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廣播

服务
(重定向自公共媒體

公共广播(英語:Public Broadcasting)是指包括电台电视及其他电子媒体在内,以提供公共服务英语Public service为主要使命的廣播服務或機構。在全球大多数的国家或地区里,公共广播的运营资金都来自政府补贴,尤其是向服务接收者收取收視费。而在美国,公共广播业者可能从联邦政府或州政府获得一部分补贴;但是通常,它们的大部分财务支持都来自各大基金会商业机构(从小业主到大企业)的捐赠,以及通过认捐活动英语Pledge drive而从观众那获得的捐款。绝大多数公共广播业主都是作为非营利(或者部份營利)私人企业的形式而出现。

公共广播可以是全国性也可以是地方性,这主要取决于该国政策或该广播机构的经营策略。在一些国家或地区,只有一个机构进行公共广播;而在另一些国家或地区,则有多个公共广播机构以面向不同地区或不同语言族群。从历史上看,公共广播是很多国家的主要乃至唯一的广播机构。不过这些国家或地区现在也存在着商业广播;从20世纪后期开始,只有公共广播的国家或组织的数量在大幅度下降。

公共廣播不應與國營廣播商業廣播混淆。商業廣播競逐利益,公共廣播不以營利為目的,而是以公眾利益為依歸,亦會製作更多文教等小眾節目;國營廣播內容受國家強力控制,較多發放政治宣傳;公共廣播運作則獨立於政府,保持中立及有獨立的編輯權。[1][2]

公共广播的定义编辑

公共广播的主要任务是为公共服务,以公民的身份发言与参与。[3] 英国模式已被广泛接受并认可为通用定义,[4][5][6] 其主要原则为:

  • 最大地理范围的传播覆盖(Universal geographic accessibility
  • 最普世内容(Universal appeal
  • 关注少数族裔(Attention to minorities
  • 对民族认同和社区意识的贡献(Contribution to national identity and sense of community
  • 保持与既得利益团体的距离(Distance from vested interests
  • 直接募资与支付便捷性(Direct funding and universality of payment
  • 追求节目质量而非收视率 / 收听率(Competition in good programming rather than numbers
  • 鼓励更开放而非保守的准则(Guidelines that liberate rather than restrict

尽管上述的某些原则在应用上相对简单,例如“最大地理范围的传播覆盖”,但也有些原则可能定义不清或难以实施。当民族身份发生转变的时候,公共广播却可能并不清楚。同样的,追求节目质量的主观性可能会导致节目制作方与观众之间的品味冲突。[5] 关于公共广播是否应该参与商业竞争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一是认为公共广播的性质与商业不相容;二是认为公共广播可以并且应该在市场上与商业广播竞争。传统商业广播公司在其公共服务上突显了这种两分法。[5] 每个地区的公共广播或许与当地政府所控制的广播为同一家,也有可能并非同一家。在英国,由于其公共广播英国广播公司并不受英国政府管理,同时拥有自己的资助获取手段,因此保持了其编辑上的独立性。

经济利益编辑

公共广播可以从强制性收视执照费、个人捐款、政府补贴和商业渠道募款等方式获得收入,因此公共广播的运营完全无须依赖广告。而由于公共广播不需要广告收入,因而公共广播可以向大众市场英语Mass market制作和传播那些不具备商业价值的节目,例如:公共事务节目、电台英语Radio documentary电视纪录片,以及教育节目英语Educational program等。公共广播的宗旨之一就是覆盖那些缺乏商业利益或商业利益较小的收视市场。并且公共广播会提供具有社会利益的主题节目,而这些节目是商业广播所无法提供的。通常来说,当获取观众的成本远高于广告商支付的广告费用时,这种问题就会出现。[7] 特别是在一些广告不发达的地区,这种情况更加明显。[7]

文化政策编辑

公共广播可以促进国家或地区文化政策英语Cultural policy(包括文化的产业政策投资政策英语Investment policy)的实施。例如:

  • 澳大利亚,法律要求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鼓励和促进澳大利亚的音乐、戏剧和其他艺术的发展”并“播送有助于提升民族身份认同感的节目”,“特别是针对农村及少数族裔地区”。[8] 此外,特别广播服务公司也旨在“提供多语种和多文化的电台和电视广播服务,为全体澳大利亚人提供资讯、教育和娱乐服务,并在此过程中反映澳大利亚的多元文化特色”。[9]

全球的公共广播编辑

英国广播公司于1920年代创建的现代公共广播模式得到了广泛的模仿,甚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广播公司还得到了轴心国人民的信赖。此后,这套模式得以在欧洲大英帝国英联邦范围内被推广。时至今日,全球大部分的公共广播都是基于这套模式的应用。

当代公共广播通常是一种混合的商业模式。例如,加拿大广播公司的电视服务资金主要来自其广告收入,此外还有部分来自政府的补贴。

亚洲编辑

中国大陆编辑

一般認為,中國大陸現時並無真正意義上的公共廣播機構或頻道。[10][11]1950年代,中国内地开播了一系列电台和电视台。此时电台和电视台节目主要以新闻和专题节目为主,而在专题节目中,又以教育类、科普类节目为准。此时的中国内地广播事业收入基本都以国家中央政府或地方政府的补贴为主,具有一定公共广播的性质。[10] 而自1979年开始,中国内地各电视台、电台开始出现商业化,并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行,中国大陆的公共广播实际上转型为由政府控制的商业广播机构。[11] 近年来,中国大陆各省级、地市级电视台都开办了公共电视频道,但基本都是用以整合下辖县市节目,其实际收入还是以广告为主。尽管公共电视频道播出的节目是以资讯类、服务类、教育类节目为主,但是却没有做到服务全民等公共广播的应尽义务。[10][11]

香港编辑

 
香港电台廣播大廈

香港电台香港特别行政区唯一的公共广播机构。虽然香港电台是隶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的行政机关,但是它享有编辑独立英语Editorial independence权。目前,香港电台拥有七条广播频道(第一台第二台第三台第四台第五台第六台普通话台)、两条模拟电视频道(港台电视31A港台电视33A)和三条数字电视频道(港台电视31港台电视32港台电视33)。

澳门编辑

 
澳广视总部大楼

澳门特别行政区澳门广播电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澳广视)是唯一的公共广播机构。澳广视拥有两条模拟广播频道(澳门电台中文频道澳门电台葡文频道)、五条地面电视频道(澳视澳门台澳视葡文台澳视体育台澳门资讯台澳门综艺台)和一条卫星电视频道(澳门卫星频道);同时澳门电台的相关节目也会在电视97频道中同步播出。

台湾编辑

目前,台湾的公共广播服务机构有台湾公共广播电视集团(由公共电视文化事业基金会中华民国政府所有的中华电视公司以及客家电视台组成)、原住民族文化事业基金会原住民族电视台原住民族廣播電台)和講客廣播電臺客家公共傳播基金會所属)组成,共计有10条地面电视频道、2条電台頻道和2条网络电视频道。台湾第一个公共广播服务机构是公共电视文化事业基金会(简称:公视),于1998年7月1日正式开播。2006年7月1日,公共电视文化事业基金会与中华电视公司合并为台湾公共广播电视集团原住民族电视台于2004年12月1日试播,当时定名为“原住民电视台”,委托台湾电视公司负责制作与播出。后转由东森电视台负责经营,再于2007年1月1日加入台湾公共广播电视集团。2014年后脱离台湾公共广播电视集团,转为原住民族文化事业基金会所有。

講客廣播電臺於2017年6月23日開播,當時由客家委員會營運。2019年12月27日,客家公共傳播基金會成立,轉由客家公共傳播基金會經營。

日本编辑

在日本,唯一的公共廣播機構為依《廣播法日语放送法》設立的日本放送協會(NHK)。[2]

此外,依《放送大學學園法日语放送大学学園法》設立的放送大學學園在廣義上亦為公共廣播機構。[12][13]

其他地區编辑

印度的公共廣播有提供印地语、英語及其他印度语言的頻道。
馬來西亞廣播電視擁有以马来语播出的單一語言頻道,以及以英語、馬來語、華語、泰米尔语播出的混合語言頻道,會播放商業廣告。

欧洲编辑

曾於2013年6月12日被希臘政府暫時關閉,后已重新播放。
愛爾蘭的公共廣播有提供英語、蓋爾語兩種頻道。
VRT使用荷蘭語播放節目、RTBF使用法語。
科索沃的公共媒體有提供阿尔巴尼亚语塞尔维亚语兩種頻道。

美洲编辑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总部
该机构有提供英語、法语兩種頻道。

大洋洲编辑

非洲编辑

南非的公共媒體有提供波爾語、英語、祖鲁语等語言頻道。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出典编辑

  1. ^ 「公共頻道」與「公營廣播」不能混淆. app3.rthk.hk. 
  2. ^ 2.0 2.1 公共放送とは何か|NHKよくある質問集. www.nhk.or.jp. 
  3. ^ Conseil mondial de la radiotélévision. Public broadcasting: why? how?. 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 [2019-11-22]. 
  4. ^ Notes on the public and public service in the 1980s.. No Such Research. [2019-11-22]. 
  5. ^ 5.0 5.1 5.2 Marc Raboy. Public Broadcasting for the 21st Century.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6: 6–10 [2019-11-22]. ISBN 9781860200069. 
  6. ^ Indrajit Banerjee; Kalinga Seneviratne. Public Service Broadcasting in the Age of Globalization. Asian Media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Centre. 2006 [2019-11-22]. ISBN 9789814136013. 
  7. ^ 7.0 7.1 Simon P. Anderson; Stephen Coate. Market Provision of Broadcasting: A Welfare Analysis. 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2005-10-01, 72 (4): 947–972. doi:10.1111/0034-6527.00357. 
  8. ^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 Act 1983 - Section 6.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 1983-06-01 [2019-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11). 
  9. ^ What do the letters SBS stand for?. 特别广播服务公司. [2019-02-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3-08). 
  10. ^ 10.0 10.1 10.2 段鹏. 中国内地公共广播电视服务功能的变迁与反思. 香港电台. [2019-11-22]. 
  11. ^ 11.0 11.1 11.2 陈积银; 彭金山. 中国公共电视频道的缺位与策略探析. 人民网. 视听界. [2019-11-22]. 
  12. ^ 特別な学校法人への設置形態の変更について | 放送大学 - BSテレビ・ラジオで学ぶ通信制大学. www.ouj.ac.jp. 
  13. ^ 日本民間放送連盟研究所. 2000年の放送ビジョン : 多チャンネル時代の視聴者と民放 : 民放研報告書. コーケン出版. 1991-05: 52. NCID BN09966048 (日语). まず利用主体については、 NHKおよび放送大学等の公共放送系とJSB、地上民放系事業者、新規事業者の民間事業者系に大きく分けて見ると 
  14. ^ 中文译名参见美国华盛顿特区政府网站的报道《关于 OCTFME (CHINESE)》。

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