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苞(482年-511年),孝嘗,又字孟嘗彭城郡彭城县安上里人[1][2]南北朝南梁官員與文學家。是劉宋司空劉勔之孫,南齊太子中庶子劉愃之子[1][2]

生平编辑

劉苞四歲時父親逝世,到六七歲時看到叔伯都會哭泣;當時劉苞伯父劉悛、叔父劉繪都官位顯貴,他的母親敬畏二人,就對他發怒。劉苞回答:「父親早逝不曾見過他的容貌,聽說叔伯的樣子和父親相似,因此心中悲傷,沒有其他意思。」繼而抽泣,母親亦大哭不停。後來母親和兩名兄長相繼去世,都暫時安葬,劉苞十六歲才遷移墳墓,改葬的資金不曾問叔伯索取,喪事完畢後,孝順地服侍嫡母朱夫人及和生母陳氏,令劉繪很佩服他[3][4]

劉苞少年好學,能寫文章,從司徒法曹行參軍起家,但他不接受。天監初年,因他是臨川王蕭宏王妃的弟弟,故由征虜主簿遷任王中軍功曹,累遷尚書庫部侍郎丹陽尹丞、太子太傅丞、尚書殿中侍郎、南徐州治中,因公事免官。其後任職太子洗馬,掌書記,在壽光殿侍講。梁武帝即位後,經常招引年輕的文學之士,劉苞與從兄劉孝綽、從弟劉孺、同郡到溉到洽到沆、吳郡陸倕張率等人皆以文彩聞名,宴會經常讓他們參與,受詔稱頌天泉池荷花及采菱,下筆就已經完成;雖然他們入仕時間有先後,但獲得的賞賜沒有兩樣。天監十年他去世,時年三十。臨終前,劉苞呼喚友人南陽劉之遴託付喪事,一切從簡;他任官有能力名聲,個性平和直率,與人交往,當面指出錯處,背後指出優點,感情從不隱瞞,士友都為他嘆惜[5][6]

引用编辑

  1. ^ 1.0 1.1 梁書·卷四十九·列傳第四十三》:劉苞字孝嘗,彭城人也。祖勔,宋司空。父愃,齊太子中庶子。
  2. ^ 2.0 2.1 南史·卷三十九·列傳第二十九》:勔字伯猷,彭城安上里人也。祖懷義,父穎之,位並郡守。……子悛。……苞字孝嘗,一字孟嘗,悛弟子也。父愃,位太子中庶子。
  3. ^ 《梁書·卷四十九·列傳第四十三》:苞四歲而父終,及年六七歲,見諸父常泣。時伯、叔父悛、繪等並顯貴,苞母謂其畏憚,怒之。苞對曰:「早孤不及有識,聞諸父多相似,故心中欲悲,無有佗意。」因而歔欷,母亦慟甚。初,苞父母及兩兄相繼亡沒,悉假瘞焉。苞年十六,始移墓所,經營改葬,不資諸父,未幾皆畢,繪常嘆服之。
  4. ^ 《南史·卷三十九·列傳第二十九》:苞三歲而孤,至六七歲,見諸父常泣。時伯叔父悛、繪等並顯貴,其母謂其畏憚,怒之。苞曰:「早孤不及有識,聞諸父多相似,故心中悲耳。」因而歔欷,母亦悲慟。初,苞父母及兩兄相繼亡歿,悉假瘞焉。苞年十六,始移墓所,經營改葬,不資諸父。奉君母朱夫人及所生陳氏並扇席溫枕,叔父繪常歎伏之。
  5. ^ 《梁書·卷四十九·列傳第四十三》:少好學,能屬文。起家爲司徒法曹行參軍,不就。天監初,以臨川王妃弟故,自征虜主簿仍遷王中軍功曹,累遷尚書庫部侍郎、丹陽尹丞、太子太傅丞、尚書殿中侍郎、南徐州治中,以公事免。久之,爲太子洗馬,掌書記,侍講壽光殿。自高祖卽位,引後進文學之士,苞及從兄孝綽、從弟孺、同郡到溉、溉弟洽、從弟沆、吳郡陸倕、張率並以文藻見知,多預讌坐,雖仕進有前後,其賞賜不殊。天監十年,卒,時年三十。臨終,呼友人南陽劉之遴託以喪事,務從儉率。苞居官有能名,性和而直,與人交,面折其非,退稱其美,情無所隱,士友咸以此嘆惜之。
  6. ^ 《南史·卷三十九·列傳第二十九》:少好學,能屬文,家有舊書,例皆殘蠹,手自編緝,筐篋盈滿。梁初,以臨川王妃弟,故自征虜主簿遷右軍功曹,累遷太子洗馬,掌書記,侍講壽光殿。及從兄孝綽等並以文藻見知,多預宴坐。受詔詠天泉池荷及采菱調,下筆即成。天監十年卒,臨終呼友人南陽劉之遴托以喪事從儉。苞居官有能名,性和直,與人交,面折其非,退稱其美,士友咸以此嘆惜之。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四十九·列傳第四十三
  • 南史》·卷三十九·列傳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