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香港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年度活動
(重定向自六四晚會
悼念六四事件的燭光
2018年的六四燭光晚會,主題是「悼六四 抗威權」

維園六四燭光晚會香港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死難者的年度活動,1990年6月4日起每年由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舉辦,於維多利亞公園的硬地足球場舉行。該晚會是目前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六四事件悼念活動,每年參加人數为数万至十数万人不等。

晚會內容编辑

晚會程序包括誦讀六四死難者及離世死難者家屬名單、致悼辭、默哀、向紀念碑鞠躬、播放民運人士及天安門母親訪問影片等等。參與者歌唱富有民運色彩的六四歌曲,包括《血染的風采》、《自由花》及《歷史的傷口》等等。

2001年的晚會上,支聯會青年組[1]宣佈籌備成立[2],其後每年支青組均會在晚會上讀出宣言或表演話劇及歌唱等[3],以示「接好民主棒」。

訴求编辑

 
六四的訴求。圖為六四事件22周年时在旺角西洋菜街上的粉筆字

除了平反八九民運外,晚會還提出其他訴求,包括「追究屠城責任」、「釋放民運人士」、「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等等。在2003年,因著當時的政治氣氛,加入「反對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條」、「還政於民」等訴求。2006年起加入「支持維權」等等。而在2010年,即六四事件21周年,加入「釋放劉曉波,支持憲章」及「反對打壓」兩個主題。2018年,晚会呼吁释放王全璋、声援709事件中被捕维权律师。此外,晚会也喊出了释放刘晓波的妻子刘霞的口号。

歷年參加人數编辑

  歷年香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參加人數

 
六四事件週年 年份 大會公佈人數 警方公佈人數 籌得款項
(港元)[4]
大會年度主題 備註
01週年 1990年 150,000 80,000 (沒有紀錄) 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02週年 1991年 100,000 60,000 (沒有紀錄) 釋放民運人士
03週年 1992年 80,000 28,000 $0,439,000 釋放民運人士
04週年 1993年 40,000 12,000 $3,300,000 釋放民運人士
05週年 1994年 40,000 12,000 $0,480,000 我會來
06週年 1995年 35,000 16,000 $0,569,000 平反六四
07週年 1996年 45,000 16,000 $0,074,200 跨越九七
08週年 1997年 55,000 (沒有公佈) $1,974,000 戰鬥到底
09週年 1998年 40,000 16,000 $0,676,000 平反六四
10週年 1999年 70,000 (沒有公佈) $1,255,000 毋忘六四十周年 邁向民主新世紀
11週年 2000年 45,000 (沒有公佈) $0,833,000 薪火相傳
12週年 2001年 48,000 (沒有公佈) $0,736,000 教育下一代 接好民主棒
13週年 2002年 45,000 (沒有公佈) $0,603,000 年青一代 齊來參與 認識歷史 毋忘六四
14週年 2003年 50,000 (沒有公佈) $0,760,000 毋忘六四 反對廿三
15週年 2004年 82,000 48,000 $1,125,000 平反六四 還政於民 0708年雙普選被否決
16週年 2005年 45,000 22,000 $0,064,000 以史為鑑 平反六四
17週年 2006年 44,000 19,000 $0,617,000 平反六四 支持維權
18週年 2007年 55,000 27,000 $0,826,000 平反六四 支持維權 早前民建聯黨魁馬力發表六四言論
19週年 2008年 48,000 18,000 $0,683,000 同一世界 同一人權 同一夢想 平反六四 大會將紀念六四結合對汶川地震遇難者的哀悼。中國中央電視台則報導為「紀念四川地震活動」。
20週年 2009年 150,000[a] 62,800 $2,100,000 毋忘六四 繼承英烈志 薪火相傳 接好民主棒 早前特首曾蔭權陳一諤呂智偉詹培忠等發表六四言論
當晚集會人數暴增,是繼1990年以來首次場內參加人數達15萬;同時亦開展連續6年超過15萬人參加的紀錄
連同未能進場市民計算,有20萬人,成為包括場外人數在內的最高紀錄
無綫電視直播此年燭光晚會時,有男子在鏡頭前舉起「無綫新聞,事事旦旦」的紙牌,引起網民關注及討論。[5]
21週年 2010年 150,000[b] 113,000 $1,410,000 毋忘六四 薪火相傳 平反六四 堅持到底;反對政治檢控 抗議政治打壓;釋放劉曉波 支持零八憲章[c] 六四晚會之前的幾天,支聯會民主女神像遭警方沒收
警方估計參加人數創歷年新高
22週年 2011年 150,000[d] 77,000 $1,310,000 平反六四 革命尚未成功 建設民主 同志仍須努力 支聯會前主席司徒華逝世後首次晚會
中共為防茉莉花革命爆發而打壓維權人士
23週年 2012年 180,000 85,000 $2,323,000 毋忘六四傳真相 民主潮流不可擋 被坦克輾斷雙腿的民運人士方政到場參與
警方開放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草坪、音樂亭、籃球場及告士打道一條行車線予公眾集會
大會公佈場內人數破紀錄
24週年 2013年 150,000 54,000 $1,600,000 愛國愛民 香港精神[e] 平反六四 永不放棄
維園的六四燭光集會原定於晚上8時開始,但在開始前15分鐘突然下大雨,因此晚會押後開始
然後由於雨勢過大,維園出現積水;再加上音響設備故障,因此集會進行約半小時後,大會宣佈提前結束
尖沙咀同時舉辦了六四集會,人數在200至1000人之間
25週年 2014年 180,000[6] 99,500[7][8] $1,700,000[9] 平反六四 戰鬥到底 內地維權人士滕彪、「坦克人」攝影師Jeff Widener英语Jeff Widener到場參與
按大會公佈,參加人數平2012年創下的場內人數最高紀錄
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草坪、音樂亭及籃球場開放予集會使用
尖沙咀亦舉辦六四集會,以「本土、民主、反共」為主題,人數在3000至7000人之間。
26週年 2015年 135,000[10] 46,600[11] $1,340,000[12] 全民團結爭民主 平反六四一起撐[13] 2008年以來集會人數首次低於15萬。
27週年 2016年 125,000[14] 21,800[14] $1,740,000[15] 平反六四 停止濫捕 結束專政 力爭民主[16] 五區同時舉辦了六四集會,以「本土、民主、反共、建國」為主題,人數在1000至5000人之間。
28週年 2017年 110,000[17] 18,000[17] $1,410,000[18] 平反六四 結束專政[19] 期間黎智英涉嫌恐嚇及粗口辱罵《東方日報》記者[20][21],但黎事隔至今仍未被檢控。
29週年 2018年 115,000[22] 17,000[23] $1,480,000[18] 悼六四 抗威權[24]
30週年 2019年 180,000[25] 37,000[26] $2,750,000[27] 人民不會忘記—平反六四!公義必勝![28] 時值香港特區政府提出備受爭議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而支聯會亦於晚會舉行前一週的星期日例行遊行中高呼反修訂逃犯條例口號[29]

人數爭議编辑

2009年编辑

支聯會估計當日燭光晚會約有15萬人出席,香港警務處指有6萬2千8百人,兩者數據差距超過一半。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解釋,警務處曾經向他們表示6個足球場連通道若然爆滿,可以容納接近10萬人,連同草地、籃球場和廣場皆爆滿,支聯會於是估算總數為有15萬。

星島日報》根據場地面積及每人佔用面積推斷計算,得出出席人數介乎7萬至10萬。《星島日報》以科學化方式作出推斷計算,當晚出席者坐滿維多利亞公園6個足球場(包括四周通道),從地圖上作出量度,6個足球場連同四周及中間通道,最寬鬆估計面積約為4萬平方米,假設每人以坐姿算佔用空間為1平方米,坐滿6個足球場就有4萬人;假若以每人佔用0.7平方米計算,則坐滿6個足球場就有5萬7千人。連面積相若於3個足球場草地、籃球場噴水池所在的廣場,寬鬆估計總共最多有5個足球場的面積,合共總共參加人數應該介乎7萬3千至10萬4千人。

向來有就七一遊行人數進行統計香港大學統計及精算系高級講師葉兆輝認同上述的推斷計算方法,表示一般計算一個人坐着佔用空間相當於1平方米,以0.7平方米計算,場面已經非常擁擠;他表示難以看到6個足球場連通道能夠容納10萬人的可能性;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主任白景崇根據香港有線新聞於集會四周多角度攝影的影片,大部分人手持1枝蠟燭,少部分手持兩支,少部分沒有,亦估計人數為介乎7至10萬;他認為警務處低估人數,主辦單位高估人數。

源自運輸機構消息透露,警務處於晚會舉行前晚曾經向運輸機構提供的人數預算與公開統計數字為一致。警務處消息人士稱,過去曾經在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做實驗,安排警務人員企立或坐下,以計算該小幅面積在鬆動、適中及擠逼的情況下所可以容納的人數,再計算足球場的面積,以推斷估算若以站立姿勢計算,一個足球場最多可以容納約9千人,如果坐下計算,則最多可以容納約7千人[30]

2019年编辑

當日為六四三十週年,參與人士除了佔滿維園六個足球場及草地,天后港鐵站一帶更出現「蛇餅」,市民要排隊等候入場[31]。支聯會因此估計參加人數超過18萬人,不過警方公佈的數字僅為3.7萬[32],兩者相差達八成,警方的數字引起質疑是「有政治目的」,有意為同月九日的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草案遊行降溫[33]

民陣前召集人兼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表示,過往曾多次就七一遊行、維園草坪及附近一帶可容納人數,與警方討論。警方過去的估算指單是中央草坪,未計維園6個硬地足球場,已可容納3萬2千人,他質疑警方昨晚的估算離譜[34][35]。支聯會秘書李卓人不評論警方公佈的數字,指出「香港人心中有數」[33]。亦有網民對比2017年的太子警察體育會撐警集會,認為體育會面積比維園細得多,但警方卻指出席人數為3.3萬,實乃「報細數」[36]

警方發言人表示點算集會人數的方法是在集會進行期間,派員於多個高點觀察,以及點算某一時段在不同區域所聚集的人數。評估只是「粗略估計」,用途是因應情況實施人群管理措施及調派人手資源[33]

歷年參加情況编辑

2003年编辑

2003年6月4日晚上,六四事件14週年,大約50,000名香港人參加支聯會主辦的燭光集會悼念活動,主題是「反對23,毋忘六四」,並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表示,即使有關法例通過,集會也不會停辦。一些以往沒有出席集會的香港人,也破例參加。群眾坐滿了維多利亞公園5個足球場。支聯會播放了民運人士丁子霖和學運領袖王丹的講話。在晚會開始前,香港的天主教團體在維多利亞公園的另一角落,舉行祈禱會,有300多人參加。祈禱會名為「民主中國」,主題是「傾聽良心的呼聲,舞動生命的熱情」。時任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陳日君樞機,為中國大陸的人民祈福,也表達了他對中國大陸民主改革的盼望[37]

2004年编辑

2004年6月4日,估計有八萬多人參加了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的「六四」15週年紀念晚會。是1993年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上百名參加「香港自由行」的大陸民眾在香港參加被中共政府禁止的「六四」紀念活動,創下了歷年的最高紀錄。組織者說收到了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民幣捐款。一共收到了大約4,000元人民幣捐款,遠比他們在過去舉辦的「六四」晚會多,過去只是收到一、兩百元人民幣。自1989年以來,受訪者平均參加了5.8次「六四」燭光晚會;4日晚參加集會的15歲或以上市民中,29%屬於首次參加,12%每次都有參加;而回歸以來每次都有參加者,則佔22%。

2006年编辑

2006年六四燭光晚會,有44,000人參加,參加人數和往年類似。 根據香港大學民意計劃,在六四事件過去了17年後,仍然有53%的市民,認為當年北京學生做法正確。有56%的市民,依然認為北京當局要平反六四。支聯會近年的口號是「教育新一代,接好民主棒」。

2008年编辑

2008年「六四」前夕,港大的民意調查顯示支持平反六四的市民人數略有下降,部分原因被認為是北京奧運宣傳帶來的國家認同感及對5月汶川大地震的同情。燭光晚會本身亦結合了悼念地震遇難者的內容,且主辦方稱所有現場捐款將交予香港紅十字會支持地震災區重建。許多市民對於燭光晚會熱情不減,當晚主辦方在現場宣佈參與晚會人數超過48,000人。當年的燭光晚會在次日被CCTV網站報導,描述為「哀悼地震遇難同胞」,報導甚至有「向烈士紀念碑獻花」的內容,但有關報導在9日已被刪除。[38]

2009年编辑

2009年是六四事件的二十週年,參與人數比往年多出很多。晚會的口號是「毋忘六四.繼承英烈志,薪火相傳.接好民主棒」。根據支聯會的數字,是年共有150,000人,警方的數字則為62,800人。晚會當晚除六個足球場及草地足球場,人群亦站滿大部份的維多利亞公園通道,而在維多利亞公園外的天后及銅鑼灣地區,亦都站滿了準備入場的市民。[39]港大民意網站亦有為晚會的人數作出估計,人數約為108,000至132,000人。[40]

期間,在無綫電視直播此年燭光晚會時,有男子在鏡頭前舉起「無綫新聞,事事旦旦」的紙牌,引起網民關注及討論。[5]

 
2010年,司徒華最後一次出席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2010年编辑

六四事件二十一周年,期間支聯會指香港受到不斷的政治打壓。晚會出席人數與2009年一樣,為150,000人,而且尚未計算未能入場的市民[41]。警方公佈人數亦達113,000人,為警方歷年最高數字。晚會加入了「釋放劉曉波,支持零八憲章」和「反對政治打壓」兩個主題。

蘋果日報報導該年警方的人流控制措施與往年不同,指出警方以特別劃出一條緊急通道為由封閉一條行人道,導致通往維園的天后入口收窄,造成樽頸位,引起市民鼓譟。此外有支聯會義工表示該年警方嚴格執行禁止工作人員或市民從主要入口進入維園,以往十分少見。報導綜合指出警方有意阻撓市民參與晚會。[42]

2011年编辑

2011年1月2日,長期帶領香港人支持並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民主派領袖司徒華病逝,他生前定下六四事件二十二周年及辛亥革命一百週年的主題「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設民主,同志仍須努力」。大會宣布晚會進場人數是150,000人,但由於警方在維園還未滿座、晚會還未開始就阻撓市民進入維園,有些市民未能進場,李卓人表示一定會交涉。雖然警方截龍阻止市民進入維園,但是他們稱有77,000人在場。[43]由於該年晚會事前曾舉辦「廣場的日與夜」學生營,因此晚會現場掛有一幅當年北京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集會的印畫布幕,參與晚會的人就彷彿置身在當年廣場的集會上[44]

晚會先播出支聯會主席司徒華的錄影。這次參與悼念活動的,很多都是在六四事件後才出生的,顯示年青一代願意關心中國大陸的民主民生發展。

2012年编辑

2012年「六四」前夕,當年被坦克輾斷雙腿的民運人士方政從美國順利入境香港[45][46],到場參與晚會。當晚8時前,參與市民已坐滿所有6個足球場、草地及音樂亭,晚會亦因人潮進入其他通道需時而順延20分鐘開始[47]。支聯會公佈參加人數為180,000人,破歷年紀錄;而警方則估計最高峰時參加人數為85,000人[48]。方政致辭時表示,見到維園的燭光,感到非常震撼和感動,並感謝港人23年來的堅持。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致辭時批評候任行政長官梁振英是「『六·四』變色龍」[49]

2013年编辑

 
2013年六四燭光晚會上的「平反六四,永不放棄」標語

由於大雨影響,現場音響器材受大雨影响而无法正常運作,為防漏電危險,烛光晚会在进行了大约半小时后,宣佈提前结束。支联会宣布,当晚共有150,000人出席;而警方称有约54,000人参加[50][51]

2014年编辑

2014年為六四事件25週年,六四集會的人數創了歷年的新高。集會前席,由於多個團體宣布會在不同的地方舉行集會,如尖沙咀、上水及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52]支聯會主席李卓人一度擔心會削弱悼念六四的效果[53]。然而,警方公布的維園晚會參與人數是99,500人,是歷年第二高的人數,主辦單位公布的數字為180,000人[54]。另外,尖沙咀舉辦的六四集會亦有不少的民眾參與,大會宣布參與人數為7,000人,警方則估計有3,060人出席[55]

2015年编辑

由於本土意識增長,2015年晚會的主題變成「立足本土守住香港」。是年,學聯在遭受多間大學退出學聯後決定首次不以學聯名義參與晚會,港大學生會則於港大舉行晚會、而熱血公民與普羅政治學苑則舉行「遍地開花64晚會」,舉辦向政改三人組畫像掟雞蛋等活動以紀念六四。大會宣佈集會人數為135,000人,而警方則表示約有三至四萬人參加集會。

經歷2014年雨傘革命,2015年晚會滲入雨傘革命元素,包括播放播放「傘捕者」家人心聲。

2016年编辑

这年是六四事件二十七周年,主題为“哀悼民運死難同胞,繼承烈士民主遺志”。由于大学学生会另外举行六四论坛,令出席晚会的人数大减。支联会宣布大约有十二万五千人出席晚會,是自二零零九年六四事件二十周年以來八年的新低,警方则认为有二萬一千八百人出席晚会。[56]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對有逾十萬人參與集會非常感動,反映港人的堅持及原則、意志及勇氣,認為港人能堅持廿七年,是為歷史創造了一項紀錄,很值得驕傲。同一时间,烛光晚会举行期间有数名香港民族陣綫學生動源成員手持香港旗及「香港獨立」直幡並带著口罩的人,企图衝上大台,被現場的糾察按在地上,而其中冼偉賢冲破防线,走到台上高呼香港獨立口號,最后被在場義工按在地上后抬離大台。

2017年编辑

六四事件二十八週年,支聯會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集會悼念六四死難者及要求平反六四。香港各大專院校學生會表明不出席支聯會的活動。由於本土意識抬頭,香港年輕人更關心本土的政制發展,支聯會宣稱要代表中國人要求平反六四,在香港已不合時宜,香港各大專院校不會再進行六四悼念活動。香港大學自行舉辦研討會,中文大學表明不會出席悼念活動,並批評支聯會利用六四撈取政治利益,並表示中大更關心香港本土歷史。嶺南大學教育大學公開大學珠海學院恆生管理學院,在公開大學校園合辦研討會,但不會有悼念活動,浸會大學學生會則直接指出六四事件是鄰國的事,如同韓國的光州事件不值得香港人特別紀念[57]

2018年编辑

六四事件29週年,支联会打出“释放民运人士、平反八九民运、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五大纲领。主题是,悼六四,抗威权。多个学生组织提前宣布不会参加当年的维园纪念。当晚,参与悼念的人还是基本填满了维园的六个小型足球场。据支联会估算,当天到场人数达到11.5万人。这一数字比去年的11万人有所增加。

2019年编辑

六四事件30週年,大會宣布估計參與人數超過18萬人,警方指最高峰3.7萬人,創雨傘運動後的新高[58]。科大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指,燭光集會人數顯著反彈,與港府硬推《逃犯條例》修訂,及與內地人權狀況轉差有關。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也指,人數多除了因為今年是六四30周年,也因為港府硬推修例使社會氣氛劍拔弩張,年輕人也感到覆巢之下無完卵,擔心修例通過而團結起來向京抗議[59]

另外,六四籌款金額達275萬,創下1993年以来的紀錄[60]。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指出捐款增加反映市民對未來有憂慮[61]

軼聞编辑

香港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曾經於香港回歸前後和司徒華傾談,希望對方別再舉辦「六四」活動,司徒華當時卻只回應了一句,指對方太不了解他。[62]

晚會相集编辑

備註编辑

  1. ^ 本數目只計算維園集會場地內之人數。支聯會其後估計連同未能進場的市民,總集會人數有20萬人。
  2. ^ 尚未計算未能進場的市民
  3. ^ 增加「釋放劉曉波 支持零八憲章」和「反對政治打壓」主題
  4. ^ 尚未計算未能進場的市民
  5. ^ 後刪去「愛國愛民,香港精神」

參考文獻编辑

  1. ^ 六四青年網
  2. ^ 齊來參加「支青組」[永久失效連結],教協報,424期,2001年10月22日
  3. ^ 「六四」十八週年燭光悼念集會- 程序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7-06-02.,「六四」18週年專頁,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4. ^ 明報20090606:燭光晚會籌210萬破紀錄
  5. ^ 5.0 5.1 市民諷無綫新聞事旦,明報,2009年6月5日。
  6. ^ 香港支聯會稱18萬人出席「六四」燭光晚會
  7. ^ 維園十萬燭光悼念六四
  8. ^ 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 维园集会高峰9万人
  9. ^ 街站籌款 人幣外幣激增. 香港蘋果日報. [2015-06-06]. 
  10. ^ 大會宣布13.5萬人出席維園六四晚會
  11. ^ 支聯會稱13.5萬人參加六四晚會 警稱4.66萬. on.cc. [2015-06-04]. 
  12. ^ 隔牆有耳: 政黨六四籌款額增加 市民畀足彈藥決戰政改. 香港蘋果日報. [2015-06-06]. 
  13. ^ 支聯會宣佈六四燭光晚會主題
  14. ^ 14.0 14.1 警方指支聯會晚會 最高峰人數21800人. 香港電台. 2016-06-04 [2016-06-04]. 
  15. ^ 【六四27年】集會人數5年最少 捐款反而第二高. 蘋果日報. 2016-06-05 [2016-06-05]. 
  16. ^ 【「六四」二十七周年】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 支聯會. 
  17. ^ 17.0 17.1 【維園燭光】11萬人堅持集會 警稱僅1.8萬人出席. 蘋果日報. 2017-06-04 [2017-06-04]. 
  18. ^ 18.0 18.1 【六四29】李卓人稱支聯會籌148萬較去年多7萬 不介意學聯籌款. 香港01. 2018-06-05 [2018-06-05]. 
  19. ^ 「六四」28周年──平反六四!結束專政!Vindicate June 4、End Dictatorial Rule – “JUNE 4″ 28TH ANNIVERSARY MEMORIAL EVENTS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Hong Kong Alliance in Support of Patriotic Democratic Movements of China.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 [2018-06-04]. 
  20. ^ 黎智英粗言辱罵東方記者 證據確鑿毋庸質疑. 東網. 2017-11-16 [2018-02-06]. 
  21. ^ 黎智英:「我實會搵人搞×你 我影×咗你嘅相」. 東方日報. 2017年6月8日 [2017年6月8日]. 
  22. ^ 維園六四燭光悼念晚會 大會指有11.5萬人參加. 無綫新聞. 2018-06-04. 
  23. ^ 【維園燭光】11.5萬人出席稍勝去年 警稱跌至1.7萬. 蘋果日報. [2018-06-04]. 
  24. ^ 倪清江. 【六四29】維園燭光集會「悼六四 抗威權」 手機燭光 歌詞. 香港01. 2018-06-04 [2019-06-04] (中文(香港)‎). 
  25. ^ 支聯會宣布逾18萬人出席六四燭光悼念集會 - RTHK. news.rthk.hk. [2019-06-04] (中文(台灣)‎). 
  26. ^ 無綫新聞 - 快訊 - 支聯會指逾18萬人參加六四燭光晚會 警稱最高峰時3.7萬人. news.tvb.com. [2019-06-04]. 
  27. ^ 【六四30年】李卓人︰支聯會燭光晚會籌款275萬元破紀錄 《逃犯條例》修訂反映鎮壓更嚴重 (11:25) - 20190605 - 港聞. 明報新聞網 - 即時新聞 instant news. [2019-06-06] (中文(繁體)‎). 
  28. ^ 【六四30年】支聯會悼六四主題:平反六四公義必勝 5.26修頓遊行往中聯辦 (23:24) - 20190520 - 港聞. 明報新聞網 - 即時新聞 instant news. [2019-06-04] (中文(繁體)‎). 
  29. ^ 支聯會「愛國民主大遊行」 高呼反修訂逃犯條例口號 《明報》 2019年5月26日
  30. ^ 學者指六球場難容十萬人 《星島日報》 2009年6月6日
  31. ^ 【六四三十】逾 18 萬人迫爆維園 較去年多五成 警稱僅 3.7 萬人 | 立場報道 | 立場新聞.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9-06-06] (英语). 
  32. ^ 【六四30周年】支聯會宣布逾18萬人出席六四集會 警方指最高峰僅3.7萬人 - 香港經濟日報 - TOPick - 新聞 - 社會. topick.hket.com. [2019-06-06]. 
  33. ^ 33.0 33.1 33.2 警六四集會報細數 被轟為6.9遊行降溫.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2019-06-06]. 
  34. ^ 區諾軒批警方估算六四集會人數無標準. hk.news.yahoo.com. [2019-06-06] (zh-Hant-HK). 
  35. ^ 區諾軒指警方估算只有3.7萬人參加六四晚會是離譜 - RTHK. news.rthk.hk. [2019-06-06] (中文(台灣)‎). 
  36. ^ 【六四30】警遭質疑「報細數」 網民:撐警集會都3.3萬啦!.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2019-06-06]. 
  37. ^ 香港六四燭光晚會. 
  38. ^ 香港四萬市民燭光晚會哀悼地震遇難同胞(圖)网上截图[永久失效連結]
  39. ^ 六四二十周年燭光照維園. 星島日報. 2009-06-05 [2009-06-24]. 
  40. ^ 港大民意網站指六四晚會有十至十三萬. 商業電台. 2009-06-12 [2009-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41. ^ 根據晚會當日李卓人公佈警方的通知,在臨結束前,警方需要封閉糖街及內告士打道,以容納等候進場的市民。
  42. ^ 警方玩嘢 阻人流入維園. 蘋果日報. 2010-06-05 [2010-06-05] (中文(香港)‎). 
  43. ^ 支聯會斥警截龍限晚會人數. [永久失效連結]
  44. ^ 李八方. 隔牆有耳:時空交錯天安門. 蘋果日報. 2011-06-06 [2011-06-06]. 
  45. ^ 「六·四」英雄方政 自美闖關香港. 世界新聞網. 2012-06-01. 
  46. ^ 民運人士方政抵港將參加「六·四」集會. BBC中文網. 2012-06-01. 
  47. ^ 18萬人燭光晚會悼「六·四」 坐滿6球場 人數創新高. 成報. 2012-06-05. [永久失效連結]
  48. ^ 香港「六·四」燭光晚會 18萬人坐爆維園. 星洲日報. 2012-06-05. 
  49. ^ 「六·四」晚會結束 參加者坐滿球場草地. 香港電台 (Yahoo新聞). 2012-06-04. 
  50. ^ 晚會悼辭 :無畏無懼 堅持平反六四. 香港電台. 2013-06-04. 
  51. ^ 六四晚會提早結束 大會稱15萬人參與. 無綫新聞. 
  52. ^ 維園六四晚會 兩陣營明交鋒交鋒. 太陽報. 2014-06-03 [2014-06-08]. 
  53. ^ 李卓人:分散悼念削效果. 主場新聞. 2014-06-03 [2014-06-08]. [永久失效連結]
  54. ^ 六四25周年紀念活動 維園集會高峰9萬人. 南華早報. 2014-06-05 [2014-06-08]. 
  55. ^ 本土派起爐灶 誓師佔領立會. 信報. 2014-06-05 [2014-06-05]. 
  56. ^ 維園六四集會 出席人數八年來最低. 星島日報. 2016-06-05 [2016-06-05]. 
  57. ^ 十大學生會:不參與晚會 浸大學生會:「鄰國」歷史. 香港01. 2017-06-01 [2017-06-01]. 
  58. ^ 吳倬安, 王潔恩. 【六四晚會】支聯會:逾18萬人出席 創傘運後新高 警方:3萬7人. 香港01. 2019-06-04 [2019-06-04] (中文(香港)‎). 
  59. ^ 【維園燭光●拆局】集會人數顯著反彈 學者:年輕人憂覆巢 團結抗北京.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2019-06-04]. 
  60. ^ 《我是記者——六四印記》賣清加印 支聯籌得275萬破紀錄 - 20190606 - 港聞. 明報新聞網 - 每日明報 daily news. [2019-06-06] (中文(繁體)‎). 
  61. ^ 支聯會籌275萬破紀錄.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2019-06-06]. 
  62. ^ 《鏗鏘集》 6/6/2010 華叔您好

外部連結编辑

參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