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宫纯

北宫纯(3世纪?-318年),表字籍貫不詳。西晉漢趙官員。北宮純原為涼州督護,因洛陽為王彌所攻而被刺史張軌派往洛陽,曾兩度協助擊退漢趙軍隊,守衞洛陽。永嘉之亂後降漢,在漢任尚書靳準之亂時在東宮結堡自守,為靳康所殺。

生平编辑

兩守洛陽编辑

永嘉二年(308年),漢國將領王彌率軍逼近洛陽,京師危急,涼州刺史張軌就派了北宮純與張斐等領五千精騎入京助守。王彌到洛陽後屯駐在津陽門,而北宮純就率領百多人突擊王彌軍,大破對方,亦逼令王彌退軍。接著北宮純又於河東擊敗另一漢國將領劉聰,暫時保洛陽安全。[1][2]永嘉三年(309年)冬,漢國又派劉聰王彌呼延翼等人南攻洛陽,北宮純乘夜率一千多人攻擊漢軍,殺其征虜將軍呼延顥。不久呼延翼為其部下所殺,大軍潰退,劉聰雖圖繼續攻擊但又被晉軍所敗,最終仍被逼退兵。[3]

降於漢趙编辑

永嘉五年(311年),漢軍攻陷洛陽,俘晉懷帝及在洛陽的宗室官員,北宮純轉守南陽王司馬模所據之長安,不過其年劉粲又攻長安,兵至下邽,司馬模派兵出戰但失敗,於是投降卻為劉粲所殺,北宮純等則被送至漢都平陽[4][5]

北宮純在漢官至尚書,太興元年(318年),靳準殺漢帝劉粲自立為漢天王,北宮純則招集漢人,在東宮結堡自守,惟被靳準堂弟靳康所殺。[6]

参考文献编辑

  1. ^ 《資治通鑑·卷八十六》:「王彌收集亡散,兵復大振。分遣諸將攻掠青、徐、兗、豫四州,所過攻陷郡縣,多殺守令,有眾數萬;苟晞與之連戰,不能克。夏,四月,丁亥,彌入許昌。太傅越遣司馬王斌帥甲士五千人入衛京師,張軌亦遣督護北宮純將兵衛京師。五月,彌入自轘轅,敗官軍于伊北,京師大震,宮城門晝閉。壬戌,彌至洛陽,屯于津陽門。詔以王衍都督征討諸軍事。北宮純募勇士百餘入突陳,彌兵大敗。乙丑,彌燒建春門而東,衍遣左衛將軍王秉追之,戰于七里澗,又敗之。彌走渡河,與王桑自軹關如平陽。漢王淵遣侍中兼御史大夫郊迎,令曰:「孤親行將軍之館,拂席洗,爵敬待將軍。」及至,拜司隸校尉,加侍中、特進;以桑為散騎侍郎。北宮純等與漢劉聰戰於河東,敗之。」
  2. ^ 《晉書·張軌傳》:「策未至,而王彌遂逼洛陽,軌遣將軍張斐、北宮純、郭敷等率精騎五千來衛京都。及京都陷,斐等皆沒於賊。」
  3. ^ 《資治通鑑·卷八十七》:「冬,十月,漢主淵復遣楚王聰、王彌、始安王曜、汝陰王景帥精騎五萬寇洛陽,大司空鴈門剛穆公呼延翼帥步卒繼之。丙辰,聰等至宜陽。朝廷以漢兵新敗,不意其復至,大懼。辛酉,聰屯西明門。北宮純等夜帥勇士千餘人出攻漢壁,斬其征虜將軍呼延顥。壬成,聰南屯洛水。乙丑,呼延翼為其下所殺,其眾自大陽潰歸。淵敕聰等還師;聰表稱晉兵微弱,不可以翼、顥死故還師,固請留攻洛陽,淵許之。太傅越嬰城自守。戊寅,聰親祈嵩山,留平晉將軍安陽哀王厲、冠軍將軍呼延朗督攝留軍;太傅參軍孫詢說越乘虛出擊朗,斬之,厲赴水死。王彌謂聰曰:『今軍既失利,洛陽守備猶固,運車在陝,糧食不支數日。殿下不如與龍驤還平陽,裹糧發卒,更為後舉;下官亦收兵穀,待命於兗、豫,不亦可乎!』聰自以請留,未敢還。宣于脩之言於淵曰:『歲在辛未,乃得洛陽。今晉氣猶盛,大軍不歸,必敗。』淵乃召聰等還。
  4. ^ 《資治通鑑·卷八十七》:南陽王模使牙門趙染戌蒲坂,染求馮翊太守不得而怒,帥眾降漢,漢主聰以染為平西將軍。八月,聰遣染與安西將軍劉雅帥騎二萬攻模于長安,河內王粲、始安王曜帥史眾繼之。 染敗模兵於潼關,長驅至下邽。涼州將北宮純自長安帥其眾降漢。漢兵圍長安,模遣淳于定出戰而敗。模倉庫虛竭,士卒離散,遂降於漢。趙染送模於河內王粲;九月,粲殺模。關西饑饉,白骨蔽野,士民存者百無一二。聰以始安王曜為車騎大將軍、雍州牧,更封中山王,鎮長安。
  5. ^ 《晉書·載記第二·劉聰傳》:「遣其平西趙染、安西劉雅率騎二萬攻南陽王模于長安,粲、曜率大眾繼之。染敗王師于潼關,將軍呂毅死之。軍至于下邽,模乃降染。染送模於粲,粲害模及其子范陽王黎,送衛將軍梁芬、模長史魯繇、兼散騎常侍杜驁、辛謐及北宮純等于平陽。」北宮純歸降一事據此,《通鑑》稱其於長安失陷前主動率眾降漢,惟動機未詳。
  6. ^ 《資治通鑑·卷九十》:「準將作亂,謀於王延。延弗從,馳將告之;遇靳康,劫延以歸。準遂勒兵升光極殿,使甲士執粲,數而殺之,諡曰隱帝。劉氏男女,無少長皆斬東市。發永光、宣光二陵,斬聰屍,焚其宗廟。準自號大將軍、漢天王,稱制,置百官。謂安定胡嵩曰:『自古無胡人為天子者,今以傳國璽付汝,還如晉家。』嵩不敢受,準怒,殺之。遣使告司州刺史李矩曰:『劉淵,屠各小醜,因晉之亂,矯稱天命,使二帝幽沒。輒率眾扶侍梓宮,請以上聞。』矩馳表于帝,帝遣太常韓胤等奉迎梓宮。漢尚書北宮純等招集晉人,堡於東宮,靳康攻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