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式,為西汉時期官員,其出身河南郡(今屬洛陽),以從事牧羊工作維生,後因出資贊助朝廷,而受拜為中郎,賜爵左庶長,再遷齊相,賜爵關內侯,一度官至御史大夫,卜式後因反對官方專營,且不擅長於典章,而於元封元年被降調為太子太傅[2][3]

卜式
太子太傅
時代汉朝
主君汉武帝
籍貫洛陽
出生不詳
逝世不詳
養豬羊法[1](已失傳)

生平编辑

友悌牧羊编辑

卜式早年以耕種畜牧為業,他有一名年幼的弟弟,當其弟長大,兄弟倆人分家時,卜式單獨只帶走幾百隻,其他如田宅、財物等則盡數留給弟弟。離家後的卜式入山牧羊十餘年,羊群數量增長到千餘頭,有足夠積蓄能購買田地宅院。反之繼承大部分家財的弟弟則傾家蕩產,為此卜式又多次將自己的財產分給弟弟[2]

捐產助國编辑

當時汉朝正在抵抗匈奴入侵,卜式上書稱願捐出一半的家財資助邊疆戰事。汉武帝派人詢問卜式:「是想當官嗎?」卜式說:「我從小牧羊,不熟悉怎麼當官,不願意作官。」使者說:「那難道是家裡有冤屈,想講出來嗎?」卜式說:「臣生來與人無所爭,鄉邑中有貧困者便借錢給他,不善的人則教化他,住處周遭的人與我皆友好相處,卜式有何冤事呀!」使者說:「如此,那麼你想要什麼呢?」卜式說:「天子抗擊匈奴,我認為賢明者理應為大節而死,有錢的人應當出錢,這樣匈奴一定可被消滅。」使者將卜式所言轉告朝廷。漢武帝又告訴了丞相公孫弘。公孫弘說道:「這不是人之常情的表現,不按常理的臣子,不可以作為效法的榜樣,願陛下不要答應他。」漢武帝因此沒有接受卜式的請求,過了幾年便將卜式遣回家鄉。卜式回鄉後,又重操其牧羊的舊業[2]

一年後,遇上匈奴浑邪王等人歸降漢朝,國家花費過多,倉府空虛,大量的貧民流離失所,流民皆仰賴國家的幫助,而朝廷又力有未逮。對此卜式再次拿出二十萬錢給河南郡太守,用來救濟流民。後來河南上報富人助貧的名單,漢武帝認出了卜式,說:「是那位堅持要將半數家產助邊的人。」於是下命賜給卜式差役四百人,而卜式又將之全數歸還給官府。當時,各地富豪皆爭相隱匿財產,只有卜式特別想資助國家的用度。漢武帝於是把卜式尊崇為長者,拜卜式為中郎,賜爵左庶長,賜田十頃,且佈告天下,以示尊崇,鼓勵百姓效法卜式的作為[2]

官宦生涯编辑

起初卜式並不願擔任郎官,漢武帝說:「朕有羊在上林苑裡,想讓先生去放牧。」卜式成為郎官後,依然穿著布衣草鞋去牧羊。過了一年多,羊肥壯又繁殖得很多。某次漢武帝經過牧羊場地,對此相當稱讚。卜式說:「不只是牧羊,治民也是一樣。按時起居,壞的立即除去,不讓其危害群體。」漢武帝對卜式的言論感到驚奇,想讓他試一試治民,因此任命卜式擔任緱氏縣县令,緱氏在卜式的治理下政治修明,局勢安定,後來卜式再度調遷成皋縣縣令,又兼管漕运。漢武帝認為卜式樸實忠厚,便命他為齊王太傅,又升任國相[2][3]

呂嘉起事時,卜式上書說:「臣聽說主愧臣死。群臣應該死節,最蠢笨者也應出錢幫助軍隊,這樣國家才會強盛而不被侵犯。臣願意與兒子和臨菑善於用者,以及博昌善於駕船之士請求戰死沙場,以盡臣節。」皇上認為他賢德,下詔說:「朕聽說以德報德,以直報怨。今日天下不幸有事,郡縣諸侯沒有奮激而起、以直報怨的直道之人。齊相的行為雅正且親自耕作,隨牲畜放牧,用資產幫助親弟,從頭開始經營,不為利益所誘惑。不久前北境調軍出擊匈奴,卜式上書出錢助官。往年西河災荒,卜式又率領齊人送糧到西河。現今又首先奮勇報名從軍,雖然沒有交戰,但可謂義見於心了。現在應當封卜式為關內侯,賜給黃金四十斤,田十頃,佈告天下,讓眾人明知朕意」[2][3]

元鼎年間,卜式接替石慶擔任御史大夫。卜式上任後,說各郡國對鹽鐵專賣感到不便,且船隻有算賦,使商賈稀少,物價騰貴,應當要廢除相關制度,漢武帝為此開始對卜式感到不滿,加上隔年要封禅,卜式又不熟悉典章禮儀,漢武帝遂將他貶任太子太傅,改命兒寬為御史大夫。後來卜式得以善終天年[2][3]

評價编辑

  • 鍾惺:卜式,以奇取人者也。奇之為用,在乘其急而捷得之。一不得,則興盡而意改,故其道難於持久。今式輸家之半助邊,不願官職,不願報冤,奇矣!數歲不報而田牧如故也,持錢二千萬給徙民如故也,外繇四百人盡復予縣官如故也,為郎而牧羊如故也,御史大夫之爵使人主自予之,而己若無所取焉。故古今善出錢買官者,未有如式者也。不難於奇,難於其奇而能持久[4]
  • 班固:公孫弘、卜式、兒寬皆以鴻漸之翼困於燕爵,遠迹羊豕之間,非遇其時,焉能致此位乎[2]

延伸閱讀编辑

[]

 漢書/卷058》,出自班固漢書

參考文獻编辑

  1. ^ 太平御览》·獸部十五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汉书》·公孫弘卜式兒寬傳
  3. ^ 3.0 3.1 3.2 3.3 資治通鑒》·漢紀
  4. ^ 鍾惺集
前任:
石慶
西汉御史大夫
前111年-前110年
繼任:
兒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