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恒毅(1876年4月3日-1958年10月17日)原名賽蘇·貝尼尼奧·路易·康斯坦蒂尼義大利語Celso Benigno Luigi Costantini)是義大利天主教枢机,為第一位驻宗座代表、主徒会会祖,並曾擔任圣座傳信部的秘书长。他是改寫現代中國天主教發展的重要人物。

刚恒毅
Celso Benigno Luigi Costantini
神聖羅馬教會秘書長英语Apostolic Chancery
CardCostantini.jpg
就任 1958年6月9日
卸任 1958年10月17日
其他職位 達瑪穌的聖老楞佐堂區領銜司鐸(1958年)
聖秩
晉鐸 於1899年12月26日晉鐸
晉牧 於1921年8月24日晉牧
擢升樞機教宗庇護十二世
於1953年1月12日擢升
等級 司鐸級樞機
個人資料
本名 Celso Benigno Luigi Constantini
出生 1876年4月3日
意大利王國波代諾內省卡斯蒂雍鎮
逝世 1958年10月17日(1958-10-17)(82歲)
意大利羅馬
國籍  義大利
職業 天主教枢机
驻华宗座代表
主徒会会祖
曾任職位 聖聶勒和聖亞基略堂區領銜司鐸(1953年-1958年)
牧徽 {{{coat_of_arms_alt}}}
聖徒
尊者 羅馬天主教會
聖人稱號 天主之僕

成长背景编辑

1876年4月3日,刚恒毅出生在意大利東北部波代諾內省卡斯蒂雍鎮(Castions,位於首府波代諾內以東9公里),父母皆是虔诚的天主教徒,父亲Costante Costantini是一位建筑师,母亲Maddalena Altan一共生育了五子三女。母亲在怀孕时读了圣妇尚达尔的传记,因此,后来就以圣妇的儿子Celso给刚恒毅取名。

1891年,15岁的刚恒毅进入波尔托格鲁阿罗教区修院。1897年,他前往罗马求学,获宗座额我略大学的神学、哲学博士学位。1899年12月26日,刚恒毅晉鐸。1921年8月24日在阜姆(今里耶卡)祝圣为主教

宗座驻华代表编辑

1922年8月12日,教宗庇护十一世任命了刚恒毅为首任宗座驻华代表,领总主教衔。11月8日抵达香港、12月29日抵达北京。来华后取汉名刚恒毅,字高伟。

他任职期间对中国天主教会贡献良多。以下是主要贡献:

终止法国保教权编辑

1844年签订的《中法黄埔条约》中规定了准许传教自由、设立教堂自由,从此解除了百年教禁,而法国也取代葡萄牙获得在华保教权。1858年的中法《天津条约》更规定所有中国天主教徒均受到法国保护。[1]罗马教廷无法直接管理中国天主教事务,而是必须通过法国领事馆中转。

刚恒毅到中国后,表明他的态度:

  • “用十字架代替外国旗,用中国法律的保障来代替外力的政治庇护,赶快成立本籍圣统。”
  • “传教纯粹是超性工作。耶稣建立了一个至公的教会。在法国是法国人的,在美国是美国人的,在中国是中国人的。”
  • “我不愿向中国人民要求可恶的特权,只要求自由传教和兴学,以得保障教会产权就可以了。”

他为了避免与列强之间的瓜葛,没有把宗座代表公署设在东交民巷使馆界,而是设在什刹海附近的乃兹府胡同惠亲王府。即使遇到危险时也不愿躲进使馆区。他拜访当时外交总长顾维钧申明教会与列强不同的立场,教会旨在使人们认清人生真谛及信仰,别无他图。

为了表示对中华民族正義行動的支持,他在五卅惨案后,向外界申明:

  • 教会绝不剥夺教友的公民权及合法的爱国行动,公教在中国复兴上会带给强而有力的贡献,而给你们祖国带来自主、秩序、自由、和平和统一。”[2]

第一次全国教务会议编辑

1924年5月15日至6月12日,刚恒毅在上海徐家汇天主堂召集中国天主教第一次全国教务会议。到会的有42位主教,5位监牧(其中两位是中国籍)。

这次上海会议明令传教士任务是向教外人传布福音,并准备建立由本籍神职人员所主持的教会。大会还有一项具有深远影响的事件:刚主教率全体与会牧者,将中国奉献于无玷圣母。[3]

中国籍教区与主教编辑

 
剛恆毅牧徽

刚恒毅来华后,积极促成设立本籍教区,培育本籍神职人员,并尽快选拔出中国主教。[4]他计划先成立一两个本籍教区。

1923年末,刚恒毅在汉口筹备全国会议时,要求汉口教区让出蒲圻等教徒很少的4个县辟为中国籍教区。蒲圻教区后来在成和德领导下,颇有发展。随后,又在保定教区富成功主教的积极配合下成立了蠡县教区(即日后的安国教区)。这样,在1924年召开的上海中国天主教第一届代表会议上,就有了蒲圻教区蠡县教区2位中国監牧参加。

1924年,刚恒毅到福建省视察教务,发现天主教传入该省已经有300年历史,却仍然由西班牙道明会主教控制。于是他加快了成立本籍教区的速度,1923年从北京教区劃出了宣化教区,1926年从太原教区劃出了汾阳教区,1926年从南京教区(当时主教驻上海)劃出了海门教区,1926年从宁波教区劃出了台州教区。他的計劃全都得到了教宗庇护十一世的批准。

1926年10月28日,刚主教亲自带领上述六个教区的中国主教:赵怀义(河北宣化教区)、孙德桢(河北安国教区)、陈国砥(山西汾阳教区)、朱开敏(江苏海门教区)、胡若山(浙江台州教区)、 成和德(湖北蒲圻教区)到罗马接受教宗庇护十一世的祝圣。这是第一位中国籍主教罗文藻(1685年)后200多年来的第一批中国籍主教。[5]

创立主徒会编辑

刚恒毅主教早有创立一个中国修会的计划,他有两个主要动机:

  1. 要改变中国人视天主教为洋教的看法;
  2. 教会须有一批博学的中国神父

为此1927年在宣化城外购置了一个溪畔的山谷,兴建一组中国式建筑(这就是主徒会的母院爱玛坞会院),准备在此创立首個中国神职修会主徒会(Congregatio Discipulorum Domini,CDD)。

刚主教認為,成立中国本籍修会,能更好地将福音传给中国人。中国修会不仅可以在国内服务,而且也可以到缺乏神父的南洋及美洲,为华侨服务。他们都应是饱学之士,可以出版有关的教会书籍、能够管理学校,并配合时代的需要,为炎黄子孙传播福音。刚总主教计划,至少该有一批具有良好的文化素养的中国神父,他们知道如何运用恰当而卓越多方法,把信仰介绍给自己的同胞。[6]

1927年1月4日,聖座正式批准成立主徒会。随后,主徒会宣化代牧区正式成立,以文化傳教為使命,以“热爱圣体及效忠圣座”为修会特徵,“诸宗徒之后”荣福童贞圣母为修会主保。

创建地区性总修院编辑

刚恒毅促成建立了一批地区性总修院。到1930年代初,中国的总修院已增加到12处:北平(遣使会)、江西九江(遣使会)、浙江宁波(遣使会)、济南(方济各会)、汉口(方济各会)、大同圣母圣心会)、山东兖州(圣言会)、上海徐家汇(耶稣会)、四川成都、河南开封(即开封河南总修院)、河北宣化以及香港华南总修院,另有5-6所总修院正在筹备中(如河北献县教区耶稣会的若石总修院)。中央修院大学也在筹办中。[7]

  • 他促成了辅仁大学的创建与发展。
  • 他在罗马建立了一所为传教区神父服务的神父宿舍“伯多禄公学”。
  • 他坚持小修院应当采用中学教育体制。

梵蒂冈岁月编辑

1933年,他回到意大利,由蔡宁接任宗座驻华代表。

教宗於1935年12月20日將他任命为传信部秘书长及兼任宗座传信大学校长。[8]

教宗庇護十二世於1953年1月12日將他擢升为司鐸級樞機,領聖聶勒和聖亞基略堂區司鐸銜。他於1958年6月9日獲委任為神聖羅馬教會秘书长英语Apostolic Chancery,領銜堂區司鐸轉為達瑪穌的聖老楞佐堂區司鐸[9]

他於1958年10月17日去世,終年82岁。[9]

聖座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龙嘉利枢机(即随后当选为教宗若望二十三世)率50位枢机向他“最好的朋友”告别。[10]

主徒会在宣化曾经以其会祖之名办有一所恆毅中學主徒会的会士们来到台湾后,在1958年又在台北县新庄重建了恆毅中學

他於2016年9月30日成為「天主之僕」。[9]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法《天津条约》:“天主教原以劝人行善为本,凡奉教之人,皆全获保佑其家”。
  2. ^ 《刚恒毅枢机回忆录》刘嘉祥译,台湾:主徒会印行,1992。
  3. ^ 《中国宗徒刚恒毅枢机》,孙峥,天津:圣神之光,2013,1。
  4. ^ 上海中国天主教第一届代表会议文献第一百三十二条。
  5. ^ 《中国天主教传教史》德礼贤著,北京:商务印书馆,1932。
  6. ^ 《刚恒毅枢机回忆录》刘嘉祥译,台湾:主徒会印行,1992。
  7. ^ 《刚恒毅主教到华十周年纪念文集》罗马传信大学中国学生会编辑、印行,1932。
  8. ^ 《In memoriam Em.za Card. Celso Costantini: Pontificiae Universitatis Urbanianae olim Rectoris Magnifici》, 达玛雷著, Roma, 1959.
  9. ^ 9.0 9.1 9.2 Miranda, Salvador. Consistory of January 12, 1953 (II). Florid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2020-01-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4). 
  10. ^ 若望二十三世,《Lettere ai familiari 1901-1962》, Roma,1969,437.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