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

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1940年2月的坐床典礼。

背景编辑

1933年12月,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次年1月,五世热振活佛出任摄政,总管西藏政教事务。1936年11月,格乌仓活佛率寻访团从拉萨出发,1937年5月到达青海塔尔寺。1938年春,寻访团秘密测试了拉木登珠(又译“拉莫顿珠”),认为测试结果准确无误,拉木登珠就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西藏政府得知后,决定秘密迎回拉木登珠。国民政府迅速做出反应,蒙藏委员会认为,达赖喇嘛转世经过必须呈报中央政府,办理各项手续。时任青海省政府主席马步芳奉命留滞寻访团。西藏方面向青海省政府解释,并未确定拉木登珠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将在三位灵童中由金瓶掣签选定。

1938年12月28日,国民政府正式下令:“特派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会同热振呼图克图主持第十四辈达赖喇嘛转世事宜。”1939年1月27日,热振活佛回电表示接受。8月23日,寻访团脱离马步芳控制后,西藏政府宣布拉木登珠即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11月23日,拉木登珠剃发、赠号、受戒。1940年1月15日,吴忠信率代表团抵达拉萨。1月26日,热振活佛向吴忠信正式呈递公文:“因群众情投意合,不须掣瓶,照例剃发受戒,业已呈报中央在案。兹遵乃冲大神所示,庚辰年(即1940年)坐床为吉,谨诹定正月十四日举行坐床典礼。其应如何转中央之处,即请代达为荷。特此,尚希鉴核。”2月5日,国民政府正式颁发命令:“青海灵童拉木登珠,慧性湛深,灵异特著,查系第十三辈达赖喇嘛转世,应即免予抽签,特准继任为第十四辈达赖喇嘛。此令。”

经过编辑

1940年2月22日,坐床典礼在拉萨举行,吴忠信代表国民政府参加了坐床典礼。英国尼泊尔等国家代表参加了次日的庆典。

记录1940年2月22日坐床典礼的有吴忠信著《西藏纪要》与《入藏日记》、吴忠信入藏随员朱章著《拉萨见闻记》、西藏政府人员夏格巴·旺秋德丹著《西藏政治史》等。

吴忠信按照清朝旧例坐达赖左方,面南。[1][2][3]

1940年3月7日,热振活佛致电国民政府:“国历二月二十二日,即藏历正月十四日,遵令举行第十四辈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地址在布达拉大殿。是日蒙藏委员会吴委员长忠信率属亲临主持,甚称吉庆,藏中僧侣官民一致欢腾。又于国历二十六日吴委员长代表中央致送达赖喇嘛珍贵礼品多件,隆仪稠叠,尤纫德意。谨电呈谢,敬祈睿鉴。”[4][5]

争议编辑

梅·戈尔斯坦表示,西藏政府未经金瓶掣签而定下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显然,这样做是为了防止前往拉萨参加坐床典礼的国民政府官员入藏之后要求必须参与达赖喇嘛转世灵童的认定”。周伟洲认为,“事实上并非完全如此”,这是热振活佛为了“显示和保住自己在寻访青海灵童的功绩”,排斥另一位灵童。[6]

英国驻锡金行政长官贝尔表示:“坐床典礼反复进行了数次”,中国方面则认为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就是1940年2月22日的典礼。

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表示:“眾所周知,我是由西藏摄政和民眾大会,按照圣者、护法的预言,以及拉姆拉措湖的兆象等寻访、认证的,当时没有中方的任何干涉。儘管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官员,在媒体散播谣言,谎称‘免予’达赖喇嘛金瓶掣签的程序,并派遣吴忠信主持我的坐床大典等。”“当我到了一世达赖喇嘛根敦珠巴的年龄时,我会谘询各宗派的大喇嘛,以及藏族民眾和相关信眾,检讨并决定是否延续达赖喇嘛的转世。”

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主任朱维群表示:“众所周知,历任达赖喇嘛的产生必须符合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必须经过灵童寻访和坐床等一系列环节,这些环节都须经过中央政府批准,才能获得合法地位。只有中央政府能决定达赖喇嘛世系的存废,不是14世达赖可以说了算的。”

参考编辑

  1. ^ 《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 (6-7册) (民国)》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等编 2790页
  2. ^ 藏传佛教研究 第1辑 上册 郑堆,周炜,李德成主编 第352页
  3. ^ 夏军 吴忠信与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 http://www.shac.net.cn/mgcq/mgmr/201412/t20141209_2498.html
  4. ^ 《元以来西藏地方与中央政府关系档案史料汇编 (6-7册) (民国)》 中国藏学研究中心等编 2791页
  5. ^ 喜饶尼玛,苏发祥编 蒙藏委员会档案中的西藏事务 —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2006. 5
  6. ^ 周伟洲. 关于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的若干问题.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 2007, 17 (2): 77-89+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