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南山經》,为《山海經》山部的第一部,其中描述書中南山部份的各種山脈、流水、鳥獸、礦物與神祇。

此卷包括《南山首經》、《南次二經》、《南次三經》,分别讲述䧿山山系、柜山山系、天下虞山系,一共囊括描述了四十座山及其經流的水源等,行程达一万千三百八十里[1]。此外,作為一部充滿神話色彩的地理和禮儀古籍,此卷中描述的一些神祇包括鳳凰九尾狐等,都深深地影響到此後數千年的東亞文化圈中國家的禮儀和文化。

目录

首經编辑

这一列山系中,从西面招摇山到东头的箕尾山,共十座山,行程二千九百五十里。这十座山,山神的样子都是龙头鸟身。祭祀这些山神的仪式如下:用带毛的动物和一片玉璋,先祭后埋;祭神的米用糯米;祭品都放在白茅席上[2]

招搖山编辑

南山經的佈局為自西向東敘述,䧿山山系為始,首山稱之為招搖之山,坐落於西海北岸,山上多有桂樹,山中蘊藏豐富金石礦物。山中有一種稱為“祝餘”的草本,形状如韭菜,可用于充饥。山上有一種樹,名為“迷穀”,樣子像構樹,但有黑色紋理,其花朵光芒照四方;佩戴不会迷路。山中有一種叫“狌狌”的獸類,性状如(一种兽)而有白色耳朵,行走如人。食之后有利健行。丽𪊨之水发源于招摇山,向西流注入西海。丽𪊨水中有一种叫做育沛的东西,佩带着它,就不会有痢疾等腹病[3]

狌狌(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堂庭山编辑

从招摇山向东三百里,为堂庭山。山上有很多棪树,棪树像沙果树,果子成熟后为红色,可以食用。山上还有很多白猿,还出产水晶和黄金[4]

即翼山编辑

从堂庭山向东三百八十里,为即翼山。山上有许多怪兽,溪流中有许多怪鱼。山上多产白玉,有许多蝮虫和怪蛇,还有许多怪树。此山凶险,难以攀登[5]

杻陽山编辑

从即翼山向东三百七十里,为杻陽山。山南多产,山北多产。山上有一种叫“鹿蜀”的神兽,形状像马,但是头部为白色,纹理如同虎,尾巴为红色,声音如同歌谣。佩戴其皮毛,可使子孙昌盛。怪水发源于杻阳山,向东流注入宪翼水。怪水里有很多称之为“旋龜”的黑龟,形状如同龜類,但長着鳥首蛇尾,其叫聲如同敲打木樁。人們佩戴它后不會耳聾,可以治療腳茧[6]

鹿蜀(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旋龜(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柢山编辑

从杻阳山向东三百里,为柢山。山中溪流密布,草木稀疏。溪流中有一种鱼,樣子如牛,住在岸上,尾巴像蛇,腋下有鳍,鳍如鸟翅,叫声像瘤牛,它称作,冬天蛰伏穴中,春天又出来活动。吃了它的肉后,不会得痈肿病[7]

鯥鱼(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亶爰山编辑

从柢山向东四百里,为亶爰山。山中溪流密布,草木稀疏。此山难以攀登。山上有一種野獸,樣子如同狸貓,脖子上長有鬃毛,称作,雌雄同体。吃了此肉后的人不會生妒忌心[8]

(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基山编辑

从亶爰山向东三百里,是基山。山南多产玉石,山北多生怪树。基山上有一種獸類,樣子如羊,長著九條尾巴、四隻耳朵,眼睛長在背上,名字為猼訑,佩戴它的毛髮即可變得無所畏懼。基山上有一種鳥,樣子像雞,長有三個頭、六只眼睛、六條腿和三只翅膀,它的名稱為“𪁺𩿧”,吃了它的肉后會興奮無法入睡[9]。   

猼訑(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𪁺𩿧(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青丘山编辑

从基山向东三百里,为青丘山。山南多出玉石,山北多产青雘。山上有一種獸類叫九尾狐,其狀如狐,張有九條尾巴,叫聲如嬰兒,能吃人。人吃了它后可以辟邪。山上有一種鳥,樣子如同布穀鳥,叫聲如同人互相呼喊,名稱灌灌,佩戴它的羽毛后不會被迷惑。英水发源于青丘山,向南流注入即翼泽。英水之中,多產赤鱬,其形狀如同魚,面部如同人臉,叫聲如鴛鴦,吃了它后可以不生疥瘡[10]

九尾狐(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赤鱬(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箕尾山编辑

从青丘山向东三百五十里,是箕尾山。山尾坐落在东海岸边,上面多沙子和砾石。汸水发源于箕尾山,向南流注入淯水汸水之中,多产白玉[11]

南次二經编辑

《南次二經》中描述的是柜山山系,此山系从西往东,位于第一列山系(䧿山山系)之南。从西头的柜山到东头的漆吴山,共十七座山,行程七千二百里。这十七座山,山神的样子皆为龙身鸟首。祭祀这些山神的仪式为:用带毛的动物和一片璧,先祭后埋;祭神需要使用糯米[12]

柜山编辑

西头第一座山叫做柜山,它西面邻接流黄山,北与諸毗山相望,东与长右山相对。英水发源于柜山,向西南流注入赤水。英水之中,多产白玉,多产丹砂。山上有一種獸類,形狀如小豬,聲音如同吠,名稱貍力。它的出現預示當地郡縣有繁重水木工程。山上有一種鳥類,樣子像貓頭鷹,爪子像人手,聲音如同鵪鶉。其名為鴸,聲音就如同其名字,它出現的郡縣多有才者被放逐[13]

(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长右山编辑

从柜山向东南四百五十里,是长右山。山上草木稀疏,水流密布。山上有一種獸類,樣子如同猴子,張有四只耳朵,名叫長右,聲音如同人的呻吟聲。它的出現往往預示郡縣會有水災[14]

長右(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尧光山编辑

从长右山向东三百四十里,是尧光山。山南多产玉石,山北富含金属矿物。山上有一種獸類,樣子像人類,卻長有猪鬃長毛。它住在洞穴中,冬天蟄伏,名叫猾褢。它的聲音就如同伐木聲,它的出現往往預示當地會有繁重徭役[15]

猾褢(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羽山编辑

从尧光山向东三百五十里,是羽山。山下水流密布,山上雨水丰沛,草木稀疏,多产蝮虫[16]

瞿父山编辑

从羽山向东三百七十里,是瞿父山。山上草木稀疏,富含金属矿物和玉石[17]

句餘山编辑

从瞿父山向东四百里,是句餘山。山上草木稀疏,富含金属矿物和玉石[18]

浮玉山编辑

从句馀山向东五百里,是浮玉山。登山远眺,向北可望具區,向东可望諸毗山。山上有一種獸類,樣子如虎,尾巴又似牛尾,聲音如犬吠,名稱,能吃人。苕水发源于浮玉山的北坡,向北流注入太湖。苕水之中,多产鮆魚[19]

(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成山编辑

从浮玉山向东五百里,是成山。山呈方形,像是用三个坛堆积起来。山为四方有三重。山上富含金属矿物和玉石,山下多产青雘。水发源于成山,向南流注入虖勺,水沙中有黄金[20]

會稽山编辑

从成山向东五百里,是会稽山。山呈四方形,山上富含金属矿物和玉石,山下多产砆石。勺水发源于会稽山,向南流注入湨水[21]

夷山编辑

从会稽山向东五百里,是夷山。山上草木稀疏,沙子、石头却很多。湨水发源于夷山,向南流注入列涂[22]

僕勾山编辑

从夷山向东五百里,是仆勾山。山上富含金属矿物和玉石,山下虽草木茂盛,却没有鸟兽,也无流水[23]

咸陰山编辑

从仆勾山向东五百里,是咸阴山。山上没有草木或流水[24]

洵山编辑

从咸阴山向东四百里,是洵山。山南富含矿产,山北多产玉石。山上有一種獸類,樣子如同羊卻沒有口,此種獸類不可殺,名字叫。洵水发源于洵山,向南流注入閼澤,水中多有芘蠃[25]

(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虖勺山编辑

从洵山向东四百里,是虖勺山。山上多生梓枏等乔木,山下多生牡荆枸杞等灌木。滂水发源于虖勺山,向东流注入大海[26]


區吳山编辑

从虖勺山向东五百里,是区吴山。山上没有草木,却有很多沙石。鹿水发源自区吴山,向南流注入滂水[27]


鹿吳山编辑

从区吴山向东五百里,是鹿吴山。山上草木稀疏,多产矿石。泽更水发源于鹿吴山,向南流注入滂水。水中有一種獸類,名叫蠱雕,其樣子像貂,頭上有角,叫聲如嬰兒啼哭,能吃人[28]

蠱雕(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漆吳山编辑

从鹿吴山向东五百里,是漆吴山。山上没有草木,而多巨石林立,没有玉石。漆吴山在大海之中,登上山顶,向东遥望丘山,那日光忽明忽暗的地方,就是太阳休息之所[29]


南次三經编辑

《南次三經》描述的是天虞山山系,此山系从西往东,位于第二列(柜山)山系之南。西头第一座山叫做天虞山。山下水流密布,因此难以攀登[30]。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祭祀神均为龍身人面。祭祀时,杀一条白狗,将它的血涂抹祭器的缝隙;祭神用米是糯米[31]


禱過山编辑

从天虞山向东五百里,是祷过山。山上富含矿物和玉石,山下多产犀牛大象。山中有一種鳥類,樣子像魚鵁,頭為白色,有三條腿,人面,名稱瞿如,叫聲如同其名。泿水发源于祷过山,向南流注入大海。泿水之中有虎蛟,身子像魚,尾巴如蛇,叫聲如鴛鴦。吃后不得痈腫病,還可治愈痔瘡[32]

瞿如(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丹穴山编辑

从祷过山向东五百里,是丹穴山;山上富含矿物和玉石。丹水发源自丹穴山,向南流注入渤海。有一種鳥類,樣子如同雞,羽毛絢麗多彩,名稱鳳皇。頭上花紋象徵“”,翅膀花紋象徵“”,背上花紋象徵“”,胸前花紋象徵“”,腹部花紋象徵“”。這種鳥類,飲食時候鎮定自若,載歌載舞,它的出現預示着天下太平[33]

鳳凰(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北京頤和園仁壽殿前的鳳凰

發爽山编辑

从丹穴山向东五百里,是发爽山。山上没有草木,溪流密布,白猿很多。汎水发源于发爽山,向南流注入渤海[34]

旄山编辑

从发爽山向东四百里,就到了旄山的尾部。山南有一条山谷,叫做育遗谷。谷中多怪鸟,凱風[35]就出自这条山谷[36]

非山编辑

从旄山尾部向东四百里,就到了非山的首部。山上富含矿物和玉石,没有水流,山下有许多蝮虫[37]

陽夾山编辑

从非山之首向东五百里,是阳夹山。山上没有草木,多有溪流[38]

灌湘山编辑

从阳夹山向东五百里,为灌湘山。山上树木丛生,没有草本。林中有许多稀奇鸟类,但没有兽类[39]

雞山编辑

从灌湘山向东五百里,是鸡山。山上富含矿物,山下多产丹雘黑水发源于鸡山,向南流注入海。黑水流過雞山,在水中有一種稱為鱄魚的魚類,樣子如同蛤蟆而尾巴卻像野豬毛,叫聲如同小豬,它的出現往往預示天下大旱[40]

鱄魚圖,出自《古今圖書集成·博物彙編·禽蟲典·第一百四十九卷》

令丘山编辑

从鸡山向东四百里,是令丘山。山上草木稀疏,多多生野火。山南有一座名为中谷的山谷,條風就出自这条山谷。山中有一種鳥類,樣子如同貓頭鷹,有人面四只眼睛,且有耳朵,其名稱為。它的叫聲就像它的名字,它的出現往往預示天下大旱[41]

(明朝·胡文焕《山海经图》)

侖者山编辑

从令丘山向东三百七十里,是仑者山。山上富含矿物和玉石,山下多产青雘。山上有一種樹,其性狀如同構樹,有紅色紋理,其液汁為白色,味道如同麥糖,食后可以禦餓、釋勞,名稱白䓘,還可以用來塗抹玉器破損處[42]

禺槀山编辑

从仑者山向东五百八十里,是禺稾山。山上多生怪兽和大蛇[43]

南禺山编辑

从禺稾山向东五百八十里,是南禺山。山上富含矿物和玉石,山下多有水流。有一个山洞,春季水就会流进去,夏季又流出来,冬季则封闭。佐水发源于此处,向东南流注入海。佐水一带有鳳皇和鵍雛[44]

参考文献编辑

  1.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右南經之山志,大小凡四十山,萬六千三百八十里。
  2.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凡䧿山之首,自招搖之山,以至箕尾之山,凡十山,二千九百五十里。其神狀皆鳥身而龍首,其祠之禮:毛用一璋玉瘞,糈用稌米,一璧,稻米、白菅為席。
  3.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南山經之首曰䧿山。其首曰招搖之山,臨於西海之上,多桂,多金玉。有草焉,其狀如韭而青華,其名曰祝餘,食之不饑。有木焉,其狀如榖而黑理,其華四照,其名曰迷穀,佩之不迷。有獸焉,其狀如禺而白耳,伏行人走,其名曰狌狌,食之善走。麗𪊨之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海,其中多育沛,佩之無瘕疾。
  4.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里,曰堂庭之山,多棪木,多白猿,多水玉,多黃金。
  5.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八十里,曰猨翼之山,其中多怪獸,水多怪魚,多白玉,多蝮虫,多怪蛇,多怪木,不可以上。
  6.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七十里,曰杻陽之山,其陽多赤金,其陰多白金。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首,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謠,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孫。怪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憲翼之水。其中多玄龜,其狀如龜而鳥首虺尾,其名曰旋龜,其音如判木,佩之不聾,可以為底。
  7.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里柢山,多水,無草木。有魚焉,其狀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魼下,其音如留牛,其名曰鯥,冬死而夏生,食之無腫疾。
  8.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四百里,曰亶爰之山,多水,無草木,不可以上。有獸焉,其狀如狸而有髦,其名曰類,自為牝牡,食者不妒。
  9.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里,曰基山,其陽多玉,其陰多怪木。有獸焉,其狀如羊,九尾四耳,其目在背,其名曰猼訑,佩之不畏。有鳥焉,其狀如雞而三首六目、六足三翼,其名曰𪁺𩿧,食之無臥。
  10.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里,曰青丘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青雘。有獸焉,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有鳥焉,其狀如鳩,其音若呵,名曰灌灌,佩之不惑。英水出焉,南流注于即翼之澤。其中多赤鱬,其狀如魚而人面,其音如鴛鴦,食之不疥。
  11.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五十里,曰箕尾之山,其尾踆於東海,多沙石。汸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淯,其中多白玉。
  12.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凡《南次二經》之首,自柜山至于漆吳之山,凡十七山,七千二百里。其神狀皆龍身而鳥首。其祠:毛用一璧瘞,糈用稌。
  13.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南次二經》之首,曰柜山,西臨流黃,北望諸毗,東望長右。英水出焉,西南流注于赤水,其中多白玉,多丹粟。有獸焉,其狀如豚,有距,其音如狗吠,其名曰貍力,見則其縣多土功。有鳥焉,其狀如鴟而人手,其音如痺,其名曰鴸,其名自號也,見則其縣多放士。
  14.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東南四百五十里曰長右之山,無草木,多水。有獸焉,其狀如禺而四耳,其名長右,其音如吟,見則郡縣大水。
  15.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四十里,曰堯光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金。有獸焉,其狀如人而彘鬛,穴居而冬蟄,其名曰猾褢,其音如斲木,見則縣有大繇。
  16.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五十里,曰羽山,其下多水,其上多雨,無草木,多蝮虫。
  17.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七十里,曰瞿父之山,無草木,多金玉。
  18.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四百里,曰句餘之山,無草木,多金玉。
  19.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區,東望諸毗。有獸焉,其狀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苕水出于其陰,北流注于具區。其中多鮆魚。
  20.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成山,四方而三壇,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水出焉,而南流注於虖勺,其中多黃金。
  21.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會稽之山,四方,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湨。
  22.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夷山。無草木,多沙石,湨水出焉,而南流注于列塗。
  23.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僕勾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草木,無鳥獸,無水。
  24.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咸陰之山,無草木,無水。
  25.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四百里,曰洵山,其陽多金,其陰多玉。有獸焉,其狀如羊而無口,不可殺也,其名曰䍺。洵水出焉,而南流注于閼之澤,其中多芘蠃。
  26.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四百里,曰虖勺之山,其上多梓枏,其下多荊杞。滂水出焉,而東流注于海。
  27.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區吳之山,無草木,多沙石。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
  28.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鹿吳之山,上無草木,多金石。澤更之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滂水。水有獸焉,名曰蠱雕,其狀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嬰兒之音,是食人。
  29.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東五百里,曰漆吳之山,無草木,多博石,無玉。處于東海,望丘山,其光載出載入,是惟日次。
  30.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南次三經》之首,曰天下虞之山,其下多水,不可以上。
  31.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凡《南次三經》之首,自天虞之山以至南禺之山,凡一十四山,六千五百三十里。其神皆龍身而人面。其祠皆一白狗祈,糈用稌。
  32.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東五百里,曰禱過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犀、兕,多象。有鳥焉,其狀如鵁,而白首、三足、人面,其名曰瞿如,其鳴自號也。泿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虎蛟,其狀魚身而蛇尾,其音如鴛鴦,食者不腫,可以已痔。
  33.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丹穴之山,其上多金玉。丹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有鳥焉,其狀如雞,五采而文,名曰鳳皇,首文曰德,翼文曰義,背文曰禮,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鳥也,飲食自然,自歌自舞,見則天下安寧。
  34.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發爽之山,無草木,多水,多白猿。汎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渤海。
  35. ^ 诗经·邶风·凯风》: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36.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四百里,至於旄山之尾,其南有谷,曰育遺,多怪鳥,凱風自是出。
  37.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四百里,至于非山之首,其上多金玉,無水,其下多蝮虫。
  38.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陽夾之山,無草木,多水。
  39.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灌湘之山,上多木,無草;多怪鳥,無獸。
  40.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里,曰雞山,其上多金,其下多丹雘。黑水山焉,而南流注于海。其中有鱄魚,其狀如鮒而彘毛,其音如豚,見則天下大旱。
  41.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四百里,曰令丘之山,無草木,多火。其南有谷焉,曰中谷,條風自是出。有鳥焉,其狀如梟,人面四目而有耳,其名曰顒,其鳴自號也,見則天下大旱。
  42.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三百七十里,曰侖者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雘。有木焉,其狀如穀而赤理其汗如漆,其味如飴,食者不饑,可以釋勞,其名曰白䓘,可以血玉。
  43.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八十里,曰禺槀之山,多怪獸,多大蛇。
  44. ^ 《山海经·南山经》(卷一):又東五百八十里,曰南禺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水。有穴焉,水出輒入,夏乃出,冬則閉。佐水出焉,而東南流注于海,有鳳皇、鵍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