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教养

(重定向自劳教

劳动教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57年至2013年间执行的一种所谓“劳动教育和培养”[註 1]的制度,简称劳教。劳动教养制度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苏联引进的,但和苏联的相关制度并不完全相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形成了独有的劳动改造和劳动教养两种不同制度。[註 2]法律上讲,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劳动教养制度始于1957年,它并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的刑罚,而是相关行政法规规定的一种行政处罚公安机关无须经法院疑犯进行审讯定罪,即可将疑犯投入劳教场所,实行最高期限为四年的限制人身自由强迫劳动、思想教育等措施。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于1987年引进该制度。[1]

2013年12月28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劳动教养制度正式废止[2][3];同时,对正在被执行劳动教养的人员,解除劳动教养。[4]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劳动教养管理所等机构则陆续摘牌。

历史编辑

建立编辑

1950年代中共中央发动的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运动中逐步建立起来的。1955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彻底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其中称,

六、对这次运动清查出来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除判处死刑的和因为罪状较轻、坦白彻底或因为立功而应继续留用的以外,分两种办法处理。一种办法,是判刑劳动改造。另一种办法,是不能判刑政治上又不适于继续留用,放到社会上去又会增加失业的,则进行劳动教养,就是虽不判刑,虽不完全失去自由,但亦应集中起来,替国家做工,由国家给予一定的工资。各省市应即自行筹备,分别建立这种劳动教养的场所。全国性的劳动教养的场所,由内务部公安部立即筹备设立。务须改变过去一个时期“清而不理”的情况。

1956年1月10日,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各省市立即筹办劳动教养机构的指示》,强调“把肃反中被审查的,不够判刑反革命分子坏分子,而政治上又不适合留用,把这些人集中起来,送到一定地方,让他们替国家做工,自食其力。并对他们进行政治思想的改造工作”。随后中共中央又在《转批中央十人小组关于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的解释及处理意见的政策界限的暂行规定》文件中规定:“某些直系亲属土改镇反社会主义改造中,被杀、被关、被斗者的家属……可送劳动教养。”

一般认为,从法律上讲,劳动教养制度始于1957年。1957年8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了经过1957年8月1日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十八次会议批准的《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该决定的初衷是为了管理“游手好闲、违反法纪、不务正业的有劳动力的人”,主要针对的对象是“不够逮捕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合继续留用,放到社会上又会增加失业的”人员。当时人们认为这主要是针对划为右派的人员。该决定称: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100条的规定,为了把游手好闲、违反法纪、不务正业的有劳动力的人,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新人;为了进一步维护公共秩序,有利于社会建设,对劳动教养问题,作如下决定:……

当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100条的内容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必须遵守宪法法律,遵守劳动纪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会公德。”

在随后一年左右,全国立即建起一百多处劳教场所,后来形成县办劳教、社办劳教、乃至生产队也办劳教,再加上1957年~1958年的反右派斗争扩大化,很多单位把政治有问题的知识分子当“包袱”甩出去,全国收容的劳教人员数量很快就增长到50万。但是因为场所短缺,当年大多数劳动教养场所和劳改场所设在同一个场所内,对劳改犯和劳教人员的管理模式也相近。因为大跃进运动和随后的三年自然灾害,当时的劳动教养场所普遍存在超时劳动、超体力劳动粮食短缺等现象,劳教人员非正常死亡时有发生。1961年,即大跃进运动末期,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承认:“扩大了收容范围和收容对象,错收了一批不够劳动教养的人。在管理上和劳改犯等同了起来。生活管理和劳动生产上搞了一些超体力劳动,造成了劳教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严重现象”,1961年后因为政策调整,劳动教养人员有所减少。

一开始的劳动教养没有明确期限,导致很多劳教人员有“劳改有期,劳教无期”的认识。但是1961年4月,公安部制定规定,明确劳动教养的期限是两年到三年,由劳教机关“内部掌握”。[5]但是当时劳改、劳教实行“留场就业”制度相当于变相延长劳改、劳教的期限[註 3]。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劳教被认为是“资敌、养敌的工具”而一度停止,1969年绝大部分劳教企业移交地方同行业主管部门。[5][6] 1966年全国劳教人员数量减少到不足5000人,到1969年就减少至不足1000人。劳动教养制度直到1975年才得以恢复。

恢复发展编辑

1979年11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颁布《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明确劳动教养制度可限制和剥夺公民人身自由长达1~3年,必要时可延长一年。但之后在实践中,常出现重复劳教问题。

1980年2月29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将强制劳动和收容审查两项措施统一于劳动教养的通知》,称:一九六一年以来,各地公安机关对轻微违法犯罪的人和流窜作案嫌疑分子采取了强制劳动收容审查的措施。从1980年下半年起,对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尚不够刑事处罚需要进行强制劳动的人,一律送劳动教养。对于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又不讲真实姓名、住址、来历不明的人,或者有轻微违法犯罪行为又有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嫌疑需收容查清罪行的人,送劳动教养场所专门编队进行审查。凡是放在社会上危害不大的,可按照《刑事诉讼法》规定采取监视居住取保候审等方式进行审查。各地市之前办的强制劳动所改为劳动教养所。1982年规定地区不办劳动教养,地区所属的劳动教养所全部撤销。1984年2月15日,公安部发布《收容审查所管理工作暂行规定》[7]收容审查的场所不是国发〔1980〕56号规定的劳动教养所(劳教所已经于1981年划归司法行政机关),而是由公安机关专设的收审所。

1979年司法部恢复重建。1982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后, 原由公安部管理的劳改、劳教工作划归司法部管理。1988年,司法部下令实行劳改、劳教场所分离。

1982年1月21日颁布《劳动教养试行办法》,针对的对象包括“家居农村而流窜到城市铁路沿线和大型厂矿作案,符合劳动教养条件” 的人。1986年,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通过了《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流窜作案但不够刑事处罚的人员也被纳入劳动教养范围,并实行专队管理。1989年,各自治区的省级劳动教养所收容了一部分暴乱动乱参与者,并专门划出一个中队管理。[8]

1990年12月,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7次会议通过了《关于禁毒的决定》;1991年9月,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1次会议又通过了《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等。以上法律使吸毒人员、卖淫嫖娼人员等更多的人员相继被纳入劳动教养的对象范畴。劳动教养越来越多的用于解决农村治安问题,农村籍劳动教养人员增加。同时,其他行政法规司法解释,甚至一些省级行政区、较大的市的地方性法规和国务院部门的部门规章,都加剧劳动教养所收容对象扩大化的趋势。但实际上1990年代以来,因为刑法体系的逐步完善,除了吸毒劳教人员数量大幅增加之外,大部分其他类型的劳教人员数量都在减少,2000年代劳教人员数量快速减少。

1999年~2002年,因镇压法轮功导致法轮功劳教人员大幅增加,以至于大多数劳教所爆满,2001年劳教人员一度多达31万人,[9]为缓解场所紧张,当时国家一方面增加劳教经费,同时建设更多的新办公楼宿舍楼和车间,另一方面给予转化表现好的法轮功劳教人员提前解教的奖励。[10][11][12]90年代末本世纪初,社会矛盾激化,上访人员剧增,被劳教的上访者也越来越多。

2002年4月,公安部颁布《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正式确立劳教委的日常工作由公安机关承担。2005年9月13日,公安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劳动教养审批工作的实施意见》,将赌博淫秽物品相关行为纳入劳教调整范围。并将最高期限从四年缩短为两年。2009年,中央政法委《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涉法涉诉信访工作的意见》,正式将上访者纳入劳教对象(虽然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不少上访者被劳教的案例了)。[13]

劳动教养制度在实践中主要是针对盗窃诈骗(包括传销)、卖淫嫖娼吸毒、破坏治安邪教活动等,一部分多次上访或是有“缠访、闹访”行为的上访者(虽然有不少实施违法行为、扰乱社会秩序上访者,但是有很多上访者被劳教更多出于“维稳”需要或打击报复)和罪行不够刑事处分民运分子也属于被劳教范围。

劳动教养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由于其法理缺陷,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冲击,在大多数案件中,法院会因为敏感性拒绝立案,但也有法院受理这类案件,并在不触及法理法律层面概念下,也会有“迂回公平”的判决。[14]

机构编辑

在实践中,“大中城市”一般指地级行政区。几乎所有地级行政区人民政府皆设立了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

劳动教养审批委员会之下,分别在司法行政系统和公安系统设立劳动教养相关机构。司法行政系统的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或司法局内设处(室、科)担负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的职能,也负责劳动教养工作的具体管理,包括劳动教养管理所的日常管理。公安系统的公安局劳动教养审批委员会担负劳动教养审批工作。

司法行政系统编辑

司法行政系统,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内设司法部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各直辖市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司法厅、局均设立了下属的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地区地级市自治州等的司法局一般由内设的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处(室、科)等负责劳动教养工作。

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是各直辖市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普遍设立的管理劳动教养工作的政府机构,也是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办事机构,一般为司法厅(直辖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为司法局)的下属局,级别一般为副地厅级。个别省会城市广东省省会广州市湖北省省会武汉市等也设立了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为市司法局的下属局。

随着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的实施,原属司法行政机关管理的劳动教养戒毒及原属公安机关管理的强制戒毒均被废除,代之以强制隔离戒毒,但是原属于公安机关管理的强制戒毒场所和原属于司法机关管理的劳动教养场所在更名为强制隔离戒毒场所或加挂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的牌子后的归属不变。此后各地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纷纷加挂戒毒管理局的牌子,劳动教养所也纷纷加挂强制隔离戒毒所的牌子。

劳动教养管理所是劳动教养工作的基层管理机构,隶属于各级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负责劳动教养人员的日常监管。

公安系统编辑

在公安系统,根据2002年《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在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局地区地级市自治州公安局(处)设立了劳动教养审批委员会,为同级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审批机构。《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第二条称:

第二条 各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局和地、地级市公安局(处)设立劳动教养审批委员会,作为同级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审批机构,依照有关法律行政法规和本规定审批劳动教养案件,并以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的名义作出是否劳动教养的决定。劳动教养审批委员会的日常工作由本级公安机关法制部门承担。

批评编辑

劳动教养制度受到了来自社会各界的越来越多的批评。这一情况到收容遣送制度被废除之后变得更为突出。

很多学者认为,劳动教养制度在中国特定的历史下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后期已不再适用了。有学者认为劳动教养存在着“没有法律的授权和规范”、“劳动教养对象不明确”、“处罚过于严厉”、“程序不正当”、“规范不统一和司法解释多元化”等等弊端,而这些弊端就导致了有关部门滥用权力、非法剥夺公民人身自由等行为。[15]

有学者认为,劳动教养制度违反了《宪法》、《立法法》、《行政处罚法》,并与中国政府签署的国际人权公约相背。《宪法》第三十七条规定:

第三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检察院批准或者决定或者人民法院决定,并由公安机关执行,不受逮捕。

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立法法》第8条和第9条规定,对公民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通过制定法律来规定,并且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不得授权国务院就这类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在没有正式法律的情况下先行制定行政法规。

《行政处罚法》第九条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罚,只能由法律设定。”第十条规定:“行政法规可以设定除限制人身自由以外的行政处罚。”,同时规定的处罚种类中不包括劳动教养,最严厉的行政处罚是行政拘留,拘留期限不得超过15天。

废除编辑

随着法治不断健全,程序相对随意、未经审判就能关押超过短期徒刑时间的,严酷程度不亚于判刑的劳动教养制度受到的质疑越来越多。另外,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原有的劳教规定越来越脱离现实,而劳教立法长期难产[註 4]

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在2003年6月21日发出的《对劳动教养的有关规定进行违宪违法审查的建议书》和在2003年11月9日提出的《就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建议书》均引起国内外强烈的反响,并引来媒体广泛的报道。这两份建议书被认为是新时期废除劳动教养制度的第一声。

2004年1月下旬,广东省政协委员联署由朱征夫发起的要求废除劳教的提案,要求广东省先行一步废除劳教制度,得到了深圳市社会科学院院长乐正教授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邱捷、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教授王卫红、广东经济管理学院法律系教授蓝燕霞、中新社广东分社社长陈佳、《羊城晚报》总编辑潘伟文等六位政协委员的附议。

鉴于劳动教养制度本身的法理缺陷和广受非议,中国官方把《违法行为矫治法》列入2005年的立法规划,用以取代劳教制度。但因受到公安部门的抵制,此后多年其前景并不明朗。

2008年3月,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委员马克宁正式提交建议,呼吁废除劳动教养制度。马认为,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行政法规违反《宪法》、《立法法》的规定,也违反了《行政处罚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应当废除。[16]

2010年全国两会中提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违法行为教育矫治法》还处在起草修改阶段,已经列入了2010年的立法计划。劳教制度改革也已经列入正在进行的司法改革进程中。[17]

2011年,任建宇劳教案颇具争议。2012年3月15日,薄熙来被免去中共重庆市委书记一职,重庆政治环境有所改变,再加上当时准备废除劳教制度,2012年8月,任建宇代理律师浦志强和任父发起行政诉讼。2012年9月,任建宇劳教决定被撤销,终获自由。任建宇案再次引起全国范围内对于劳教制度的广泛关注。《人民日报》亦发表社评,声援任建宇,质疑劳教制度的合法性

2012年8月,唐慧劳教案发生,全国舆论哗然。在新闻界和互联网舆论的压力下,湖南省劳动教养委员会受理了代理律师甘元春和胡益华提出的行政复议。行政复议获得了成功,唐慧被释放,她的劳教决定也被撤销。除了一致声讨永州市公安局中国社会要求废除劳教制度的声音也日益高涨。

2013年1月,广东省宣布已做好适时停止劳教的准备。同年2月,云南省宣布暂停省内全部劳教审批。同年3月,湖南省公安厅副厅长胡旭曦表示,湖南省已停止劳动教养审批。[18]与此同时,不少地方的劳教所也于2008年开始接收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劳教所主要职能逐步转向强制戒毒[19][20]

2013年1月7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宣布,中央已研究,报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停止使用劳教制度。[21][22][23][24]

同年3月17日,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闭幕会。大会闭幕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人民大会堂三楼中央大厅与中外记者见面并回答记者的提问。在回答李克强中国日报》记者的提问时说,有关劳动教养制度的改革方案,有关部门正在抓紧研究制定,年内有望出台。[25]

同年11月15日,在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发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第九节34条提出“……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完善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和矫正法律,健全社区矫正制度……”等内容。[20][26][27]

2013年12月28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劳动教养制度正式废止。同时,对正在被执行劳动教养的人员,解除劳动教养[28]。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劳动教养管理所等机构则陆续摘牌。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编辑

历史编辑

朝鲜的劳动教养制度于1987年建立。由于朝鲜在1987年修改了刑法,废除了对于单纯盗窃犯等轻罪者的刑罚措施,改为接受劳动教养处罚。劳动教养和劳动教化刑(朝鲜刑罚,相当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徒刑)不同,不会被判定为前科,因此朝鲜当局为了防止犯罪者的量产,对轻罪者尽量处以劳动教养处罚。例如,非惯犯的单纯盗窃犯或不到1000朝元(2002年“7·1经济管理改善措施”之前的价格)的经济犯罪者只需负责地区社会安全部部长的决定和管辖检察所的确认就可以收容至劳动教养所。[29]

一开始朝鲜的劳动教养期限是3个月以上1年以下,但是1989年第13届世界青年与学生联欢节的举办和苏东剧变导致经济形势急剧恶化盗窃等经济类犯罪激增,在收容能力有限的情况下,朝鲜于1992年将劳动教养期限缩短为5天以上6个月以下,并实行“关怀释放制(배려 출소제)”,提前释放一部分表现良好的被收容者,朝鲜的劳动教养制度比起教育,更注重单纯的处罚[29]

相关法律编辑

2008年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规定:“劳动教养是适用于与履行职务无关的重大违法行为的行政处罚。”[30]

2015年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 행정처벌법)第14条规定:朝鲜行政处罚有警告、严重警告处罚(경고, 엄중경고처벌),无报酬劳动处罚(무보수로동처벌),劳动教养处罚(로동교양처벌),降职、解任、撤职处罚(강직, 해임, 철직처벌),罚金处罚(벌금처벌),赔偿处罚(변상처벌),没收处罚(몰수처벌),停止资格、降级、剥夺资格处罚(자격정지, 강급, 자격박탈처벌)等9种。[31]

第17条规定:劳动教养处罚是针对不够劳动锻炼刑(朝鲜刑法规定的较轻刑罚,类似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拘役,期限6个月以上2年以下)处分的违法行为的行政法制裁。产前三个月产后七个月的女性、重病患者、传染病患者不得执行劳动教养处罚。朝鲜劳动教养处罚期限为5天以上6个月以下。[31]

朝鲜检察机关司法机关社会安全机关(相当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机关)均有劳动教养处罚权限(参见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232、233、235条)。[31]

2008年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规定:“1个月以上的劳动教养处罚需要经由检事(검사)与合议(합의)。”[30]

内情编辑

朝鲜社会安全机关(相当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机关)为控制劳动教养所在押人员,任命社会安全省少佐朝鲜军衔,相当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少校)担任基本组织人和长职。每个班配备持有手枪自动步枪的两名警卫人员,在被收容者中选拔班长和组长,赋予自身控制功能。各单位有宿舍执勤者、内部监视者、厕所监视者、食堂监视者等25-30名监视者。[29]

朝鲜的劳动教养所,收容者被动员在农场果园煤矿牧场等进行劳动,比起通过劳动进行思想改造朝鲜的劳动教养所将重点更多的放在扩大生产上,强制进行重体力劳动。劳动教养所各部门的生产量比一般社会的相应部门更高[29]朝鲜劳教人员的公民证朝鲜身份证)、平壤市民证平壤市民身份证)不被收回。[32][33]

注释编辑

  1. ^ 所谓“劳动”,即“强制劳动”制度,是政府组织某些公民劳动生产,替国家做工,自食其力”的一种制度;所谓“教育”,即“教育改造”,对他们“进行政治、思想改造工作”;所谓“培养”,使他们“逐渐成为国家的真正有用的人”。
  2. ^ 1924年10月,苏俄制定了苏俄第一部《劳动改造法典》;1933年8月,苏俄又通过了第二个《劳动改造法典》。《法典》规定:劳改分为“劳动改造营”、“监狱”和“劳动教养营”三种形式。苏联的“劳动教养”主要是收容未成年人女性。与苏联不同,中国的“劳动教养”收容严重违法或轻微犯罪但不够刑事处分的人,无需法庭审判,只需市级公安机关下属的劳动教养委员会决定,且被收容者主要为成年人
  3. ^ 留场就业”制度是1950年代1980年代中国为减轻就业压力、维持劳改劳教企业正常运转而设立的一种制度,虽然留场就业人员待遇、管理上区别于劳改犯、劳教人员,但是管理严格程度与劳改队、劳教场所区别不大,且工资待遇较低,相当于无限延长了劳改、劳教期限。
  4. ^ 中国早在“七五”时期就开始劳教立法工作,但是“八五”“九五”时期进展缓慢,就连2000年代的《违法行为矫治法》也曾一度难产

参考文献编辑

  1. ^ 북한의 사회통제 기구 고찰 -인민보안성을 중심으로- (PDF). 통일연구원. 2015年 (韩语). p60“노동교양소는 1987년 형법 개정 전까지는 노동교화형을 선고받은 자를 수용하는 시설이었으나, 1987년 형법 개정으로 노동교화형이 폐지됨에따라 단순절도범 등 경범죄자를 수용하고 있다.”
  2. ^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废止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2013年12月28日
  3. ^ 中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废止劳教决定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亚太日报,2013年12月30日
  4. ^ 光明日報.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废止劳教制度决定. 新浪新闻中心. [2013-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6). 
  5. ^ 5.0 5.1 劳教制度昨日废止 劳教人员剩余期限不再执行. 搜狐网转载大连新闻网. [2013-12-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3). 
  6. ^ 山东省志(首轮)·司法库·第五卷 监狱与劳动教养·第三类 劳动教养·第三辑 劳动生产·一、劳教生产沿革. 山东省情网 山东省省情资料库. “1962年,新增山东省地方国营渤海农场山东省地方国营生建郭店铁矿,主要从事农业生产铁矿石开采,于1966年后分别移交地方管理。1969年底,全省劳教企业只保留一个省直单位,即:山东省地方国营生建八三厂,该厂已形成一个以冶金机械电子建材四大行业产品为主的专业化生产体系。”
  7. ^ 1984年2月15日,公安部发布《收容审查所管理工作暂行规定》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年4月2日,.
  8. ^ 山东年鉴1990·法制·劳改劳教. 山东省情网 山东省省情资料库. “【收容和管理教育因参与动乱暴乱被劳教的人员】截至1989年底山东省共收容因参与动乱被劳教的人员××名,全部集中在山东省第一劳教所,教育改造参与动乱暴乱违法犯罪的劳教人员是劳教工作的新课题。为了有效地改造这部分人,针对他们的违法犯罪特点,强化了管理教育措施。成立专队,单独管理教育,选派政治业务素质强的干警靠上工作;制定严格的管理制度,做到依法、严格、科学、文明管理;联系实际,重点开展形势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社会主义教育和法制教育;针对每个劳教人员参与动乱暴乱动机心理特点,开展因人施教,做到“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经过教育这部分劳教人员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转变。”
  9. ^ 劳教制度的前生今世. 央视网. [2012-1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3). 
  10. ^ 辽宁一批“法轮功”人员被提前解除劳教. 新浪网. [2001-01-19]. 
  11. ^ 云南20名法轮功劳教人员提前解除劳教. 中国新闻网. [2001-01-21]. 
  12. ^ 北京四名原法轮功练习者被提前解除劳教. 中国新闻网. [2001-08-13]. 
  13. ^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劳教制度必须废止/刘水.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2-08 [2012-09-20]. 
  14. ^ 河南农民状告劳动教养制度违法 已获批立案. 新华网转载千龙网. [2008-09-28]. 
  15. ^ 中国官方智库: 劳教制积弊日显非改不可. 联合早报. 2013年8月7日. 
  16. ^ 马克宁代表建议废除劳动教养制. 搜狐转载华商报. [2008-09-28]. 
  17. ^ 《违法行为教育矫治法》正起草 将改革劳教制度. 中国新闻网. 2010-03-10 [2010-04-15]. 
  18. ^ 继广东云南后 湖南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联合早报. 2013-03-05. 
  19. ^ 中国多地已停止劳教审批 劳教所功能转向强制戒毒. 新京报. 2013-07-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30). 
  20. ^ 20.0 20.1 存档副本. [2013-1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5-02). 
  21. ^ 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搜狐新闻. 2012-01-07 [2012-01-07]. [失效連結]
  22. ^ 全国政法工作会议新消息:今年将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东方网. 2012-01-07 [2012-01-09]. 
  23. ^ 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中华网. 2012-01-07 [2012-0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09). 
  24. ^ 全国政法工作会议:劳教制度今年拟停止使用. 乌鲁木齐晚报. 2013-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30). 
  25. ^ 李克强:中国劳教制度改革方案有望年内出台. 新华网. 2013-03-17 [2013-04-19]. 
  26. ^ 授权发布: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新华社. 2013-11-15. 
  27. ^ 废劳动教养 推社区矫正. 京华时报. 2013年11月16日. 
  28. ^ 光明日报. 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废止劳教制度决定. 新浪新闻中心. [2013-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6). 
  29. ^ 29.0 29.1 29.2 29.3 북한의 사회통제 기구 고찰 -인민보안성을 중심으로- (PDF). 통일연구원. 2015年 (韩语). p60,p61
  30. ^ 30.0 30.1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 행정처벌법(2008년판). wipolex. 2008年5月20日 (韩语). 
  31. ^ 31.0 31.1 31.2 北韓法令集 上 (PDF). nknews.org. 2017年10月 [2018年4月] (韩语).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 행정처벌법(2015년판)
  32. ^ 北韓法令集 上 (PDF). nknews.org. 2017年10月 [2018年4月] (韩语).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 공민등록법(2015년판) 제13조
  33. ^ 朝鲜劳教所的虚假记录…“金正恩执政后有人死亡也不记录在案”. dailynk. 2017年9月28日 [2017年9月28日]. “教养所跟教化所不一样,关进教养所的人没有被剥夺公民证身份证),所以按班举行党生活、职业同盟生活总结等。”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

中共中央文件
  1. 中共中央关于彻底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1955年8月25日发布)
  2. 中共中央关于各省市应立即筹办劳动教养机构的指示(1956年1月10日发布)
  3. 中央十人小组关于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的解释及处理的政策界限的暂行规定(1956年3月10日中共中央转批)
法律法规
  1. 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1957年8月3日公布施行)
  2.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1957年10月22日公布施行)
  3. 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的补充规定(1979年11月29日公布施行)
  4. 国务院关于将强制劳动和收容审查两项措施统一于劳动教养的通知(1980年2月29日公布施行)
  5.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处理逃跑或者重新犯罪的劳改犯和劳教人员的决定(1981年7月10日公布施行)
  6. 劳动教养试行办法(1982年1月21日公布施行)
  7. 公安部关于修改《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九条的通知(1983年4月30日发布)
  8. 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劳动教养和注销劳教人员城市户口问题的通知(1984年3月26日发布)
  9.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1986年9月5日公布,1987年1月1日起施行)
  10. 公安部关于严格依法办事,执行政策,深入开展除“六害”斗争的通知(1990年5月7日发布)
  11.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禁毒的决定(1990年12月28日公布施行)
  12.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1991年9月4日公布施行)
  13. 劳动教养管理工作若干制度(1992年8月10日发布)
  14. 劳动教养管理工作执法细则(1992年8月10日发布)
  15. 劳动教养人员守则(1992年8月10日发布)
  16. 劳动教养教育工作规定(1993年8月9日发布)
  17.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1994年5月12日公布施行)
  18. 创建现代化文明劳教所试行办法(1996年5月1日发布)
  19. 公安机关办理劳动教养案件规定(2002年4月12日公布,2002年6月1日起施行)
  20. 劳动教养戒毒工作规定(2003年5月20日公布,2003年8月1日起施行)
  21. 关于进一步做好刑满释放、解除劳教人员促进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的意见(2004年2月6日公布施行)
  22. 司法部关于进一步深化劳教办特色推进管理工作改革的意见(2004年12月13日发布)

以下法律法规去除了此前相关法律法规有关劳动教养的规定:

  1.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2005年8月28日公布,2006年3月1日起施行)
  2.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2007年12月29日公布,2008年6月1日起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