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沙起义

(重定向自华沙起义 (1944年)

華沙起義波蘭語Powstanie Warszawskie)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由波兰流亡政府总统“塔德烏什·博爾-科莫羅夫斯基”领导的波蘭家乡军反抗德國佔領軍轴心国家的戰役,政治上的目的则是在盟军特别是苏军抵达前解放华沙,使英国扶植的抵抗組織波蘭地下國彰顯自身擁有波兰主权、而不是苏联扶持的波兰民族解放委员会英语Polish Committee of National Liberation[6]接管波兰。

華沙起義
第二次世界大战暴风雪行动英语Operation Tempest的一部分
Warsaw Uprising
波兰家乡军在1944年8月4日的阵地(图中红色范围内)
日期1944年8月1日-1944年10月2日
地点52°13′48″N 21°00′39″E / 52.23000°N 21.01083°E / 52.23000; 21.01083坐标52°13′48″N 21°00′39″E / 52.23000°N 21.01083°E / 52.23000; 21.01083
结果 起义失败,华沙遭到严重破坏英语Planned destruction of Warsaw
参战方

波蘭地下國
英国 英国皇家空军包括了波兰的军队
(8月4日-9月21日)
波兰 波兰第一军队(1944-1945)(9月14日起)[1]
南非 南非空军[2]
美國 美国陆军航空军


(仅在9月18日當天)
 納粹德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塔德烏什·博爾-科莫羅夫斯基英语Tadeusz Bór-Komorowski(俘虜)
塔德乌什·佩乌琴斯基英语Tadeusz Pełczyński (俘虜)
安东尼·赫鲁希切尔英语Antoni Chruściel(俘虜)
卡罗尔·杰姆斯基英语Karol Ziemski (俘虜)
弗朗齐歇克·普法伊费尔英语Edward Pfeiffer (俘虜)
利奥波德·奥库利茨基英语Leopold Okulicki
扬·马祖尔凯维奇英语Jan Mazurkiewicz
康斯坦丁·康斯坦丁诺维奇·罗科索夫斯基
波兰 齐格蒙特·贝林英语Zygmunt Berling
瓦尔特·莫德尔
尼古拉斯·冯·沃尔曼英语Nikolaus von Vormann
赖纳·斯塔赫尔英语Reiner Stahel
埃里希·冯·登·巴赫-策莱维斯基英语Erich von dem Bach-Zelewski
海因茨·赖内法特英语Heinz Reinefarth
布罗尼斯拉夫·卡明斯基英语Bronislav Kaminski
彼得罗·季亚琴科英语Petro Dyachenko
兵力
范围20,000人[3]-49,000人[4] 范围13,000人-25,000人
伤亡与损失

波兰起义军
10,000人阵亡 [5]
5,200人-6,000人失踪[5]
5,000人负伤[5]
15,000人沦为战俘

贝林第一军队:5,660伤亡


150,000人-200,000平民丧生、700,000人被驱逐出城[5]
德军
7,000人-9,000人阵亡[5]
7,000人失踪[5]
9,000人负伤[5]
2,000人沦为战俘[5]
损失310辆坦克和装甲车、340辆卡车和汽车、22门火炮以及一架飞机[5]
Kotwica(波兰语,意为),第二次世界大戰波蘭家乡軍軍旗,也是波蘭人民抵抗納粹德國的象徵。這支旗在戰後一度被波蘭流亡政府採用。

這場戰役是在1944年8月1日開始的,波兰流亡政府总统“博爾-科莫羅夫斯基”在7月31日决定,次日即8月1日17时在蘇聯紅軍到達華沙的东部郊区和迫使德军撤离[7]时发动“暴风雨行动”,独自解放华沙,而不是由苏联来占领。然而,8月2日苏军在波兰东部遭遇德军重兵反击损失巨大陷入苦战,使得华沙当地德国驻军重振旗鼓,剿灭波兰在华沙的起义军。50,000波蘭家乡軍採用了游擊戰對抗25,000德軍,整个起義持续了63日。在8月中旬流亡政府向英国要求调隶属英军的“波兰流亡军”支援华沙最后否决;苏联最初试图与“博爾-科莫羅夫斯基”联系遭其拒绝,仍从苏军中专门抽调出“波兰人民军”于9月13日获准进入华沙协助作战,并以空袭和空投支援波兰家乡军。但因德军已结集重兵仍无法抵挡德军攻势,直到1944年10月2日,波兰家乡军向德軍投降。在波蘭方面有大約18,000名軍人和超過250,000名平民死亡,另有大约25,000人受傷。德軍方面有大約17,000人死亡和9,000人受傷。这场单一的军事行动是欧洲发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抵抗运动中最大的一起[8]

背景编辑

早在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后,波兰流亡政府前往英国后常驻于伦敦,“波兰流亡军”随之前往英国,在英国帮助下重建,包括隶属于英国皇家空军RAF的战斗机波兰中队(303中队)、波兰第1独立伞兵旅,战斗力较强但受英军指挥与德军正面作战。

1942年2月波兰境内成立了波蘭救國軍(Armia Krajowa ,亦称波兰国家军/波兰家乡军/)效忠於倫敦的波蘭流亡政府,並成為支持波蘭流亡政府的反抗組織「波蘭地下國」最大的一支武裝力量,至1944年已有约40万人。但多为未受训练的民兵,部分获得了英国援助的英式武器,在波兰本地游击与德国占领军作战,以缴获德式武器扩大武装。

同期1942年1月份的时候,波兰共产党就已经在华沙成立了波兰工人党,同时建立了武装司令部,着手组建“人民近卫军”,以此抵抗德国侵略者。除此之外,一些流亡在苏联的波兰共产党人和爱国人士也组合''波兰爱国者联盟",请求苏联政府帮忙建立波兰军队,以便打回老家,光復祖国。1943年5月,新型的波兰军队在苏联国土建立起来。到1944年7月,这支波兰军队已经发展为10万人。1943年12月31日至1944年1月1日,波兰工人党和人民近卫军的代表、波兰社会党左派、农民党和共产党代表以及知识分子左派的代表等,在华沙秘密召开"全国人民代表会议",决定把国内的武装力量统一起来,正式组成波兰人民军(Ludowe Wojsko Polskie ),这支军队获得了苏式装备主要跟随苏军在白俄罗斯与德军正面作战。

1944年7月29日,设在莫斯科的"科希秋什科电台"用波语广播了下列节目:“華沙,這個從未屈服投降,從未放棄戰鬥的城市,行動時刻到來了......”之后此几天里,这家电台一再对华沙居民发出呼吁:''华沙的人民,武装起来!进攻德国人!帮助红军渡过维斯瓦河。传递情报,指明道路......"[9]

此时由伦敦秘密抵达华沙的流亡政府总统“塔德烏什·博爾-科莫羅夫斯基”在华沙召开会议,讨论是否由“波兰家乡军”率先发动起义。刚刚从伦敦来的“扬·诺瓦克”告知西方盟军无法提供支援,其它将领也表示枪支弹药不足,弹药只够维持7天,战斗须在3至5天内结束,但当31日博爾-科莫羅夫斯基获知苏联坦克部队已经进入波兰东部的布拉加区后,决定于8月1日17时展开“华沙起义”。

蘇聯紅軍包括其麾下波兰人民军的一部早在1944年7月29日就已經達到维斯瓦河的東岸,雖然蘇军及“波兰人民军”,和起义的波蘭家乡军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德國,但波兰家乡军一开始并未通知苏联。随后8月2日苏方遭到德军数个步兵及装甲军的猛烈反攻,自身也岌岌可危,沒有向波蘭家乡軍提供太多帮助。因為包括波蘭地下國在內效忠波蘭流亡政府的抵抗組織希冀成立一個親西方的資本主義的波蘭而自行开战,但蘇聯領導人史達林指挥的部队正陷于对德国的苦战。由於波蘭家乡军与蘇聯互不配合,在波蘭的蘇聯游擊隊也經常與波蘭本土軍隊發生衝突。[10]

波兰流亡政府不希望苏联插手而希望英国援助,向英国提出调用业已成军的“波兰第1独立伞兵旅”空投华沙支援,英国在8月中旬考虑过是否支援在华沙苦战的波兰家乡军,后因为9月17日的市场花园行动西方盟军需要由其组建的波兰空降兵和波兰空军中队,最终将其投往荷兰而非支援波兰家乡军,仅能提供少量空投物资。

然而蘇軍元帥朱可夫稱,“蘇軍部隊確曾盡了力所能及的一切來援助起義者”,波蘭流亡政府和波兰家乡军方面事先未通知蘇聯紅軍和跟随苏军作战的波蘭人民軍,起義後,斯大林命令“給布爾—科馬羅夫斯基派去兩名傘兵軍官,以便取得聯繫和協調行動,然而(起義領袖)博爾-科莫羅夫斯基波蘭語Tadeusz Bór-Komorowski卻不願接待他們”[11]。尽管如此苏联还是于8月20日将其直接指挥的“波兰人民军”之“波蘭第1軍團”调出,与德军激战后绕道从华沙北方突破德军防线渡河,经流亡政府允许后于9月13日进入华沙参战,并向华沙空投了部分苏式武器弹药,派出苏联空军空袭德国占领军,及以炮兵隔河远程炮击德军。但因此时德军已在华沙西集结重兵,波兰人民军参战10天后因伤亡巨大撤出。

过程编辑

 
華沙起義中硝煙彌漫的華沙老城區

在起义的最初阶段,波兰起义军就控制了华沙五分之三的地区。当时德国在东线的溃败己经逐渐明朗,然而波兰起义军虽然在人数上与德军旗鼓相当,但波兰家乡军是未受训练的民兵,德军虽是二线的占领军,在训练、武器和技术装备方面德军依然有占据着绝对优势,德军可以召唤空军和坦克部队进行支援,而波兰起义军则无此后盾。

德国在华沙地区的军队约有4万人,波兰起义军约有3.8万人,其中包括4000名妇女。波兰起义军拥有步兵的轻重武器,但数量严重不足,弹药仅仅只可以供7天的战斗,且波兰家乡军武器以英国援助和缴获德军为主,补给困难。

7月31日下午,在波军司令部里,华沙地区司令“蒙特尔”上校接到报告说,德军在维斯瓦河东岸的桥头堡己被苏军突破,德军防御己呈瘫痪状态。苏军先遣部队已经占领华沙郊外若干地区。后来查明,这个消息是不准确的,康斯坦丁·羅科索夫斯基指挥的苏联“禁卫坦克第2军团”之“第8坦克团”的确于7月29日冲到华沙以东20公里的郊区,但随即遭受德军“格林师”轻装甲师、“第19师”装甲步兵师及增援的“维京师”党卫军重装甲师的反攻;在6天的激战后苏军“禁卫坦克第2军团”损失惨重被迫于8月5日撤回休整,由随后赶来的崔可夫的“第47军团”的步兵接手转入防御巩固防线,而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辖波兰人民军紧随其后向南北扩展战线。

根据这个报告,波兰家乡军总司令“塔德烏什·博爾-科莫羅夫斯”基命令蒙特尔上校于8月1日下午5时向德军发动进攻。几分钟内,华沙完全淹沒在炮火声中,德军在街上的巡逻队遭到了攻击,并被解除了武装,许多重要目标被占领。

8月2日至3日两天,起义军开始攻击德军的战术据点,但是因为缺乏重型武器,无法摧毁钢筋混凝土工事,起义军伤亡惨重,战斗结果令人失望。不过最让人失望的是,维斯瓦河东岸苏军遭德军反攻,双方开始陷入反复争夺维斯瓦河“桥头堡”的混战,到了8月4日,华沙上空也看不到苏联飞机。蒙特尔考虑到诸多因素,命令部队从8月5日起转入防御。

由于华沙德国驻军属二线部队,防卫司令“施塔赫尔”反应迟钝,直到8月4日才宣布全城戒严。不过希特勒可不迟钝,当华沙起义的消息一传到希特勒耳朵里,立刻在8月2日任命党卫军的高级将领巴赫-熱勒維斯基为华沙城防司令,负责镇压起义。同时德国陆军也派出强力的一线部队增援,并给华沙德军运去重炮,火箭和火焰喷射器。此外,党卫军"赫尔曼·戈林师"(此师以兇残出名)和另外两个师也部署华沙南郊,以镇压起义和加强对红军的防御。

从8月4日起,德军便开始对起义军发动猛烈进攻,随着战斗升级,手段也起来越残酷。德军开始采取焦土政策,以重炮摧毁家乡军充作掩体的市内建筑,大量屠杀战俘、平民和医院里的伤病员,甚至把几百名妇女赶到前线,让这些人走在德军坦军前面,以迟滞波军起义军射击。

到了9月份,起义军的处境更为艰难,但波兰人宁死不屈,伤亡日多,弹药匮乏,粮食不济,饮水也成了问题。他们频频向英军和苏军呼吁,请求紧急支援。

尽管自身遭到德军反攻,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和波兰第1军仍以炮击和空袭来支援起义军。从9月13至10月1日,苏联空军先后出动飞机4821架次,直接袭击华沙德军,并向起义军投下了大量急需的苏式武器弹药、军用物资、药品粮食。英国空军也向华沙投入了一些补给品,但杯水车薪。

到了9月底,华沙起义军弹尽粮绝,他们发出的最后几次广播中说:"您的英雄们是一些士兵,他们用左轮手槍、汽油瓶作为武器,跟坦克、飞机、大炮搏斗。您的英雄们是那些妇女,他们在弹雨纷飞的炮火下护理伤员,传送信件,她们在炸得倾塌的地下室炊制食品,喂养小孩。她们在安慰死者,减轻他们的痛苦。你的英雄们是这些孩童,他们在冒烟的废墟间安静地嬉戏。这些就是华沙的人民。''

波兰家乡军司令部在同人民商量之后,认为继续战斗已不会达到起义的目的,只会延长人民的痛苦,于是通过波兰红十字会与德军谈判。

10月2日,起义军与德军签订停火协定。同日,波兰代表在德军司令部签署了投降书。

伤亡编辑

波蘭起义軍投降後,同年10月,海因里希·希姆萊命令德軍將華沙夷為平地英语Planned destruction of Warsaw,結果全城85%的地方都被毀壞,起义的失败最終造成近20萬的華沙人喪命,德軍傷亡2.6萬人,波蘭起義軍傷亡3.8萬人,其中1.5萬人戰死。據波蘭方面統計,平民死亡數量在15萬~20萬人左右[9],另外50萬倖存者則遭納粹驅逐家園,其中許多人被運往奧斯威辛集中營[12]直到1945年1月17日,苏军才進入華沙。

參考文獻编辑

  1. ^ Davies, Norman. Rising '44. The Battle for Warsaw. London: Pan Books. 2004. ISBN 978-0-330-48863-1. 
  2. ^ Neil Orpen. The Rising of 1944. University of Oklahoma. 1984. ISBN 978-83-247-0235-0. 
  3. ^ Borodziej, Włodzimierz. The Warsaw Uprising of 1944.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Press. 2006: p. 74. ISBN 978-0-299-20730-4. 
  4. ^ Borowiec, Andrew. Destroy Warsaw! Hitler's punishment, Stalin's revenge. Westport, Connecticut: Praeger. 2001: p. 6. ISBN 0-275-97005-1.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World War 2: Warsaw Uprising :: FAQ. www.warsawuprising.com. [2020-07-08]. 
  6. ^ 华沙起义真相:谁的波兰?. 网易. 2009-12-02. 
  7. ^ Warsaw Uprising. www.polamjournal.com. [2020-07-08]. 
  8. ^ Jerzy Janusz Terej, Europa podziemna 1939–1945, Warszawa 1974. [2019-04-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4) (波兰语). 
  9. ^ 9.0 9.1 白虹, 华沙起义. 二战全史. 新华书店: 中国华侨出版社. 2014年10月第1版: 306页. ISBN 978-7-5113-4757-2. 
  10. ^ The Warsaw Rising. [2019-08-05]. 
  11. ^ 朱可夫, 格·康·. 回憶與思考. 洪科 译. 生活·读书·新知 三联书店 出版. 2009. 第20章. 
  12. ^ 鏡頭背後/1944華沙大起義:「納粹屠城」的波蘭見證者. 聯合報. 2019-08-01 [2019-08-05]. 

參見编辑

電影改編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