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武合體

公武合體,又稱為公武合體論公武合體運動公武一和公武合一[1],是日本江戶時代後期(幕末)的一種政治理論,主旨是聯合朝廷公家)和幕府武家)改造幕府權力。此政論獲得幕府和許多大藩侯的支持,主要目的是要結合朝廷的權威,壓制當時的尊皇攘夷(尊攘)運動,以避免幕府倒台,和進一步強化幕府的地位。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公武合体
假名こうぶがったい
平文式罗马字Kōbugattai
日語舊字體公武合體

概要编辑

幕府编辑

幕府方面爲了修復因美日修好通商條約的簽署而分裂的朝廷-幕府關係,並恢復幕府的權威而推進的對策。中心概論是,從尊王的立場出發,糾正朝廷和幕府君臣之間的名義,迴避反幕府勢力的批評,同時在朝幕間再次確認已經慣例化的大政委任論,並重新將其制度化,從而加強幕府權力的重組。該公武合體政策並沒有以單純的名義結束,而是爲了具體地向國內展示其成果而推進的,這是皇妹和宮父子內親王對將軍德川家茂的降媳婦政策。

公武合體派编辑

另一方面,越前藩的松平慶永(春嶽)、薩摩藩的島津齊彬·久光等公武合體派的有力人士主張,除了朝幕的聯合之外,包括外樣藩在內的有力諸藩齊心協力,構築舉國一致的體制。

這不僅迫使傳統譜代大名就任的老中制發生變革,與保守的幕閣發生摩擦是不可避免的,而且與以幕府爲中心的公武合體政策也逐漸出現分歧。他們雖然對通商條約的異敕簽字持批判態度,但是開國·通商容忍論佔主流,與不惜戰爭主張破約攘夷的尊王攘夷激進派尖銳對立。

展開编辑

一橋派的幕府和雄藩合作编辑

1853年(嘉永6年),美利堅合衆國的馬修·佩裏帶着總統的國書來港,伴隨着軍艦的示威要求開國。當時的老中首座阿部正弘對因大名鼎鼎而失敗的天保改革進行了反省,並採取了重視與薩摩藩等雄藩合作的方針。阿部在對諸大名進行開國諮詢的基礎上,向朝廷通報了國書的受理,這兩件事都是史無前例的。在《美日修好通商條約》的簽訂諮詢中,各大名之間起初也有不惜發動戰爭的強硬論,但經過採取開國方案的幕府的多次諮詢,最終在大名之間也出現了通商容忍論。

與通商條約簽訂問題並行,幕府內部圍繞將軍繼嗣問題的政治鬥爭正在取得進展。鬆平慶永(越前藩主)、島津齊彬(薩摩藩主)等權威大名敦促自藩參與政治,併發起擁護一橋慶喜(一橋德川家當主)的運動,採取雄藩協調政策的阿部等幕臣也支持這一運動(一橋派)。相反,嚮往幕府權威再興的保守派的井伊直弼(彥根藩主)等人支持德川慶福(南紀派)。

阿部猝死(1857年(安政4年)後,由於老中首座堀田正睦等人,幕府的雄藩合作政策依然如故,但由於頑固的攘夷論者孝明天皇拒絕條約敕許,在政治上受到了打擊。南紀派氣勢洶洶,井伊直弼就任大老,而堀田等一橋派幕臣在沒有得到《美日修好通商條約》敕許的情況下,立即決定簽字,但因將軍繼嗣問題未能挽回敗局。

井伊政權與戊午密敕编辑

就任大老的井伊直弼於1858年(安政5年)5月將紀伊藩的德川慶福(德川家茂)定爲將軍後繼者,解決了將軍繼嗣問題,使一橋派幕臣下臺。一橋派諸大名批評井伊簽署違敕,當然一橋派通商論佔優勢,主導條約簽署違敕的實際上是堀田等一橋派幕臣,因此最終無法論破井伊,反而受到隱居、謹慎等的處分。

與美國簽署通商條約後,幕府與法國、英國等國家簽訂了類似的條約(安政五國條約),不服井伊政策的孝明天皇對水戶藩、御三家、御三卿等人下達了戊午密敕令。其中,天皇要求在幕閣、外樣大名、譜代大名等人的協助下建立"公武御合體",密敕包括萬一出兵的委託在內被傳送到各藩,但在之後的鎮壓中,包括薩摩藩、長州藩在內的各藩也沒有行動。另一方面,井伊將此視爲德川齊昭(前水戶藩主)等人的陰謀,對反對派進行了大鎮壓,迫使要求立即攘夷的天皇屈服(安政的大獄)。井伊的牽強政治引起了各方面的反感,1860年(安政7年)井伊被水戶·薩摩浪士暗殺(櫻田門外之變)。

相關條目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日本通史.梁生郑, 國立編譯館》第 27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