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汉灵帝刘宏(156年-189年5月13日),东汉第十二位皇帝(168年2月17日—189年5月13日在位),在位22年,葬于汉文陵,其正式諡號為「孝靈皇帝」,後世省略「孝」字稱「漢灵帝」。灵帝是东汉最后一个握有实权的皇帝。自從靈帝崩後,何進掌權,漢帝自此淪爲傀儡。再後董卓曹操相繼把持朝政,東漢大權完全落入董卓曹操手中。

汉灵帝
統治 168年2月17日-189年5月13日
在世 156年—189年5月13日废弃参数,请用"出生日期"/"逝世日期"替换
安葬
全名
刘宏
年號

建宁:168年—172年五月
熹平:172年五月—178年三月
光和:178年三月—184年

中平:184年十二月—189年三月
谥号
孝灵皇帝
政权 漢朝东汉
汉灵帝
漢朝皇帝
統治 168年–189年
前任 漢桓帝
繼任 劉辯

目录

生平编辑

刘宏本封解渎亭侯,为承袭其父刘苌的爵位。母董夫人。他是漢章帝的玄孫,漢桓帝的堂侄。

永康元年(168年1月25日)桓帝崩,刘儵光禄大夫身份与中常侍曹节带领中黄门虎贲羽林军一千多人,前往河间迎接刘宏。建宁元年正月二十日(168年2月16日),刘宏来到夏门亭,窦武亲自持节用青盖车把他迎入殿内。第二天,登基称帝,改元为“建宁”。由桓帝的皇后竇妙立為皇帝,承嗣汉桓帝,是为汉灵帝[1]。 

汉灵帝即位后,东汉政治已经病入膏肓,天下水灾、旱灾、蝗灾、瘟疫等灾祸频繁,四处怨声载道,百姓民不聊生,国势进一步衰落。再加上宦官外戚争权夺利,最后宦官曹节王甫等推翻外戚窦氏並軟禁竇太后,夺得了大权,又杀死正义的太学李膺范滂等100余人,流放、关押800多人,多惨死于狱中,造成第二次党锢之祸。灵帝一方面保留窦太后的尊号,一方面将生母董氏迎入宫中尊为太后。将军张奂、郎中谢弼、黄门令董萌都为窦太后求情,灵帝感念窦太后拥立之恩,也一度被打动,率群臣为其上寿及增加供奉,但始终没有解除其幽禁,谢弼、董萌反而被宦官报复而死。窦太后忧死后,曹节、王甫因深恨窦氏,提出追废她及改以冯贵人配享桓帝,在廷尉陈球、太尉李咸的据理力争及灵帝本人坚持下,未果。

熹平四年(175年),议郎蔡邕认为儒家经典流传过程中出现许多错误,于是联合中常侍李巡、五官中郎将堂谿典、光禄大夫杨赐、谏议大夫马日磾、议郎张驯、韩说、太史令单飏等人共同上书要求校勘儒家经典。于是汉灵帝设立熹平石经,将校勘后的儒家经典分别刻在四十六块石碑之上,并安置在太学门外,作为经典标准,供人学习[2]

熹平六年(177年),鑒於鮮卑多次侵擾漢朝邊境。夏育建議討伐鮮卑,在朝廷多次商討后,派夏育、田晏、臧旻三路大軍討伐鮮卑。結果大敗而歸,夏育、田晏、臧旻被廢為庶人[3]

光和元年(178年),靈帝建立鴻都門學,最初號稱以研究儒术经义为名,后招集众多文士从事辞赋及书法等文艺创作活动。因鴻都門學专重文艺而轻儒家經典,引起不少大臣反對[4]

光和四年(181年),靈帝在皇宫之中扩建西园,修建集市供自己享乐。靈帝和宮女模仿民间市集里的商人、窃贼、地痞,并驾着白驴在西园中来回穿梭。[5][6]汉灵帝同時长期沉迷于女色,灵帝特别喜欢一些冰肌玉洁的少女,还为此修建水池园林,是为裸游馆,和一群美女嬉戏于其中,并命令宫女只能穿开档裤,原因竟是为了方便自己临幸宫女。

昏庸荒淫的灵帝除了沉湎酒色以外,还一味宠信宦官,尊张让等人为“十常侍”,并说“张常侍乃我父、赵常侍乃我母”,宦官杖着皇帝的宠幸,胡作非为,对百姓勒索钱财,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可谓腐败到极点。靈帝還多次賣官,先后有段颎、张温、崔烈樊陵曹嵩等人花钱买到三公之位。

在朝政腐败和天灾的双重压迫之下,叛乱有了广大的市场,巨鹿(今河北省平乡县)人张角煽动百姓,聚众造反。光和七年(184年)张角兄弟三人以“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为口号举事,史称“黃巾之亂”,这次暴乱所向披靡,给病入膏肓的东汉王朝以沉重打击。同時涼州爆發北宮伯玉之亂,國家一片衰敗。但靈帝不思悔改,繼續大幅增修宮殿,為此靈帝不惜增加民眾賦稅[7][8]

中平五年(188年),張純張舉等人勾結烏桓叛亂,而冀州刺史王芬看見局勢混亂,圖謀廢除靈帝,但最終失敗。

鑒於漢室朝綱廢弛民變頻繁,靈帝以宦官蹇硕為統帥組建西園軍,自號無上將軍,令西園軍一度權勢高於大將軍何進。

公元189年,汉灵帝去世,终年34岁,死後引發漢朝最後一次戚宦相爭之宮變。

軼聞编辑

漢靈帝荒淫昏庸,曾于西園起裸游館千間,選十四歲以上十八歲以下的宮女于池中裸游[9],又曾于西園弄狗與人獸交[10]。其人貪財,公開賣官鬻爵,致使朝政更加黑暗。

但早年又有辞赋、書法和音樂爱好[11][12][13][14][15]

评价编辑

  • 范晔后汉书·孝灵帝纪》:“《秦本纪》说赵高谲二世,指鹿为马,而赵忠、张让亦绐灵帝不得登高临观,故知亡敝者同其致矣。然则灵帝之为灵也优哉!”、“灵帝负乘,委体宦孽。征亡备兆,《小雅》尽缺。麋鹿霜露,遂栖宫卫。”
  • 董卓:“天下之主,宜得贤明,每念灵帝,令人愤毒!”《后汉书·卷七十四上·袁绍刘表列传第六十四上》
  • 盖勋:“吾仍见上,上甚聪明,但拥蔽于左右耳。”《后汉书·虞傅盖臧列传第四十八》
  • 张超《靈帝河閒舊廬碑》:赫赫在上.陶唐是承.繼德二祖.四宗是憑.上納鑒乎羲農.中結軌乎夏商.元首既明.股肱惟良.乃因舊宇.福德所基.修飾經構.農隙得時.樹中天之雙闕.崇冠山之華堂.通樓閑道.丹階紫房.金窗鬱律.玉璧內璫.青蒲充庖.朱草栖箱.川魚踊躍.雲鳥舞翔.煌煌大漢.含德乾綱.體效日月.驗化陰陽.格于上下.震暢八荒.三光宣曜.四靈效祥.天其嘉享.豐年穰穰.騶虞奏樂.鹿鳴薦觴.二祝致告.福祿來將.永保萬國.南山無量.(《艺文类聚 卷六十四》)
  • 汉灵帝与其前任汉桓帝的统治时期是东汉最黑暗的时期,诸葛亮的《出师表》中就有蜀汉开国皇帝刘备每次“叹息痛恨于桓灵”的陈述:“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
  • 薛莹:“汉氏中兴,至于延平而世业损矣。冲质短祚,孝桓无嗣,母后称制,奸臣执政。孝灵以支庶而登至尊,由蕃侯而绍皇统,不恤宗绪,不祗天命;上亏三光之明,下伤亿兆之望。于时爵服横流,官以贿成。自公侯卿士降于皂隶,迁官袭级无不以货,刑戮无辜,摧扑忠良;佞谀在侧,直言不闻。是以贤智退而穷处,忠良摈于下位;遂至奸雄蜂起,当防隳坏,夷狄并侵,盗贼糜沸。小者带城邑,大者连州郡。编户骚动,人人思乱。当此之时,已无天子矣。会灵帝即世,盗贼相寻,其後宫室。焚灭,郊社无主,危自上起,覃及华夏。使京室为墟,海内萧条,岂不痛哉!”(《全晋文·卷八十一》)
  • 王嘉拾遗记》:“安、灵二帝,同为败德。夫悦目快心,罕不沦乎情欲,自非远鉴兴亡,孰能移隔下俗。佣才缘心,缅乎嗜欲,塞谏任邪,没情于淫靡。至如列代亡主,莫不凭威猛以丧家国,肆奢丽以覆宗祀。询考先坟,往往而载,佥求历古,所记非一。贩爵鬻官,乖分职之本;露宿郊居,违省方之义。”
  • 虞世南:“灵帝承疲民之后,易为善政,黎庶倾耳。咸冀中兴,而帝袭彼覆车,毒逾前辈,倾覆宗社,职帝之由。天年厌世,为幸多矣。”(《唐文拾遗·卷十三》)
  • 杜牧:“桓、灵四十年间杀千百比干,毒流其社稷,可以血食乎?可以坛?单父天拜郊乎?”(《樊川文集》)
  • 周昙:“榜悬金价鬻官荣,千万为公五百卿。公瑾孔明穷退者,安知高卧遇雄英。”(《全唐诗·卷七百二十九》)
  • 胡三省:“观灵帝以尚但之言不敢复升台榭,诚恐百姓虚散也,谓无爱民之心可乎!使其以信尚但者信诸君子之言,则汉之为汉,未可知也。”(《资治通鉴·卷第五十八·汉纪五十》)
  • 蔡东藩后汉演义》:“汉季之中常侍,谁不曰可杀?惟庸主如桓灵,方信而用之。”「国家赏罚有明经,宵小谗言怎可听?功罪不分昏愦甚,从知灵帝本无灵!」“若平乐观中之讲武,设坛张盖,夸示威风,灵帝自以为耀武,而盖勋乃以黩武为对,犹非知本之谈。黩武二字,惟汉武足以当之,灵帝岂足语此?彼之所信任者,妇寺而已,如皇甫嵩、朱儁诸才,皆不知重用;甚至一病不起,犹视赛硕为忠贞,托孤寄命,《范史》谓灵帝负扆,委体宦孽,征亡备兆,小雅尽缺,其亦所谓月旦之定评也乎?”

家庭编辑

后妃编辑

子女编辑

藝術形象编辑

影视形象编辑

登場作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后汉纪·后汉孝桓皇帝纪下卷第二十二》:初,河间孝王生解渎亭侯淑,淑生苌,苌生宏。帝崩无嗣,大将军窦武召御史刘倏,倏盛称宏于武,武与太后定策禁中。太后诏曰:“大行皇帝,德配天地,光照上下,不获胤嗣之祚,早弃万国,朕忧心摧伤。追览前代,法王后无适,即择览近亲。考德叙才,莫若解渎亭侯宏,年十有二,嶷然有周成之质。春秋之义,为人后者为之子。其以宏为大行皇帝嗣。”使光禄大夫刘倏持节之国奉迎。
  2. ^ 《后汉书》卷60:以经籍去圣久远,文字多谬,俗儒穿凿,疑误后学,熹平四年,乃与五官中郎将堂谿典、光禄大夫杨赐、谏议大夫马日磾、议郎张驯、韩说、太史令单飏等奏求正定《六经》文字。灵帝许之.......乃自书丹于碑,使工镌刻立于太学门外。于是后儒晚学,咸取正焉。及碑始立,其观视及摹写者,车乘日千余两,填塞街陌。
  3. ^ 《后汉书》卷90:六年夏,鲜卑寇三边。秋,夏育上言:“鲜卑寇边,自春以来,三十馀发,请征幽州诸郡兵出塞击之,一冬二春,必能禽灭。”朝廷未许。先是护羌校尉田晏坐事论刑被原,欲立功自效,乃请中常侍王甫求得为将,甫因此议遣兵与育并力讨贼。帝乃拜晏为破鲜卑中郎将。大臣多有不同,乃召百官议朝堂。议郎蔡邕议曰:.......帝不从。遂遣夏育出高柳,田晏出云中,匈奴中郎将臧旻率南单于出雁门,各将万骑,三道出塞二千馀里。檀石槐命三部大人各帅众逆战,育等大败,丧其节传辎重,各将数十骑奔还,死者十七八。
  4. ^ “鸿都门学”事件考论[永久失效連結]
  5. ^ 《後漢書》卷8:是岁:,(靈)帝作列肆于后宫,使诸釆女贩卖,更相盗窃争斗。帝着商估服,饮宴为乐。
  6. ^ 《续汉书》<五行志>:灵帝于宫中西园驾四白驴,躬自操辔,驱驰周旋,以为大乐。
  7. ^ 《後漢書》卷31:时,灵帝欲铸铜人,而国用不足,乃诏调民田,亩敛十钱。而比水旱伤稼,百姓贫苦。
  8. ^ 《後漢書》卷78:又造万金堂于西园,引司农金钱缯帛,仞积其中.....明年,遂使钩盾令宋典缮修南宫玉堂。又使掖庭令毕岚铸铜人四列于仓龙、玄武阙,又铸四钟,皆受二千斛,县于玉堂及云台殿前。
  9. ^ 晋·王嘉《拾遗记》:灵帝初平三年,游於西园。起裸游馆千间,采绿苔而被阶,引渠水以绕砌,周流澄澈。乘船以游漾,使宫人乘之,选玉色轻体者,以执篙楫,摇漾於渠中。其水清澄,以盛暑之时,使舟覆没,视宫人玉色。又奏《招商》之歌,以来凉气也。歌曰:“凉风起兮日照渠,青荷昼偃叶夜舒,惟日不足乐有余。清丝流管歌玉凫,千年万岁喜难逾。”渠中植莲,大如盖,长一丈,南国所献。其叶夜舒昼卷,一茎有四莲丛生,名曰“夜舒荷”。亦云月出则舒也,故曰“望舒荷”。帝盛夏避暑於裸游馆,长夜饮宴。帝嗟曰:“使万岁如此,则上仙也。”宫人年二七已上,三六以下,皆靓妆,解其上衣,惟著内服,或共裸浴。西域所献茵墀香,煮以为汤,宫人以之浴浣毕,使以余汁入渠,名曰“流香渠”。又使内竖为驴鸣。於馆北又作鸡鸣堂,多畜鸡,每醉迷於天晓,内侍竞作鸡鸣,以乱真声也。乃以炬烛投於殿前,帝乃惊悟。及董卓破京师,散其美人,焚其宫馆。至魏咸熙中,先所投烛处,夕夕有光如星。后人以为神光,於此地立小屋,名曰“余光祠”,以祈福。至魏明末,稍扫除矣。
  10. ^ 晉·袁山松《后汉书》:光和四年,又于西园弄狗以配人也。
  11. ^ 《太平御览▪卷92》引《典略》:熹平四年五月,帝(刘宏)自造《皇义》五十章。
  12. ^ 《太平御览▪卷92》引《典略》:光和五年,(灵)帝幸太学,自就石碑作赋。
  13. ^ 《太平御览▪卷137》引《续汉书》:至(刘协)三岁,灵帝闵上早失所生,追思令美,乃作《追德赋》、《令仪颂》
  14. ^ 太平御覽·樂部十九·簫》引謝承《後漢書》曰:靈帝善鼓琴、吹洞簫。
  15. ^ 張懷瓘《書斷》卷中:靈帝好書,徴天下工書於鴻都門,至數百人。
  16. ^ 漢官六種·漢儀一卷》孝靈帝葬馬貴人,贈步搖、赤紱葬,(案:初學記引作「赤綴」,無「葬」字。)青羽葢,駟馬。柩下殿,女侍史一百人著素衣挽歌......
汉灵帝
東漢
出生于:156年逝世於:189年
統治者頭銜
前任:
汉桓帝
劉志
(嗣父)
漢朝皇帝
168年-189年
繼任:
弘農懷王
劉辯
(長子)
中國皇帝
168年-18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