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单氏取周,见于《韩非子》,是战国初年周王室政权落入世卿单氏之手的一个事件,由于文献记载十分简略,已难考证史实真相。

记载编辑

韩非在《韩非子·说疑》中,提到齐国的田恒、宋国的子罕、鲁国的季孙意如、晋国的侨如、卫国的子南劲、郑国的太宰欣、楚国的白公、周王室的单荼和燕国的子之作为臣子结党营私来侍奉君主,隐讳正道而大搞谋取私利,对上逼迫君主,对下扰乱治安,攀援外国力量来扰乱内政,笼络下属来图谋君主。[1]在下文中,韩非更明确指出田成子取齐司城子罕取宋太宰欣取郑、单氏取周、易牙之取卫三家分晋这六件事都是臣子谋害君主。[2]

前因编辑

春秋末期,周王室形成了以姬姓刘氏和姬姓单氏[3][4][5][註 1]联合执政的局面[6]。刘氏为周顷王之子刘康公的后裔[註 2],属于王室近亲,而单氏是西周初年单公的后裔[註 3] ,属于王室远亲。单氏虽早在周庄王之时便已执政,七代八人世袭为卿,控制王室政权[7],但因为刘氏属于王室近亲,自崛起之后,地位高于单氏。[8]

前520年四月,周景王想立自己宠爱的庶长子王子朝为太子,打算杀死卿士刘献公单穆公,周景王在动手之前因心脏病去世,刘氏、单氏立了王子猛为周王。[9]王子朝在周景王下葬后发动叛乱,从而开始了历时十九年的王子朝之乱[10],最终王子朝被杀,刘氏、单氏在排除了一大批支持王子朝的世袭贵族后,势力更加稳固。

前493年,晋国的范氏中行氏赵氏开战,刘氏是范氏的世代姻亲,周人因此支持范氏、中行氏。赵鞅在彻底击败范氏和中行氏后,责问周王室,周人只得杀死刘氏的重要谋臣苌弘谢罪。[11]刘氏从此逐渐失势,至周贞定王时期,刘氏灭亡。[12][13]从此单氏独秉周政,成为王畿内唯一的大族[14],并最终在战国初年形成单氏取周。

推测编辑

童书业认为周之政权毫无疑问一度落入单氏手中,他同时认为《国语·周语下》中叔向所说“一姓不再兴,今周其兴乎?其有单子也”是单氏后人为祖先所文过饰非而编造的话。[15]

周勋初根据《韩非子·说疑》中“皆朋党比周以事其君,隐正道而行私曲,上逼君,下乱治,援外以挠内,亲下以谋上”的记载,推测单荼援引外国力量杀害了西周威公[16]

金学清认为单荼可能为战国早期权臣,周考王以弟弟西周桓公周公之职,则单氏可能亡于周考王前后,在刘氏亡后不久。[17]

刘绪义认为单氏取周其实就是单穆公不立王子朝而夺取王室政权。[18]

注释编辑

  1. ^ 驹尊铭文“王弗忘氒旧宗小子”、“王朋下不其,则万年保我万宗”以二重证据法证明单氏确为姬姓周王旧宗。参 《宝鸡眉县杨家村窖藏单氏家族青铜器群座谈纪要》王辉 刘军社 刘怀君 考古与文物 2003年 第03期
  2. ^ 顾栋高《春秋大事表》认为刘康公是周匡王的幼子,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认为刘康公是周定王的幼子,杨伯峻《春秋左传注》解释如按《公羊传》的记载,刘康公是周匡王的儿子,如按《榖梁传》,则是周定王的儿子。梁晓景经过考辩,认为刘康公为周顷王之子。 参 梁晓景 《刘国事迹考略》 中原文物 1985年04期
  3. ^ 逑盘铭文“丕显朕皇高祖单公,桓桓克明慎厥德,夹召文王武王达殷,膺受天鲁命,匐有四方,竝宅厥堇疆土,用配上帝。” 参 《略论西周单氏家族窖藏青铜器铭文》 董珊 中国历史文物 2003年 第04期

参考资料编辑

  1. ^ 《韩非子·说疑》:若夫齐田恒、宋子罕、鲁季孙意如、晋侨如、卫子南劲、郑太宰欣、楚白公、周单荼、燕子之,此九人者之为其臣也,皆朋党比周以事其君,隐正道而行私曲,上逼君,下乱治,援外以挠内,亲下以谋上,不难为也。
  2. ^ 《韩非子·说疑》:又曰:“以今时之所闻,田成子取齐,司城子罕取宋,太宰欣取郑,单氏取周,易牙之取卫,韩、魏、赵三子分晋,此六人者,臣之弑其君者也。”
  3. ^ 《公羊传·庄公元年》:夏,单伯逆王姬。单伯者何?吾大夫之命乎天子者也。何以不称使?天子召而使之也。逆之者何?使我主之也。曷为使我主之?天子嫁女乎诸侯,必使诸侯同姓者主之。诸侯天子同姓者。诸侯嫁女于大夫,必使大夫同姓者主之。
  4. ^ 《春秋经传集解·庄公元年》:单伯,天子卿也。单,采地;伯,爵也。王将嫁女於齐,既命鲁为主,故单伯送女,不称使也。王姬不称字,以王为尊,且别於内女也。天子嫁女於诸侯,使同姓诸侯主之,不亲昏,尊卑不敌。
  5. ^ 《国语·周语中》:对曰:“……今虽朝也不才,有分族于周”
  6. ^ 金学清 《东周王室研究》华东师范大学 2003年
  7. ^ 杨善群 《论春秋战国间的世卿制》 求是学刊 1988年 第5期
  8. ^ 童书业 《春秋左传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0年 263页
  9. ^ 《左传·昭公二十二年》:王子朝、宾起有宠于景王,王与宾孟说之,欲立之。刘献公之庶子伯蚡事单穆公,恶宾孟之为人也,愿杀之。又恶王子朝之言,以为乱,愿去之。宾孟适郊,见雄鸡自断其尾。问之,侍者曰:“自惮其犠也。”遽归告王,且曰:“鸡其惮为人用乎?人异于是。犠者,实用人,人犠实难,己犠何害?”王弗应。夏四月,王田北山,使公卿皆从,将杀单子、刘子。王有心疾,乙丑,崩于荣锜氏。戊辰,刘子挚卒,无子,单子立刘蚠。五月庚辰,见王,遂攻宾起,杀之,盟群王子于单氏。
  10. ^ 《左传·昭公二十二年》:丁巳,葬景王。王子朝因旧官、百工之丧职秩者,与灵、景之族以作乱。
  11. ^ 《左传·哀公三年》:刘氏、范氏世为婚姻,苌弘事刘文公,故周与范氏。赵鞅以为讨。六月癸卯,周人杀苌弘。
  12. ^ 《国语·周语下》:及范、中行之难,苌弘与之,晋人以为讨,二十八年,杀苌弘。及定王,刘氏亡。
  13. ^ 韦昭《国语注·周语下》:定,也当为贞。
  14. ^ 金学清 《东周王室研究》华东师范大学 2003年
  15. ^ 童书业 《春秋左传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0年 263页
  16. ^ 周勋初 《韩非子》札记 江苏人民出版社 1980年 283页
  17. ^ 金学清 《东周王室研究》华东师范大学 2003年
  18. ^ 刘绪义《刘绪义读春秋》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2008年 ISBN 978-7-80173-619-2 218-22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