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撝(433年-490年),字茂謙彭城武原人。南朝宋護軍將軍到彥之孫,驃騎從事中郎到仲度之子。南朝宋、官員。

生平编辑

到撝父親到仲度早死,他就承襲了父親留下的爵位建昌縣公。出仕後初任太學博士,後轉奉車都尉,再試守延陵令,但他卻因不喜歡這職務而主動離任。後來又曾任新安王劉子鸞的北中郎行參軍,因公事遭免職後又再獲命為子鸞的撫軍參軍,但還未拜官劉子鸞就在景和元年(465年)遭宋前廢帝殺害了,遂改長兼尚書左民郎中。同年宋明帝登位,並在翌年平定了與他爭奪帝位的侄兒劉子勛勢力,不過明帝為了爭取人心,看上了到撝開國功臣後裔的家世,擢用他任太子洗馬,後轉王景文的安南諮議參軍[1]

及後明帝要求到撝獻上他的愛妓陳玉珠,到撝拒絕但明帝反而將之強行搶到手,這令到撝心生怨恨。明帝更加命人誣告到撝罪行,抓他到廷尉打算殺了他。到撝在廷尉關押了數晚後鬍鬚和頭髮都變白了,雖然最後免於死刑,但還是被囚禁在尚方並剝奪建昌縣公的爵位,改以弟弟到賁承襲。繼此一事後他就不再縱情聲色遊樂,力行儉樸。後來,明帝以他出任羊希的寧朔府參軍,後曾先後轉授為劉韞的輔國參軍及王景文的鎮南參軍,但他都以疾病推辭。不久他又獲假明威將軍任桂陽王劉休範的征南參軍,再轉通直郎,但又因故離職[2]

宋明帝死後,到撝建昌縣公的封爵在到賁請求及朝廷允許下獲得恢復。及後到撝又獲任命為司徒左西屬,但他又不接受,及後多年在家沒有任官。昇明元年(477年),荊州刺史沈攸之起兵反對掌握朝權的蕭道成,廣州刺史陳顯達起兵對抗沈攸之,但那時任南海太守的到撝弟到遁卻因立場猶豫不定而被陳顯達殺害,到撝得知到遁死訊後恐懼,即去蕭道成處道歉,蕭道成亦立即板命他為自己的中軍諮議參軍[3]

建元元年(479年),蕭道成篡宋建齊,建昌縣公的宋爵被削除。歷任司徒右長史、永嘉太守及黃門郎。建元四年(482年)齊武帝即位後讓到撝任太子中庶子,他不拜官後再轉長沙王蕭晃的中軍長史及司徒左長史[4][5]。永明元年(483年)獲加輔國將軍,轉御史中丞。永明三年(485年)復任司徒左長史,轉左衞將軍,那時隨王蕭子隆外任到撝本貫的彭城郡任太守,但到撝被彈劾在訪問子隆時對宗王未遵民禮,被免官。一段間後又白衣兼御史中丞。後歷任臨川王蕭映的驃騎長史、司徒左長史、五兵尚書、輔國將軍兼廬陵王蕭子卿的中軍長史。後因母親去世而離職守喪,然而守喪期還未完成就在永明八年(490年)去世,享年五十八歲[6]

性格特徵编辑

  • 到撝資產豐厚,早年其府宅的建築園林是京師第一,而且所養妓妾的技藝和姿色都是最頂級的水平,加上其本身的才華及交遊技巧,配上府中廚師所炮製的豐富的美食,在當時有很多賓客來訪。然而也因而發生宋明帝強取愛妓陳玉珠而令其險死之事[7]
  • 在宋時,後來的齊武帝蕭賾曾經也是去到撝府中遊玩的賓客,二人更加曾經跟著宋明帝出外打獵,那時蕭賾口渴疲倦,到撝則找到了一個青瓜,和蕭賾一人一半吃了。蕭賾一直記著這份恩情,故後來對到撝都很照顧,甚至即位後當年便讓到撝一年做三次調遷。不過,這種照顧就令到撝有點恃寵而驕,例如齊武帝在位時曾經在出游丹楊郡時設宴,到偽卻借酒醉開同席官員們的玩笑,例如對出身荊楚地區新野庾氏庾杲之說 : 「蠢爾蠻荊,其俗鄙。」;出身古時有斷髮紋身習俗的吳越地區會稽虞氏虞悰說:「斷髮文身,其風陋。」;又以暗諷形式揶揄王晏早年曾當過臨賀國常侍及員外散騎郎這兩個高門人士不屑擔當的職位, 甚至在王敬則在用刀子削榠查果時說:「此非元徽頭,何事自契之。」拿王敬則弒宋後廢帝事開玩笑。最終因而被尚書左丞庾杲之彈劾[8]
  • 到彥之為武將出身,及至到撝一代已開始涉足文學等士族風尚,例如他就曾在屏風上抄寫古詩,並教導兒子到沆讀誦,而到沆後來成為文學家,與堂兄到溉及到洽都有才名[9][10]

家庭编辑

史載到撝有一子到沆,在梁官至尚書殿中曹侍郎。

到彥之
到元度到仲度
到撝到賁到坦到遁
到沆到沼到溉到洽
到鏡到伯淮到仲舉
到藎到郁

 

延伸阅读编辑

[]

 南齊書·卷37》,出自萧子显南齊書

參考資料编辑

  1. ^ 《南齊書·到撝傳》:撝襲爵建昌公。起家為太學博士,除奉車都尉,試守延陵令,非所樂,去官。除新安王北中郎行參軍,坐公事免。除新安王撫軍參軍,未拜,新安王子鸞被殺,仍除長兼尚書左民郎中。明帝立,欲收物情,以撝功臣後,擢為太子洗馬。除王景文安南諮議參軍。
  2. ^ 《南齊書·到撝傳》:愛妓陳玉珠,明帝遣求,不與,逼奪之,撝頗怨望。帝令有司誣奏撝罪,付廷尉,將殺之。撝入獄,數宿鬚鬢皆白。免死,繫尚方,奪封與弟賁。撝由是屏斥聲玩,更以貶素自立。帝除撝為羊希寧朔府參軍,徙劉韞輔國、王景文鎮南參軍,並辭疾不就。尋板假明威將軍,仍除桂陽王征南參軍,轉通直郎,解職。
  3. ^ 《南齊書·到撝傳》:帝崩後,弟賁表讓封還撝,朝議許之。遷司徒左西屬,又不拜。居家累年。弟遁,元徽中為寧遠將軍、輔國長史、南海太守,在廣州。昇明元年,沈攸之反,刺史陳顯達起兵以應朝廷,遁以猶預見殺。遁家人在都,從野夜歸,見兩三人持堊刷其家門,須臾滅,明日而遁死問至。撝遑懼,詣太祖謝,即板為世祖中軍諮議參軍。
  4. ^ 《南史·卷25》:建元初,國除。武帝即位,累遷司徒左長史。
  5. ^ 《南齊書·到撝傳》:建元初,遷司徒右長史,出為永嘉太守,為黃門郎,解職。世祖即位,遷太子中庶子,不拜。又除長沙王中軍長史,司徒左長史
  6. ^ 《南齊書·到撝傳》:永明元年,加輔國將軍,轉御史中丞。……三年,復為司徒左長史,轉左衛將軍。隨王子隆帶彭城郡,撝問訊,不修民敬,為有司所舉,免官。久之,白衣兼御史中丞。轉臨川王驃騎長史,司徒左長史,遷五兵尚書,出為輔國將軍、廬陵王中軍長史。母憂去官,服未終,八年,卒,年五十八。
  7. ^ 《南齊書·到撝傳》:撝資籍豪富,厚自奉養,宅宇山池,京師第一,妓妾姿藝,皆窮上品。才調流贍,善納交遊,庖廚豐腆,多致賓客。愛妓陳玉珠,明帝遣求,不與,逼奪之,撝頗怨望。帝令有司誣奏撝罪,付廷尉,將殺之。
  8. ^ 《南史·卷25》:宋時,武帝與撝同從宋明帝射雉郊野,渴倦,撝得早青瓜,與上對剖食之。上又數遊撝家,懷其舊德,至是一歲三遷。永明元年,為御史中丞。車駕幸丹陽郡,宴飲,撝恃舊,酒後狎侮同列,謂庾杲之曰:「蠢爾蠻荊,其俗鄙。」復謂虞悰曰:「斷髮文身,其風陋。」王晏既貴,雅步從容,又問曰:「王散騎復何故爾。」晏先為國常侍,轉員外散騎郎,此二職清華所不為,故以此嘲之。王敬則執榠查,以刀子削之,又曰:「此非元徽頭,何事自契之。」為左丞庾杲之所糾,以贖論。
  9. ^ 《梁書·卷四十九·文學》:沆幼聰敏,五歲時,撝於屏風抄古詩,沆請教讀一遍,便能諷誦,無所遺失。既長勤學。善屬文,工篆隸。美風神,容止可悅。……三年,詔尚書郎在職清能或人才高妙者為侍郎,以沆為殿中曹侍郎。沆從父兄溉、洽,並有才名,時皆相代為殿中,當世榮之。
  10. ^ 王, 永平. “宋得其武,梁得其文”——略論南朝時期彭城武原到氏家族門風之演變. 江蘇社會科學. 2008年, (04): 194–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