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绛(10世纪-976年6月8日),字晋卿宜春人,一作南昌人。五代十国时期南唐大将,亡国后被北宋处决。

生平编辑

年少无行编辑

本名卢衮,自称歙州刺史卢肇之后。其父效力晚唐镇南军节度使鍾傳,获署舘驛廵官。卢父有七子,卢衮是次子,后因爱慕春秋时期晋国名臣魏绛而改名。读书稍通大略,喜欢谈论当世利病,但不守规矩,不治产业,与游侠、赌友同游。考进士不中。西京作坊副使尹承諤去吉州上任路过南昌,见卢绛能写会算,辟为回运务计吏。卢绛闲暇时喜欢博弈角觗,与同好们一起吃饭,后来贫困了,就盗用库金,事发,将被斬首弃市,尹承諤将要抓捕他,他就换了儒服亡命江湖,逃到新淦,客居土豪陈氏家,因赶上大赦得以免罪,与陈氏子弟一起求学。卢绛喜欢纵横家兵家學說,日夜射猎,陈氏察觉他不是儒生,以朝廷正在访求贤豪为由,准备了丰厚的細軟、行囊把他送走了。[1][2][3]

卢绛不得已启程,回乡途中到豐城,与旧友饮酒赌博,用尽了行囊中的钱,到家后,母亲和兄弟都鄙视、讥笑他。卢绛又羞又愤,闻「庐山白鹿洞书院」之名,前去投靠,与诸葛涛蒯鼇交好,仍然行为无赖,不听讲读,却从事屠宰贩卖行业,多次胁取富有而吝啬的舍友的金錢,侮辱弱者。又持械进山,抢劫富商。曾下山拜师,有僧人待客不周,卢绛就拿禁物栽赃诬陷僧人,勒索财物。人们對他感到苦惱,将他和诸葛涛、蒯鼇并称“庐山三害”,学官们也不敢违抗他们。朱弼为国子助教后,以礼法治理,升堂讲说,卢绛等愧服。朱弼将要抓卢绛等人治罪,卢绛又逃走。卢绛等人离开后,四方来书院的学生达到以前的数倍。[4]卢绛逃到金陵,找旅店投宿,钱用完了,又去润州,两地往返,遭遇大寒,他仗着自小有膂力,平地跃起折下檐角当柴烧以御寒。有守粮仓的官吏看到了,认为他是壮士,请他回家。很久之後爆發饥荒,该吏不能自給自足,就让卢绛跳上粮仓顶,从气楼(建于米仓等屋顶的通风通气小楼)进粮仓偷官米,一晚上往返数十次。[3]一夜,卢绛看到一个高个子已经站在粮仓之中,奋力搏斗才将其制服捆绑,却发现其实是一个冷得像冰铁的柱子,不久就不见了,卢绛吓得跑了出去,就得了疟疾[1][2]

一个多月后,卢绛没有钱了,病也重了。有一天,他梦见穿着真珠衣服的美貌白衣女子,拿着甘蔗汁,唱着《菩萨蛮》劝他喝完,说吃了就能病愈。[3]歌词说:“玉京人去秋蕭索,畫簷鵲起梧桐落。欹枕悄無言,月和殘夢圓。背燈惟暗泣,甚處碪聲急。眉黛小山攢,芭蕉生暮寒。”次早,卢绛去买甘蔗,因差了一镪钱,就用怀中的一册《唐韵》抵钱。小贩说自己不需要此书,但出于同情给了他数根甘蔗。卢绛吃了甘蔗,次早病愈,但没有钱了,因而默然不自持。数夜后,他又梦见同一个女人,自称“玉真”,说“太尉富贵时可去都城,妾有一首诗、一缗钱,助你成行,十年后孟家陂(一作固子坡)见”,并唱出那首诗:“清風良月夜深時,箕帚盧郎恨尚遲。他日孟家陂上約,再來相見是佳期。”说完就走了。卢绛惊醒,不知女子为何称他为太尉,又惘然不知道孟家陂在哪,辗转反侧,忽然在卧室旁捡到一緡钱,因而自負,襟怀豁然。[1][2]

效力南唐编辑

久后,卢绛上书后主论事,请求在润州和壁澗之间的数处要冲建立营寨、屯兵驻守、广设备御,一共写了数十件事,等待数日,无果。卢绛素有辩才,为人敏捷,又写了信拜访枢密使陈乔,口述自己上书的内容,词辨纵横,交谈数日后,陈乔耸然以为异,用为本院承旨,命令他领着一百个士兵,陈说利害,经营制度,颇有政绩。转授沿江诸屯兵马监押兼巡检。卢绛招募懂得行船和水道的亡命少年马雄、王川军、张三十四等数十人,用为偏裨将校,统领士兵,号令严明,学习水战,用金鼓、旌旗教他们阵法,行军如飞。一次有一艘船反应稍迟,卢绛就斩了船长。卢绛的水军可以冒着巨浪作战,卢绛以善战闻名,在海门迎战吴越军,屡次俘获累积数百舟舰、[3]數萬石盐,獻给後主。后主賞其功,拜为上柱國[1][2]

开宝年间,卢绛秘密劝说后主:吴越国是仇敌,也是南唐的腹心之疾,以后必定为宋朝向导,帮助宋朝为掎角之势攻打南唐。卢绛说自己屡次与吴越交战,知道吴越国易于攻取,建议出其不意消灭它。后主说不敢消灭宋朝的附庸国,怕宋朝讨伐。卢绛又献计,由他诈称据宣歙叛唐,后主再以平叛为由贿赂吴越借兵,吴越一定出兵,等吴越军来了,唐军就拒敌,卢绛袭其后,可灭吴越,国威大振,宋军也不敢动。后主不听。[2][3][5]

宋朝攻打南唐,攻克池州,后主急召卢绛回京,任为凌波军都虞候、城外沿江都部署,率水军前去守御被宋军攻打的秦淮水栅,屡战屡胜。诸将皇甫继勋郑彦华忌恨他的能力,一起劝说后主让他出去援救被宋朝和吴越合兵攻打的润州。后主于是授卢绛为昭武军节度留后(治抚州,可见其未赴任),率水军救润州。卢绛率一百艘战船组成八字阵。宋将曹彬等认出是卢绛的军队,打开包围圈放他出城。卢绛弃船步战,三次打败吴越军,后主拜卢绛为太师。宋将刘蒙正率精甲百人与卢绛交兵,左肋中流矢仍然力战。[6]卢绛率八千人在润州城下列阵,宋军不敢进逼,卢绛于是解围,入城拒守。[3][7]后来宋军进攻金陵,局势愈发危急,[2]后主数次下诏召回卢绛,被左右阻止。[1]

后来镇海军节度使刘澄图谋趁议事斩了卢绛,举城投降。卢绛觉察到了,与刘澄彼此猜忌提防。卢绛对一名禆将发怒,刘澄私下对禆将说卢绛要杀他,劝说裨将杀了卢绛投降。裨将说只担心自己家在都城,刘澄说事急就该谋划,自己也顾不得自家百口。刘澄找不到杀卢绛的机会,对他说都城很危急,万一失守,守润州就没有意义了。卢绛知道润州必失,嘱托刘澄身为守将不可弃城,表示自己应该赴难。当夜,刘澄遣禆将出城投降,[8]卢绛率部下骑马杀出,[9]想突破宋军包围回到都城金陵,因包围坚固不能杀入而出逃。宣州叛乱,后主授卢绛宁国军节度使,命他平乱。卢绛平定叛乱,在宣州自守。[1][2][3]

归顺被杀编辑

金陵失守,各郡守將都投降宋朝,卢绛却不肯。开宝九年(976年)正月,卢绛招募骁勇千余人,想由宣、歙南下占据闽中,沿海聚兵。他派建州刺史陈德诚等告谕地方。卢绛路过歙州,刺史龚慎仪因为已经降宋,闭城拒守,卢绛怒责龚慎仪不念故人之情,遣禆将马雄攻城,破城后龚慎仪出城被马雄所杀。卢绛劫持龚慎仪的两个女儿同行,到邵武王堂香严寺,置酒豪饮,二女在寺后小墩自缢,后人称之为烈女台。卢绛聚众万余,焚掠州县。宋太祖派李继隆去招降,又派卢绛的弟弟卢袭拿着诏书去招降,劝说他罢兵入朝。[10]卢绛召集将校商议,王川军等都厉声拒绝。卢绛想杀了卢袭以明自己不屈之意,卢袭秘密劝他念及老母和全族三百口。卢绛犹豫。宋军先锋曹翰派使者拿着铁券前来,卢绛于是和马雄、张三十四等数十人趁夜逃走,余众溃散。卢绛最后还是投降了,被曹翰派人护送到汴京。宋太祖问他为何不早投降,他回答受李后主厚恩,只知道效力李后主,不知道效力宋帝。太祖说李煜已经投降,卢绛说自己不敢归顺,是因为李煜不曾受封王爵。太祖认为他说的都是忠臣之言,授冀州团练使。[1][2][3]

数日后,卢绛入朝受命,曹翰也入朝,马雄在外候命。龚慎仪兄長之子赞善大夫龚颖看到卢绛和马雄,用玉板打他们,抓着卢绛到殿陛诉寃,骂道:卢绛和马雄冤杀我叔父。太祖怒而诘问卢绛。当初曹翰军的先锋攻破宣、歙二州时,没有得到卢绛的金帛贿赂,于是曹翰入奏说卢绛是奸贼,让他活下来只能是后患,更不可让他在冀州边郡手握重权。太祖下诏治卢绛的罪,处斩。枢密使曹彬说卢绛才略可用,希望免其一死。宋太祖说卢绛貌似降而叛归的侯霸荣,不可留下,于是五月在西市处斩。[11]卢绛说宋太祖以小罪斩杀他,就是背弃了免死的铁劵誓书,[3]是失信。太祖否认自己失信,说是为龚慎仪杀贼。卢绛将被押解到梁门,正逢一个白衣妇女被押来,姿貌像卢绛之前梦见的女人。卢绛叹道:“玉真你怎么也到了这个地步?”这个因淫乱将和卢绛一起被处决的女人果然叫耿玉真。监斩的呼延赞问其缘故,卢绛说了。临刑时,卢绛又对呼延赞说皇帝处决伪政权节度使应该要有毡褥,呼延赞派人骑马上奏,太祖赐其毡褥。卢绛问孟家陂在哪,刽子手说正是刑场所在。[2][3]臨斬當時,距離卢绛的異梦,剛好十年。卢绛叹道:昔日的梦都应验了,死了也无恨了。[1]葬于夷门山。

先前卢绛传檄到建州,建州通判查元方杀了卢绛的使者。宋太祖得知很高兴,提拔查元方为殿中侍御史、泉州[12][13]

另外郑瑗井观琐言》认为宋太祖既然追赠韩通、任用卫融张洎,未必肯因为龚颖而杀卢绛,如卢绛降宋,句容人也不该为他立祠,认为卢绛应该是抗宋兵败而亡。

纪念编辑

句容县东阳镇市东有卢大王庙,即祭祀卢绛的祠堂。[3]

家族编辑

卢绛之孙卢器有文才,在宋朝进士及第。[1]

评价编辑

  • 《十国春秋》:卢绛鲜克有终,而才略纵横,倔强不屈,始亦有足取者焉![3]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江南野史》卷十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马令《南唐书》卷二十二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十国春秋》
  4. ^ 《十国春秋·朱弼传》
  5. ^ 《续资治通鉴》卷六
  6. ^ 《宋史》卷二百六十三
  7. ^ 《江南野史》误作卢绛被任为镇海军节度使,这与已有节度使刘澄在任矛盾。
  8. ^ 《十国春秋·刘澄传》
  9. ^ 《续资治通鉴》卷八
  10. ^ 《宋史》卷二百五十七
  11. ^ 《宋史》卷三
  12. ^ 《宋史》卷二百九十六
  13. ^ 《十国春秋·查元方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