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之勃(?-1644年),一作之渤,字安侯陝西凤翔县北乡刘家沟人,明朝末年政治人物,官至四川巡按御史張獻忠成都,劉之勃兵敗殉國。

生平编辑

崇祯七年(1634年)進士,由行人御史。為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十五年,出按四川流賊张献忠將入蜀。秦良玉向刘之勃請兵,之勃同意其计策,但无兵可发,向蜀王朱至澍借錢,蜀王又不理會。[1]崇禎十七年(1644年),張獻忠陷成都,之勃与巡撫龍文光、建昌兵備副使劉士斗等分陴拒守,初九日黎明,張獻忠命人用炸藥炸樓,北樓陷,賊人入城。蜀王至澍及妃、夫人以下皆遇害。张献忠生擒刘之勃,由於刘是陕西人,贼军劝他投降。刘之勃大骂,张献忠将其凌遲,劉之勃臨死前道:“寧多剮我一刀,而少殺一百姓。”南明弘光帝授之為四川巡撫,可是劉之勃已死,《明史》有傳。[2]

注釋编辑

  1. ^ 钱海岳:《南明史·秦良玉传》
  2. ^ 《明史·卷二百六十三》:刘之勃,字安侯,凤翔人。崇祯七年进士。授行人,擢御史。上节财六议,言:“先朝马万计,草场止五六所,今马渐少,场反增二倍,可节省者一。水衡工役费,岁几百万,近奉明旨,朝廷不事兴作,而节慎库额数袭为常,可节省者二。诸镇兵马时败溃而饷额不减,虚伍必多,可节省者三。光禄宴享赐赉,大抵从简,而监局厨役多冗滥,可节省者四。三吴织造,泽、潞机杼,以及香蜡、药材、陶器,无岁不贡,积之内为废物,输之下皆金钱,可节省者五。军前监纪、监军、赞画之官,不可胜纪,平时则以一人而縻千百人之饷,临敌又以千百人而卫一人之身,耗食兼耗兵,可节省者六。”又疏陈东厂三弊,言:“东厂司缉访,而内五城,外巡按,以及刑部、大理皆不能举其职,此不便于官守。奸民千里首告,假捏姓名,一纸株连,万金立罄,此不便于民生。子弟讦父兄,奴仆讦家主,部民讦官长,东厂皆乐闻,此不便于国体。”帝皆纳其言。
    十五年出按四川。十六年秋,类报灾异,请缓赋省刑,亦弭灾一术,时不能用。明年正月,张献忠大破川中郡邑。四月,闻都城失守,人心益恟惧。举人杨锵、刘道贞等谋拥蜀王至澍监国,之勃不可,跃入池中,议乃寝。八月,贼逼成都,之勃与巡抚龙文光、建昌兵备副使刘士斗等分陴拒守,总兵官刘镇籓出战而败。贼穴城,实以火药;又刳大木长数丈者合之,缠以帛,贮药,向城楼。之勃厉众奋击,贼却二三里,皆喜,以为将去也。初九日黎明,火发,北楼陷,木石飞蔽天,守陴者皆散,贼遂入城。蜀王率妃妾自沉于菊井。镇籓突围出,赴浣花溪死之。之勃等被执,贼以之勃同乡,欲用之,之勃劝以不杀百姓,辅立蜀世子。不从,遂大骂,贼攒箭射杀之。时福王立于南京,擢之勃右佥都御史,巡抚四川,已不及闻矣。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