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化名

一个人或一组假设为特定目的的名字,它不同于他或她原来的或真实姓名(orthonym)

化名,指某人在本名之外使用的虚拟姓名,很多時候,目的在於掩飾自己的真实身份。笔名网名艺名假名佛教僧人法号教宗就職後的教名都是化名的一种。需要注意的是,譜名学名齋名小名別名于某些情况内是相当于本名,不应与化名相混。

也有人以化名行世而摒棄本名的;如前中國共產黨主席華國鋒,本名蘇鑄,華國鋒是他參加抗日游擊隊時的化名,因而沿用。在對名人的稱呼上,常會出現以化名取代本名的現象,例如廣為人知的蘇聯領導人弗拉基米爾·列寧(本名:弗拉基米爾·烏利扬諾夫)、約瑟夫·斯大林(本名:約瑟夫·朱加什维利),越南共產黨創始人胡志明(本名:阮必成,號「愛國」)、美國作家馬克·吐溫(原名:塞姆·朗赫恩·克列門斯)均是化名。

目录

化名舉隅编辑

新闻报道中的化名编辑

新闻报道往往会出于以下目的而隐去某些报道对象的真实姓名,或許使用“张三”、“李四”、“刘某甲”之类的化名:

  • 保护为警方或媒体提供线索的线人
  • 保护刑案受害者的隐私。
  • 保护未成年犯罪者的隐私。
  • 保护不愿透露其身份背景、家庭生活等情况的报道对象的隐私。
  • 防止国安单位或敏感军事机构的被报道人员身份泄露。

宗教人物的化名编辑

明朝山東即墨羅清,由於是民間宗教羅教的創祖,為逃避官府的追緝,常用化名,曾用名為:「羅春」、「羅因」、「羅英」、「羅夢鴻」、「羅孟洪」、「羅思孚」、「羅思清」、「羅思遠」、「羅公遠」、「羅公懷」、「羅懷清」、「羅懷虛」、「羅懷一」、「羅懷真」、「羅靜齋」、「羅靜庵」、「羅靜卿」、「羅靜清」、「羅清英」、「羅清因」、「羅眠江」、「羅愛泉」、「羅蔚羣」、「羅春英」、「羅悟空」、「羅普仁」、「羅真慧」、「羅無為」、「羅清淨」、「羅一清」、「羅靈霧」等。

西洋也有這樣的現象,如法國神學學者卡斯特利奧於1554年以化名Martinus Bellius」出版《論異端》(De haereticis)一書。

政治人物的化名编辑

古代政治人物就會使用化名,比如秦國的應侯范且為了報復魏國國相魏齊,而化名為張祿

中國近代革命家孫文,在宣傳革命逃避滿清追捕時,就用有:「孫石」、「孫翠溪」、「孫強武」、「孫公武」、「孫武公」、「孫興公」、「孫興漢」、「孫明德」、「孫帝朱」、「孫東山」、「龍生」、「山月」、「陳文」、「洪漢」、「張宣」、「吳仲」、「公孫武」、「陳載之」、「陳日新」、「汪國權」、「朱家復」、「文香山」、「蕭大江」、「杜嘉偌」(或作「杜嘉諾」)、「李行癡」(或作「李竹癡」)、「李誤得」、「林行仙」(或作「林行僊」)、「高達生」、「宗理忠」、「中山樵」、「中山方」、「中山二」(或作「中山次」、「中山二郎」)、「高野方」(或作「高野芳」)、「高野長雄」、「高野艾斯」、「高山」(Mr. Takayama)、「生江笛化」醫師(Dr.Fueke Namae)、「雅喇巴醫師」(Dr. Alaba)、「雅羅哈」(Mr. Alaha)、「道肯士」(Mr. Dokans)等化名。

與孫文齊名的革命家黃興則曾經化名「李有庆」、「张愚誠」、「张守正」、「冈本義一」、「今村长藏」等。

毛澤東先后用過多個化名筆名。如:「子任」、「自任」、「學任」、「學潤」、「潤芝」、「潤滋」、「詠滋」、「詠芝」、「永滋」、「泳芝」、「泳滋」、「允滋」、「國彬」、「澗西」、「萬山」、「石三」、「石山」、「楊子任」、「楊引之」、「周石林」、「李得勝」、「鍾英」、「趙東」、「馬任」、「毛奇將軍」、「二十八画生」等。

蔣介石1914年假扮為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日本籍職員,到滿洲執行秘密任務,化名「石田雄介」[1][2]

日本幕末時期的維新志士坂本龍馬,於志士活動期間為了避人耳目曾化名「才谷梅太郎」,其他假名尚有「西鄉伊三郎」、「高坂龍次郎」、「大濱濤次郎」、「取卷之拔六」等。

軍公黨職人員化名编辑

早期中華民國政府的一些軍職公職人員,與國民黨的許多核心分子,都會規定使用化名;與當時兩岸分據有關,名字組合為本姓加上有關反共反攻大陸為主之兩個字組成之名字,例如:「建國」、「復國」、「中興」、「復興」;亦有可能同一個名字多人輪流(共同)使用,例如:使用於投稿、部隊當值長官化名;現已大多不再使用。

註腳编辑

  1. ^ 《黑龍江歷史大事要覽》(連載五),黑龍江省地方志辦公室研究室,《黑龍江史志》2012年14期26頁,2012年7月
  2. ^ 7 大正3年7月24日から大正3年8月9日. 国立公文書館.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