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劉湛(392年-440年11月13日)[1],字弘仁,小字班虎南陽涅陽(今河南鄧縣)人。南朝刘宋開國官員,官至丹陽尹,早年歷輔宗王外鎮,後期入朝,並依結執政的彭城王劉義康,見宋文帝多病更圖讓劉義康繼位,終為文帝所誅。

目录

生平编辑

劉湛出身於官宦世家,祖父劉耽及父親劉柳都在晉任官,他過繼了給伯父劉淡,承襲其爵位安眾縣五等男。少有大志,不尚浮華,不寫文章和清談,反而博覽史傳,通曉先代典章,常以管仲諸葛亮自比。

劉湛初任劉裕太尉行參軍,甚得劉裕厚待。後歷轉劉裕的功曹治中別駕從事史劉義符的征虜西中郎主簿。守父喪後又轉祕書丞及相國參軍。晉元熙二年(420年),劉裕自壽陽入京接受禪讓帝位,留四子劉義康以豫州刺史代鎮壽陽,並以劉湛擔任其長史、兼梁郡太守。由於義康當時年僅十二,州務都由劉湛所掌。次年(421年),已為帝的劉裕讓劉義康轉任南豫州刺史,劉湛遂改兼歷陽太守。劉湛治州用法甚嚴,貪獲百錢以上的官吏都被處死,是震驚當地官員,風氣亦得整肅。永初三年(422年),廬陵王劉義真改任南豫州刺史,劉湛轉任其長史,仍兼歷陽太守。

景平元年(423年),劉湛入朝尚書吏部郎,後遷右衞將軍,隨後又轉督交廣二州諸車事、建威將軍、平越中郎將,外任廣州刺史。後劉湛因嫡母去世離職,守喪期完結後再出任侍中,與同居侍中的王曇首王華殷景仁皆得宋文帝信任[2]。及後劉湛將要以使持節、南蠻校尉、撫軍長史的身份協助撫軍將軍、荊州刺史劉義恭出鎮江陵,並主掌州府事。可是劉湛自認為才能不比當時在朝中主政的王弘、王曇首兄弟及王華差,故不願外調荊州,於是為王弘等人斥責,劉湛更不服氣。後來劉湛次子劉琰去世,劉湛請求親送子喪還都,義恭亦為其陳情,但宋文帝不許。

隨著劉義恭漸漸長大,他常想專掌州事,但劉湛每每都限阻他,於是二人之間生了嫌隙。加上王華及王曇首先後於元嘉四年(427年)及七年(430年)去世,領軍將軍殷景仁認為賢才凋零,建議文帝召劉湛入京,劉湛於是就在元嘉八年(431年)入朝任太子詹事,加給事中、本州大中正,與殷景仁皆得文帝重用。次年殷景仁轉領護軍將軍、尚書僕射,劉湛遂改任領軍將軍,至元嘉十二年(435年)再加太子詹事。起初,劉湛和殷景仁私交甚好,加上劉湛感激殷景仁勸文帝召他回朝,一開始還相當和睦。然而正因為二人同被文帝重用,劉湛就開始猜嫌景仁,認為擔當要職的景仁想要排擠自己。時劉義康以司徒、錄尚書事身份主政,劉湛就以昔日舊情而交結他,想要用劉義康的力量貶黜殷景仁。劉義康雖然屢次向文帝中傷景仁,但文帝對景仁依舊信任。景仁感慨:「帶他進來,進來咬人了。」於是稱疾求退,惟宋文帝不許,更讓他留家養病。劉湛對文帝一直維護景仁更是憤恨,竟謀派人假裝盜賊行劫而刺殺景仁。文帝知道後將鄰近禁宮的晉鄱陽公主府改作護軍府,保護景仁,並一直與景仁秘密聯絡[3]

當時文帝多病,義康遂專掌內外,然而義康本身沒有避嫌,自以兄弟之親而無君臣之禮;劉湛與宗人劉斌劉敬文孔胤秀等人又謀以義康繼位,甚至在文帝病重時去尚書儀曹取晉時晉康帝以帝弟身份繼位的紀錄。劉湛與他們結為朋黨,排除異己,眾人更搜集甚至虛構景仁的是非報告劉湛。如此之事,文帝皆有所聞,故漸漸與劉義康疏遠起來,主相之間矛盾漸現。當日劉湛獲召入朝時,宋文帝對其禮遇甚高,因著他熟知舊事,又擅長談論治道,每次入見文帝時會到夜晚才走,隨行人物亦因而在送劉湛入雲龍門後就自由活動,直至晚上才接劉湛走,習以為常。直至主相生嫌時,文帝對劉湛的這些待遇仍舊沒變,但文帝心態卻大有不同,曾對近臣說:「劉班的初初西歸時,我和他說話,常常看看時間,怕他是時候走了。現在,我也常看時間,怕他還待著不走。」劉湛後轉丹陽尹,金紫光祿大夫,加散騎常侍,太子詹事。

元嘉十七年(440年),劉湛因生母去世而離職,然其時主相之間嫌隙已露,劉湛亦心知情勢不妙。宋文帝果然在當年十月下詔宣布劉湛罪狀,收其下廷尉,並被處死,享年四十九歲,其他黨羽亦被誅殺,劉義康亦被逼求外江州,結束主相之間的鬥爭。

性格特徵编辑

  • 劉湛每次生女兒都會將她們殺死,當時文人都感奇怪。

子女编辑

  • 劉黯,字長儒。劉湛長子,名字因劉湛仰慕汲黯而取。宋大將軍從事中郎。劉湛被誅時亦被殺。
  • 劉琰,字季琰。劉湛次子,名字因劉湛仰慕崔琰而取。早卒。
  • 劉亮,劉黯弟,與父兄同被誅。
  • 劉儼,劉黯弟,與父兄同被誅。

參考資料编辑

  • 《宋書·劉湛傳》
  1. ^ 《宋書·文帝紀》:冬十月戊午,前丹陽尹劉湛有罪,及同黨伏誅。
  2. ^ 《宋書·殷景仁傳》:「時與侍中右衞將軍王華、侍中驍騎將軍王曇首、侍中劉湛四人,並時為侍中,俱居門下,皆以風力局幹,冠冕一時,同升之美,近代莫及。
  3. ^ 《宋書·殷景仁傳》:「湛愈怨怒。義康納湛言,毀景仁於太祖。太祖遇之益隆。景仁對親舊歎曰:『引之令入,入便噬人。』乃稱疾解職,表疏累上,不見許,使停家養病。發詔遣黃門侍郎省疾。湛議遣人若劫盜於外殺之,以為太祖雖知,當有以,終不能傷至親之愛。上微聞之,遷景仁於西掖門外晉鄱陽主第,以為護軍府,密邇宮禁,故其計不行。景仁臥疾者五年,而密表去來,日中以十數,朝政大小,必以聞焉,影迹周密,莫有窺其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