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剛林(-1651年),公茂瓜爾佳氏满洲正黄旗人。清初官员。

世居蘇完(今吉林雙陽河流域),本隶正蓝旗,属郡王阿达礼。擔任笔帖式,精通漢文滿語,並能翻译。

天聪八年,中举。崇德元年(1636年),授國史院大學士,与范文程希福等参議政事。依附多爾袞。順治五年,“以赞理机务忠勤懋著”,又进三等阿思哈尼哈番漢語男爵」),赐号巴克什(「文通」)[1][2]

陳洪範《北使紀略》記載:南明左懋第晉見剛林,要求哭祭、改葬崇禎皇帝,剛林怒答:“我朝已替你們哭過了、祭過了、葬過了,你們哭甚麼?祭甚麼?葬甚麼?先帝活時,賊來不發兵;先帝死後,擁兵不討賊;先帝不受你們江南不忠之臣的祭。”[3]

順治六年(1649年),曾任《太宗实录》总裁。順治八年(1651年)二月,多爾袞被掘墓鞭尸。剛林被誣與大学士祁充格擅改太祖实录,遭斬殺,被抄家

注釋编辑

  1. ^ 《满汉名臣传》卷1,页17。
  2. ^ 《听雨丛谈》说:“巴克什……乃清语文儒谙悉事体之称”
  3. ^ 《北使紀略》:“我國發兵為你們破賊報仇,江南不發一兵,突立皇帝,這是何說?三人曰:今上乃神宗皇帝嫡孫,夙有聖德;先帝既喪,倫序相應立之,誰曰不宜?曰:崇禎帝可有遺詔杏?三人曰:先帝變出不測,安有遺詔?南都聞先帝之變,會今上至淮,天與人歸,臣民擁戴,告立於高皇帝之廟,安事遺詔!曰:崇禎帝死時,你南京臣子不來救援;今日忽立新皇帝?應之曰:北京失守,事出不測。南北地隔三千餘里,諸臣聞變,整練兵馬,正欲北來剿賊;傳聞貴國巳發兵逐賊,以故不便前來,恐疑與貴國為敵。特令我等來謝,相約殺賊耳。曰:你們向在何處?今日卻來多話。左曰:先帝遭變時,我正在上江催兵;陳總兵、馬太僕尚在林下。曰:汝催兵曾殺得流賊否?左曰:我是催兵勦張獻忠,闖賊也未曾敢犯上江。曰:汝服孝服,便是忠臣麼?本鎮應之曰:左部院是母喪,不是國服。曰:毋多言,我們已發大兵下江南。左曰:江南尚大,兵馬甚多;莫便小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