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六項保證

美国对中华民国政府作出的非正式保证

六項保證(英語:Six Assurances)是美國台湾關係的指引規範,由美國政府在1982年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簽署《八一七公報》的同時向中华民国政府提出。這【六項保證】是美國政府對於《八一七公報》內容的單方面澄清,並對台灣與美國國會雙方面提出保證,雖然美國先前已經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但對台灣的承諾不變。在2016年美國眾議院與參議院通過共同決議案,肯定【六項保證】與《台灣關係法》皆是台美關係的指引方針。

美国政府认为六項保證和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皆屬於是政策聲明,不具备強制效力[1][2]。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否認【六項保證】的效力[3]

歷史编辑

美國國會所認可通過之臺灣相關重要文件
基於《美國憲法》之三權分立政府權限
批准 1952年 舊金山和約 1951年簽訂
批准 1955年 中美共同防禦條約 1954年締結、1980年終止
制訂 1979年 台灣關係法 眾議院提出
決議 2016年 六項保證 1982年由雷根政府提出
制訂 2018年 台灣旅行法 眾議院提出
制訂 2018年 2018年亞洲再保證倡議法 參議院提出
* 「臺灣安全加強法案」於2000年經眾議院通過、但未於參議院完成立法程序。
六項保證提出時的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左)與美國總統雷根(右)

1982年,美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協商中美第三份聯合公報。為減少對台灣的衝擊,美國總統雷根透過美國在臺協會,與中華民國總統蔣經國進行同步協商,形成【六項保證】。美國政府於當年度7月知會美國國會,由李潔明正式向台灣提出。【六項保證】主要由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丁大衛執筆,得到國務院台灣事務科協助。李潔明於7月14日向蔣經國傳達。[4]:228同年8月17日,美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簽定《八一七公報》。8月18日,中華民國外交部對外公布【六項保證】的內容。

李潔明曾回憶雷根對於《八一七公報》做了一份聲明作為擴大解釋,取代公報作為對臺軍售的原則,經由國務卿舒茲和國防部長溫柏格簽名後擺入國家安全會議的保險箱中。日後每當對台軍售問題出來,這份備忘錄就會由保險箱中取出,作為雷根對簽署《八一七公報》的真意[4]:229-230;根據2019年8月30日雷根備忘錄的解密顯示,此備忘錄乃依循著《台灣關係法》的精神,指出美國同意減少對台軍售的意願全然以中國持續其和平解決台灣與中共分歧的承諾為先決條件,「眾人應清楚理解,上述二者之關聯性,是美國外交政策中一項恆久的必須之要求」,並提到美國對台提供武器之性能與數量完全視中華人民共和國所構成之威脅而定,無論就數量和性能而言台灣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防衛能力皆應得到維持。[5]

2016年7月,美國眾議院与参议院先后通過《88号共同决议案》与《38号共同决议案》,以书面形式表述六项保证,指出【六項保證】與《台灣關係法》均為美台關係之重要基石,並要求總統和國務院公開承認這一點。[6]但此共同决议案仅旨在表达国会立场,雖无须总统签署生效,而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力,卻有總統和國會的加持,在政治效力不可言喻[1]

最初雷根總統為應對《八一七公報》的內容定下但書,進而產生對台【六項保證】的承諾宣言,同時雷根總統將此但書頒布行政命令由閣員副署並製成備忘錄,原屬於總統單方面向國會提出的政策,還需要每屆總統確認是否遵守;不過後繼者為凸顯美國對此政策的宣示性,已於美國國會議決通過形成具體化背書,況且其仍然依循著《台灣關係法》的精神再運作,因此並不須隨總統更換變遷再確認,即為對台承諾保證的延續性政策方針。相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未具美國國會議決通過的背書,僅總統簽署備忘錄性質公報,皆不具法律效力的政策協定,故政治效力在【六項保證】之下。[7]

2016年7月18日,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通過2016年黨綱,首度將【六項保證】納入共和黨黨綱[8]

具体内容编辑

決議版本编辑

2016年5月16日,法案於眾議院通過,六項保證內容包括[6][註 1]

  1. 美國不赞成對台軍售設定期限﹔(We did not agree to set a date certain for ending arms sales to Taiwan)
  2. 美國並不寻求為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作調停﹔(We see no mediation role for the United States between Taiwan and the PRC)
  3. 美國也不會施加壓力要求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談判﹔(Nor will we attempt to exert pressure on Taiwan to enter into negotiations with the PRC)
  4. 美國對台灣主權的长期立場沒有改變﹔(There has been no change in our longstanding position on the issue of sovereignty over Taiwan)
  5. 美國並無計劃修改台灣關係法﹔及 (We have no plans to seek revisions to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nd)
  6. 八一七公報的內容並不表示美國對台軍售之前會徵詢北京意見。(the August 17 Communiqué, should not be read to imply that we have agreed to engage in prior consultations with Beijing on arms sales to Taiwan)

其它版本编辑

2015年10月28日,美國眾議院提出一項決議案草案「重申六項保證與台灣關係法均為美台關係之重要基石」[9][註 1]

  1. 美國不會對台軍售設定终止日期﹔(The United States would not set a date for termination of arms sales to Taiwan)
  2. 美國不會修改台灣關係法﹔(The United States would not alter the terms of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3. 美國對台軍售之前不會徵詢中國意見﹔(The United States would not consult with China in advance before making decisions about United States arms sales to Taiwan)
  4. 美國並不為台灣與中國之間作調停﹔(The United States would not mediate between Taiwan and China)
  5. 美國不會改變對台灣主權的立場,認為這個問題應該由雙方自行和平解決,美國不會施加壓力要求台灣與中國談判﹔及(The United States would not alter its position about the sovereignty of Taiwan which was, that the question was one to be decided peacefully by the Chinese themselves, and would not pressure Taiwan to enter into negotiations with China; and)
  6. 美國不會正式承認中國對台灣的主權。(The United States would not formally recognize Chinese sovereignty over Taiwan.)

注釋编辑

  1. ^ 1.0 1.1 中文版並非是正式翻譯版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锺辰芳. 美参议院通过对台湾六项保证决议案. 美国之音. 2016-07-07 [2016-11-16]. 
  2. ^ 鍾辰芳. 專家﹕美對台保證與美中公報皆無法律效力. 美国之音. 2011-01-11 [2016-11-16]. 
  3. ^ 中华网编辑. 环球时报:中国不盖章 美对台“六项保证”是废纸. 中华网军事. [2018-01-30]. 
  4. ^ 4.0 4.1 李潔明. 《李潔明回憶錄》. 時報文化. 2003年4月. ISBN 957-13-3884-2. 
  5. ^ 八一七公報不只六項保證 雷根備忘錄解密對台軍售關鍵,中央通信社,2019年9月18日。
  6. ^ 6.0 6.1 H.Con.Res.88 - Reaffirming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nd the Six Assurances as the cornerstone of United States-Taiwan relations. May 16, 2016 [May 19, 2016]. 
  7. ^ 賴怡忠專欄,《「六大保證」對台灣的機會與限制》,台灣民報,2016年4月25日。
  8. ^ 美國共和黨「對台六項保證」列入黨綱:台灣是美國的忠實朋友
  9. ^ H.Con.Res.88 - Reaffirming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nd the Six Assurances as the cornerstone of United States-Taiwan relations(2015). October 28, 2015 [April 22, 2016].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