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繇(156年-197年),正礼东莱郡牟平人(今山东省烟台市福山区西北),中国东汉末年政治人物,曾任扬州刺史,后改称为州牧,官拜振武将军。齐孝王刘将闾之子牟平共侯刘渫的后代[1],为兖州刺史刘岱弟。伯父刘宠太尉

生平编辑

刘繇是后汉皇室远亲,据《三国志》与《资治通鉴》載,伯父劉寵曾任宗正、司空、司徒、太尉,父亲劉輿(一名劉方)曾任山阳太守。19岁时因为堂叔刘韪被盗匪劫持为人质,刘繇将其救出而显名,推举刘繇官拜郎中

清廉正直编辑

後來遷任下邑長,因為拒絕權貴的請託而棄職逃離。又被州里徵辟,巡行至濟南,濟南相是中常侍之子,劉繇發現他貪贓枉法,於是立即將其奏免,亦因此事獲得為官铁面清廉而深受好评。

平原人陶丘洪向刺史舉薦其為茂才,刺史說:「去年已經舉薦了公山(劉繇兄劉岱),怎麼現在又要舉薦正禮(劉繇表字)呢?」陶丘洪說道:「如果使君您舉薦公山在前,提拔正禮於後,這正是所謂的在長途中駕馭二龍,使千里馬馳騁,這難道不可以嗎!」,爾後当时乡间亦流传只要能得到刘岱与刘繇,就等同得到了麒麟一样。

不久,劉繇被司空府徵辟為掾屬,除任侍御史,劉繇都未到任,繼而在淮浦躲避戰亂。

逆拒袁術编辑

興平元年(194年),功绩深得当时朝廷重视,於是朝廷任命刘繇代替已身亡的陳溫接任扬州(与今日之扬州市无关)刺史。本来扬州刺史的驻地在江北的寿春,但当时政局混乱,淮南一带已是袁术的势力范围,孙策的舅舅吴景和堂兄孙贲将刘繇迎接到江南的曲阿(今江苏省丹阳市),刘繇才得以在扬州立足。

由於刘繇逐漸畏懼袁术及孫氏勢力的擴張,因此驅逐与袁术关系不错並作為孫氏宗親的吴景和孙贲,對此袁术自命惠衢為扬州刺史,派吴景、孫賁合攻刘繇麾下的张英,但一年多還未攻下來。

不敵孫策编辑

195年,朝廷遣使任命加晉劉繇為州牧,振武將軍,眾數萬人,刘繇命张英、樊能与东渡而来的孙策军对抗,刘繇手下有人建议该以太史慈为大将军来抵抗,但刘繇不識太史慈能力,又怕许劭笑他不会用人,只派太史慈做侦查工作。

建安元年(196年),劉繇命張英、樊能與渡江而來的孫策軍對抗,但是不敵孫策的大軍而敗。

之後劉繇親自領軍與孫策對抗,但也因中計而大敗,太史慈被孫策俘虜後降伏於孫策麾下。

退守豫章编辑

劉繇軍為孫策所敗後,劉繇欲逃到會稽,许劭分析說:「會稽富裕,必成孫策的目標,而且地處海隅,沒有外援,不可前往。不如前往豫章,北連豫壤,西接荊州。若然收合吏民,遣使到朝廷貢獻,與曹兖州相聞,雖有袁公路隔在其間,其人豺狼,勢力不會持續很久的。足下受王命,曹孟德、劉景升必相救濟。」(今江西省南昌县一带),並與劉表聯合對抗袁術。[2]劉繇接受其建議,遂泝江南保豫章,駐彭澤。

討伐笮融编辑

適逢原任豫章太守周術病歿,诸葛玄被袁术上表任命为豫章郡太守,但汉室朝廷却任命朱皓(朱儁之子)为太守,导致为争夺豫章太守而有多次冲突。

刘繇后来出兵协助朱皓,将诸葛玄赶回襄阳刘表身边。劉繇派笮融增援,許劭提醒說:笮融出兵是不顧名義之人,朱皓以誠待人,恐有不測,應提醒朱皓小心提防。劉繇沒聽取其意見,笮融果然诱杀朱皓取豫章。

於是刘繇討伐笮融,首战被笮融击破,很快刘繇再次召集所属各县人马,笮融敗走入山,為民所殺。

朱皓已死,朝廷再任命平原人華歆為豫章太守。

病重身亡编辑

建安二年至建安三年間(197年~198年),刘繇因病重而死,享年42岁,不久華歆代表吏民部眾獻降孫策。

孙策后来将刘繇安葬在其故乡东莱郡牟平,并且带回其遗孤善待。后世人认为这是因为刘繇是汉皇族的人,为拢络其势力而故意这样做,但也有些人认为这是因为刘繇生前因为清廉而有威望所致。

文学形象编辑

雖然品德清廉正直但昏庸無能,完全沒有任何判斷形勢與戰況的智慧,故諸葛亮在《出師表》中把劉繇歸類為庸碌的廢材,要劉禪引以為戒。

家庭编辑

先輩编辑

  • 劉本(一作劉丕[3]),皇室名儒,號“通儒”,曾任平原郡的般縣縣長。[4]

兄長编辑

子嗣编辑

部下编辑

  • 許劭,漢末名士。曾勸劉繇提防笮融。劉繇兵敗後認為富裕的會稽將是孫策下個目標,建議劉繇改屯兵豫章,聯合劉表再戰,不久病死。
  • 薛禮,故彭城相,屯秣陵。與笮融共舉劉繇為盟主,被笮融殺害。《演義》中為劉繇謀士,中孫策詐死之計,死於亂兵中。
  • 笮融,故下邳相,先依靠薛禮,後舉劉繇為盟主。先後殺害薛禮、朱皓,被劉繇討伐,逃入山中為平民所殺。《演義》中與薛禮同為劉繇謀士。
    • 于茲,《演義》人物,笮融部將。笮融中孫策詐死之計,派于茲率軍攻擊,被孫策出軍殺敗。
  • 朱皓,漢名將朱儁之子,豫章太守。驅走袁術所任豫章太守諸葛玄,劉繇派笮融增援時,笮融將朱皓殺害。
  • 于糜、*樊能,劉繇部將,屯橫江。《演義》中于糜與孫策單挑被生擒挾死,樊能從後追趕,被孫策大喝倒於馬下摔死。
  • 張英、*陳橫,劉繇部將,駐守長江當利口。
  • 太史慈,太史慈義救孔融後,南投劉繇,可是劉繇認為用太史慈會為許劭所笑,只用他作斥侯,偵察孫策虛實。
  • 華歆,朝廷派遣華歆接替朱皓為豫章太守,劉繇死後餘眾欲推舉華歆為主,華歆以漢臣不應私自任命而拒絕。孫策平江東後,派虞翻遊說華歆支持,華歆率眾歸孫策。
  • 孫邵,故孔融功曹,孔融投曹操後,跟隨劉繇下江東。
  • 是儀,本孔融部屬,避亂江東,南投劉繇。
  • 滕耽、滕冑,兄弟為北海人,與劉繇為世交,避亂南下投靠劉繇。劉繇敗後歸孫權,滕耽官至右司马,滕胄也因善于文笔,受孙权敬待,二者皆早亡,滕冑子膝胤為東吳名臣。[5]

评价编辑

  • 陶丘洪:“若明使君用公山于前,擢正礼于后,所谓御二龙于长涂,骋骐骥于千里,不亦可乎?”(《三国志·吴书四·刘繇太史慈士燮传第四》)
  • 王朗:“刘正礼昔初临州,未能自达,实赖尊门为之先后。用能济江成治,有所处定。践境之礼,感分结意,情在终始。后以袁氏之嫌,稍更乖刺。更以同盟,还为仇敌,原其本心,实非所乐。康宁之后,常愿渝平更成,复践宿好。一尔分离,款意不昭,奄然殂陨,可为伤恨。知敦以厉薄,德以报怨,收骨育孤,哀亡愍存,捐既往之猜。保六尺之托,诚深恩重分,美名厚实也。”(《三国志·吴书四·刘繇太史慈士燮传第四》)
  • 诸葛亮:“刘繇、王朗各据州郡,论安言计,动引圣人,群疑满腹,众难塞胸,今岁不战,明年不征,使孙策坐大,遂并江东。”(《三国志·诸葛亮传》注引《汉晋春秋》)
  • 陈寿:“刘繇藻厉名行,好尚臧否。至于扰攘之时,据万里之士,非其长也。”(《三国志·吴书四·刘繇太史慈士燮传第四》)
  • 司马彪:“岱、繇皆有隽才。”(《三国志·刘繇传》注引《续汉书》)
  • 郝经:“繇亦宗英,材匪戡难。乃启孙氏,三辰肇判。遂俾昭烈,卒莫完汉。”(《续后汉书》)
  • 田余庆:“至于刘繇本人,本非封疆之才,在江东既无治乱安邦长策,又乏强大后盾。他以儒生外镇,只是汉朝风化所被、正朔所行的一种象征,别无其他作用。”(《秦汉魏晋史探微》)

参考来源编辑

  1. ^ 《后汉书·卷七十六·循吏列传第六十六》:刘宠字祖荣,东莱牟平人,齐悼惠王之后也。悼惠王子孝王将闾,将闾少子封牟平侯,子孙家焉。
  2. ^ 袁宏漢紀曰:劉繇將奔會稽,許子將曰:「會稽富實,策之所貪,且窮在海隅,不可往也。不如豫章,北連豫壤,西接荊州。若收合吏民,遣使貢獻,與曹兖州相聞,雖有袁公路隔在其間,其人豺狼,不能乆也。足下受王命,孟德、景升必相救濟。」繇從之。
  3. ^ 《後漢書·劉寵傳》:父丕,博學,號爲通儒。
  4. ^ 裴注引《續漢書》:繇祖父本,师受经传,博学群书,号为通儒。举贤良方正,为般长,卒官。
  5. ^ 《滕胤傳》滕胤字承嗣,北海劇人也。伯父耽,父冑,與劉繇州里通家,以世擾亂,渡江依繇。孫權為車騎將軍,拜耽右司馬,以寬厚稱,早卒,無嗣。冑善屬文,權待以賔禮,軍國書疏,常令損益潤色之,亦不幸短命。權為吳王,追錄舊恩,封胤都亭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