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40年代的盧漢
1946年國民黨軍在雲南街頭

卢汉投共,又称云南起义昆明起义卢汉的倒戈[1],指的是时任中华民国云南省主席卢汉在1949年12月策划并发动的一场军事政变。12月9日,卢汉通电全国,宣布“起义”,投向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此后,中国人民解放军迅速进军云南,最终“解放”云南省全境。虽然事件的性质存在争议,但此次事件加速了第二次国共内战的结束,减少了军民伤亡。

目录

背景历史编辑

徐蚌會戰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了重大优势。1948年12月29日卢汉奉蒋介石电召乘飞机去南京接受指示,1949年1月12日返回昆明。卢汉估计国民政府还能坚持两三年,回到昆明后一直等待时机。

1949年1月,中國人民解放軍桂滇黔邊縱隊(簡稱「邊縱」)成立,進一步推動雲南武裝鬥爭發展。2月12日,昆明市民聽聞部分金圓券是偽票,紛紛前往中央銀行昆明分行擠兌,該行竟關門拒兌,引起騷亂。軍統特務、原警備處長李毓禎下令,逮捕群眾200餘人。盧漢被彙報煽動激怒,立即驅車前往現場,親自審案,不問青紅皂白當場槍斃21人,造成昆明「南屏街大血案」,轟動一時。2月22日,新華社陝北發出評論《警告殺人犯》,警告盧漢,放下屠刀,懸崖勒馬。

1949年4月21日,中共解放軍發動渡江战役,迅速攻陷南京。形勢發展之快,出乎盧漢意料之外,他感到雲南落入中共之手,為期不遠。龍雲已逃到香港,多次派人與盧漢聯絡,催促他儘快投共。因此他開始下定決心,準備倒戈。他一面通過聯繫中共雲南地下黨,加強聯絡邊縱和遊擊隊,派人到香港,北平與中共領導機關聯繫;另一方面派人與西康省政府主席劉文輝以及在成都之西南軍政副長官鄧錫侯潘文華相約,在適當時候共同反蔣;同時,盧漢還開放一定限度民主運動,放鬆對新聞限制,允許昆明《正義報》發表毛澤東《論人民民主專政》,刊登新華社播發一些新聞報導。他還對抗中國國民黨,如拒絕國軍和桂系部隊進入雲南境內,反對在雲南發行銀圓券,撤銷軍師團管區和警務處,停止徵兵征糧等。

卢汉感觉云南会被占领,必须做好准备;不甘心失败的国民党蒋系、桂系的残余部队和卢汉展開對抗。卢汉进行以下工作:

  • 扩充保安团队,掌握地方实力
  • 成立绥靖公署,总揽了全省党、政、军大权,改组了军队,将国军调往边境,扩充保安军
  • 经济上改革币制,接管国税,扣留金银
  • 精减机构,拒绝美国援助,开放新闻,创造舆论
  • 与中共及“边纵”密谋

龙云和卢汉发生意见分歧,龙云较为激进;卢汉则比较慎重,暂时向蒋妥协。1949年8月14日,龍雲在香港接見記者時,表明自己與蔣介石決裂,同時宣佈所謂「雲南起義」。8月15日,黄绍竑、龙云、刘建绪等44人,在香港发表《我们对现阶段中国革命的认识与主张》之声明。香港各大報立即以大字標題刊登「龍雲策動雲南正式起義」消息。這條消息衝擊盧漢,也震動中國國民黨。國府行政院長閻錫山主張即以武力解決雲南問題,代總統李宗仁下令指派桂系部隊入滇震懾。蔣介石則恐雲南落入桂系之手,於8月24日由台灣飛重慶,迭電召盧漢赴重慶。

盧漢顧慮重重,怕被扣留,稱病不去,一拖再拖。蔣介石派侍從室主任俞濟時飛昆明,坐催盧漢赴渝,面商“國家安危”;再由西南軍政長官公署軍政長官張群給盧漢打電話,揚言中央將派兩個軍、60架飛機解決雲南問題。如果盧漢不到,後果不堪設想;如果盧漢到重慶,將由張群保證其安全。

盧漢無奈,派民政廳長楊文清、省府秘書長朱景暄代表他前去,向蔣介石陳述雲南實際情況及盧漢不能分身之理由。蔣要盧漢抱病前來面商,並說對盧漢如何器重。盧漢仍猶豫不決,其時國軍余程萬第二十六軍已由開遠向昆明移動;李彌第八軍已由四川瀘州向雲南前進,先頭部隊已到達宣威劉伯龍第八十九軍由貴陽向雲南前進,先頭部隊已到達盤縣,形成對昆明包圍之勢。張群多次來電催促,表示將擔保安全。迫於形勢,盧漢於9月6日飛重慶。臨行前,盧漢對龍澤匯、安恩溥等人說:「我這次去重慶,吉凶難卜,萬一被扣,你們就打電報來。要求不准,就插起紅旗,通電起義,不要管我。我走後,軍事由龍澤匯負責,政務由安恩溥負責。」盧漢走後,昆明城實行宵禁,部隊官兵停止休假外出,高級軍政人員集中到昆明五華山省政府內辦公。

盧漢一到重慶,即向蔣提出辭職。蔣卻說:「有什麼困難,我都支持你。」盧受到蔣異乎尋常熱情接待,表示雲南問題交給盧漢全權處理,准許他把保安團擴編為兩個軍,軍費撥發現銀100萬元,武器、彈藥裝備陸續補充。然而作為條件,蔣向盧提出三條:一是取消雲南省參議會,二是逮捕100多人(附有名單),三是要封幾個報館和學校。蒋下令:

(1)解散省参议会;(2)查封进步报刊、私营广播电台和进步学校;(3)逮捕地下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4)撤换民政厅长安恩溥。

盧漢考慮投共時機尚不成熟,因而答應。

9月8日下午,盧漢回到昆明,暗示共產黨人迅速轉移。9月9日,在昆明實行大逮捕,由特務頭子、軍統西南特區區長徐遠舉率領數十人執行任務,共逮捕數百人之多;同時解散省議會,查封部分報刊和學校。這就是所謂「九九整肅」事件。經審訊後,有100多人準備槍決,其餘大多判處3年至20年徒刑不等。軍統特務、保密局局長毛人鳳企圖借刀殺人,嫁禍盧漢,乃將處理人員名單報送盧漢要他立即批准。盧漢認為,罪證不足,殺人太多,難以服眾,命令進行複審,這樣就拖下來。11月初,代總統李宗仁路過昆明去香港,盧漢向李宗仁報告,要求從寬處理這批人員,李宗仁為拉攏盧漢,慨然應允。盧漢立即下令,奉李代總統面諭,整肅時所有被捕人員,罪證不足,准予一律釋放。這場風波,乃告結束。為避免生發事端,盧漢命楊文清代理省主席職務,自己稱病在家,暗中策劃和指揮起義。

11月初,解放軍向大西南進軍。到11月下旬,貴陽重慶相繼易手。與此同時,邊縱在雲南相當活躍,控制很大一部分農村,雲南各地要求倒戈呼聲日高。盧漢一面停止徵兵征糧,制止中國國民黨特務活動,拒絕國府國防部、西南軍政長官公署等單位移駐昆明,並與邊縱加強聯繫;另一面又派人到香港、廣州與葉劍英聯繫,請示倒戈方略。[2]

投共过程编辑

爆发编辑

盧漢利用解放軍已迫近雲南的形勢,將余建勳第七十四軍和龍澤匯第九十三軍(兩個軍由雲南保安團隊擴編)調來昆明及其附近地區,準備倒戈。12月1日,他下令成立昆明警備司令部,加強治安管理,維持社會秩序。

12月4日,西南軍政長官張群飛來昆明,要把雲南建成反共基地。12月8日,蔣介石召集駐滇各軍軍長余程萬李彌、龍澤匯等與張群重慶,面授機宜。卢汉即利用余程萬、李彌等離昆時機,抓緊佈置,並決定12月9日夜投共。

1949年12月9日下午7时,卢汉宴请美、英、法国领事,迷惑蒋介石的军政人员和特务。夜间10时,卢汉率领全省军政人员,在昆明通电全国,举行「起义」,宣布云南和平解放。通电全文如下

北京中央人民政府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总理、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并请转人民解放军各野战军司令员、副司令员、各政委、全国各军政委员会、各省市人民政府、各省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公鉴:人民解放,大义昭然,举国夙已归心,仁者终于无敌。抗战八年,云南民主思潮,普遍三迤。革命原有历史,响义何敢后人!不意胜利甫临,国民党反动政府,私心滔天,排斥异已,遂发生云南政变,且借机将数万健儿,远戍东北;地方民众武装,剥夺殆尽;全省行政首脑,形同傀儡。以特务暗探,钳制人民之思想;以警察宪兵,监视人民之行动;诛求无厌,动辄得咎,官民束手,积愤莫伸;父老则冤苦填膺,青年则铤而走险。人民革命洪流,实已席卷地下。

解放全滇,有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决非任何反动势力所能遏阻。只以压力太大,不忍轻率从事,重苦人民。

汉主持滇政,忽忽四载,效傀儡之登场,处孤孽之地位,操心危而虑患深,左支吾而右竭蹶,懔威胁之多端,实智穷而力屈,既负滇人,复负革命。年来居心行事,无不以云南一千二百万人之祸福为前提,此中委屈不敢求谅于人,亦不敢求恕于我;苟执形迹而罪我,虽百死而不辞。时机未至,不惜委屈忍耐,权为应付;时机已至,不惜任何牺牲,解放云南。兹以坚决之行动,尽应尽之义务,但求有利国家,有利人民。自本日起,脱离国民党反动政府,宣布云南全境解放;并遵照毛主席、朱总司令所宣布之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及第二野战军司令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对川黔滇康宣布之四项办法,暂组织临时军政委员会,维持地方秩序,听候中央人民政府命令。至于汉个人只求云南解放之完成,即当引退而待罪。如有反动势力为害乡邦,汉当率领三迤健儿负弩前驱,迎头痛击,完成人民解放大业。谨此宣言,诸维公鉴。卢汉率全体文武官员暨全省民众叩亥佳樱

通电后拥护卢汉起义的有:

  • 国防部西南公路运输司令部司令杨中平,副司令官长治、李慕郓,参谋长钟振国
  • 第四十三补给区司令乐韶成,副司令卢泰坤、罗展
  • 交通部第四运输处处长杨友柏
  • 昆明区铁路局局长唐宇纵
  • 审计部云南审计处处长鲁岱、代行科长王卫鹏
  • 考试院云贵考铨处处长周锡年;外交部驻云南特派专员李国清
  • 高等法院院长胡绩、首席检察官乔文萃
  • 财政部盐务管理局局长李德、副局长关志澄
  • 昆明国税局局长杨金海
  • 昆明海关代理税务司徐学锄
  • 中央银行昆明分行经理赵康节
  • 第四区公路局局长尹隆举
  • 侨务处处长李伟中
  • 第五区电讯局局长肖阳勋、副局长黄宝灏
  • 邮政管理局局长沈松舟等

释放张群,争取李弥、余程万编辑

12月9日下午,張群、余程萬、李彌等又回到昆明。盧漢將張群單獨軟禁,並以張群名義發出通知,邀請中國國民黨中央駐滇軍事首腦於當晚9日在盧漢公館舉行緊急會議。出席會議有:第八軍軍長兼第六編練司令部司令李彌、第二十六軍軍長余程萬、憲兵司令部副司令兼西南憲兵區指揮李楚藩、西南憲兵區指揮區參謀長童鶴岑、空軍第五軍副司令沈延世、第一九三師師長石補天、雲南綏靖公署保防處處長沈醉等。人到齊後,盧漢警衛營長李青龍率領10多名警衛,扣押與會全部人員。晚上10時,盧漢在五華山雲南省政府主席辦公室宣佈:「雲南起義了!各單位按原計劃開始行動!」同時向全國通電雲南起義,在五華山升起五星紅旗

成立临时军政委员会编辑

12月11日,中央人民政府主席毛澤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覆電盧漢表示熱烈祝賀。電報說:「雲南起義,有助於西南解放事業之迅速推進,為全國人民所歡迎。」雲南起義後,雲南臨時軍政委員會成立,盧漢為主席,為省內臨時權力機關。

昆明战役编辑

雲南起義,蔣介石指揮其殘部,圖在解放軍進入雲南前,將盧漢起義鎮壓下去。蔣命令嫡系部隊反攻昆明,從12月16日起,國軍第八軍、第二十六軍等部三面包圍昆明,全面進攻,昆明戰役打響。盧漢一面派飛機轟炸尚在國軍控制下之蒙自沾益機場,破壞敵軍空中運輸、補給基地;一面向國軍散發傳單,進行分化瓦解。中共地下組織動員全市人民戰鬥,保衛昆明。國軍一度進佔昆明機場,推進到昆明城邊,但為昆明人民武裝力量和倒戈部隊所擊潰。延至12月21日,國軍得知解放軍即將進抵昆明,乃紛紛撤退,昆明戰役維持一週後,以盧漢勝利告終。接著解放軍迅速進軍滇南、滇東,徹底消滅國軍在雲南全部力量。

1950年2月20日,陳賡宋任窮率領解放軍進入昆明,受到20萬人夾道歡迎。2月22日,昆明拓東運動場舉行大會,陳賡宣佈雲南從今天起已完全獲得「解放」。[3]

参考书目编辑

林毓棠,云南起义经过纪实 选自《文史资料精选》第16册,P67-103,中国文史出版社

脚注编辑

  1. ^ 之所以使用起义为名,是因为当事人卢汉主动采取了暴力军事行为,倒向当事人认为势力强大的一方或正义的一方。
  2. ^ 台北《中央日报》1983年2月20日及《香港时报》同月21日的专栏载有周尔新所写《记取共匪窃夺云南的教训》:"卢汉派林南园赴广州,与驻在香港的叶剑英直接谈判,提出四个投降条件:第一,保持卢在云南的军政地位;第二,云南的清算斗争从缓;第三,共军不开入云南;第四,在东北作战向“匪”军投降的云南部队六十军调返云南驻防。"纯属捏造,与事实不符。见证人是参考资料作者,也是当事人林毓棠/林南园
  3. ^ 盧漢,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中央委員會,2008-09-27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