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是1969年至1975年设于中国内蒙古自治区的由军队管理的农垦组织。以下乡知识青年为主,包括现役军人、复转退军人、地方干部、农垦职工等群体组成。采取兵团-师-团-连建制,不常设营级。出版《兵团战友报》。

历史编辑

1967年5月26日,大军区级的内蒙古军区降格为省军区级,隶属于北京军区。1968年下半年,北京军区、内蒙古与山西三方商定,合并几个农垦组织筹建新的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设置兵团筹建领导小组。1968年9月4日,内蒙古军区政委吴涛列出新兵团的架子和名单,由下述单位合并组建新的兵团:

  • 内蒙古自治区直机关毛泽东思想大学校总校、5所分校(1968年9月20日成立,安置下放干部与知识青年)
  • 原内蒙古军区生产建设兵团(1966年2月成立,隶属于当时为大军区级的内蒙古军区)全部、
  • 华北农垦兵团:1966年2月成立,隶属北京军区,位于山西雁北地区,机关驻大同市花园屯。政委为第六十六军政治部主任倪子文。司令员杨世明(杨勇的堂哥)。接收了雁北地区的山阴、阳高、天镇、朔县等农场、马场,先后设置12个团。由于文革的影响,没有很快地发展起来。12个团的编制中,只有1、2、3、4团人员编制较多,其余的团人员较少,甚至是空架子。1969年“一·二四批示”发布后,华北农垦兵团要调到内蒙古组建新兵团,绝大多数人认为中央军委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是“反帝、反修,保家卫国、建设边疆”的重要举措,是华北农垦兵团发展壮大的好机会。因此从大同调动到内蒙古以前思想动员时,可自选留在大同或去内蒙,绝大多数人选择了到内蒙古。
  • 西北林业建设兵团第四师筹备处(1966年7月在内蒙古组建,辖2个团)

1968年10月, 倪子文带着华北农垦兵团干部处长王勇智、宣传处长张敬文以及秘书, 到呼和浩特研究新兵团的编制;然后他们坐着军用吉普车勘察地形, 看了几个劳改农场, 并找当地老乡询问, 定下师团驻地, 以及可以开荒的地方, 还敲定了化纤厂、电厂、造纸厂的厂址。1968年11月27日, 倪子文向北京军区汇报, 认为在内蒙古建立生产建设兵团, 具备基本条件, 有发展前途。中央军委办事组考虑到内蒙古很难在短时间内上马,遂责成北京军区牵头。1968年12月24日,北京军区副司令员吴先恩在会上宣布,华北农垦兵团和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合并,建立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列入北京军区序列,正军级,兵团司令部设在呼和浩特市。[1]其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华北建设兵团干部职工3000余人(包括现役军人300余名)调入。

1969年1月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即“一·二四批示”发布。1969年组建了一师、二师、三师、六师。北京军区以紧急战备的名义,从各部队抽调了6000名现役军人,组成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各级领导班子。1969年2月召开兵团干部调配会议。为建设60万人的大兵团,中央头一年拨款7000万元,以后年年如此拨款。

1969年5月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在呼和浩特召开成立大会,兵团直属机关设在内蒙古自治区党校院内。当时组建了第一、二、三、六师共4个师,24个团,246个连队,下乡知识青年5万余人,全体在职人员7万余人。《内蒙古日报》于5月8日专门刊发了社论,社论指出:“组建生产建设兵团,有利于开发边疆,建设边疆,充分挖掘北部边疆的丰富资源,加强我国社会主义建设,更好地落实毛主席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伟大战略方针”。国家规定各兵团的知青每人发给安置费400元。实行供给制。第一、二、三年津贴费每人每月分别为5、6、7元。女战士每月多给0.5元的卫生费。连队大灶伙食费西部师团每人每月13.5元,东部师团伙食费是15.6元,以连队为单位集体起伙;每人每月供应粮食45斤、食油4两。衣帽被子是各师被服厂自己生产的,男女清一色黄色衣服。冬发棉,夏发单,伙食费。沿用解放军的规定,头三年不许谈恋爱。下兵团3年后取消供给制,改发工资,连队食堂实行饭票制,衣服费、伙食费、津贴费三项合计30.5元,东部师团多几元。由于地处边疆对抗苏蒙的第一线,兵团接收的知识青年要求家庭与本人历史清白。当时约有15%的兵团战士属于“出身”不好的“可教育好子女”。

1969年12月19日,中共中央做出《关于内蒙实行分区全面军管的决定》,“由北京军区负责对内蒙古实行分区全面军管。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副司令员杜文达,副政委黄振棠张正光组成内蒙古前线指挥所,统一全面领导内蒙古的工作”;同时在内蒙古自治区所辖的四盟二市[即巴彦淖尔盟、乌兰察布盟、锡林郭勒盟、伊克昭盟,呼和浩特市和包头市。[2]组建前线指挥所,实行分区全面军管。1969年12月23日,“内蒙古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和内蒙古军区根据中央《关于加强人民防空工作的报告》精神,联合发出了《成立内蒙古自治区和盟市、旗县战备领导小组的通知》,内蒙古军区司令员滕海清任内蒙古自治区战备领导小组组长”。作为战备工作的一部分,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的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参加了随后北京军区内蒙古自治区前线指挥所的军管工作。1970年1月4日,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党委为此专门发布了《关于坚决拥护、坚决执行中央对内蒙实行军管的决定》,由兵团直属机关、师、团派出军管人员,进入各地方的军管小组参加军管工作。这一行动从1970年初开始,至1971年10月才告结束。

1970年,又组建了2个师,15个团。 四师师部先设在锡林郭勒盟锡林浩特市,由于锡林格勒盟草原地区不适于发展农业和超量发展畜牧业,内蒙古兵团不得不将四师迁至伊克昭盟海勃湾市[3](自1965年4月起,内蒙古自治区在海勃湾市进行小三线建设,至1970年建成一批军工企业。)。五师分布在锡林郭勒盟。

1971年6月30日,农林部、财政部、国家计委向国务院、中央军委递交《关于生产建设兵团和农场工人工资问题的调查报告》,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已有41个团(包括2个工业团)、4个相当于团级的工矿企业,总人口为144,600人,其中现役军人5,600人,职工101,000人(包括75,500名知识青年),家属为38,000人。[4]因为内蒙古农场职工和复转军人不多,所以,知青比例最高,达到 77%。內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每年需要国家供应 57%的商品粮。[5]“1971年止,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总人口有14.5万人,其中,知识青年7.55万人,复员转业军人和原农场职工有2.57万人。现役军人近6000人(主要是解放军干部和部分战士),另有家属3.8万人”

1972年11月,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基本组建完成, 从东到西沿边防线铺开6个师。1972年,兵团总人数为17万人,职工(包括知识青年)13万人。至1975年,兵团下设农牧业团35个,厂矿企业单位34个,在职人员11万余人。[6]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因战备而生, 机关按军队战时编制,规模在全国兵团中排名第一。造成 非生产人员过多,加上大量接收知识青年(职工总数的占77%),开荒造田,农业却亏损2个亿,影响了国家财政,还影响了全国粮食购销计划,引起中央有关部门的高度关注。1973年2月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和国务院农林部派出的联合调查组在向中央军委、国务院上报的《关于生产建设兵团领导管理体制问题的调查报告》中指出:“兵团存在的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兵团建设方向和领导管理体制问题。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反映:组建三年,花了三亿学费,现在才知道兵团是搞农业生产的”。[7]1973年3月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下发文件,对于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领导关系问题做出批复:“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革委会领导,其党政工作和生产建设由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和革委会领导,军事工作由内蒙古军区负责”。[8]1973年5月,中央工作会议决定各地生产建设兵团由大军区领导改为省级政府领导。[9]

1974年2月21日,《人民日报》发表《黄帅的一封公开信----复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十九团政治处王亚卓同志》,制造了“王亚卓事件”。

1974年兵团工业盈利1288万元。1974年8月15日, 农林部在听取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计划处长田际蕙汇报远景规划后, 严厉批评道:“从你们兵团的发展情况看, 和整个形势的要求差得太远。国家给你们创造了物质条件, 而你们的生产水平太低……你们这么多东西, 这么多人, 向国家要饭吃, 怎么行呢?请你们樊尚科副司令员和各位常委研究, 什么时候能结束要饭吃的局面。看来给钱多了也有依赖性的副作用, 钱给的少了反而促进自力更生, 今后要把投资用在农业生产上。”一个半月后,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开始讨论撤销方案。[10]

1975年,随着全军大整顿大裁员,全国所有生产建设兵团都脱离军队系统,改为地方农垦。1975年4月20日,内蒙古自治区革委会向国务院、中央军委上报了《关于改变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体制问题的请示》。1975年6月24日国务院、中央军委以“国发1975[95]号《关于改变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体制的批复》”:撤销兵团、师两级机构,农牧业团改为国营农牧场,划归盟、市农牧场管理局或农林局农牧场管理科领导,此外还设自治区农林厅直属的乌拉盖农牧场管理局。兵团战士升学、参军、招工和口粮标准、公费医疗、探亲、病退、困退等政策一律不变。1975年9月7日,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在兵团改制的文件中明确指出:“在文化大革命中,各级新党委没有建立之前,为了稳定局势,加强战备,安置广大城市知识青年建设边疆,组建以解放军干部为领导骨干的生产建设兵团,是完全必要的,也是完全正确的。兵团组建以来,没有参与社会上的派性斗争,没有搞扩大化,较好地落实了党的干部政策,并且派出了上千干部战士到地方支农,做出了成绩,对内蒙古的安定团结是有贡献的”。[11]11月1日,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停止对外办公。1976年4月3日,内蒙古区党委和革委会向国务院和中央军委报送了《关于改变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体制工作的情况报告》,共有农牧团场81个、工矿企业19个、职工9万多人、耕地160多万亩。截止1979年底,历年返城的兵团知青共计71 829人,占知青总数的72.83%。[12]

组织结构编辑

  • 司令员
    • 何凤山(1917.6-2004.3.19),江西瑞金人,长征老红军。内蒙古军区副司令员兼(由陆军第六十三军副军长调任)。
  • 政委
    • 第一政委:曹中南(未到职)
    • 第二政委倪子文(1915-2004年2月25日),河北大城县,1937年9月参加革命。原华北农垦兵团政委、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筹备组负责人。内蒙古自治区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兼(由北京军区华北农垦兵团政委调任)。
  • 副司令员:杨世明包盛标康银寿刘义荣、董儒强、周成河、樊尚科、刘琦  
  • 副政委:李植林朱世钧 赵强 王前、李惠民 
  • 参谋长:董儒强 庞德运
    • 副参谋长:张旭之、冀景华、李光前 孟庆祥 薛长勇
    • 下辖:作训处、军务处、生产处、基建处、管理处(车队、招待所)、警通连
  • 政治部主任:李惠民,李永森
    • 政治部副主任:李中飞、陆国祯
    • 下辖:组织处、干部处、秘书处、保卫处、宣传处(宣传队)、电影发行站、印刷厂(229人)、兵团战友报社、直政处
  • 后勤部部长:刘耕
    • 副部长:郭贤、庞运兴、庞金诺、王政
    • 下辖:卫生处(卫生所)、机运处、财务处、军械处、供销处(供应站)
  • 兵团党委
    • 委员:何凤山、倪子文、杨世明、康银寿、包盛标、李植林、朱世钩、董儒强、李惠民、张旭之、孟庆祥、李中飞、陆国祯、刘 耕、郭 贤、庞德运、张振华、孟昭贤、田益国、张绍喜、李永森、郑东明、高汉杰、张卫国
    • 常委:何凤山、倪子文、杨世明、康银寿、包盛标、李植林、朱世钧、董儒强、李惠民
    • 党委书记:何凤山
    • 副书记:倪子文
  • 第一师 磴口县。原为1966年2月组建的内蒙古军区生产建设兵团。除了在包尔套勒盖西新建一个点外, 接收了原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的五个农场和一个林场, 以及在乌兰布和大沙漠中开垦8万亩土地。辖1团,驻乌兰布和农场;2团,驻巴彦套海农场;3团,驻哈腾套海农场;4团,驻太阳庙农场;5团,驻包尔套勒盖农场;6团,驻巴音毛道农场;7团,驻纳林套海农场。师直企业:巴彦高勒发电厂,木材厂,修配厂,水泵厂,糖厂,三级站,供应站,被服厂,医院,机械队,军人服务社,招待所,班车站,水利队,通讯队,种子站,规划队,子弟学校,卫生所,防疫队,玻璃制品厂,海勃湾玻璃厂,乌海市千里山钢铁厂。
  • 第二师:乌拉特前旗(原乌梁素海劳改农场)。解放后这里是中苏友好大后方,建起若干劳改农场。比较有名的有建丰、乌海、中滩、和狼山农场。关的都是10年以上的重犯。经倪子文吴涛建议, 劳改犯被迁徙到黄河以南的伊克昭盟。2师在兵团六个师中自然条件最好, 人数也最多, 到兵团撤销时拥有11个团近4万人, 主要是北京知青。下辖:11团,驻原乌梁素海劳改农场;12团,驻新安镇;13团,驻包头市西水泉;14团,驻苏独仑国营农场;15团,驻五原县建丰农场(为劳改局初具规模的机械化农场,原有农业队7个,机修队1个,副业队1个,一所四十个床位医院,1200多名劳改刑满就业人员、120多名国家干部,20多名社会工人,加上家属共三千多人,有八万亩土地,其中耕地四万多亩,林、田、路基本上网格化,规划有序,农田引黄河水灌溉便利,排、灌系统配套,农业生产的自然条件很好。各种农业机械设施配套齐全。1969年3月4日由华北农垦兵团八团全部人马接收。1969年4月初在15团召开了“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组建工作现场会”。);16团,驻牧羊海;17团,驻中滩劳改农场;18团,驻包头市万水泉原共青农场;19团,驻乌拉特前旗坝头原乌梁素海水产局乌拉特农场;20团,驻伊盟杭锦旗独贵特拉原独贵特拉公社及杭锦淖公社;62团,驻乌拉特前旗大佘太原苏独仑农场牧业队以及工业团。师直企业:无线电元件厂、乌拉山被服厂,拖修厂,新胜变电站,乌拉山供应站,乌拉山军人服务社,招待所,通讯队,教导队,种子试验站,规划队,子弟学校,医院,卫生所。
  • 第三师 巴彦淖尔盟临河县军垦镇(原临河狼山农场)。除接收临河劳改农场外, 还接收了巴拉亥改改召林场, 以及石兰计公社。下辖:21团,驻临河军垦镇原临河劳改农场;22团,驻临河屯垦镇原狼山劳改农场;23团,驻伊盟杭锦旗巴拉亥原巴拉亥林场;25团,驻伊盟杭锦旗扎尔格郎图原改改召林场;26团,驻中后旗石兰计原石兰计公社;27团(3师直属砖瓦厂),驻额尔多斯巴拉贡。师直企业有:发电厂,海勃湾维尼纶厂,农机修造厂,地毯厂,糖厂,临河供应站,临河军人服务社,招待所,机运队,通讯队,干训队,临河种子站,规划队,医院,卫生所。
  • 第四师 乌海市海勃湾区,下辖8团,驻乌达蔬菜农场;24团,驻海渤湾市;34团,驻鄂尔多斯额托克旗;35团,驻乌盟苏尼特右旗塞汉塔拉碱矿。师直企业海勃湾市玻璃厂。
    • 师长:王本固(原3师副师长)
    • 政委:张振华   
    • 参谋长:徐通
  • 第五师 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街里。各团场相距七八十或上百公里,全是草原路,没有公共汽车。副师长江树和首先给各团架电话线,并与车队说好,凡是5师的人,不管哪个团的,都捎回来,一个不许丢。辖31团,驻西乌旗阿巴哈纳尔旗原锡林格勒种畜场;32团,驻西乌旗阿巴哈纳尔旗原毛登牧场;41团,驻西乌旗高力罕牧场;42团,驻西乌旗哈拉根台公社;43团,驻西乌旗宝日格斯台牧场;44团,驻西乌旗彦吉嘎庙原罕乌拉公社。师直企业有拖修厂,煤矿,地毯厂,水泥厂。在西乌旗设转运站, 赤峰设物资站, 张家口设招待所。从承德、张家口、赤峰以及锡盟当地接兵以适应高寒牧区气候。1970年用兵团给的几十台大型康拜因开垦荒地70万亩, 当年全兵团只有5师上交了400万斤公粮。5师在牧业上繁育国外进口的名贵细毛种羊、种马、种牛,全国各地都来购买,经济效益显著。1972年5月5日, 5师43团4连扑灭草原大火时, 69人牺牲, 100人被烧伤。1974年江树和代师长兼党委书记, 但直到兵团撤销, 也没有正式任命。
  • 第六师 锡林郭勒盟东乌珠穆沁旗乌拉盖农场,辖51团,驻东乌旗红星镇原哈拉盖图农场;52团,驻东乌旗红边镇原乌拉盖牧场;53团,驻东乌旗红疆镇原贺斯格乌拉牧场;54团,驻东乌旗红光镇原满都宝力格牧场;55团,驻东乌旗红建镇原宝格达山林场;57团,驻东乌旗五七镇。师直企业有:煤矿,电厂,被服厂,修配厂,乳品厂。
    • 师长:崔永华   
    • 政委:高汉杰
兵团直属企业:
  • 呼和浩特制药厂:最初成立时是由兵团司令部军人家属厂,当时命名《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后勤部五七制药厂》任命董付司令员的妻子刘福琴为厂长(连级编制)。1973年提升为团级编制。改名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直属制药厂》抽调兵团卫生处张启亭任药厂厂长,刘福琴、陈计诺、好斯、那木德为副厂长,常志华为教导员,药剂师为柯文彦,指导员郝斯,以上六位除刘福琴外都是现役军人。兵团归地方后改名为《内蒙古农管局制药厂》厂长刘德魁。(236人)
  • 呼和浩特化纤厂2177人
  • 工程团(驻呼和浩特市)727人
  • 180电厂(驻乌拉特前旗)1221人
  • 化肥厂(驻乌拉特前旗)乌拉山2240人

各团司令部设军务股、生产股、基建股、计划股、管理股、作训股;政治处设宣传股、组织股、保卫股、干部股;后勤处设财务股、供应股、机械股、协理员。

知名的兵团战士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王艳茹:《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组建背景及撤销原因研究》硕士学位论文 内蒙古师范大学 导师姓名: 耿宝云 学位年度: 2013. [2016-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2. ^ 郝维民:《内蒙古自治区史》,内蒙古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320、370页。
  3. ^ 《乌海市文史资料选辑•第八辑:农牧林水发展史》,政协乌海市委员会学习文史委员会2002年编印,第7页。
  4.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往事 2012年10月26日 07:42 正北方网. [2016年1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10月8日). 
  5. ^ 何岚、史卫民 《漠南情: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写真》(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
  6. ^ 史卫民、何岚 《知青备忘录:上山下乡运动中的生产建设兵团》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版
  7. ^ 农垦部政策研究室:《农垦工作文件资料选编》,农业出版社1983年版,第803页。
  8. ^ 王利中:“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战备工作述论”,《当代中国史研究》,2019年第6期。
  9. ^ 《当代中国的农垦事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63-64页
  10. ^ 舒云:“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亲历记”,《同舟共进》2017年10期
  11. ^ 中共内蒙古自治区委员会改变兵团体制领导小组:《关于改变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体制的宣传教育提纲(1975年9月7日)》
  12. ^ 《中国人口<内蒙古>分册》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1987年版第18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