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北京-奉天铁路(英語:PMR, Peking-Mukden Railway[1],曾在1928年和1929年先后更名为北平-奉天铁路北平-辽宁铁路。线路全长840公里,从北京奉天府(今沈阳市),是连接华北地区东北地区的交通要道。这条铁路起源于1881年建成通车的唐胥铁路,在不断延长后连接了天津市北京市秦皇岛市,还向山海关外延长到了葫芦岛市锦州市,最终到达了沈阳市,前后历时31年。

京奉铁路
北宁铁路、平奉铁路
京奉铁路路徽
East Zhengyangmen Station.jpg
京奉铁路的起点——正阳门东站
概覽
營運地區中國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东北部、辽宁省西部
服務類型 干线铁路
目前狀況京沪铁路京津段、津山铁路沈山铁路七滦支线的前身
技術數據
路線長度 840公里
正線數目 部分复线
軌距 標準軌
运营信息
開通營運 1897年7月31日
廢除年份 1932年1月7日
重要人物 李鴻章唐廷枢克劳德·威廉·金达

虽然在此之前,展览铁路在1865年建成通车,吳淞鐵路在1872年开通运营,但是京奉铁路才是中国第一条干线铁路,也是第一条管理权由中国人掌握的铁路,在中国铁路史甚至交通史上都有着重大意义。

目录

发展简表编辑

在建设过程中,该铁路的名称曾多次变化,以下是其发展的简表。

京奉铁路发展简表
时期 事件
1880年 唐胥铁路计划首次提出
1881年5月 唐胥铁路开工
1881年11月 唐胥铁路完工
1887年2月 海军衙门[註 1]提出大沽口-山海关铁路计划
1887年4月 唐胥铁路西延至芦台镇
并更名唐芦铁路
1888年8月 唐芦铁路西延至大沽口
并更名唐津铁路
1888年 津通铁路计划提出
1889年 津通铁路计划被搁置
1890年 唐津铁路东延至古冶
并更名冶津铁路
1891年 关东铁路计划获批
1894年 冶津铁路东延至山海关
并更名津榆铁路/北洋铁路
津榆铁路延长至绥中
1895年 津芦铁路动工
1897年 津芦铁路建成至丰台
1897年8月 津芦铁路与津榆铁路合并为关内外铁路
1900年6月 关东铁路修建到了大虎山镇和营口
1901年 关内外铁路从丰台延长至正阳门东站
1904年 关东铁路延长至新民
1907年4月 中国政府赎回新奉铁路
并改造为标准轨距
1907年 线路更名为京奉铁路
1932年1月 京奉铁路关外段被满铁控制
并更名为奉山线
关内段更名为京山线

关内段编辑

前身——唐胥铁路编辑

唐山-胥各庄铁路又名开平煤矿铁路(英語:Kaiping Colliery Tramway),是一条连接开平煤矿胥各庄轻便铁路,全长近9公里。该铁路1881年5月开始动工,11月通车。作为中国第一条承担运输功能的、由中国人修建的铁路,唐胥铁路被公认为是中国铁路的起点[3]。随着开平煤矿产量逐渐增加,为连接蓟运河,从1886年起,唐胥铁路开始向芦台镇修建,并于1887年投入运营;延长线通车后,唐胥铁路改名为唐芦铁路[4]

转为干线铁路编辑

 
金达提供的铁路计划,截止至1891年。图中可以看见已经完工的芦台煤河与古冶-大沽口-天津铁路线。

1887年3月5日,海军衙门[註 2][2]上书朝廷,请求将铁路向西延长至大沽口、向东延长至山海关,以提高军事调动的效率[4]。由于商界不相信公司官督商办的体制,该公司一时难以集资,直到得到外资贷款后,延长线才得以修建[5]

1888年3月,铁路由芦台修至大沽口[6],又于8月修建至天津,是为唐津铁路[5]。10月9日,唐津铁路在添加举行通车典礼,直隶按察使周馥主持[4],李鸿章亲自前来查验,并表示“自天津至唐山,铁路一律平稳坚实,桥梁、车站均属合法”[7]。至此,铁路已延长到130公里[8]。唐津铁路总建设费用共为白银150万两,每公里约1.24万两。

唐津铁路技术标准[4]
项目 详细
钢轨 唐山-胥各庄:45英磅每碼(22公斤每米)
胥各庄-塘沽:60~70英磅每碼(30~35公斤每米)
塘沽-添加:70英磅每碼(35公斤每米)
枕木 日本产硬木
石碴 唐山产石灰石
桥梁 6米以上跨度的桥梁48座

较大桥梁的钢梁均为英、美制造

由于开平矿务局新建的林西矿产煤在即,1889年,唐津铁路向东朝古冶方向延伸,在1890年竣工通车;随后,线路改名为冶津铁路,里程达到155公里[4]。1892年,铁路修建至滦州,并于1894年通抵临榆(今山海关[9]。至此,线路易名津榆铁路,亦称北洋铁路(英語:Imperial North China Railway[10],里程达到283公里[5]。以上的区间由清朝政府在1891年成立的北洋官铁路局动用清廷库银而修筑[10]

在修建这一段铁路的过程中,詹天佑在1888年加入了中国铁路公司,并在金达手下工作了12年。金达在工程中非常赏识詹的才华,并将他从见习工程师迅速提拔为区段工程师[11]

前身——津芦铁路编辑

天津-卢沟桥铁路全长150公里,修建于1895年12月-1897年6月。

继续延长编辑

1900年12月,八國聯軍控制北京时,为使铁路靠近东交民巷使馆区,驻京英军修建了从马家堡到永定门的轻便铁路[12],后在1901年进行了正式的改造,将铁路从被毁的马家堡站延长到了正阳门的东侧,途中沿着与德军占领区的分界线,依次经过永定门和东便门[8];新建的这段路线和南苑西侧的弯道一同形成了一段“之”字形弯道,并一直使用至今。

关外段编辑

计划编辑

1890年初,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就日本对朝鲜半岛扩张的欲望,奏请朝廷在东北地区修建铁路[4]。4月,驻俄国公使洪钧报告了俄罗斯帝国西伯利亞鐵路计划[8]。为消除潜在的威胁,清廷下令暂停卢汉铁路的建设,转而要求李鸿章“妥筹”营口-吉林-珲春关东铁路[4]。李随即派金达和喀克斯前往东北勘察地形。11月,在现场勘察完后,李鸿章向海军衙门表示,该区域人烟稀少,施工难度大,而且容易引起俄国的猜疑,建议建设由古冶向东展延至盛京吉林的铁路[8]。1891年初,意见获海军衙门同意[4]。同时,第二次勘路人员在返回天津后,确定新路的走向为出山海关,经锦州、新民至沈阳,再到吉林[4]。同年三月,李鸿章将关东铁路施工办法上报清廷;除申明变更线路外,还要求将原订每年拨给芦汉铁路的建路专款——白银200万两——用作关东铁路的建设资金[4]。同年3月13日,建议得到清廷同意。随后,北洋官铁路局在山海关成立[4]。这是中国官办铁路的开始[4]

建造编辑

由于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战败,至1894年,铁路只延展到辽宁中后所(今绥中),共新建线路193公里,其中山海关以东的部分长65公里;至此,铁路自天津起的里程达到了348公里。在此过程中,横跨滦河滦河大桥在1894年2月建成[4]。天津-古冶区间由于是中国铁路公司修建,被称为“商路”,而古冶-山海关区间因为是官办,所以被称为“官路”[4]

甲午战争后,清朝意识到了铁路的重要性,开始大力支持铁路的发展;关东铁路也在1899年修至锦县,里程增加118.7公里[5];1900年6月,铁路修建到了大虎山镇和营口[6],里程再次增加106.4公里[5],后因八国联军入侵北京而再次中断[5]。至此,铁路从卢沟桥到大虎山的里程达到了684公里。[8]

1902年4月,清廷与俄国签订《交收东三省条约》,俄国同意分三批撤离东三省[註 3],并将山海关-营口-新民厅铁路交还中国,清廷则允诺将与俄方商议东三省南部的铁路建设[13]。俄军从辽河以西撤军后,便拒绝执行剩下的撤军计划,而且以《续订旅大租地条约》的条款反对辽河架桥计划[註 4],于是关外段只能延长89公里到新民厅;至1904年,关内外铁路的里程达到了773公里[8]

新奉铁路问题编辑

新民-奉天间铁路变迁
 
 
 
   
 新建线路、
新奉手押式
轻便铁道线
 
   
兴隆店站、张高力屯
   
高力屯
   
 
 
   
   
 
 

俄军拒绝撤军引发了日本的不满,继而引发了日俄战争。清廷无力干预,只能被迫将辽河以东划为“交战区”并“宣布中立”。战争期间,日军不仅在交战区外的新民(位于辽河以西)设立了新民府军务署并驻军,还修建了新民-皇姑屯的铁路(新奉铁路)。虽然中方一再抗议[註 5],但仍无济于事[8]。在此期间,日军在新民-皇姑屯间修建了铁路并多次改造:

日军在新民-皇姑屯间的铁路[16][17][18][19]
时间 区间 说明
1904年5月 新民-高力屯[註 6] 日方开始新建此区间。
此路在非交战区,日方士兵需变装以偷偷进行。
此路通车后,日军物资可以从营口上岸,利用辽河运至新民。
1905年3月-4月 奉天-高力屯 日方新建了此区间。
动力方式为人力台车
轨距600毫米(2.0英尺)英语2 ft and 600 mm gauge railways
1905年6月 奉天车站-小西门 新建此区间
1905年12月 新民-奉天 此区间轨距改为1,067毫米(3.501英尺),并改用蒸汽機車运行。
渡河通道改为巨流河站旁边的桥梁。
1906年8月 新民-奉天 此区间正式以固定班次运行,向公众提供客货运服务。

在1905年时,日方就曾表示将作价出售新奉铁路给中国,却又以撤兵转运为由,将其改造为南满铁路的轨距并继续使用[5]。在战争结束后,新奉铁道的归属悬而未决;直到1907年4月,清政府才以166万日圆,加上吉长铁路必须采用日款的代价,赎回了新奉铁路,并在同年改造为标准轨距[20]:574-575,而辽河大桥的改造工程则在次年完成[8]

入沈阳城问题编辑

京奉铁路沈阳城段

此为京奉铁路刚建成入沈阳城段的线路图

 
辽宁总站
       
奉天车站
 
老沈阳站
 
 

日俄战争后,双方签订了《朴茨茅斯和约》,東清鐵路长春-旅顺路段改名为南满铁路并由日本控制;京奉铁路如果要进入奉天城,则必须经过南满铁路附近[8]。经数年谈判,1909年9月4日,中日两国签署了《东三省交涉五案条款》,清廷向日本让渡了南满铁路大石桥-营口支线的所有权,以换取日方同意京奉铁路下穿南满铁路的计划[21]。1911年9月2日,中日两国政府达成《关于京奉铁路延长协约》,日方同意将南满铁路抬高架桥,以使京奉铁路延长至奉天城根并下穿南满铁路,中方则需由奉天铁路总局补偿滿鐵2.4万日元[21],并自行修建皇姑屯站-奉天驿的联络线[5]。1911年12月20日,这段长达3.9公里的延长线完成铺轨[8]

1924年[21]奉天总站在小西门附近,以原奉天省立第五小学的校舍设立[22]。1927年,张作霖提出了改造奉天新站的计划,并聘请杨廷宝作为设计师,于1930年月19日落成了规模远大于南满铁路奉天车站的新站房[22][21]

运营编辑

管理编辑

1886年,李鸿章允准组建开平铁路公司,共招股2500股,共计白银25万两,伍廷芳任总经理[23]。公司成立后便出资10万两白银购买了唐山机车厂和唐胥铁路的所有权[24]。自此唐胥铁路脱离矿务局管理,开始单独经营[25]。在1887年,唐芦铁路延长计划得到批准后,为筹集资金,开平铁路公司改组为中国铁路公司(亦称津沽铁路公司或天津铁路公司),招股银100万两,任命伍庭芳为经理,金达为总工程师,詹天佑等为工程师[4]。公司由于“官权重而商利轻”的官督商办体制,在集资过程中受到了冷遇,仅招得商股10.85万两白银,另向天津海防支应局等处借款16万两,仍远不及100万两的预计[5]。为凑集款项,公司只得向英商怡合洋行借款63.7万两,向德商华泰银行借款43.9万两,才使延长线得以修建[4]。这是中国铁路史上第一笔外国借款[4]。在唐山-古冶区间通车后,中国铁路公司的资金告罄[5]

 
京奉铁路管理局

为继续修建铁路,李鸿章奏请朝廷在山海关成立北洋官铁路局,并以中央财政收入作为经济来源[5]。1891年6月30日,北洋官铁路局在山海关成立,提督周兰亭、直隶候补道李树棠出任官路总办[6]。受到甲午战争的影响,北洋官铁路局被迫撤销[21]。1896年,清廷成立了“津榆铁路总局”,并收购了天津-古冶铁路、原中国铁路公司和原北洋官铁路局的资产[4]。1897年7月31日,津榆铁路总局与津卢铁路总局合并为“关内外铁路总局”,胡燏棻出任关内外铁路督办大臣[6]梁如浩任总办[26]

1898年10月10日,为偿还修建津榆铁路和津芦铁路时的贷款,关内外铁路督办大臣胡遹与英国汇丰银行、怡和洋行签订了《关内外铁路借款合同》;虽然成功借得230万英镑以解急需,却是以让渡部分权利作为代价的[參 1][27]。自此,不仅关内外铁路的管理权需要与外国人分享,而且平日的运营需以英语为主要语言,例如火车站的站牌、管理部门的文件和员工的日常对话,直到1930年铁道部下令“停止使用外文”[27]

1901年2月21日,英军成立铁路管理局(英語:British Railway Administration, BRA来管理京奉铁路关内段[28]。至此,关内外铁路关外段由俄国侵略军管理,关内段由英国侵略军管理。[4]

1902年4月,清廷与英国签订《交还关内外铁路章程》,英国将控制的关内路段交还中国[8]。《辛丑条约》签订后,英俄两国军队在8月将关内外铁路归还中国[5]

1907年8月,郵傳部正式将线路改名京奉铁路[10]

北洋政府時期,京奉铁路先后由交通部铁道部管理[21]第一次直奉戰爭期间,关外段在1922-1924年间被奉系军阀控制并更名为奉榆路[21]

车票编辑

由于关内的局势动荡,加上华北平原土壤的恶化,自近代以来,不少居民开始向关外迁徙,京奉铁路则是其中一条重要出关的通道。为顺应这个潮流,京奉铁路管理局自铁路全线通车以来,便对向东北移民的乘客降价发售车票[參 2][參 3]

另外,管理局还对出关的小工发售更加优惠的小工票[參 4]。1912年春,京奉铁路与津浦铁路商定,联合发售直达关外各站的通票,以方便来自津浦铁路北段沿线的小工出关[31]。1915年冬,为便利小工的返乡,两路又联合售卖由关外各站直达山东济南等处的减价小工通票,并将详细办34法刊登广告[31]。进入1930年代,京奉铁路局将小工票的适用乘客扩大到小工的家庭成员[31]。截止至九·一八事变之前,平均每年乘坐小工票车出关作工的乘客都在10.8万人以上。[32]

虽然管理局对移民和小工有优惠,但是车票的价格仍不及同期的水路便宜[31]

1932年,东北交通委员会和南满铁路废除了对小工和移民的优惠政策[33]

邮政编辑

在唐胥铁路延长为津榆铁路后,从1895年开始,邮差开始在天津-营口之间乘坐火车传递邮件,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使用铁路进行邮递。1899年,唐山邮政分局(隶属于天津邮政局)开始使用列车开展邮递服务,还增加至天津的邮政列车班次。虽然唐山的铁路邮政因八国联军之役中断了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就在一年后恢复。在英国控制期间,英方的管理机构开设了火车邮局。还推出了叠印邮票[34]。1903年,外务部颁布了《大清邮政局与铁路公司互议章程》,一些车次开始加挂邮政车厢,“ 火车邮戳”也开始出现在津榆铁路上。至1907年,唐山邮局开通了至周边多个乡镇的邮路,使周边地区成为了当时邮政最方便的地区。[35]

联合运输编辑

京奉铁路是秦皇岛港非常重要的运输通道。在秦皇岛港开港后的几年时间里,近90%的进出口货物都是通过京奉铁路运送的[31]。受到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影响,京奉铁路在5月25日-6月21期间完全中断,当年的港口出口量和出口总值就下降了93万吨和382万海关两[36]

开滦矿务局为配合煤炭的外运,还长期租借数十量铁路车辆[註 7]给京奉铁路管理局[37]

战争破坏编辑

义和团运动爆发后,作为“西方事物”的铁路和火车站自然无法幸免。在暴民冲击下,马家堡站丰台站变成了一片废墟。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天津、北京等地。俄军抢先占领了天津站并控制了天津至杨村间的铁路;英军则试图抢夺天津-杨村区间的控制权。1901年1月17日,经磋商后,俄国侵略军撤至关外并带走全线2/5的机车和车辆,以及山海关桥梁厂唐山修车厂与沿线各段的重要机器和设备;这些设施随后被运往关东州[5]。清军及义和团在抵抗中曾猛烈进攻天津站,并拆除塘沽-北京间的线路,天津至北京间线路破坏尤为严重。[4]1901年9月7日,清廷与参与八国联军之役的各国签订《辛丑条约》,允许各国派兵驻守车站[註 8]。1902年8月,清廷向俄国和英国收回关内外铁路管理权。在此之前,中英之间订立了《关内外铁路交还以后章程》,使英国实际上掌握了全线的管理权。[4]

1912年1月4日,滦州起义起义军乘车进入关内途中,曹锟王怀庆雷庄重兵设伏,拆除铁轨,并从石家庄调来援军,使起义军损失惨重[38]

受到1922年第一次直奉戰爭影响,京奉铁路在5月25日至6月21日期间完全中断。

1928年6月4日,北洋政府的最后一位领导人——张作霖乘专列,从北京前往奉天;在行经皇姑屯站附近时,专列遭到日本关东军埋下的炸弹炸毁,张作霖也不治身亡。

技术改造编辑

双线建设编辑

到1919年,开滦矿务局从秦皇岛港出口的煤炭已占该局总产量的49.4%,并计划继续增加出口[4]。为满足开滦煤矿的运输需要,京奉铁路上经常出现临时加开的运煤车次,导致往来的列车经常误点[31]。为提高铁路的运力,1921年,京奉铁路总局接受了开滦矿务局的建议,决定在全长149.8公里的唐山-榆关区间修建双线[4]。随后,总局于1921年4月向中英公司借款50万英镑,向天津通用银行借银元200万元[39]。筹款完成后,工程从1921年7月开工,因军阀混战,工程延迟至1925年才大部分完工[40]

滦河大桥使用已30多年,而且为单线设计,导致朱各庄-滦县区间仍然为单线,成为了京奉铁路的瓶颈;因此,管理局在1929年决定新建双线的滦河大桥,因时局动荡到1935年才正式动工,后在1939年建成[41]

改道编辑

京奉铁路曾在秦皇岛和塘沽区间改道。

1898年,秦皇岛港开港;一年后,一条长4.8公里、从汤河至港区的單線专用铁路英语Industrial railway建成[31]。随着开滦煤矿和秦皇岛港的急速发展,这条专用铁路已经无法满足运输的需求[31]。于是,京奉铁路管理局在与开滦矿务局磋商后,于1915年将北戴河站-山海关站区间南移,并在新线路上增建了秦皇岛站(今秦皇岛南站)和南大寺站,原汤和区间则被废弃,使铁路和秦皇岛港的距离缩短了5公里[42];改线工程于1916年9月1日投入使用[31]。同时,连接秦皇岛港口专用铁路也改为从秦皇岛站出发[4]。改线后,“(京奉)铁路局更用力大之机车,现在货车载重较前能多至百分之四十至五十之量,使开滦局由矿区至本埠(秦皇岛港)运煤之事易而且捷”[43]

塘沽站(今塘沽南站)在1888年建成时,站北设人字线,来往天津和唐山的列车需要进入车站,机车头还要在轉車盤上调头,十分不方便。1889年,人字线被拆除,并由新建的環形迴車道取代。[4]

分拆编辑

 
1945年的中国华北和东北地区铁路,可见关内段和关外段已成为单独的线路。

九一八事變后,1932年1月7日,满洲国在日本的支持下,强行控制了关外段,将其划为满洲国国有铁道并改名为奉天-山海关铁路,而关内段则改称北京-山海关铁路。自此,两线一分为二[44][45]。日军全面侵华后,京山铁路被華北交通接管[46]

相关机构和建筑编辑

唐山交通大学编辑

为培养中国自己的铁路人才,1896年,津榆铁路总局创办了中国第一所铁路学堂——山海关北洋铁路官学堂,由津榆铁路总局总办吴调卿兼任铁路学堂第一任总办[47]。该校是现西南交通大学的前身。

山海关造桥厂编辑

1893年,北洋官铁路局兴办了锻制铁路工务用品为主的山海关工厂。在滦河大桥建成后,北洋官铁路局在李鸿章的支持下上书朝廷,建议以将造桥的300余名技工留下,并在山海关建立造桥厂。清廷最终采纳了这个建议,并拨白银48万两,将300名技工并入山海关工厂,开办了中国第一个造桥厂——山海关造桥厂。该工厂现在是中铁高新工业旗下的中铁山桥集团[48]

北宁公园编辑

北宁公园位于天津市河北区,本为大清官立种植园,后来在1931年由时任北宁铁路局局长高纪毅改造为公园,供铁路局职工休憩[49]

支线及联络线编辑

关内段编辑

  • 南苑支线
  • 西沽支线修建于1888年,于1889年通车。线路全长11.5公里,从天津站西沽。此线路是为转运长芦盐而修建。[4]
  • 北戴河支线

通州支线编辑

通州支线东便门站向东至通州站,全长21.9公里。英军在占领北京期间,建成了此支线以连接北京城和大运河西岸的通州——重要的漕运枢纽[50];此支线在1902年8月24日被中国收回[51]。1938年,通古铁路通车后,两线合称“京古铁路”。[40]:941970年,京秦铁路计划发布,起点就设在双桥站;在京秦铁路全线通车后,此区间成为了京秦铁路的一部分。现时该区间是京哈铁路的一部分。

关外段编辑

  • 葫芦岛支线
  • 锦朝支线
  • 大通支线
  • 北陵支线

营榆铁路编辑

又名沟营铁路,因其位于辽河北岸而俗称河北铁路。该铁路于1900年3月建成,在国共内战期间被拆除。线路在拆除前为單線鐵路,长90公里,从沟帮子分岔向东,途经大洼田庄台,最后到达营口市内的辽河北岸。[52]

由于铁路连接了营口和京奉铁路主线,不少居民会选择乘坐“辽东小火轮”来往辽河的南北两岸,再通过该铁路来往营口和山海关。这样的路线相比起通过南满铁路到达奉天,再转乘京奉铁路的列车入关要更加快捷,因此营榆铁路的运输一直比较兴旺:铁路沿线曾设有30个道房,最多时雇员达到了400人;线路上既有货运列车,也有客运列车,有时还有客货混装列车。[52]

日俄战争后,该线路由日方控制。九一八事變后,日方收回了铁路权,沿铁路设关卡,并开始运输军需物资。[52]

1943年8月,日方命令当地民工拆除了营口至大洼段;国共内战期间,大洼至沟帮子一段也被拆除。之后,在铁路剩下的地基上,一条连接沟帮子和营口北岸的公路建成。[52]

影响编辑

作为中国第一条正式营业的干线铁路,京奉铁路对华北和东北地区的影响深远,尤其是在工业和运输领域。

  • 第一次使用铁路的邮政服务就出现在津榆铁路上;至1907年,唐山周边地区成为了当时邮政最方便的地区。[35]

秦皇岛市编辑

  • 在秦皇岛区间改线后,秦皇岛港的贸易愈加繁荣,铁路周围也建起了一座座房屋[參 5][參 6]秦皇岛市在铁路以南、靠近港口的城区为商埠区,由开滦矿务局管理[參 7],在改线后变得越来越繁荣,并逐渐成为秦皇岛港的经济重心。与之相反的是铁路以北的、由中国方面管辖的街市区,面积不到商埠区的3/5。虽然街市区里也有各种学校和政府机构[55],但是市政管理非常糟糕[參 8]
  • 由于秦皇岛港是水陆交通的接驳点,老秦皇岛站的客运非常繁忙,除附近各村镇的居民和大量中原的农民与客商外[31],还有日、韩商旅及每年春季的美国游历团等在此下船并换乘列车前往平津和冀东各地[57]
外部圖片链接
  京奉铁路在Flickr上的图片
  京奉铁路借款合同暨关于交涉章程. 首都图书馆. 1912-1948 [2019-04-12]. 

注释编辑

  1. ^ 1885年成立的海军衙门兼管铁路事务。[2]
  2. ^ 1885年成立的海军衙门兼管铁路事务。[2]
  3. ^ 签约后六个月内撤离盛京省辽河以西,再六个月撤离盛京其余部分及吉林省,再六个月撤离黑龙江。
  4. ^ 《续约》中提及中国不能“将南满支路所经过地区之铁路权利给与他国”,而关内外铁路为英籍工程师主持并借英款兴建。
  5. ^ 新民知府增韫曾抗议日本设置军务署违反局外中立[14]外务部也向日本发出“新民系局外地面,未便安配铁轨……转致贵国军政官勿在此处安设轨道,以重中立”之抗议[15]
  6. ^ 位于辽河边的渡口
  7. ^ 包括600辆40吨的煤车、12辆制动式有篷车皮和18辆机车
  8. ^ 包括丰台、黄村、廊坊、杨村、天津、军粮城、塘沽、芦台、唐山、滦县、昌黎等站
  1. ^ 《合同》部分款项:[27]
    • 第六条 “在借款期内,总工程司应用英人。至铁路办事首领人员……均用干练之欧洲人充当……并添派铁路洋账房一员,须具干练之才,于铁路各账务,均有全权布置管理。”
    • 第九条 “此借款以45年为期……自第6年为始,匀分40年归还。”
  2. ^ “铁路对移殖之旅客票价照普通旅客票价,减少若干成, 或竟至全免之谓。”[29]
  3. ^ “以天津东站、军粮城、塘沽、大凌河往沈阳、营口者为限,准许移民及其家属乘车购用减价票……“[29]
  4. ^ ”……本总局现拟格外体恤,定章减收,专备火车于三月初一日起,凡天津、军粮城、北塘、塘沽四站均卖此项苦工专票,上车装送营口或新民屯,每人均减价收车脚两元,并饬不准另外需索……“[30]
  5. ^ “土客杂居遂增至数千户”[53]
  6. ^ “本埠街市及近铁路之处,大兴土木,其建筑内 有西式及半西式之房数座、大客栈一处及局势较阔 之市面若干处,矗起街心与街外。此足征铁路之来 不久将使本口发达,商务一新可期而待也。”[54]
  7. ^ “(商埠区)统归矿局管辖,非经许可,不准国人在内营业,对所有营业,复有随时取缔之权,几与各国租界向埒”
  8. ^ “虽有警署负责治理责任,而路政不修,污秽遍地,娼妓甚多”[56]

参考文献编辑

[58][59][60][61]

  1. ^ 崔毅飞. 学者发现并抢救“京奉铁路”百年界桩. 法制晚报. 环球时报. 2018-07-25 17:37 [2019-04-12]. 
  2. ^ 2.0 2.1 2.2 中国文物报. 工业遗产调研之滦河大铁桥. 河北省文物局: 第8版. 2016-07-04 11:18:01 [2019-05-31]. 
  3. ^ 从中国铁路源头出发. 人民铁道. 2019-01-24 11:02:21 [2019-05-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9).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4.24 4.25 天津市地方志办公室. 第一章 干线\第一节 京山线. 天津通志·铁路志 (pdf). 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2006-08-01 [2019-04-18]. ISBN 97878056389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2).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张春燕. 京奉铁路述考. 兰台世界. 2011, (5): 43-44. doi:10.16565/j.cnki.1006-7744.2011.05.031. 
  6. ^ 6.0 6.1 6.2 6.3 京奉铁路八百多公里修了五十三年. 辽宁省档案馆. 2010-09-02 [2019-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0). 
  7. ^ 卷三. 李文忠公全集·海军函稿. 1905: 23,24,28. CSBN 4612-3.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黄清琦, 陈喜波. 京奉铁路之历史地理研究(1881-1912年). 地理研究 (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 2015-03-13, 33 (11): 2180–2194 [2019-06-10]. ISSN 1000-0585. doi:10.11821/dlyj20141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31). 
  9. ^ Institution of Civil Engineers vol. clx 1905 Paper No.3509 : “Railway Construction in North China” by Edward Hulme Rigby BSc and William Orr Leitch AMICE
  10. ^ 10.0 10.1 10.2 唐胥铁路:中国铁路源头的前世今生. 河北新闻网. 2017-08-17 14:57:00 [2019-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9). 
  11. ^ "Railway Wonders of the World" - 'A Wonderful Chinese Railway The First Line to be Financed, Built and Operates Solely by Celestial Effort' by F.A. Talbot, London c.1913
  12. ^ 中国铁路史编辑研究中心. 中国铁路大事记. 北京市: 中国铁道出版社. 1996: 28. 
  13. ^ 王铁崖. 中外旧约章汇编第二册. 北京市: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1957: 39–46. 
  14. ^ 日本关东军都督府陆军部. 第八卷. 明治三十七八年战役满洲军政史 (东京: 陆军省). 1915: 1–10. 
  15. ^ 宓汝成. 1863-1911(第二册). 中国近代铁路史资料 (北京: 中华书局). 1963: 574–575. 
  16. ^ 日本关东军都督府陆军部. 第八卷. 明治三十七八年战役满洲军政史 (东京: 陆军省). 1915: 21,22,258,259. 
  17. ^ 日本参谋本部. 第十卷. 明治三十七八年日露战史 (东京: 偕行社). 1914: 605,606. 
  18. ^ 日本关东军都督府陆军部. 第七卷. 明治三十七八年战役满洲军政史 (东京: 陆军省). 1915: 55,56. 
  19. ^ 日本外务省. 第一巻. 新奉鉄道関係雑纂 (外務省外交史料館). : 编号1–7–3–106. 
  20. ^ 宓汝成. 1863-1911(第二册). 中国近代铁路史资料 (北京市: 中华书局). 1963. 
  21. ^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中国最早的铁路——京奉铁路艰难铺筑50年. 風物遼寧. 遼寧省檔案局(館). [2019-04-16]. ISBN 9787205074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9). 
  22. ^ 22.0 22.1 从辽代移民到京奉铁路:沈阳历经了怎样的沧桑变迁?_网易新闻. 北京晚报. 网易新闻. 2018-02-09 10:21:14 [2019-04-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2). 
  23. ^ 京奉铁路八百多公里修了五十三年. 辽宁省档案馆. 2010-09-02 [2019-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0). 
  24. ^ 燕赵都市报. 唐山骄傲:唐车造出中国第一台蒸汽机车 “龙号”机车揭开百年传奇. 中车唐山机车车辆. 2013-03-02 [2019-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25. ^ 唐胥铁路:中国铁路源头的前世今生. 河北新闻网. 2017-08-17 14:57:00 [2019-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9). 
  26. ^ 曾在葫芦岛修铁路的民国外长-葫芦岛新闻网. www.hldnews.com. 2017年02月20日 [2019-04-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4月20日). 
  27. ^ 27.0 27.1 27.2 北宁铁路使用英文的由来. 人民铁道. 2015-01-28 09:37:19 [2019-03-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9). 
  28. ^ “Royal Engineers Journal” : October 1, 1901, January 1903, and September 1903 and also Royal Engineers Archives, Chatham, Kent: “British Railway Administration Reports” for the Peking-Shanhaikuan Railway, February 1901 to September 1902.
  29. ^ 29.0 29.1 戴世文. 满蒙垦殖与铁路运输(续). 北宁铁路月刊. 
  30. ^ 金士宣. 中国铁路问题论文集. 南京: 交通杂志社. 1935. 
  31. ^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李海滨, 李自典. 京奉铁路与秦皇岛城市的崛起发展. 河北师范大学学报 (中国铁道博物馆&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 2013.03, 36 (2). 
  32. ^ 北宁铁路经济调查队. 北宁铁路沿线经济调查报告书. 北宁铁路管理局. 1937. 
  33. ^ 川锅诚一著,邓嵩,萨殊利译. 入满打工的中国劳工问题. 近代史资料 (总第108号)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4. 
  34. ^ “Royal Engineers Journal” : October 1, 1901, January 1903, and September 1903 and also Royal Engineers Archives, Chatham, Kent: “British Railway Administration Reports” for the Peking-Shanhaikuan Railway, February 1901 to September 1902.
  35. ^ 35.0 35.1 唐山早年的邮运、邮局和邮戳. 唐山市人民政府. 2014-09-11 10:18:38 [2019-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31). 
  36. ^ 黄景海. 秦皇岛港史(古、近代部分). 北京市: 人民交通出版社. 1985: 230. 
  37. ^ 天津海关十年报告(1922-1931). 天津历史资料 (天津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1980: 65. 
  38. ^ 辛亥滦州起义烈士陵园纪实. 光明网. 2011-04-19 13:34:42 [2019-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3). 
  39. ^ 交通部铁道部. 路政编(第七册). 交通史. 1935: 124. 
  40. ^ 40.0 40.1 北京市铁路运输志. 北京市数字方志馆. 2004-04 [2019-03-14]. ISBN 978-7-200-05098-1.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04-22). 
  41. ^ 滦河铁路大桥的变迁. 中国铁路总公司. 2017-08-31 [2019-05-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31). 
  42. ^ 秦皇岛市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 第四辑. 秦皇岛文史资料选辑. 1990: 28. 
  43. ^ 中华民国五年秦皇岛口华洋贸易情形论略. 天津图书馆. 1917-02-27: 235. 
  44. ^ 郭铁桩. 九一八事变后满铁攫取我国东北铁路路权始末. 齐齐哈尔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 (1): 122-124. doi:10.13971/j.cnki.cn23-1435/c.2009.01.050. 
  45. ^ 张洁.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攫取中国东北铁路权探析. 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 37 (6): 48-52. 
  46. ^ 诵唐:《华北开发公司之伟绩》,《中联银行月刊》第7卷第3期, 1944年3月,第48页。
  47. ^ 中国最早的高等学府之一——唐山交通大学. 人民政协报. 2011-01-27 [2019-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48. ^ 钢桥的摇篮 道岔的故乡. 河北工人报. 2013-07-15 17:00:44 [2019-05-31]. 
  49. ^ 北宁公园 中国最早的铁路公园. 人民铁道. 2012-04-09 15:25:00 [2019-06-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9). 
  50. ^ 第十一编 交通 邮电. 通县志. 北京出版社. 2003-11 [2019-07-09]. ISBN 7-200-05086-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9). 
  51. ^ 第二章铁路. 第七编 交通邮电. 北京市朝阳区志. 2007-02. ISBN 9787200066159. 
  52. ^ 52.0 52.1 52.2 52.3 沟通关内外的“河北铁路”. 营口市图书馆. 2005-12-17 [2019-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2). 
  53. ^ 高锡畴等纂,高灵霨等重修.临榆县志(卷五· 舆地编) [Z].1929.:18
  54. ^ 中华民国五年秦皇岛口华洋贸易情形论略[Z].1917-02-27.天津图书馆藏.
  55. ^ 秦皇岛之近况[J].中外经济周刊,(212).1927-05-21.:2
  56. ^ 松年.华北港口参观记(续)[J].国闻周报,8(33),1931-08 -24.:3
  57. ^ 北宁铁路经济调查队编辑.北宁铁路沿线经济调查报告书[Z].北宁铁路管理局,1937.:1554
  58. ^ 开滦与铁路的路矿互惠. 开滦国家矿山公园. 2017-07-03 [2019-06-07]. 
  59. ^ 开滦买车租给铁路使用. 开滦国家矿山公园. 2017-07-12 [2019-06-07]. 
  60. ^ 从“快车马路”到津唐铁路. 中国档案报. 2018-04-23 [2019-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01). 
  61. ^ Kinder, Claude William. Railways and Collieries of North China. Minutes of Proceedings of the Institution of Civil Engineers CIII. 1890-1891: 278-306. doi:10.1680/imotp.1891.20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