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劉胡(?-466年),原名劉坳胡南陽郡湼陽縣人。南朝宋將領,他曾參與討伐蠻族,甚有戰績,後亦成為劉子勛義嘉政權的主要將領,但手握強軍卻無建樹,反為支持宋明帝的部隊逼得出逃被殺。

目录

生平编辑

郡將出身编辑

劉胡以郡將出身,為人能人善辯,處事安排允當,升任隊主後在討伐蠻族上屢建功勳,蠻人都很怕他。元嘉二十八年(451年),劉胡獲授振威將軍,率領三千步騎進攻上如南山就溪蠻,大破對方。孝建元年(454年),劉胡獲時任雍州刺史朱脩之任命為他的平西外兵參軍、寧朔將軍、建昌太守,並在該年參與討伐起事的豫州刺史魯秀,除建武將軍、東平陽平二郡太守。後劉胡入朝任太宰劉義恭的參軍,並加龍驤將軍。景和元年(465年),前廢帝一度以建安王劉休仁出任雍州刺史,遂讓劉胡任其安西中兵參軍、馮翊太守。不過休仁沒有獲外調,雍州刺史一職由原安西司馬袁顗改任,劉胡就調任其諮議參軍,與其同赴襄陽(今湖北襄陽市)。時前廢帝凶暴,袁顗懼禍,於是甫到雍州就與劉胡修治城垣,準備兵器,招集士卒,做好作戰準備[1]。同年宋明帝在部屬發動兵變殺掉前廢帝後,以劉胡為越騎校尉。

濃湖拒戰编辑

不過,當時江州刺史晉安王劉子勛在其長史鄧琬力主下抗拒宋明帝任命,袁顗亦支持劉子勛政權。當時宋明帝派了劉胡的州里武念到雍州當南陽太守,並撫慰當地,但武念在當地很得人心,劉胡就派了幾個心腹到武念處投誠,找機會將他抓住,並交給袁顗處決,將首級送到尋陽(今江西九江市)那裏[2]。泰始二年(466年),劉子勛於尋陽稱帝,建年號義嘉,與建康的宋明帝朝廷分庭抗禮,劉胡亦獲授輔國將軍、豫州刺史。當時義嘉政權獲全國大部分地方支持,東下建康的大軍初戰亦捷,宋明帝所命的前鋒主將殷孝祖更戰死,但明帝一方軍隊最終還是穩下陣來,由陶亮等人統領的江州軍只能屯守鵲尾濃湖(今安徽繁昌縣東北),另由薛常寶守赭圻(今安徽繁昌西)。不久,鄧琬就派了劉胡領三萬兵及二千鐵騎增援鵲尾大軍,而因著劉胡昔日的戰功,以及得眾心,故即使是接替殷孝祖為前鋒主將的沈攸之等人都很忌憚他。當時劉胡嘗試策反在攸之麾下的同鄉蔡那佼長生張敬兒,但都為他們所拒絕,而劉胡增援亦沒有對讓局勢改變。隨著東線支持義嘉政權的勢力被肅清,宋明帝調了更多軍隊增援西線,薛常寶所守的赭圻愈見壓力[3],至三月二十九日(466年4月29日),劉胡因糧盡的薛常寶求援而領一萬兵乘夜在山間開路,向赭圻運送米糧。翌日早上,劉胡軍抵達赭圻城外,但隔著護城河而未及進城,更遭沈攸之等軍發現並進攻,劉胡命人抽走後方已過的小橋試圖阻遏攻勢,但為荀僧韶用木板當橋所解,劉胡雖然斬殺了輕騎深入的劉沙彌,亦傷了攸之,但攸之等軍與劉胡軍決戰之下劉胡還是大敗,被逼丟棄糧食和甲杖循山路撤退,在沈攸之等軍追擊下傷亡慘軍,劉胡也在戰事中受了傷。早前劉胡用假裝翻掉的船順江運糧的計策被攸之識破,現在以兵運糧又失敗,缺糧的薛常寶遂向劉胡請求突圍。四月四日,劉胡率數千人接應薛常寶突圍,攸之等人出盡力量阻擊,兩軍苦戰了一天,薛常寶等多人都被重創,但都得奔回劉胡部中,然赭圻城就被攸之等軍所攻下。劉胡接著派了陳紹宗、陳慶率二百輕艓及五十大艦出鵲外挑戰,又為吳喜等人所敗,依舊無法有進展[4]。鄧琬於是在六月加袁顗都督征討諸軍事,以子勛名義下詔命袁顗率所部的二萬雍州兵增援鵲尾。六月十八日(7月16日),袁顗就領著千艘樓船的大軍抵達鵲尾,可是他並無將帥謀略,作為主帥卻沒有在軍中穿過戎裝,也沒對軍務有所談論,一直都在賦詩談義理;他又沒和諸將通接,甚至劉胡找他論事,他的答覆都很簡略,這令軍中對他很失望,而劉胡就更痛恨他[5]

失利敗死编辑

宋明帝軍隊方面,張興世為求打破局面,建議了繞過鵲尾,在上游阻截敵軍糧道的計策,並獲攸之等人支持採用。劉胡知道興世試圖繞據其上游,卻笑他:「我尚不敢篒越彼下取揚州,張興世何物人,欲輕據我上!」不過,興世還是成功到了錢谿(今安徽貴池縣東),準備建立營寨據守,劉亮更加率領他的一小支軍隊進逼劉胡軍營,劉胡派了副將孫犀等五人去抓劉亮,反為劉亮所殺,並被劉亮深入立營。袁顗對此相當恐懼,故興世軍在錢溪過了一晚後,劉胡親率二十六軍共四百輕舸,經鶕頭內路攻錢谿,但當時他卻向長史王念叔稱自己擅長步戰而不習水戰,步戰時他在萬人之中,而水戰各船不相應,自己只在三十人中,故認為危險,竟託言瘧疾而停留在鵲頭不動。他只派了陳慶率三百舸取錢谿,並指示他不用戰鬥,宣稱興世自己會退走。陳慶到後不敢進攻,繞過錢谿而在梅根立寨。劉胡另派王起帶著百舸為別軍攻興世,興世阻止部眾迎擊,反下令士眾繼續修治城寨,一直等到船隊走到江中漩渦中移動受阻時才命諸軍進擊,一舉打敗了王起軍,不少人墮水溺死。劉胡亦只有收兵退還,並向袁顗表示興世營壘已立,短時間內不能攻下,反稱陳慶據其上游,與下游大軍對興世已成圍困之勢,不再成威脅。但袁顗不滿劉胡不肯正面作戰,以糧道受阻事實詰責他,劉胡反說:「復尚得泝流越我而上,此運何以不得沿流越彼而下邪。」袁顗就命令劉胡率二萬兵及一千騎再攻張興世。為了讓張興世建好營壘,沈攸之等軍就主動進攻濃湖,以減輕興世的壓力,袁顗逼於攸之等人連日猛攻,在劉胡走到錢谿數十里外時還是召還劉胡協助防守,興世亦因而建好營壘,站穩錢谿了[6][7]

因為興世阻斷後方與劉胡大軍的糧道,大軍到了八月已經缺糧了,當時鄧琬從尋陽送了大批物資到來,就因為興世而不敢繼續前進,停滯在南陵縣。劉胡於是派了沈仲玉領千人走到南陵取糧,拿了三十萬斛米糧及十多舫錢布,到了貴口時不敢再走,寫信請劉胡領重兵迎接。但興世等人就在此時進襲貴口,戰事打了一天,沈仲玉敗歸,所有物資都被搶了,三十萬斛米糧盡被焚毀[8]。此事大大動搖了大軍軍心,而劉胡副將張喜也叛降明帝軍隊了,並報告劉胡打算叛逃的消息。八月二十四日(9月19日),劉胡騙袁顗要再攻興世,並到大雷取糧,在夜間就帶著袁顗分配的兵馬跑到梅根,接著會合南陵各軍,燒掉大雷諸城,乘預先由薛常寶準備的船隻回尋陽[9]。袁顗得知劉胡逃了,自己亦出逃,大軍於是潰散。劉胡帶著這批人兵臨尋陽,假稱袁顗已叛降,只有他領著兵回來,還宣稱自己會留在盆城等待指示。但劉胡及後就乘夜走到沔口,這又令鄧琬等人不知所措,尋陽一片混亂。劉胡入沔水後,部眾都已經逃兵了,走到百城時就只剩下數騎。竟陵郡丞陳懷真知劉胡經過就領數十人去攔截,劉胡走了這麼久已經很累,自認為這回已經逃不了,就跟了懷真入城,稱口渴而求得酒,飲完後用佩刀自殺未遂,遭斬首並送首建康[10]

性格特徵编辑

  • 劉胡面色坳黑,像胡人一樣,故此取名「坳胡」,後來才因拗口難讀而改稱單字名「胡」[11]
  • 劉胡討蠻有功,蠻族對劉胡亦相當畏懼,據說胡人小孩號哭時只要說「劉胡來」,小孩就不敢哭。

參考資料编辑

  1. ^ 《宋書·袁顗傳》:「顗慮及禍,詭辭求出,沈慶之為顗固陳,乃見許。除建安王休仁安西長史、襄陽太守,加冠軍將軍。休仁不行,即以顗為使持節、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隨二郡諸軍事、領寧蠻校尉、雍州刺史,既至襄陽,便與劉胡繕修兵械,纂集士卒。」
  2. ^ 《宋書·宗越傳》:「太宗初即位,四方反叛,遣念乘驛還雍州,綏慰西土,因以為南陽太守。念既至,人情並向之,劉胡遣腹心數騎詐詣念降,於坐縛念,袁顗斬之,送首詣晉安王子勛。」
  3. ^ 《宋書·鄧琬傳》:「琬又遣輔國將軍、豫州刺史劉胡率眾三萬,鐵騎二千,來屯鵲尾。胡宿將,屢有戰功,素多狡詐,為眾推伏,攸之等甚憚之。時胡鄉人蔡那、佼長生、張敬兒各領軍隸攸之在赭圻,胡以書招之,那等並拒絕。胡因要那等共語,陳說平生,那等詰誚,說令歸順。胡回軍入鵲尾,無他權略。輔國將軍吳喜平定三吳,率所領五千人,并運資實,至于赭圻,於戰鳥山築壘,分遣千人,乘輕舸二百,與佼長生為游軍。」
  4. ^ 《宋書·鄧琬傳》:「薛常寶糧盡,告胡求援。三月二十九日,胡率步卒一萬,夜斫山開道,以布囊運米,來餉赭圻。平旦至城下,猶隔小塹,未能得入。沈攸之率眾軍攻之,軍主郭季之、荀僧韶、幢主韓欣宗等,率眾三千,為攸之勢援。胡發所由橋道,僧韶等接盾行戰,複橋得渡。軍主劉沙彌輕騎深入,至胡麾下,遂見殺。攸之策馬陷陳,回還,為追騎所刺;馬軍主段佛榮、武保救之得免。並殊死戰,多所傷殺。胡眾大敗,舍糧棄甲,緣山遁走,乘勝追之,斬獲甚眾。胡被創,僅得還營。常寶惶懼無計,遣信告胡,欲突圍奔出。四月四日,胡自率數千人迎之,常寶等開城突圍走。攸之率輔國將軍沈懷明、軍主周普孫、江方興、申謙之等諸軍悉力擊之。吳喜率眾來赴,為胡別軍所圍,甚急。有人來捉喜馬,將蔡保以刀斫之,斷手,然後得免。正員將軍幢主卜伯宗、江夏國侍郎幢主張渙力戰沒陳。伯宗,益州刺史天與子也。攸之、喜等苦戰移日,常寶、張繼伯、胡靈秀、焦度等皆被重創,走還胡軍。赭圻城陷,斬偽甯朔將軍南陽太守沈懷寶、偽奉朝請領中舍人督戰謝道遇,納降數千。陳紹宗單舸奔西岸,與其部曲俱還鵲尾。建安王休仁自虎檻進據赭圻。劉胡遣陳紹宗、陳慶率輕艓二百,大艦五十,出鵲外挑戰;吳喜、張興世、佼長生等擊之。喜支軍主吳獻之飛舸衝突,所向摧陷,斬獲及投水死甚多,追至鵲裏而還。」
  5. ^ 《宋書·袁顗傳》:「時劉胡屯鵲尾,久不決。泰始二年夏,加顗都督征討諸軍事,給鼓吹一部,率樓船千艘,戰士二萬,來入鵲尾。顗本無將略,性又怯橈,在軍中未嘗戎服,語不及戰陳,唯賦詩談義而已。不能撫接諸將,劉胡每論事,酬對甚簡,由此大失人情,胡常切齒恚恨。」
  6. ^ 《宋書·張興世傳》:「時臺軍據赭圻,南賊屯鵲尾,相持久不決。與世建議曰:『賊據上游,兵強地勝,我今雖相持有餘,而制敵不足,今若以兵數千,潛出其上,因險自固,隨宜斷截,使其首尾周遑,進退疑沮,中流一梗,糧運自艱。制賊之奇,莫運於此。』沈攸之、吳喜並贊其計。……劉胡聞興世欲上,笑之曰:『我尚不敢越彼下取揚州,張興世何物人,欲輕據我上!』興世謂攸之等曰:『上流唯有錢溪可據,地既險要,江又甚狹,去大眾不遠,應赴無難。江有洄洑,船下必來泊,岸有橫浦,可以藏船舸,二三為宜。』乃夜渡湖口,至鵲頭,因復回下疑之。其夜四更,值風,仍舉颿直前。賊亦遣胡靈秀諸軍,於東岸相翼而上。興世夕住景江浦宿,賊亦不進。夜潛遣黃道標領七十舸,徑據錢溪,營立城柴。明旦,興世與軍齊集。停一宿,劉胡自領水步二十六軍平旦來攻。將士欲迎擊之,興世禁曰:『賊來尚遠,而氣盛矢驟,驟既力盡,盛亦易衰,此曹劌之所以破齊也。』令將士不得妄動,治城如故。俄而賊來轉近,舫入洄洑,興世乃命壽寂之、任農夫率壯士數百擊之,眾軍相繼進,胡於是敗走。斬級數百,投水者甚眾,胡收軍而下。時興世城壘未固,司徒建安王休仁慮賊並力更攻錢溪,欲分其形勢,命沈攸之、吳喜、佼長生、劉靈遺等以皮艦二十,攻賊濃湖,苦戰連日,斬獲千數。是日,劉胡果率眾軍,欲更攻興世。未至錢溪數十裏,袁顗以濃湖之急遽追之,錢溪城柴由此得立。」
  7. ^ 《宋書·鄧琬傳》:「張興世建議越鵲尾上據錢溪,斷其糧道。胡累攻之,不能克,事在《興世傳》。劉亮率所領至胡寨下,胡遣其副孫犀及張靈、焦度鐵騎五匹,越磵取亮,不能得,犀回馬去,亮使左右善射者夾身之,墜馬,斬犀首。張繼伯副馬可率所領來降。劉亮營寨,深入賊地,袁顗畏憚之,曰:『賊入我肝臟裏,何由得活!』劉胡率輕舸四百,由鵲頭內路,欲攻錢溪。既而謂其長史王念叔曰:『吾少習步戰,未閑水鬥。若步戰,恆在數萬人中,水戰在一舸之上,舸舸各進,不復相關,正在三十人中取,此非萬全之計,吾不為也。』乃托瘧疾,住鵲頭不進。遣龍驤將軍陳慶領三百舸向錢溪,戒慶不須戰:『張興世、武會倉,吾之所悉,自當走耳。』陳慶至錢溪,不敢攻。越錢溪,於梅根立寨。胡別遣將王起領百舸攻興世,興世擊,大破之。胡率其餘舸馳還,謂顗曰:『興世營寨已立,不可卒攻,昨日小戰,未足為損。陳慶已與南陵、大雷諸軍共遏其上,大軍在此,鵲頭諸將又斷其下流,已墮圍中,不足複慮。』顗怒胡不戰,謂曰:『糧運梗塞,當如此何?』胡曰:『彼尚得溯流越我而上,此運何以不得沿流越彼而下邪!』顗更使胡率步卒二萬,鐵馬一千,往攻興世。休仁因此命沈攸之、吳喜、佼長生、劉靈遺、劉伯符等進攻濃湖,造皮艦十乘,拔其營柵,苦戰移日,大破之。顗被攻既急,馳信召胡令還。」
  8. ^ 《宋書·張興世傳》:「賊連戰轉敗,興世又遏其糧道,尋陽遣運至南陵,不敢下,賊眾漸饑。劉胡乃遣顗安北府司馬、偽右軍沈仲玉領千人步取南陵,迎接糧運。仲玉至南陵,領米三十萬斛,錢布數十舫,豎榜為城,規欲突過。行至貴口,不敢進,遣間信報胡,令遣重軍援接。興世、壽寂之、任農夫、李安民等三千人至貴口擊之,與仲玉相值。交戰盡日,仲玉走還顗營,悉虜其資實;賊眾大敗。」
  9. ^ 《宋書·鄧琬傳》:「張興世既據錢溪,江路岨斷,胡軍乏食,琬大送資糧,畏興世不敢下。胡遣將迎之,為錢溪所破,資實覆沒都盡,燒米三十萬斛,胡眾駭懼。胡副張喜來降,說胡欲叛。八月二十四日,胡誑顗云:『更率步騎二萬,上取興世,兼下大雷餘餫。』令顗悉度馬配之,其夜,委顗奔走,徑趣梅根。先令薛常寶辦船舸,悉撥南陵諸軍,燒大雷諸城而走。」
  10. ^ 《宋書·鄧琬傳》:「胡率數百舸二萬人向尋陽,報子勳詐雲:『袁顗已降,軍皆散,唯己率所領獨反。宜速處分,為一戰之資,當停據盆城,誓死不貳。』乃於江外夜取沔口。…… 劉胡走入沔,眾稍散,比至石城,裁餘數騎。竟陵郡丞陳懷真,憲子也,聞胡經過,率數十人斷道邀之。胡人馬既疲,自度不免,因隨懷真入城,告渴,與之酒,胡飲酒畢,引佩刀自刺,不死,斬首送京邑。」
  11. ^ 《宋書·鄧琬傳》:「本名坳胡,以其面坳黑似胡,故以為名。及長,以坳胡難道,單呼為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