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北夢瑣言》,五代孫光憲撰,原帙三十卷,今本僅存二十卷。

孫光憲立志于撰修史书,佐幕於荊南國江陵時撰成《北夢瑣言》一書。[1]《北夢瑣言》記載唐武宗五代十國的史事,包括朝野佚聞、士大夫言行等諸多史料,如卷九引刘山甫《金溪闲谈》,而此书今不存;《北夢瑣言》前十六卷記晚唐,後四卷記五代,“每聆一事,未敢孤信,三复参校,然始濡毫”,足見其写作态度之嚴謹。又有研究指出孫光憲曾利用五代实录以成书。[2]本書可補正史之不足,“五代雜筆,首推《北夢瑣言》”。[3]太平廣記》多摘錄此書,引文達247條,《舊五代史》援引33條,彭元瑞《五代史注》援引137條。北宋司馬光編撰《資治通鑑》時亦多次引用此書,如皮日休之事。清初四库館臣谓其:“记载颇猥杂,叙次亦颇冗沓,而遗文琐语,往往可资考证。故宋李昉等编《太平广记》多采其文。”[4]清末缪荃孙又从《太平广记》中辑出《北梦琐言佚文》4卷,1959年中华书局依缪氏本出版《北梦琐言》。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有校點本。

注釋编辑

  1. ^ 周羽翀《三楚新录》卷三载:孙光宪“自负文学,常怏怏如不得志。又尝慕史氏之作,自恨诸侯幕府,不足展其才力。每谓交亲曰:‘安知获麟之笔,反为倚马之用!’”
  2. ^ 陈尚君《清辑〈旧五代史〉平质》中认为孙光宪《北梦琐言》“曾充分利用五代实录以成书,与《薛史》属同源之书”。孔凡礼《孙光宪及其〈北梦琐言〉琐考》中认为孙光宪不可能看到五代实录。周勋初《唐人笔记小说考索》中认为:“唐代笔记小说中史学的成份之特别浓郁,还有这么一层因素的激发,那就是《实录》《国史》的散落人间,人们可以自由阅读,任意裁剪,从而形成了这类著作的勃起。”
  3. ^ 王文才,王炎:《蜀梼杌校笺·序》;周勋初亦稱:“现存记载唐末琐事的笔记,篇幅大,内容丰富,而著述态度又称谨严者,首推孙光宪的《北夢瑣言》。”(《当代学术研究思辨》,《周勋初文集》第6册,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年,第393页)
  4. ^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參考文獻编辑

  • 房銳:《孫光憲與〈北夢瑣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