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六月停战令是指1946年6月5日,国共双方达成东北停战15天的协议,自6月7号正午起正式生效。后又延长7天,至6月30日。实际上,国共双方在东北战场停战了四个多月。至1946年10月底“一保临江”时才恢复大规模交战。

背景及影响编辑

国民政府應來華調停國共內戰美国总统特使乔治·马歇尔之强烈要求,下达东北地区国军停止追击东北民主联军的軍事命令,以恢复国共谈判。有学者认为,这一停战令是国军在第二次国共内战中失败的重大原因之一[1],其歷史影響甚至大過西安事變

杜鲁门总统支持下,乔治·马歇尔下令自1946年7月29日到1947年5月26日,美国政府对国民政府实行武器禁运。事实上,武器援助到1947年11月才恢复。[來源請求]

驻中国美军指挥官魏德迈将军后来在国会作证指出,六月停战令后国军士气低落是最终失败的重要原因。而武器禁运和美国对国民政府其他支持的失败,以及中国和美国的反国民政府各种宣传都直接造成了士气低落。陈纳德将军等也支持这种观点。[來源請求]

蒋介石在他撰写的《苏俄在中国[來源請求]中对他在1946年6月6日未聽取建議,不顧美蘇反應在當下不惜追擊到底,而颁发第二次停战令对东北战争的影响,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从此东北国军,士气就日渐低落,所有军事行动,亦陷于被动地位。可说这第二次停战令之结果,就是政府在东北最后失败之惟一关键。当时已进至双城附近之追击部队(距离哈尔滨不足一百里),若不停止追击,直占中东铁路战略中心之哈尔滨,则北满的散匪,自不难次第肃清,而东北全境亦可拱手而定。若此共匪既不能在北满立足,而其苏俄亦无法对 共匪补充,则东北问题自可根本解决,共匪在东北亦无死灰复燃之可能。故中华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冬季国军最后在东北之失败,其种因全在于这第二次停战令所招致的后果。

军事调处编辑

为调处松花江北岸桥头堡的冲突,7月22日军调部第35执行小组(常驻双城县)与国共双方指挥人员签署临时停战协议。经过整月细致调查协商,8月22日第34执行小组(常驻德惠县)、第35执行小组联席会议达成新的停战协定,设立松花江中立区,双方军队均退出该区且不得修筑防御工事,从而把江北桥头堡的国军与共军隔离开。留驻桥头堡的国军第149团第2连,在此驻扎了2年多直至辽沈战役前夕。此处也发生过多次战斗冲突。1946年8月3日,国军100多人进驻中立区北的“红房子”阵地,共军反击持续3个多小时,毙伤20余人,自己伤6亡2,至黄昏国军退走。1946年10月,江桥附近国军加紧抢修铁路桥,为进攻哈尔滨做准备。10月5日守卫此地的东北民主联军六纵第17师为制止对方修桥,炮击8个小时。第二天再次修桥,又遭“炮兵之打击而停止”。

停战后的国共冲突编辑

1946年6月7日,东北保安司令长官杜聿明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宣布:“国军预计于15日(停战令过时)后继续接收之主要区域为大连市、安东、嫩江、松江、合江、黑龙江与兴安诸省”以及“交通线与城市”。[2]

6月7日午后,刚刚占据海城新一军新编第38师向东南方向进攻,与共军激战后占领唐王山(今属毛祁镇北部)、罗家堡子(今属八里镇北部行政村),向析木城推进。

6月7日午后,驻鞍山的第60军第182师向东南10km的白石寨(今属大屯镇)及其南的小女寨(今属王石镇)进攻。以掩护新38师进攻析木城的左翼安全。

6月7日中午,驻本溪的第52军,从西南45km的浪子山(今辽阳县河栏镇以北的亮甲自然村)、以南10km的桥头等地,以猛烈炮火掩护,攻击附近的共军阵地,以占据周边有利地形。

6月8日上午8时起,国军两个团从法库县西南25k的丁家房身向县城方向进攻,当日中午攻占县城西南15km的大房身(今属双台子乡)、小房身(今属五台子乡)一带,先头部队进抵四台子(今属五台子乡最北部行政村)。同时,驻铁岭的国军也配合向法库县进攻,攻占镇西堡镇

6月7日至9日,东北民主联军第一师、第二师在吉东警二旅等部配合下,发起了“拉新战斗”,在蛟河县拉法歼灭国军第88师第264团1个营,新站歼灭国军第88师第263团1900人,团长韦耀东以下900人被俘。

6月7日,东北民主联军第七师第21旅第63团奉命夺回松花江中长铁路陶赖昭站,把深入江北的新一军第50师第149团一部驱逐回铁路大桥江北桥头堡中。并修筑工事与桥头被对峙。

參見编辑

注释编辑

  1. ^ 陈智胜 对国共内战的新省思 《北京之春》2009年3月号
  2. ^ 《新华日报》1946年6月18日

外部連結编辑

Anne W. Carroll, Who Lost China? (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