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政治编辑

政府编辑

政党编辑

中華民國初期的兩大政黨為:以原來革命黨人與部分革命組織為主所改組成立之「國民黨」,領導者包括宋教仁[a]孫文(理事長)、黃興等人;以及由清末立憲運動人士組成的「進步黨」,主要領導者為黎元洪梁啟超張謇

國民黨曾在民初國會選舉中勝出,是為多數黨.但後來因宋教仁遇刺袁世凱稱帝張勛復闢事件,段其瑞廢除臨時約法,另組安褔國會,採用民主政治體制至此宣告失敗。

國民黨幾經改組[b],最後於1919年10月10日在廣州成立中國國民黨

外交编辑

1913年10月6日,袁世凱正式當選為首任中華民國大總統,当日即有日本等十三国与中华民国建交。自此,中华民国邦交国数持续增加。

中英关系

1912年4月22日,袁世凯明确宣告蒙古、西藏、回疆各地方的一切政治俱属中国内政。英国公然表示不承认中国关于对西藏主权的宣示,以麦克马洪线製造了后來中国和印度的領土爭端,英方代表在西姆拉会议上企图用欺骗手段让中方在条约草案上“草签”,被袁世凯领导的北洋政府一口回绝,最终西姆拉会议没有产生中国政府作为缔约一方的任何协定,而“麦克马洪线”也未获中国承认。[1]

中俄关系

1913年11月5日,袁世凱為換取沙俄的援助和对北洋政府的承認,與俄國簽訂《中俄蒙協約》。沙俄雖表面上承認外蒙古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但中國政府承認了《俄蒙協約》的內容和外蒙古的「自治」,不在外蒙古設治、駐軍、移民等,實際承認了沙俄外蒙古的控制權。1917年俄國爆發革命,北洋政府趁机收回了俄国攫取的中东铁路主权,废除满清政府给列强的部分庚子赔款,果断出兵外蒙古,维护了国家统一。在1918年俄国内战中,百万中国人在西伯利亚的生命财产遭到威胁,北洋政府顶住各方压力,毅然出兵西伯利亚武装护侨。此举让全世界对中国政府刮目相看。1919年8月,北洋政府在哈尔滨正式成立警察总局,从俄国人手中收回大部分警权。废止《中俄蒙協約》,并出兵外蒙,1919年11月外蒙取消自治,恢复旧制[2]。北洋政府提出修改《中俄伊犁条约》,与苏俄政府在1920年5月签署新的局部通商协定,废除了旧约中多数不平等条款。1920年9月,废除俄侨领事裁判权,收回俄租界。[3]1922年8月,苏联派出驻华全权代表越飞抵达北京,首先致函北洋政府的領導人吴佩孚,希望建立合作关系,但吴佩孚坚决拒绝苏联的游说,[4]越飞转而联络在南方发展势力的孙中山,两人后来发表联合宣言,孙中山同意苏军可以留驻外蒙,孙中山此举为日后的外蒙古独立埋下了伏笔[5]

 
《每週評論》關於山東問題
中日关系

1914年5月29日,日本脅迫袁世凱簽訂「中日朝鮮南滿往來運貨減稅試行辦法」六款,東北商業遂被日人所壟斷。二次革命後,袁世凱恐日本援助孙中山,特派孫寶琦、李盛鐸二人赴日本疏通,日本借機提出東北五鐵路之建築權相要挾。1914年9月日本借口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對德國宣戰,出兵占领中国山东。1915年1月7日,北洋政府要求日軍撤退回國,或暫照德國租借辦法留駐青島。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国战败后,北洋政府以战胜国身份参加巴黎和会,欲收回德国在山东的权利,但却被迫将其利益转让给日本,中國代表只能拒绝在和約上簽字,以示抗议。日本以歐美各國無暇顧及遠東,復窺袁世凱稱帝野心,於1月18日由日本駐華公使日置益面向袁世凱提出二十一條要求,引发了五四运动。在北洋政府多方斡旋下,驳回了对中国最为不利的各项条款,是弱国外交的胜利。[6],日军占领青岛直到1922年。

中德关系

1918年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戰敗,失去了在中國的租界和殖民地,為德國改善中德關係減少了一個障礙。1920年,德國代表卜爾熙率代表團來中國,經過談判,雙方於1921年5月20日簽訂了《中德協約》。這是中國近代對外關係史上少見的平等條約之一,因戰爭而中斷四年的中德關係得以恢復。[7]

经济编辑

北洋政府时期是中国民族资本发展的黄金时期。依经济学家许涤新研究,1912年至1920年,按照总产值计算,每年经济增长率为16.5%,按净产值计算,每年增长率为13.4%。依珀金斯所引资料,计算1912年至1921年净产值的年增长率为11.7%。官僚资本的发展自1912年以后开始衰败,外国资本也在1914年后受挫,惟有民族资本始终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率,整个北洋政府时期平均发展速度为13.8%。1915年美国旧金山举办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中华民国展品获得各类奖章1218枚,是各国获奖之冠,仅此一点就可以看出北洋政府非凡的工业成就。[8]

北洋政府将中国带入经济高速发展的轨道,一战爆发、西方列强无暇东顾是外在因素,但主要原因是北洋政府建立了市场经济。袁世凯请出张謇等一批经验丰富的企业家管理中国经济,并实现了财政平衡,经济得到快速发展。日後國民政府黄金十年,实际上是直接得益于北洋政府建立的市场经济。[9]

文化编辑

北洋政府注重中国传统文化建设,北洋政府时期中华民国的国歌、国徽充分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另外,袁世凯曾颁布一系列尊崇倫常、尊崇孔聖文,设立的春节影响至今。北洋政府时期的民主氛围为思想自由提供保障,极大促进了新文化运动的发生和发展。在新文化运动中,各类思潮和主义在中国大地风行,文化理念呈现多元化。在民主和科学两面旗帜之下,各种思潮自由传播,各种学说百家争鸣,极大的促进了中国人的个性解放和科学文化事业的进步。 中国近现代几乎所有的文化大师如蔡元培陈独秀胡适梁实秋辜鸿铭钱穆傅斯年鲁迅周作人都涌现于这个时期,当代中国几乎所有的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都是在北洋政府时期奠基的。[9]

体育编辑

1922年,北洋政府外交总长王正廷被聘为国际奥运委员会委员[10]192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法国巴黎举行,因北洋政府經費缺乏,不能派遣全部选手前往,遠東運動會中國競賽委員會仅派出韋榮洛(中國網球隊隊長)等3名網球選手赴法參加比赛,经费由旅美华侨赞助 [11][12]中华民国代表团一行4人出席了奥运开幕式,并且注册参加男子单人和男子双人的网球表演赛,但皆在开幕式后退出了正式比赛,按照比赛弃权(forfait général)记录[13][14]。但這卻是中國人首次出現在奧運會的賽場上。[15]

言论自由编辑

北洋政府时期虽然也存在封杀报纸、报人事件,但舆论环境与后来的国民政府和中共政府比较,还是相对宽松的。民国元年全国报刊约500家,并存在着大量的独立媒体,如《国民新报》、《语丝》、《晨报》、《清华周刊》、《新青年》、《京报》、《世界日报》、《现代评论》等。毛泽东在湖南创办《湘江评论》、主编《新湖南》,周恩来在天津先后创办《天津学生联合会报》和《觉悟》。1913年宋教仁被刺殺後,新聞界的深入報導令北洋政府頗為不滿。于是,袁世凯对全国报业进行查禁和整顿,到1913年底,全国继续出版的报纸只剩下139家[16]。袁世凯死后,民间报纸从1916年的500多份至1920年增长至1000多种。1926年中国首家无线电广播电台在哈尔滨建立,之后各类官方和民间私营广播电台开始大量出现。国民自由空间的扩大,为社会精英和广大公民积极参与公共事件创造了条件。[8]

结社自由编辑

中国在北洋政府所享有的结社自由是中国大陆从古至今较为充分的时期,北洋政府初期仅在民政部立案的党会就有85个。1918年毛泽东、蔡和森等人在长沙组织新民学会,1919年周恩来、张若名等人在天津组织的觉悟社,就是当时众多社会社团中的一支。商人也普遍自发组织成商会,经常发通电指摘北洋政府的行为。中国的民众更是可以随时游行,向北洋政府表达自己的意见。北洋政府时期成为中国数千年历史中第一次出现的高度自由时期。[8]

註釋编辑

  1. ^ 國民黨理事之一,因孫文接任全國鐵路督辦,故代理孫文理事長之職務,當時黨內的實權者
  2. ^ 二次革命失敗後,孫中山於日本東京改組成立中華革命黨,確立以效忠他一人的革命黨。袁世凱稱帝失敗後恢復「國民黨」名義,之後展開護法運動

参考文献编辑

  1. ^ 袁世凯三令捍卫西藏主权. 黑龙江新闻网. 2011-0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2). 
  2. ^ 劉學銚,外蒙古問題,南天書局,2001年3月,isbn9576385687,38頁
  3. ^ 强势外交:北洋政府出兵西伯利亚护侨. 新浪网. 2013年9月10日. 
  4. ^ 苏联解密档案中的北洋人物. 人民网. 2004年5月28日. 
  5. ^ 重写民国史——从客观评价孙中山开始. 纵览中国. 
  6. ^ 北洋政府的外交成就. 凤凰网. 3月26日. 
  7. ^ 陳仁霞,《中德日三角關係研究——1936年至1938年》
  8. ^ 8.0 8.1 8.2 民国北京政府时期是中国民主社会的开端. 共识网. 2012-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4-29). 
  9. ^ 9.0 9.1 北洋政府的成就. 凤凰网. 2012年11月21日. 
  10. ^ 中国百年奥运之路上的数个“第一”. 新华网. 2008年7月2日. 
  11. ^ 《申報》,「萬國運動會之中華選手」“萬國運動會本屆定本年七月十三日至二十四日止,在法京巴黎舉行,各國將遣送選手出席與賽,我國方面,昨據葛雷博士語人云,萬國運動,我國應即加入,惟以經費支絀,恐不能遣送全部選手前往,現擬先派網球選手數人赴法,將來如經費充裕,或將繼續遣送,至網球選手出發之期,當在一月之後,前參預六屆遠東運動會之吳仕光昆仲及魏君等可望在選派之列雲。”1924-2-21
  12. ^ 《申報》,「我國網球家加入世界運動會訊」“遠東運動會中國競賽委員會,已派廣東韋榮洛君為中國網球隊隊長,參與本屆在法國巴黎舉行之第八屆萬國運動會,及美國之台費司杯(今譯為戴維斯杯)奪標比賽,台費司杯比賽,亦系公開,無論何國人皆得加入,韋君曾於去年加入第六次遠東運動大會網球比賽,此番受遠東運動會中國競賽委員會之正式委派,有全權挑選隊員,代表我國參與歐美兩大國際網球競賽,韋君已定於四月一日赴洋,先至美國,與海外網球界有所接洽,並準備參與比賽事,我國運動方面加入世界比賽者,此為第一次。”1924-2-24
  13. ^ (ed.) M. Avé, Comité Olympique Français. Les Jeux de la VIIIe Olympiade Paris 1924 – Rapport Officiel (PDF). Paris: Librairie de France. [16 October 2012].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年5月5日) (法语). 39 seulement s’alignérent, ne représentant plus que 24 nations, la Chine, le Portugal et la Yougoslavie ayant déclaré forfait. 
  14. ^ 2008 Olympic Tennis Event Media Guide (PDF). International Tennis Federation. [12 February 2014]. 
  15. ^ 1924:中国情况. 中国奥林匹克委员会. [2014-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07). 
  16. ^ 新闻数字博物馆-癸丑报灾[永久失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