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凯瑟琳·威

American physicist

凯瑟琳·威英语:Katharine Way,1902年2月20日-1995年12月9日)[1]美国物理学家,生前着力于核技术及相关数据的研究。二战期间,她曾参与曼哈顿计划,工作于阿贡国家实验室的前身“冶金实验室”。战争结束后,凯瑟琳·威入职美国国家标准技术研究所,创立了核数据项目(Nuclear Data Project),专精于核数据的整理和分享。1968年,她离开该项目加入杜克大学,任兼职教授。

凯瑟琳·威
Katharine Way.jpg
凱瑟琳·威
出生 (1902-02-20)1902年2月20日
宾夕法尼亚州塞威克利
逝世 1995年12月9日(1995-12-09)(93歲)
北卡罗来纳州教堂山
公民权 美国
母校 哥伦比亚大学
北卡罗来纳大学
知名于 核数据项目
科学生涯
研究領域 物理学
机构 田纳西大学
曼哈顿计划
國家標準技術研究所
橡树岭国家实验室
杜克大学
博士導師 約翰·惠勒

目录

生平编辑

凯瑟琳·威出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小镇塞威克利。她的父亲名叫威廉·艾迪生·威(William Addisson Way),是一位律师;母亲名叫路易丝·琼斯(Louise Jones)。凯瑟琳·威是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她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她出生时叫Catherine,后来自己改成了Katharine,朋友和同事则通常以凯(Kay)称呼她。她的生母在她12岁时便去世了,父亲再婚时娶了一位耳科、喉科专家,对少年时期的凯瑟琳·威而言,这位继母便是职业女性的典范。[1]

凯瑟琳·威早年就读于新泽西普莱恩菲尔德英语Plainfield, New Jersey的一所寄宿学校和格林尼治罗斯玛丽女中英语Rosemary Hall (Greenwich, Connecticut)。1920年,她进入当时还是女校的瓦萨学院,但是两年后因疑似结核病被迫退学。她在纽约州萨拉纳克湖英语Saranac Lake, New York养了一年病,随后进入巴纳德学院念书,1924年至1925年间在那里读了几个学期。[1]

1929年至1934年,她就读于哥伦比亚大学,在那里,爱德华·卡斯纳英语Edward Kasnar教授激起了她对数学的兴趣,并与她合写了她的第一篇学术论文[1]。1932年,她获得理学士学位[2]。毕业后她去了北卡罗来纳大学念博士,由于物理学家约翰·惠勒,她产生了对核物理的热情,后来她也成为惠勒的第一个博士生。当时她已经达到博士学位的授予标准,但美国正处于大萧条,由于工作难寻,她就一直在大学作研究生[3]

1938年,她成为布林茅尔学院的专业研究人员,期间完成了一篇核物理方面的博士论文。1939年,她在田纳西大学获得了一份教职,1941年被聘为助理教授。[1]

曼哈顿计划编辑

1942年,惠勒将凯瑟琳·威招入曼哈顿计划,工作于芝加哥的“冶金实验室”。她与物理学家阿尔文·温伯格合作,负责分析中子通量英语neutron flux的相关数据。他们从费米早期的核反应堆设计中收集数据,以考察自持链式核反应是否可能。数据结果后来被用于建设芝加哥1号堆,这是公认的人类首座核反应堆。随后,她的研究转向核裂变产物中子毒物的问题。她与物理学家尤金·维格纳合作,研究出了“维格纳-威核裂变产物衰减估算法”(Way-Wigner approximation for fission product decay)。[3][4]

除了在曼哈顿计划的工作以外,凯瑟琳·威还曾拜访核废料处理厂区漢福德區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1945年中期,她搬到了田纳西州橡树岭,继续她在核衰变方面的研究[3]。同时,她开始专精于核数据的收集和整理。[1]

1946年,她与德克斯特·马斯特斯英语Dexter Masters合编了《纽约时报》畅销书:《世界或是虚无:一份面向公众的、有关核弹全部意义的报告》(One World or None: a Report to the Public on the Full Meaning of the Atomic Bomb[5]。这本书收录了波尔爱因斯坦奥本海默等人的杂文,最终卖出了超过十万份[6][1]

后期经历编辑

1949年,凯瑟琳·威搬到了华盛顿特区,转而供职于美国國家標準技術研究所。四年后,她成功说服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建立核数据项目(Nuclear Data Project)。这一由她领导的组织将承担收集和传播核数据的特殊责任。1964年,项目移入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凯瑟琳·威则领导这一项目直至1968年[1]。1964年起,项目开始出版期刊《核数据表单》(Nuclear Data Sheets),以分享项目得来的数据成果。次年,又一期刊得以出版,名叫《原子和核数据表格》(Atomic Data and Nuclear Data Tables)。此外,她还说服了《核物理英语Nuclear Physics (journal)》期刊的编辑,在每篇文章的开头加入关键字,以便交叉索引[2]

1968年,凯瑟琳·威离开核数据项目,加入了杜克大学任兼职教授。但她在《核数据表单》的编辑职务持续到1973年,在《原子和核数据表格》的职务更持续到1982年。晚年,她对老年人健康问题产生兴趣,并为提高老年人医疗保障而游说。[1]

1995年12月9日,终生未婚的凯瑟琳·威逝世于北卡罗来纳州教堂山[1]

参考来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Ware, Susan; Braukman, Stacy Lorraine. Notable American Women: a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Completing the Twentieth Century.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Belknap Press. 2004: 670–671. ISBN 0-674-01488-X. OCLC 56014756 (英语). 
  2. ^ 2.0 2.1 Katharine Way. Physics Today: 75. 1996-12 [2014-07-08] (英语). 
  3. ^ 3.0 3.1 3.2 Howes, Ruth H.; Herzenberg, Caroline L. Their Day in the Sun: Women of the Manhattan Project. Temple University. 1999: 42–43. ISBN 978-0-585-38881-6. OCLC 49569088 (英语). 
  4. ^ Ragheb, M. Decay Heat Generation in Fission Reactors (PDF).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2011-03-22 [2014-07-08] (英语). 
  5. ^ One World or None by Dexter Masters, Katharine Way. New Press. [2014-07-08] (英语). 
  6. ^ One World or None: A Report to the Public on the Full Meaning of the Atomic Bomb. Federation of American Scientists. [2014-07-08]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