军,箕郑佐之;胥婴将下军,先都佐之。
  5. ^ 《春秋经传集解·僖公三十一年》:二十八年,晋作三行,令罢之,更为上下新军。
  6. ^ 《左传·文公六年》:八月乙亥,晋襄公卒。灵公少,晋人以难故,欲立长君。赵孟曰:“立公子雍。好善而长,先君爱之,且近于秦。秦,旧好也。置善则固,事长则顺,立爱则孝,结旧则安。为难故,故欲立长君,有此四德者,难必抒矣。”贾季曰:“不如立公子乐。辰嬴嬖于二君,立其子,民必安之。”赵孟曰:“辰嬴贱,班在九人,其子何震之有?且为二嬖,淫也。为先君子,不能求大而出在小国,辟也。母淫子辟,无威。陈小而远,无援。将何安焉?杜祁以君故,让偪姞而上之,以狄故,让季隗而己次之,故班在四。先君是以爱其子而仕诸秦,为亚卿焉。秦大而近,足以为援,母义子爱,足以威民,立之不亦可乎?”使先蔑、士会如秦,逆公子雍。
  7. ^ 《左传·文公七年》:先蔑之使也,荀林父止之,曰:“夫人、大子犹在,而外求君,此必不行。子以疾辞,若何?不然,将及。摄卿以往可也,何必子?同官为寮,吾尝同寮,敢不尽心乎!”弗听。为赋《板》之三章。又弗听。
  8. ^ 《春秋·文公七年》:戊子,晋人及秦人战于令狐。晋先蔑奔秦。
  9. ^ 《左传·文公七年》:宣子与诸大夫皆患穆嬴,且畏逼,乃背先蔑而立灵公,以御秦师。箕郑居守。赵盾将中军,先克佐之。荀林父佐上军。先蔑将下军,先都佐之。步招御戎,戎津为右。及堇阴,宣子曰:“我若受秦,秦则宾也;不受,寇也。既不受矣,而复缓师,秦将生心。先人有夺人之心,军之善谋也。逐寇如追逃,军之善政也。”训卒利兵,秣马蓐食,潜师夜起。戊子,败秦师于令狐,至于刳首。己丑,先蔑奔秦。士会从之。
  10. ^ 《史记·晋世家》:太子母缪嬴日夜抱太子以号泣于朝,曰:“先君何罪?其嗣亦何罪?舍适而外求君,将安置此?”出朝,则抱以适赵盾所,顿首曰:“先君奉此子而属之子,曰‘此子材,吾受其赐;不材,吾怨子’。今君卒,言犹在耳而弃之,若何?”赵盾与诸大夫皆患缪嬴,且畏诛,乃背所迎而立太子夷皋,是为灵公。发兵以距秦送公子雍者。赵盾为将,往击秦,败之令狐。先蔑、随会亡奔秦。
  11. ^ 《史记·赵世家》:太子母日夜啼泣,顿首谓赵盾曰:“先君何罪,释其适子而更求君?”赵盾患之,恐其宗与大夫袭诛之,乃遂立太子,是为灵公,发兵距所迎襄公弟于秦者。
  12. ^ 《史记·秦本纪》:晋立襄公子而反击秦师,秦师败,随会来奔。
  13. ^ 《左传·文公七年》:及亡,荀伯尽送其帑及其器用财贿于秦,曰:“为同寮故也。”
  14. ^ 《左传·文公七年》:士会在秦三年,不见士伯。其人曰:“能亡人于国,不能见于此,焉用之?”士季曰:“吾与之同罪,非义之也,将何见焉?”及归,遂不见。
前任:
初次设置
春秋晋国左行将 繼任:
前任:
栾枝
春秋晋国下军将 繼任:
栾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