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子叔声伯

(重定向自公孙婴

子叔声伯(?-前574年),子叔,名婴齐,谥,又被称为公孙婴齐公孙婴子叔婴齐叔婴齐[1],是鲁文公的孙子,叔肸的儿子。鲁成公时,子叔声伯为卿[2][3][4][5]

子叔声伯
别称 公孙婴齐、子叔婴齐、公孙婴、叔婴齐
子叔
婴齐
谥号
国家 鲁国
逝世日期 前574年
叔肸
子女 子叔齐子

目录

早年活动编辑

子叔声伯的母亲并非叔肸的正妻,两人没有经过婚聘之礼就同居了。鲁宣公的正妃穆姜对此很不满,认为自己不能把姘妇当做弟妹。子叔声伯的母亲生下声伯后被遗弃,于是便嫁给了齐国管于奚,生下两个孩子后成了寡妇,就把两个孩子托付给子叔声伯,子叔声伯让异父弟弟做了大夫,又把异父妹妹嫁给了施孝叔[6]

前589年,子叔声伯与季文子臧宣叔叔孙宣伯率领鲁军与晋军、卫军、曹军会合,参与鞌之战,齐军被联军打的大败。[2]

前585年,子叔声伯前去晋国。因为上一年宋国不参与诸侯的盟会,晋国命令鲁国发兵进攻宋国。[7]

前583年,子叔声伯前往莒国迎娶妻子。[8]

前580年,晋国的郤犨前来鲁国进行聘问,又向子叔声伯求取妻子,子叔声伯就把异父妹妹从施孝叔那里夺过来嫁给了郤犨。[9]

对晋国的外交编辑

前575年七月,鲁成公会合尹武公和诸侯讨伐郑国。子叔声伯派叔孙豹请求晋军前去迎接鲁军,又在郑国在郑国郊外为晋军准备饭食,四天没有进食而等着他们,直到晋国的使者吃了饭以后自己才吃。[10]

叔孙宣伯打算除掉季孙氏孟孙氏,便对晋国负责东方诸侯事务的新军将郤犨进了谗言,诬陷他们要背叛晋国。这年九月,晋国人逮捕了季文子,子叔声伯奉鲁成公之命前往晋国请求放回季文子,郤犫告诉子叔声伯如果除掉孟献子并把季文子留在晋国,自己就把鲁国的执政权交给子叔声伯,并对待子叔声伯比鲁国公室还要亲。子叔声伯指出,如果除掉季文子和孟献子,那是晋国大大的丢弃鲁国并加罪于鲁君。而且季文子和孟献子是鲁国的社稷之臣,早晨除掉了他们,鲁国必然晚上灭亡。鲁国靠近晋国的仇敌齐、楚两国,要是鲁国灭亡了,必然变成晋国的仇敌,到那个时候就来不及补救了。郤犫又提出为子叔声伯请求封邑,子叔声伯自言只是鲁国的小臣,不敢依仗大国求取丰厚的官禄,只是奉了国君的命令前来请求,只想请求释放季文子。[11]

晋国的中军佐范文子很欣赏子叔声伯,便劝说正卿中军将栾武子,指出季文子既俭朴又忠诚,子叔声伯接受国君的命令没有私心,为国家谋划没有二心,为自己打算不忘国君,拒绝了他的请求就是丢弃善人。晋国最终允许鲁国讲和,赦免了季文子。[12]

子叔声伯回国后,施氏家宰鲍国问他为什么不要郤犨许诺的封邑。子叔声伯告诉鲍国,承受国家的压力必须有德行,郤犨插手晋、鲁两个国家的事务却又没有很高的德行,过不了多久就要垮台。郤犨有三个败亡的原因:缺少德行却多受晋君宠爱,地位不高却想干预国政,没有大功却要丰厚的俸禄,这些都会招来对他的怨恨,他自身都不能保全,怎么请求封给别人城邑。鲍国自愧不如,认为子叔声伯一定会保持住稳固的地位。[13]

去世编辑

从前,子叔声伯做过一个怪梦,梦见步行渡过洹水,有人将一种叫琼魂的珠宝给自己吃了,哭出来的眼泪都成了满怀的琼魂,接着又唱歌说:“渡过洹水,赠给我琼魂,回去吧回去吧,琼魂装满我的怀内。”因为口含珠玉是死后的礼仪,子叔声伯醒来后很害怕,甚至不敢占卜。前574年十一月,子叔声伯从郑国回来,到达狸脤,占卜了这个梦,说:“我害怕死,所以不敢占卜,现在大家跟随我已经三年了,没有妨碍了。”说了这件事,子叔声伯到晚上就死了。[14]

子叔声伯去世后,他的儿子叔老继立。

参考资料编辑

  1. ^ 《汉书·古今人表》
  2. ^ 2.0 2.1 《春秋·成公二年》:六月癸酉,季孙行父、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会晋郤克、卫孙良夫、曹公子首及齐侯战于鞌,齐师败绩。
  3. ^ 《春秋·成公六年》:公孙婴齐如晋。
  4. ^ 《春秋·成公六年》:公孙婴齐如莒。
  5. ^ 《春秋·成公十七年》:壬申,公孙婴卒于貍脤。
  6. ^ 《左传·成公十一年》:声伯之母不聘,穆姜曰:“吾不以妾为姒。”生声伯而出之,嫁于齐管于奚。生二子而寡,以归声伯。声伯以其外弟为大夫,而嫁其外妹于施孝叔。
  7. ^ 《左传·成公六年》:子叔声伯如晋。命伐宋。
  8. ^ 《左传·成公八年》:声伯如莒,逆也。
  9. ^ 《左传·成公十一年》:郤犨来聘,求妇于声伯。声伯夺施氏妇以与之。妇人曰:“鸟兽犹不失俪,子将若何?”曰:“吾不能死亡。”妇人遂行,生二子于郤氏。郤氏亡,晋人归之施氏,施氏逆诸河,沉其二子。妇人怒曰:“己不能庇其伉俪而亡之,又不能字人之孤而杀之,将何以终?”遂誓施氏。
  10. ^ 《左传·成公十六年》:七月,公会尹武公及诸侯伐郑。将行,姜又命公如初。公又申守而行。诸侯之师次于郑西。我师次于督扬,不敢过郑。子叔声伯使叔孙豹请逆于晋师。为食于郑郊。师逆以至。声伯四日不食以待之,食使者而后食。
  11. ^ 《左传·成公十六年》:九月,晋人执季文子于苕丘。公还,待于郓。使子叔声伯请季孙于晋,郤犨曰:“苟去仲孙蔑而止季孙行父,吾与子国,亲于公室。”对曰:“侨如之情,子必闻之矣。若去蔑与行父,是大弃鲁国而罪寡君也。若犹不弃,而惠徼周公之福,使寡君得事晋君。则夫二人者,鲁国社稷之臣也。若朝亡之,鲁必夕亡。以鲁之密迩仇雠,亡而为仇,治之何及?”郤犨曰:“吾为子请邑。”对曰:“婴齐,鲁之常隶也,敢介大国以求厚焉!承寡君之命以请,若得所请,吾子之赐多矣。又何求?”
  12. ^ 《左传·成公十六年》:范文子谓栾武子曰:“季孙于鲁,相二君矣。妾不衣帛,马不食粟,可不谓忠乎?信谗慝而弃忠良,若诸侯何?子叔婴齐奉君命无私,谋国家不贰,图其身不忘其君。若虚其请,是弃善人也。子其图之!”乃许鲁平,赦季孙。
  13. ^ 《国语·魯語上》:子叔声伯如晋谢季文子,郤犨欲予之邑,弗受也。归,鲍国谓之曰:“子何辞苦成叔之邑,欲信让耶,抑知其不可乎?”对曰:“吾闻之,不厚其栋,不能任重。重莫如国,栋莫如德。夫苦成叔家欲任两国而无大德,其不存也,亡无日矣。譬之如疾,余恐易焉。苦成氏有三亡:少德而多宠,位下而欲上政,无大功而欲大禄,皆怨府也。其君骄而多私,胜敌而归,必立新家。立新家,不因民不能去旧;因民,非多怨民无所始。为怨三府,可谓多矣。其身之不能定,焉能予人之邑!”鲍国曰:“我信不若子,若鲍氏有衅,吾不图矣。今子图远以让邑,必常立矣。”
  14. ^ 《左传·成公十七年》:初,声伯梦涉洹,或与己琼瑰,食之,泣而为琼瑰,盈其怀。从而歌之曰:“济洹之水,赠我以琼瑰。归乎!归乎!琼瑰盈吾怀乎!”惧不敢占也。还自郑,壬申,至于狸脤而占之,曰:“余恐死,故不敢占也。今众繁而从余三年矣,无伤也。”言之,之莫而卒。
前任:
魯國子叔氏宗主 繼任:
子叔齐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