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文纪(876年-951年6月7日[1][2]),子持京兆万年(今陕西省西安市)人,祖籍范阳涿(今河北省涿州市),在中国五代十国时期的五代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都做官,后唐末帝李从珂年间为宰相

盧文紀
出生 876年
唐朝
逝世 951年6月7日
後周
职业 五代官员

家世编辑

卢文纪出自范阳卢氏北祖第四房,祖父卢简求,是唐朝的河东节度使;父卢嗣业,官右补阙。[3]

后梁年间编辑

卢文纪中进士(未详当时唐朝是否已被后梁取代),事后梁为刑部侍郎、充集贤殿学士、[3]判院事。[4]

后唐年间编辑

李存勖年间编辑

同光元年(923年),后唐庄宗李存勖灭梁,任卢文纪为尚书兵部侍郎,依前充集贤殿学士、判院事。[4]三年(925年),任为吏部侍郎。[5]

李嗣源年间编辑

后唐明宗李嗣源天成元年(926年)十月,卢文纪上言:“请求每年由有司明定考校内外文武臣僚,皇帝御笔黜陟将相,疏下中书省门下省商量,由宰相奏请施行。”获准。[6]当月,改任御史中丞[7]按当时的习俗,其他官员要前去官署向新任御史中丞致贺,各藩镇的进奏官也要去,通名,御史中丞以茶酒慰劳,并不相见。但卢文纪的台吏乔德威等却告知他,按唐朝的规定,进奏官是要和御史中丞相见并赞拜致贺的。卢文纪想仿唐旧制,派小吏谕进奏官们入见,他自己拿着手板坐在床头,受进奏官们通名赞拜。进奏官们感到受辱,向枢密使安重诲抱怨。安重诲称自己不熟悉唐朝旧制,要他们直诉于皇帝。李嗣源咨询宰相赵凤,赵凤说进奏官只是藩镇派来送信的低级将领,李嗣源怒道:“他们只是吏卒,怎么敢慢待我的法官!”[8]将进奏官们都杖责驱逐。因卢文纪所请,李嗣源下诏恢复唐朝的中外官校考法,包括将相和皇帝都要自我考评。[9][10]但诏书未能真正得到贯彻。[3]

一年多后,迁工部尚书。[11]三年(928年),宰相崔协于鄴为工部郎中,因于鄴名与自己父亲卢嗣业同音,卢文纪大怒,而中书省也因崔协与卢文纪不协而没有因此按规定给于邺改官。[12]于鄴去工部就职参见卢文纪,卢文纪不见,连日请假。后于鄴被派遣为彰武军官告副使,还未从都城洛阳出发,卢文纪就恢复工作,且说等于邺回来就请求换岗,于鄴感觉遭到不敬,愤而在醉酒后上吊自杀。事发,李嗣源贬卢文纪为石州司马。[3][13]

后来,卢文纪被召回洛阳,任太常少卿,长兴二年(931年)改秘书监[3][14]三年(932年),为工部尚书。[15]四年(933年),与礼部郎中吕琦被派往大军阀孟知祥统治下的西川军为蜀王册礼使,册封孟知祥为蜀王,[16]并拜孟知祥手下赵季良等五人为节度使。[17]途中,他们行经李嗣源养子李从珂为节度使的凤翔。卢文纪因形貌魁伟、语音琅然,为李从珂所奇。[3]

李从珂年间编辑

李嗣源子李从厚登基后,应顺元年(934年)正月,将卢文纪由秘书监改任太常卿,充山陵礼仪使。[18]四月,卢文纪请为李嗣源上谥号圣智仁德钦孝皇帝,庙号明宗,宰相冯道议请改“圣智仁德”四字,为圣德和武钦孝皇帝。[19]同月,李从珂推翻李从厚,成为皇帝。卢文纪奏请给明宗庙酌献舞曲命名《雍熙之舞》,从之。卢文纪并撰登歌乐章一首。[20][21]为首宰相吏部尚书兼门下侍郎判三司刘昫左仆射门下侍郎李愚意见不合,互相诟骂,政事凝滞。李从珂对此不满,想换掉他们。六月,他向亲近朝臣问代任宰相的人选,朝臣们推荐尚书左丞姚顗、时任太常卿的卢文纪、秘书监崔居俭,但论及三人才行,各有优劣。李从珂不能决断任谁为相,于是写下他们等十余人的名字置于琉璃瓶内,在夜晚焚香祝天,用筷子将写有名字的纸夹出。先夹出卢文纪的名字,再夹出姚顗的。他因而分别于七月和八月任卢文纪和姚顗为中书侍郎,加宰相衔同中书门下平章事[22][23][24][25]因连日下雨,李从珂命卢文纪与李愚、刘昫、姚顗去各寺观祈求天晴。[26]

当时兵部尚书李鏻马承翰分别作为正副使出使荆南节度使高从诲,李鏻自以为将被用为宰相,高从诲问及朝臣谁有望做宰相,马承翰答:“尚书崔居俭、左丞姚顗,其次就是太常卢文纪。”高从诲笑着看左右,取来进奏官的报状给李鏻看姚顗和卢文纪都已拜同平章事了。李鏻惭愧失色,回朝后,因李愚、卢文纪都是以太常卿入相,便也向卢文纪求为太常卿,中谢时说:“我得到了入相的资本。”朝士传为笑谈。[27]

唐朝旧制,吏部选官时分为三铨,分别由尚书和两位侍郎处理,一个官员只有经历全部三个铨选程序才能受任。李嗣源末期,冯道认为后唐疆域不及统一时的唐朝,每年的待选官员只有数百人,三铨之法浪费时间且无益,建议合为一。于是李嗣源合三铨为一,让吏部尚书和侍郎们一起选官。但姚顗和卢文纪拜相后,重新奏分三铨,选官手续又变得冗长。[28][29]待选官员被造成不便,常公然拦截宰相抱怨。李从珂不得不亲自下诏再度废止三铨。[3]

八月,李从珂御文明殿册立妻沛国夫人刘氏皇后,命使摄太尉宰相卢文纪和使副摄司徒、右谏议大夫卢损去皇后宫行礼,礼毕各给恩赐。十二月,改卢文纪为门下侍郎、平章事、监修国史。[22]

二年(935年)二月,卢文纪等为李从珂母鲁国太夫人上尊谥为宣宪皇太后,请择日册命,[30]李从珂从之。[31]三月,性狂狷的太常丞史在德上书谴责内外文武人士,建议李从珂对他们进行考试,把无能的贬了。宰相和朝臣都大怒。卢文纪和补阙刘涛杨昭俭等都请求加其罪。李从珂认为这会阻塞言路,下诏驳回。[25]四月,卢文纪兼太微宫使。[32]

七月,李从珂责卢文纪等对时事无所规赞。卢文纪等宰相称这是因为唐朝宰相能只和皇帝在延英殿相见,而他们不能,请求恢复唐朝延英殿问对旧制。李从珂认为这不必要,下诏称宰相们随时可以面圣,但不必在延英殿开会。[25][32][33]

中书舍人王延权知贡举,当时崔协之子崔颀也在举子之中,卢文纪便对王延说自己曾在朝堂推荐他,要他取士要看真才实学,不要光看虚名。王延知道卢文纪意在阻止崔颀进身,退下后笑谈卢文纪竟然把对崔协的怨恨波及到崔颀身上,仍秉公将崔颀录为甲科。[27][34]

三年(936年),李从珂的养妹夫河东节度使石敬瑭在后唐北面敌国契丹援助下反叛。李从珂以张敬达充太原四面招讨使前去讨伐石敬瑭,但契丹、河东联军打败了张敬达,并将其围困。李从珂为此沮丧,对卢文纪说:“朕曾听闻卿有宰相材,所以排众议用卿为首相,如今祸难如此,卿的嘉谋都在哪里?”卢文纪只能下拜谢罪,无言以对。李从珂对是否亲自迎战石敬瑭犹豫了,卢文纪感到了,就和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判三司张延朗一起建议派枢密使忠武节度使、随驾诸军都部署、兼侍中赵延寿前去与其养父卢龙节度使赵德钧会合,迎战契丹、河东联军。李从珂准奏。但结果却是灾难,赵德钧更热衷于争取契丹支持他自己当皇帝,并不完全想救援张敬达。最终,张敬达军粮尽,副招讨使杨光远杀张敬达,投降。契丹、河东联军随后击败赵德钧。李从珂到河阳,卢文纪劝其扼桥自守,李从珂不听,认为大势已去,阖家自焚,后唐亡。[35]石敬瑭被契丹太宗皇帝宣布为后晋皇帝,入洛阳,接管后唐领地。[36]

后晋年间编辑

石敬瑭进入洛阳,大赦后唐官员,将他们留在政府内。卢文纪却被罢相为吏部尚书。[36][37]天福二年(937年)五月,再迁太子少傅。[38]石敬瑭侄石重贵继位后,于开运元年(944年)八月改卢文纪为太子太傅。[1][39]

后汉年间编辑

后汉高祖刘知远登基,天福十二年(947年)十月,卢文纪转太子太师。[40]当时,都城在开封,但很多不直接参与朝政的官员分司在洛阳,虽有留台御史,纪纲却多不整肃。于是刘知远敕卢文纪别令检辖。侍御史赵砺上表列举分司朝臣中有称病过分请假者。[41]卢文纪令朝士不得出城制置,赵砺怀恨,意图以此归咎卢文纪。枢密使杨邠闻之,怒,令赵砺所弹劾的官员致仕。卢文纪和杨邠在此事上有分歧,又因病请假,正好因此被御史弹劾,被令以本官致仕。[1]

后周年间编辑

后周太祖郭威登基后,遣使到卢文纪家,拜为司空[3]同年夏,卢文纪卒,[42]司徒,辍视朝一日。卢文纪平生积财巨万,但死后,其子卢龟龄不数年间就将其花完,于是积蓄很多的人多以他为戒。[1]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旧五代史》卷一百二十七
  2. ^ 《旧五代史》卷一百一十一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新五代史》卷五十五
  4. ^ 4.0 4.1 《旧五代史》卷三十
  5. ^ 《旧五代史》卷三十三
  6. ^ 《覆奏卢文纪请御书殿最臣寮议》(天成元年十月中书门下)
  7. ^ 《旧五代史》卷三十七
  8. ^ 《旧五代史》卷一百四十九
  9. ^ 卢文纪《明定文武考校》
  10. ^ s:答卢文纪整饬辞谢朝班等例诏
  11. ^ 《旧五代史》卷三十八
  12. ^ s:郭彦夔不许改名疏
  13. ^ 《旧五代史》卷三十九
  14. ^ 《旧五代史》卷四十二
  15. ^ 《旧五代史》卷四十三
  16. ^ 《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八
  17. ^ 《新五代史》卷六十四
  18. ^ 《旧五代史》卷四十五
  19. ^ 《旧五代史》卷四十四
  20. ^ 《旧五代史》卷一百四十四
  21. ^ 五代会要
  22. ^ 22.0 22.1 《旧五代史》卷四十六
  23. ^ 《旧五代史》卷九十二
  24. ^ 《新五代史》卷七
  25. ^ 25.0 25.1 25.2 《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九
  26. ^ s:祈晴诏
  27. ^ 27.0 27.1 《新五代史》卷五十七
  28. ^ s:答卢文纪陈政事诏
  29. ^ 姚顗《请六典分铨奏》
  30. ^ s:请追尊宣宪太后表
  31. ^ s:答卢文纪请追尊宣献太后诏
  32. ^ 32.0 32.1 《旧五代史》卷四十七
  33. ^ s:答卢文纪请对便殿诏
  34. ^ 《旧五代史》卷一百三十一
  35. ^ 《旧五代史》卷四十八
  36. ^ 36.0 36.1 《资治通鉴》卷二百八十
  37. ^ 《新五代史》卷八
  38. ^ 《旧五代史》卷七十六
  39. ^ 《旧五代史》卷八十三
  40. ^ 《旧五代史》卷一百
  41. ^ 赵砺《劾奏太子太保王延太子洗马张季凝托故旷班状》
  42. ^ 《旧五代史》卷一百一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