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公共知识分子(public intellectual),简称公知;其定义是进言社会并参与公共事务讨论的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分子,通常被寄予具有批判精神和秉持社会公义。这个称谓在中国大陆,来自于2004年《南方人物周刊》第七期特别策划“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栏目。

目录

知识分子政治影响力最大的国家编辑

知识分子往往并不处于一国的权力阶层,但指以從事思想、著作以及精神生活等方面職業為主的人士;第二種定義主要來自從事教學、律師、新聞等職業的人員,這種定義在中國大陸比較流行;第三種定義指文化知識分子,主要指具有文化、藝術方面特殊才能的人,因其才能獲得某種話語權,從而能夠以這種話語權影響公眾和其它事物的人士。一般居于工人群体之上,较容易获得进入权力阶层,并掌握一定政治经济资源。

根据欧洲与外交政策基金会(Hellenic Foundation for European and Foreign Policy)2013年相关统计数据整理而成。[來源請求]括号内,为一国知识分子群体的政治影响力系数,数值越大,影响力越大:

注:

中國大陸語境下的公共知識分子编辑

評價编辑

部分說法為公知群体针砭时弊,对社会净化、反腐倡廉等有一定积极作用。[1]

但在中国大陆部分公知主張對政府和体制反抗,对符合自己意识形态的观点不加辨别的盲从,其中更有甚者故意捏造虚假信息攻击官方主流或持不同意见者的行为,也受到批判。[1]

南方人物周刊50公知名单事件编辑

文章一出,方舟子快速發文表示「辭去網路意見領袖」一職,其認為調查發現整篇文章非常可笑,屬於一種現代「捐官派」作品,清朝的中叶要做官可以捐,到民国官总算说是没有了捐班,却有了捐学者文人現在還能捐公知領袖,方舟子還抓到王怡在網上說漏嘴,[2]這次名單是王怡朋友们弄出来的,目的主軸为了帮他抬身價,推出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公共知识分子神话,然而網路沒所謂領袖更無人有資格加冕評定誰是領袖、誰不是,這種網路基本文化都沒弄懂的自戴皇冠操作非常可笑。

並認定此事是他與王怡展開論戰後的產物[3],方舟子稱中国自由主义者俨然成了一大江湖帮派,江湖上有传言称,该帮大老临终托孤指定王怡为接班人,现在接班人有难,弟兄们自然不能不或明或暗来助拳。有人批其破壞公民通信秘密的规定公布王怡對他發的電子郵件,然其滑天下之大稽,所有法學中的所謂通信秘密自由是指不允許第三方截獲,從沒有不許收件人公布自己收到的信件,收件人是信件的擁有者當然能全權處置自己物品,此等小學邏輯之事都不懂,這一批“公共知识分子”也好,“自由主义者”也好,前面都应该再加一个“伪”字。[3]

日漸汙名化编辑

辯護評價编辑

  • 新疆異議漫畫家變態辣椒於2014年8月遭遇全網封鎖。變態辣椒的漫畫作品,以對領導人的針砭時事為主。對於官方形塑他為叛國「精日」,他在2016年2月接受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部採訪時感到遺憾,並分享在習近平於2012年出任中共中央總書記以前公知蓬勃發展的情況[4]
  • 香港異議人士陳冠中指出:「公知作爲一個縮略的名詞是不會被污名化的行爲所玷污的,一個要污名化知識分子的社會,正是最需要公共知識分子的社會。在這樣的社會,公共知識分子的聲音,也肯定會讓很多人不快。」[5]

負面評價编辑

2015年2月14日,香港專欄作家卢麒元认为,在中國,右派公知多發,與世界常見的左派公知現象不太一樣:「在人類文明中(無論東方或西方),公共知識分子大多具有社會主義情懷,他們大多數是歸屬於左派的優秀知識分子。中國公知具有鮮明的反社會主義傾向,他們大多數應歸屬於右派或極端右派。」[6]

2012年11月27日,搜狐专题《是谁搞臭了“公知”》[1]认为,公知群體有以下特征:

2006年3月4日,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講座教授王绍光在《南風窗》的專訪中說:「有些所謂『公共知識分子』就是嚷嚷兩句、批評兩句,但是從來不做任何研究。你用Google學術搜索去查,有些所謂非常『著名』的學者,幾乎從來不被學術刊物引用,也沒有幾篇文章發表到學術刊物上。他們的文章往往只有強詞奪理的觀點,沒有腳踏實地的研究。我現在不願點名,但是有一批這樣的人,只有觀點,非常武斷,而且往往是錯誤的,但是不需要論據、不需要論證過程。」[7]

2011年10月30日,被认为是“公知大本营”的《南方都市报》也发文抨击,部分公共知识分子“开始自我感觉良好地转向,自我升华、乃至自我真理化了,俨然一副‘青年导师’的面貌自居,以一种智识上的优越感在指点江山、点拨众生”;特别是在社会有重大的事件发生时,特别是自焚、暴力行动等,更是他(她)们最佳的语言演练时刻,“他们或是应用逆向思维,或是使用学术理论,或是生僻与惊悚名词(如‘改良’与‘革命’等)。总之,在说话的时候,他们像极了不食人间烟火、不谙人间疾苦的理性帝,永远理性、永远真理在握,永远觉得他们会有更好的指导办法、可惜都没听他的。”[8]

2013年1月18日,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唐柏橋說:「『公知』在中国是个虚幻的概念,中国根本就没有媒體上所大肆宣揚的那種所谓『公共知识分子』。中國有的是良心人士或異議人士--這些人在專制制度下是遭到打壓的。而那些被媒體捧出來的所謂公知,大多數稱不上是良心人士或異議人士;因為他們不僅很少遭到打壓,而且很多還是中共黨媒的熱捧人物。當局不過是想用所謂公知來代替傳統概念上的良心人士或異議人士,將後者的道義資源轉嫁到他們自己認可甚至栽培的人頭上,將長期為民眾的權益奔走吶喊的人權民主人士徹底邊緣化。……其實,他们不過是一群中共精心挑選的、用来冒充社会良知的声音的假冒偽劣品,其目的是搶奪真正的社會良知人士的話語權。……根據媒體對公知的定義,中國當代最偉大的公知非高智晟莫屬,可是他的名字從來沒有上任何所謂『公共知識分子排行榜』。」[9]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是谁搞臭了“公知”?. 搜狐网. [2012年11月2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年11月27日) (中文(中国大陆)‎). 
  2. ^ 请辞公共知识分子桂冠-方舟子
  3. ^ 3.0 3.1 新語絲-王怡現象
  4. ^ 變態辣椒:極權領袖都缺乏幽默感和包容心
  5. ^ 〈序〉,陳冠中,收錄於梁文道《關鍵詞》,北京-中信出版社,2014.6
  6. ^ 論中國公知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4-02.
  7. ^ 陽敏. 歷史的邏輯與知識分子命運的變遷──王紹光博士專訪. 南風窗. 2006年3月4日 (中文(中国大陆)‎). 
  8. ^ 张天潘. “公知”已成骂人词汇. 南方都市报. 2011-10-30 [2014-06-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4). 
  9. ^ 唐柏桥. “公知”与高智晟. 唐柏桥博客. 2013年1月18日 (中文(中国大陆)‎). 

外部链接编辑

媒體報道编辑

相關評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