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馮小青 (明朝)

(重定向自冯小青 (明朝)

馮小青明代廣陵世家女,姿容冠絕。父死家敗,委身富家子馮生,為大婦所不容,乃幽居西湖孤山,尋抑鬱而卒。原有集,為大婦所焚,所餘無幾,稱《焚餘稿》。

詩之最負盛名者有二:

新妝竟與畫圖爭,知是昭陽第幾名。瘦影自臨春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

冷雨幽窗不可聽,挑燈閒看牡丹亭。人間亦有癡如我,豈獨傷心是小青。

無題

冷雨幽窗不可聽,挑燈閑看牡丹亭。 人間亦有痴於我,豈獨傷心是小青


無題

垂簾只愁好景少,捲簾又怕風繚繞; 簾捲簾垂底事難,不情不緒誰能曉!


無題

雪意閣云云不流,舊雲正壓新雲頭; 來顛顛筆落窗外,松嵐秀處當我樓


無題

春衫血淚點輕紗,吹入林逋處士家; 嶺上梅花三百樹,一時應變杜鵑花。


無題

鄉心不畏兩峰高,昨夜慈親入夢遙; 說是浙江潮有信,浙潮爭似廣陵潮。


天仙子

文姬遠嫁昭君塞,小青又續風流債; 也虧一陣墨罡風,火輪下,抽身快, 單單零零清涼界。 原不是鴛鴦一派,休算作相思一概; 自思自解自商量,心可在,魂可在, 著衫又執雙裙帶。


無題

新妝竟與畫圖爭,知是昭陽第幾名? 瘦影自臨春水照,卿須憐我我憐卿。


無題

稽首慈雲大士前,莫生西土莫生先; 願為一滴楊枝水,灑作人間並蒂蓮。
一作:
稽首慈雲大士前,不升淨土不升天,願為一滴楊枝水,灑到人間並蒂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