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南京铁路轮渡,在1949年前称为首都铁路轮渡[1],位于南京市,轮渡站分别位于长江两岸的浦口区下关区。轮渡于1933年10月正式通航,1973年5月停航、转为战备用途。在南京长江大桥开通前,沪宁铁路津浦铁路由此轮渡连接,跨线列车也由此渡江,以继续行程。

南京铁路轮渡
Loaded train ferry crosses the Yangtse at Nanjing (1930s).jpg
刚开通的南京铁路轮渡,摄于1930年代
运营时期 1933年10月22日
1973年5月5日
跨越河流 长江南京段
位置

 中国江苏省南京市

煤炭港(下关侧)
津浦10号码头(浦口侧)
水位差 14.872米
引桥信息
引桥形式 活动引桥
载重 古柏氏E-50
长度 187.13米
17.1米(临江端活动跳板)
高度 7.75米
宽度 6.2米(临江端14.44米)
跨数 4
股道数 3
限制坡度 26‰
引桥用20马力电机驱动,与船头铁栓连锁,以便桥与船的轨道相连结。
接轨线路信息
最小曲线半径 332.7米(下关端)
0(浦口端为直线)
长度 1509米(下关端)
2952.9米(浦口端)
股道数 4(下关端)
6(浦口端)
南北两岸接轨线路由津浦、京沪两路局承办。

历史编辑

背景编辑

沪宁铁路和津浦铁路通车后,来往长江两岸的下关浦口需要通过轮船接驳;其中,乘客需要在列车到达江畔后下车,搭乘轮渡去江对岸的火车站,再登上另一趟列车,继续接下来的行程;而货物则需要在一侧的火车站卸车,搬运上轮渡,到另一边的火车站后再装上下一趟列车。这种方式的成本高,也给乘客带来诸多不便,货物也容易被损坏[2][3][4]。穿梭于江北津浦码头和江南下关的渡轮最多时有4艘,日航50次,日载客量1万余次,但还是无法满足需求[4]

规划及建造编辑

自1918年以来,火车轮渡的方案就多次被提起。国民政府定都南京、收回宁沪线的经营管理权(曾由英国人控制)后,便开始谋划火车过江的问题[4]。1928年,中华民国铁道部调任交通大学唐山土木工程学院院长郑华为铁道部简任技正兼设计科科长,办理筹划此事[5]。1930年,根据《首都计划》建设,铁道部以10万美元重金聘请外国桥梁专家对下关、浦口间建桥作了考察,得出“水深流急,不宜建桥”的结论[6];10月,国民政府铁道部成立“下关浦口铁路轮渡设计专门委员会”,由技监颜德庆、工务司长萨福均等十三人组成,参加设计的有颜德庆、萨福均、郑华等人[7]。设计委员会几经研究,比较了多种轮渡类型,最后采用了设计科科长郑华所提出的“活动引桥式轮渡”方案[7][4]。轮渡工程所需费用系借庚子赔款22万多英镑、国内工程款4万英镑,折合国币58万余元,另外还有铁道部拨款25万元和津浦路局借款6万元[4]

轮渡工程于1930年12月1日开工。12月1日,轮渡工程开工,工程采用招标方法,开标结果,引桥和轮渡分别由英国多门浪公司和马尔康洋行承建。因工程款项不足,施工进展迟缓。1931年夏季,江洪暴发,停工数月。1932年5月,两岸桥基工程完成,其他附属设施亦依次竣工。引桥上部钢梁等材料运抵后,开始架桥。岸基的设施一直到1931年12月1日才正式动工,到1933年9月才全部竣工[8][9]

“长江”号信息[4][2]
制造商 马尔康洋行
交付日期 1933年8月
长度 113.3米
宽度 17.86米
载重 1550吨
满载吃水 3.25米
航速 12.25节
车台长度 13.78米
搭载列车数量 40吨货车21辆

客车12辆。

船体前后左右各设一水柜,用于注入或排出水,以保持全船重量的平衡。

所用钢轨、枕木、钢梁全部从英国进口。

启用编辑

 
1933年10月22日,轮渡通车典礼上杨秀琼应邀剪彩

1933年10月22日上午,轮渡正式投入使用,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亲自到场祝贺[3][4],刚刚获得第五届全国运动会游泳冠军的杨秀琼女士应邀剪彩[4]。轮渡通航典礼上,有数位國民政府要员[註 1]、各界代表、新闻记者共三千余人出席,“颇极一时之盛”[7]。铁道部长顾孟余在开幕词表示,南京铁路轮渡“在中国尚属首次试验,虽不能与桥梁相提并论,而大江南北之旅客往来,货物流通,其便利实多矣”[7]

此轮渡是当时亚洲第一条铁路轮渡[3],曾被评选为1927—1937十年间的中国“十大工程”之一[3],《读卖新闻》称赞其“美轮美奂,东亚无双”[3]

列车从驶入轮渡所,到解编、推送上船,再到对岸再重新连接后离开,需要2个小时[3]。此外,铁路轮渡还要求“夜间不渡,大雾不渡,涨潮不渡,台风不渡”[3]。即便如此,轮渡的开通还是避免了乘客的奔波和货物的损坏[4]。轮渡的开通也为北平-上海间的直通车铺平了道路,使旅客乘火车由上海到北平,经过南京铁路轮渡中途,无须再上下车[4]

日占及内战时期编辑

日军入侵南京前夕,为阻止日军利用铁道设施,长江号在上游石牌附近自沉,于是侵略军只能以小火轮作牵引,華中鐵道成立后,轮渡改名“南京航送”。1943年,两艘“金陵丸”投入航运,每日摆渡12次,但仅限于日间。[2]

1946年,轮渡段由津浦区铁路局代管。两艘“金陵丸”更名为“南京号“和“浦口号”[4]。次年,由于战事、设备老化,渡轮降至每日5-6渡[2]。1949年1月,“南京”号驶往上海大修。为阻止国民党军队控制“南京”号,该船总船长下令打开舱底阀门,自沉黄浦江[4]

中华人民共和国时期编辑

解放军进入南京前夕,秘密联系上了轮渡工人,并通过拖轮和浦口号到达下关一侧。控制南京后,邓小平陈毅从浦口通过此轮渡前往下关,又换乘吉普车进驻总统府。解放初期,轮渡仅有浦口号每日摆渡20余次。1950年“南京”号打捞后修复投入航运,1958和1959年,上海号、江苏号和金陵号(文革期间改名为“北京号”)也先后投入服务[2][4][10][11]。南北铁路干线车源的工作量有80%通过轮渡。南京编组的车流99%,浦口车流的75%来自轮渡[4]

1961年,轮渡所划归上海铁路局,与上海站一样为局辖处级单位[3]。随着南京长江大桥在1968年10月开通,轮渡只运输非直通的货车,当时仍有70%的货车通过轮渡来往江两岸[3]

停止营运编辑

如今的浦口轮渡旧址

1973年5月5日,铁路轮渡由常态化运营转为战备作用,只剩下浦口码头和中山码头负责南京市民的通勤。由于歇业后的轮渡依然承担着战备功能,轮渡所依然要待命保证能在3小时之内恢复运输[3]。轮渡所在1978和1980年还曾进行过两次军事演习,在普通船上临时铺上铁轨运火车,模拟长江大桥被损毁时的情况[3]。1984年,南京轮渡所撤销,后又划归南京长江大桥管理处,成为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的一个部门[3][4]

运营编辑

铁道部首都轮渡段负责轮渡的运营及管理,并在南北两岸设立轮渡站,办理过往客、货车辆的渡运业务,并对船、桥及段管理线路进行养护维修。轮渡站以人、车和货物吨数计费,按时向铁路局清算[2]

轮渡运输数据[2][4]
年份 平均每日次数 货物 乘客
1933

(10-12月)

货车71辆

1500吨

333人
1935 货车123辆

2990吨[註 2]

447人
1943 12
1946 16
1947-1949 5-6
1949-1950 20+

25(最高)

1950-1958 48
1958-1959 120

155(最高)

共1000+辆

3414(最高)

1959-1967 88-109
1967 64.6 共1449辆
1973

(1-5月)

59.7 共1296辆

人文编辑

轮渡的开通,为北京-上海的直达列车铺平了道路;很多家境优越的新婚年轻人都选择这个旅程作为他们的蜜月旅行[4]。繁忙的轮渡为位于大马路的轮渡所带来了大量的人流,包括乘客、工作人员等等,也吸引来了商贩组成“商业街”;当时还有“南有夫子庙,北有大马路”的说法[3][4]。1958年的电影《兰兰和冬冬》中,有展示南京铁路轮渡的画面。在轮渡还是主要的过江通道时,轮渡所的工作人员在南京市有着非常高的地位[4]

纪念公园编辑

在2017年5月,已经荒废的原下关轮渡所被翻新改造为了“下关火车主题园”[13]。公园内布置了一节蒸汽火车头、三节绿皮火车车厢,其中绿皮车厢未来将改造为咖啡厅供市民休憩;此外,公园还集合了具有民国特色的轨道、信号灯、站台等辅助建筑设施;公园里还配有铁路文化艺术墙,以展示南京铁路的历史沿革[13]。复古的氛围吸引了不少南京市民前来怀旧[13]

入选工业遗产编辑

2018年1月27日,由中国科协调宣部主办,中国科协创新战略研究院、中国城市规划学会承办的“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发布会在中国科技会堂举行。包括南京铁路轮渡在内的100个厂房、企业入选了第一批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14]

注释编辑

  1. ^ 包括:
  2. ^ 津浦沿线的煤、粮及农副土特产品的整车南运以及西北的皮、毛物资相继南运上海,使轮渡的运量随之增长,而京沪路的货运量亦呈逐年上升之势:民国24年约120万吨,民国25年上升到1015吨[12]
前一站   中国铁路 後一站
南京铁路轮渡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圖片链接
  航拍南京滨江“绿色蜕变”
  回望老下关曾经的火车轮渡

[15][16]

  1. ^ 张晓玲,周顺世主编. 江苏铁路发展史. 北京:中国铁道出版社. 2015.12: 57. ISBN 978-7-113-21191-2.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第十八卷 铁路运输. 南京市志. 南京市地方志办公室: 第一章 第一节. [2018-12-21].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南京火车轮渡:火车坐船过江 战争爆发替代长江大桥. js.ifeng.com. [2019-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7).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江苏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风物揽胜 南京长江大桥建成前两岸交通情况. 《江苏地方志》2018年第3期. 江苏地情网. 2018-09-20 [2019-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27). 
  5. ^ 王永顺,姚应才主编;江苏科学技术志编纂委员会编. 江苏科学技术志. 北京: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1997.05: 530. ISBN 7-5023-2826-2. 
  6. ^ 蒋赞初著. 南京史话 下. 南京:南京出版社. 1995.08: 176. ISBN 7-80614-159-6. 
  7. ^ 7.0 7.1 7.2 7.3 我国首次火车轮渡通航--党史频道-人民网. dangshi.people.com.cn. [2019-02-05]. 
  8. ^ 束建民主编. 南京百年城市史 1912-2012 3 市政建设卷. 南京:南京出版社. 2014.09: 143. ISBN 978-7-5533-0499-1. 
  9. ^ 经盛鸿. 武士刀下的南京-日伪统治下的南京殖民社会研究. 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8.09: 9–10. ISBN 978-7-81101-664-2. 
  10. ^ 陈定樑,龚玉和著. 中国海洋开放史. 杭州: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 2011.04: 307. ISBN 978-7-81140-283-4. 
  11. ^ 孙永福主编. 中国铁路桥梁史. 北京:中国铁道出版社. 2009.12: 89. ISBN 978-7-113-10253-1. 
  12. ^ 交通志·铁路篇. 江苏省志. 江苏省情网. [2019-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13). 
  13. ^ 13.0 13.1 13.2 廉昕朦. 记忆中的绿皮小火车再现南京!下关火车主题园暑期前开放_新华报业网. 新华日报. 2017-05-02 22:24:12 [2019-01-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3). 
  14. ^ 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第一批名单公布 含京张铁路等百个项目_新民社会_新民网. shanghai.xinmin.cn. [2019-02-01]. 
  15. ^ 中山码头百岁趸船离家大修_中国国际新闻台. www.ciftv.com. [2019-02-05]. 
  16. ^ 行走的故宫 中国国宝的归去来兮. culture.dwnews.com. [2019-0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