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劉般(20年-79年),字伯興彭城人,漢宣帝的玄孫,[1][2]楚王刘纡的儿子;東漢居巢侯。

劉般
出生 20年
東漢
逝世 79年
東漢
职业 漢朝宗室

生平编辑

劉般沒幾歲時父親便去世,劉般和母親相依為命。王莽敗亡,天下大亂,劉般的母親聽聞更始帝即位,於是和劉般前往長安。遇上更始帝敗亡,又和劉般輾轉遷居於戰爭之中,後來西行到上隴,流落到武威。劉般雖然年少,立志修養品德,講授誦讀詩書孜孜不倦。劉般的母親和諸位舅舅,認爲他們寄身在這種偏遠之地,生死都難以預料,沒有必要苦讀到這種地步,有好幾次都向劉般說教,劉般仍然不改其志。[3]

建武八年(33年),隗囂兵敗,河西道路被打通,劉般便東遷到洛陽,拜師修經學。第二年(34年),漢光武帝下詔,封劉般爲菑丘侯,奉祀孝王,派他前往封地。後來因爲封國屬楚王,改封杼秋侯。[4]

建武十九年(44年),漢光武帝抵達沛,詔問郡中諸侯的德行和才能。太守舉薦劉般,認為劉般束脩至行,能爲諸侯的表率。漢光武帝聽後,嘉獎劉般,賜給劉般綬帶、錢百萬、絲織品二百匹。[5]

建武二十年(45年),劉般隨同漢光武帝回洛陽,賜給劉般穀物和其他零碎用品,封為侍祠候。[5]

永平元年(58年),以國屬,改封居巢侯。[6]幾年後,揚州刺史觀恂舉薦劉般,認為劉般在封地,說出來的話都很有道理,行爲沒有怨惡,應該要受到表彰。漢明帝便嘉獎了他。[7]

永平十年(68年),劉般受召行執金吾事,跟隨漢明帝到南陽,回來後任朝侯。隔年(69年),兼任屯騎校尉。當時五校這些顯要的職位很有空閒,府寺房屋寬敞,車服光潔華麗,有許多精美奇巧的工藝品,所以多由宗室和天子親屬居住。每次皇帝出巡郡國時,劉般常領長水胡騎隨從。[8]當時朝廷下令禁止農民兼營商業。又因郡國發生牛瘟,實施區種耕種(氾勝之發明提倡的一種農地利用方式,見《氾勝之書》),官吏的檢查,大多和實際不符,百姓們都很擔心。劉般上言說:「郡國因為官禁二業,導致有田的人無法捕魚打獵。現在沿江的郡都少種桑而養,百姓藉由打獵捕魚的方式,輔助作為糧食,農事清閑的月份,也不妨害農作。漁獵之利,爲田除害,有助穀食,與從事二種職業沒有關係。郡國因牛疫、水旱,墾田數量減少,所以詔書下令採納區種,增進頃畝,是為老百姓。但官吏卻採用度田的方式,想讓産量比前年還多,沒有種植的地方,也用來租用。可令刺史、二千石的官員,務必審核是否屬實,如果有所增加,都應該與奪田同罪。」漢明帝採納了劉般建言。漢章帝即位後,劉般任長樂少府[9]

漢明帝打算設置常平倉公卿們都認爲很方便。劉般則認爲常平倉表面上有利民的美名,實際上卻是侵害百姓,豪強大族互相勾結,百姓無法得到實惠,設置後不見得帶來便利。於是漢明帝便打消了這個念頭。[10]

建初二年(78年),劉般升任為宗正。劉般的妻子去世,朝廷給予許多贈禮,賜墓地於顯節陵下。劉般在任內時很常談論政事。對於收容救濟九族,行動相當積極,當時的人們都稱讚他。[11]

建初三年(79年),劉般去世,享年六十歲。[12]

相關考證编辑

「劉般」,原作「劉磐」。《北堂書鈔·卷五三》、《北堂書鈔·卷五四》、《北堂書鈔·卷六一》 、《初學記·卷一二》、《白孔六帖·卷七五》、《白孔六帖·卷七七》、《太平御覽·卷兩百三十》皆引用劉般事跡片段,名字皆作「劉般」,本《東觀漢記》、聚珍本《東觀漢記》亦作「劉般」。[13]

「字伯興」,原作「字仲興」,《北堂書鈔·卷六一》引劉般為屯騎校尉的事情,亦用「字仲興」,皆是謬誤。《初學記·卷一二》、《太平御覽·卷兩百三十》引劉般為宗正事,皆云「字伯興」,與聚珍本相同,范曄的後漢書劉般傳也是「字伯興」。[13]

家庭编辑

编辑

编辑

  • 劉愷,原本襲封劉般的爵位,讓與弟劉憲。[15]東漢司空
  • 劉憲,襲封劉般的爵位。[15]

外部連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後漢書·劉般傳》:劉般字伯興,宣帝之玄孫也。
  2. ^ 東觀漢記·劉般傳》:劉般,字伯興,彭城人
  3. ^ 後漢書·劉般傳》:般數歲而孤,獨與母居。王莽敗,天下亂,太夫人聞更始即位,乃將般俱奔長安。會更始敗,復與般轉側兵革中,西行上隴,遂流至武威。般雖尚少,而篤志脩行,講誦不怠。其母及諸舅,以為身寄絕域,死生未必,不宜苦精若此,數以曉般,般猶不改其業。
  4. ^ 後漢書·劉般傳》:建武八年,隗囂敗,河西始通,般即將家屬東至洛陽,脩經學於師門。明年,光武下詔,封般為菑丘侯,奉孝王祀,使就國。後以國屬楚王,徙封杼秋侯。
  5. ^ 5.0 5.1 後漢書·劉般傳》:十九年,行幸沛,詔問郡中諸侯行能。太守薦言般束脩至行,為諸侯師。帝聞而嘉之,乃賜般綬,錢百萬,繒二百匹。二十年,復與車駕會沛,因從還洛陽,賜穀什物,留為侍祠侯。
  6. ^ 水經注·卷二十九》:永平元年,漢明帝更封菑丘侯劉般為侯國也
  7. ^ 後漢書·劉般傳》:永平元年,以國屬沛,徙封居巢侯。數年,楊州刺史觀恂薦般在國口無擇言,行無怨惡,宜蒙旌顯。顯宗嘉之。
  8. ^ 後漢書·劉般傳》:十年,徵般行執金吾事,從至南陽,還為朝侯。明年,兼屯騎校尉。時五校官顯職閑,而府寺寬敞,輿服光麗,伎巧畢給,故多以宗室肺腑居之。每行幸郡國,般常將長水胡騎從。
  9. ^ 後漢書·劉般傳》:是時下令禁民二業,又以郡國牛疫,通使區種增耕,而吏下檢結,多失其實,百姓患之。般上言:「郡國以官禁二業,至有田者不得漁捕。今濱江湖郡率少蠶桑,民資漁採以助口實,且以冬春閑月,不妨農事。夫漁獵之利,為田除害,有助穀食,無關二業也。又郡國以牛疫、水旱,墾田多減,故詔敕區種,增進頃畝,以為民也。而吏舉度田,欲令多前,至於不種之處,亦通為租。可申敕刺史、二千石,務令實覈,其有增加,皆使與奪田同罪。」帝悉從之。肅宗即位,以為長樂少府。
  10. ^ 後漢書·劉般傳》:帝曾欲置常平倉,公卿議者多以為便。般對以「常平倉外有利民之名,而內實侵刻百姓,豪右因緣為姦,小民不能得其平,置之不便」。帝乃止。
  11. ^ 後漢書·劉般傳》:建初二年,遷宗正。般妻卒,厚加賵贈,及賜頤塋地於顯節陵下。般在位數言政事。其收恤九族,行義尤著,時人稱之。
  12. ^ 後漢書·劉般傳》:年六十,建初三年卒。
  13. ^ 13.0 13.1 《東觀漢記校注》
  14. ^ 後漢書·劉般傳》:紆生般。
  15. ^ 15.0 15.1 資治通鑑·卷第四十八》:初,居巢侯劉般薨,子愷當嗣,稱父遺意,讓其弟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