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聲

漢語聲調
(重定向自去聲

四声汉语音韵学的概念,指中古汉语的四个聲調及其演變聲調。四聲在各種漢語變體以及其他借用了漢語詞彙的語言(如壯語越南語)有着不同演變,而現今各种漢語標記聲調仍然沿用平、上、去、入四類聲調。

提出四聲概念始于南朝士子周顒沈约等。《梁書·沈約傳》记载沈約写了一本《四声谱》,专门讨论此问题。梁武帝萧衍周捨何謂四声,周捨答:「天子聖哲。」「天子聖哲」分别對應「平上去」四个聲调。

日本遣唐僧人空海文鏡秘府論》(804年)有言:「平聲哀而安,上聲厲而舉,去聲清而遠,入聲直而促。」日本的安然《悉曇藏》(990年)卷五則云:「平聲直低,有輕有重。上聲直昂,有輕無重。去聲稍引,無輕無重。入聲徑止,無內無外。平中怒聲,與重無別。上中重音,與去不分。」明朝僧人釋真空在《玉鑰匙歌訣》提到:「平聲平道莫低昂,上聲高呼猛烈強,去聲分明哀遠道,入聲短促急收藏。」

起源编辑

今日汉语诸方言的声调是如此重要而有代表性,以至于许多学者坚信声调在上古汉语维持至今。[1]实际上,中古汉语的四声均从上古汉语因韵尾辅音脱落演化而来。上声来自韵尾声门塞音的失落。该理论的证据可见于汉朝梵汉对音,上声字常用于音译梵语短元音,以及源语言中带[q]的借词。声门塞音在某些闽语和客家话方言中仍有保留,以独立的声门塞音音段、元音嘎裂化或去鼻化表现。[2]声门塞音的这种表现和越南语中的演化很相似。[3]:86–110去声来自韵尾[-s]的失落。该理论的证据见于汉语借到其他东亚语言中的借词。例如,朝鲜语中,pis“梳子”是汉语“篦”的借词,借到朝鲜语中时,仍在词尾带[-s]。入声来自韵尾为清塞音[-p]、[-t]和[-k]的音节。平声字的韵尾中既不含[-s]或声门塞音,也没有[-p]、[-t]或[-k]。[1]

中古汉语声调编辑

隋朝陸法言著《切韻》,原本久已散佚,僅存敦煌出土的唐人抄本《切韻》原書(傳寫本)的片斷和一些增訂本,但根据陆续发现的残本及该书的增订本《广韵》可以看出其轮廓。全书按韵目编排,而韵又按声编排,因此一部《切韵》,可以分为平、上、去、入四部分。再参考现代方言材料,不难得出结论,中古汉语即有这四个声调。至于具体调值,现已难于确考。近代學者陳寅恪在著作《四聲三問》中,認為平、上、去「實依據及摹擬中國當日轉讀佛經之三聲」歸納得來。有學者根据梵汉对音,推测平声应为中平调,上声为高平调,去声为低平调,入声为促调。

有學者質疑入聲應該歸類為聲調,還是一系列以塞音(p、t、k)收尾的韻母的統稱。因為只有這類韻母發入聲,相對地,以元音鼻音收尾的韻母只發平、上、去三聲。於是韻書就拿塞音和同部位的鼻音相配,組成一個完備的系統。比如說,寒韻收鼻音韻尾,只有平上去三聲(分別為寒、旱、翰),韻書就配以同部位的入聲曷韻,使之四聲齊全。亦有學者反對使其歸類聲調,如平上去聲為ng對應軟顎塞音kn對應齦塞音tm對應雙唇塞音p,乃完整相對關係。未有需要以純粹西洋語言學進行分類,而西洋語言學亦非唯一解釋一切語言方法。

四声流变编辑

四声在方音的发展过程中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主要變化包括平分阴阳、全浊上变去、官話失去入聲。

平分阴阳编辑

四声根据声纽(开头辅音)的清浊,各分裂为两声,清者为阴,浊者为阳。年代在唐朝的日本《悉昙藏》说:“承和之末,正法师来……声势太奇,四声之中,各有轻重。”可证其时四声已发生了分化。但是分化的程度在不同的现代方言中程度不一,四声都分阴阳的有大部分粤语吳語閩南語廈門話臺灣話是平去入分阴阳,上声不分。客家语梅县话是平入分阴阳,上去不分。官话北京话只有平声分阴阳。烟台话全不分阴阳。有些漢語變體,例如广州话、平话更根据主元音的长短等因素将入声进一步细分,于是出现了高阴入、低阴入、高阳入、低阳入等声调。

廣州话为例。坛,《广韵》徒干切,坛、干同为平声。但坛今读阳平(調值|11|),干今读陰平(調值|55|),这就是分化的结果。

全浊上变去编辑

全浊音是指中古汉语中的浊塞音、浊擦音、浊塞擦音。全浊上变去就是指以这些辅音开头的上声字(如淡、道)转入去声,和次浊上字(如老、脑)声调不同。北部(北方话)和中部方言(湘语赣语)中极少例外,南部方言则很少如此。此一音变据考也发生在唐朝末年。

入声消失编辑

有些漢語變體,如粵語閩南語客語等至今完整地保存着中古汉语的入声系统(閩南語的文讀系統保留有完整的入聲,但白讀系統中部分退化為喉塞音韵尾[ʔ])。但对大多数漢語變體来说,塞音韵尾均有不同程度的脱落。中古汉语原有的p、t、k三个塞音韵尾,有些漢語變體,如闽语客家语的一些方言,归并剩一或两个,有些同时发展出一个喉塞音韵尾[ʔ]。有些只保留韵尾[ʔ],如吴语晋语江淮官話等。有些塞音韵尾完全脱落,入声只作为声调存在,如温州话湘语闽北语闽中语、多数四川岷江话等。

在大部分官話方言中,入聲甚至已歸並至其他調類。如多数西南官話的入聲歸入陽平調,北京官話的入聲派入其他三調,被稱作“入派三聲”。例如,「屋、曷、乙、没」均为《切韵》入声韵,但在标准官话则分别作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官话各方言入声消失的进程并不一致,但总体来说,是先归并,再变成喉塞音,嗣后喉塞音脱落,最后并入其他调。这一过程始于唐末宋初之間的中原北部(詳見燕雲十六州),元朝官话已無入声。不過,入声未有隨南宋滅亡而消失,至今仍廣泛流傳在華南地區。由於部分原來屬於仄聲一員的入声被派進平聲,所以往後官话各方言的使用者較難判斷唐詩宋詞中的平仄韻律。

方音声调对照编辑

表格內的數字為五度標記法

方音声調对照表
方音 地區 平声 上声 去声 入声 聲調數
次濁 全濁 次濁 全濁 次濁 全濁 次濁 全濁
官話 北京官话 北京 陰平

55

陽平

35

上声

214

去声

51

陰平

陽平

上声

去声

去声 陽平 4
東北官話 沈陽 陰平

33

上聲

213

去聲

41

陰陽上去 4
胶辽官话 青岛 平声

24

上声

213

去声

42

上声

去声

去声 3
冀鲁官话 濟南 陰平

213[4]

陽平

42

上声

55

去声

21

陰平 去声 陽平 4
中原官話 西安 陰平

21

陽平

24

上声

53

去聲

44

陰平 陽平 4
甘肅

東干語

平声

24

上声

51

去声

44

平声 3
兰银官话 蘭州 陰平

31

陽平

53

上声

442

去声

13

陽平 4
西南官话 成都 陰平

45

陽平

32

上声

52

去声

213

陽平 4
乐山 陰平

55

陽平

21

上声

52

去声

224

入声

3

5
漢口 陰平

55

陽平

213

上聲

42

去聲

35

陽平 4
江淮官话 南京 陰平

31

陽平

13

上声

212

去声

44

入声

5

5
晋语 太原 平声

11

上声

53

去声

45

陰入

2

陽入

54

5
吳語 蘇州 陰平

44

陽平

24

陰上

52

陽上

31

陰去

412

陽去 陰入

4

陽入

23

7
上海 陰平

52

陽去

113

陰去

334

陽去 陰去 陽去 陰入

5

5
紹興 陰平

51

陽平

231

陰上

535

陽上

113

陰去

33

陽去

11

陰入

45

8
湘语 長沙 陰平

33

陽平

13

上声

41

陽去 陰去

55

陽去

21

入声

24

6
贛語 南昌 陰平

42

陰去 陽平

24

上声

213

陽去 陰去

55

陽去

21

陰入

5

陽入

21

7
客语 梅州

惠州

陰平

44

陽平

11

上声

31

去声

52

陰入

21

陽入

4

6
閩語 福州 陰平

44

陽平

52

上声

31

陽去 陰去

213

陽去

242

陰入

23

陽入

4

7
厦門

台北

陰平

55

陽平

24

上声

51

陽去 陰去

21

陽去

33

陰入

32

陽入

5

7
泉州 陰平

33

陽平

24

陰上

44

陽上

22

陰去

41

陽去

41

陰入

5

陽入

24

8
潮州 陰平

33

陽平

55

陰上

53

陽上

35

陰去

213

陽去

11

陰入

2

陽入

5

8
粤语 廣州 陰平
55/53
陽平

21

陰上

35

陽上

13

陰去

33

陽去

22

高陰入

5

低陰入

3

陽入

2

9
香港 陰平

55

台山 陰平

33

陽平

11/22

陰上

55

陽上

21

陰去

33

陽去

32

高陽入

21

低陽入

32

10
陽江 陽平

43

上聲

21

陰去

24

陽去

54

高陰入

24

低陰入

21

高陽入

54

低陽入

43

9
平話 南寧 陰平

41

陽平

52

陰上

33

陽上

24

陰去

55

陽去

22

高陰入

5

低陰入

3

高陽入

24

低陽入

2

10
壯語 陰平
24
陽平

31

陰上

55

陽上

42

陰去

35

陽去

33

短陰入

5

長陰入

35

陽入

3

9
越南語 河內 平聲

33

玄聲

21

問聲

313

跌聲

3ʔ5

重聲 銳聲

35

重聲

21ʔ

銳聲 重聲 6
方音 地區 平声 上声 去声 入声 声調数
次濁 全濁 次濁 全濁 次濁 全濁 次濁 全濁
现代汉语四声分布
每个调类以标示,后面给出调值。
分类 次级分类 方言 中古汉语声调 调类数量
꜀阴平꜁阳平}} ꜂阴上꜃阳上}} 阴去꜄阳去꜅ 阴入꜆阳入꜇}}
声母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全清 次清 次浊 全浊 (短) (长) 次浊 全浊
例字:
官话 北京官话 北京话 ˥ 55 [a] ˧˥ 35 ˨˩˦ 214 [5]˥˩ 51 (任何)[b] 4
冀鲁官话 济南话 ˨˩˧ 213 [a] ˦˨ 42 ˥ 55 ˨˩ 21 4
胶辽官话 大连话 [a] 4
中原官话 西安话 ˧˩ 31 [a] ˨˦ 24 ˦˨ 42 ˥ 55 4
东干语 ˨˦ 24 ˥˩ 51 ˦ 44 3
兰银官话
兰州话 ˧˩ 31 [a] ˥˧ 53 ˦˦˨ 442 ˩˧ 13 4
银川话 3
西南官话 成都话 ˥ 5 [a] ˨˩ 21 ˦˨ 42 ˨˩˧ 213 4
岷江片
泸州话
˥ 5 [a] ˨˩ 21 ˦˨ 42 ˩˧ 13 [c] ˧ 3 5
江淮官话 南京话 ˧˩ 31 [a] ˩˧ 13 ˨˩˨ 212 ˦ 44 [c] ˥ 5 5 (4)
南通话 ① 35 [a] 21 ③ 55 ⑤ 213 ⑥ 42 [c] 55ʔ [c] 42ʔ 7 (5)
晋语 并州片 太原 ˩ 11 ˥˧ 53 ˦˥ 45 [c] ˨ 2 [c] ˥˦ 54 5 (3)
吴语 太湖片 上海话 ˥˨ 52 [d] [d] ˧˧˦ 334 [d] ˩˩˧ 113 [c] ˥ 5 [c][d] ˨˧ 23 5 (2)[d]
苏州话 ˦ 44 [d] ˨˦ 24 ˥˨ 52 [d] ˦˩˨ 412 [d] ˧˩ 31 [c] ˦ 4 [c][d] ˨˧ 23 7 (3)[d]
瓯江片 温州话 ˦ 44 [d] ˧˩ 31 ③ʔ/④ʔ[d] ˧˥ 35 ˥˨ 52 [d] ˨ 22 ⑦/⑧[d] ˧˨˧ 323 8 (4–6)[d]
徽语 绩歙片 绩溪县 ˧˩ 31 ˦ 44 ˨˩˧ 213 ˧˥ 35 ˨ 22 [c] ˧˨ 32 6 (5)
湘语 新湘语 长沙话 ˧ 33 ˩˧ 13 ˦˩ 41 ˥ 55 ˨˩ 21 [c] ˨˦ 24 6 (5)
赣语 昌都片 南昌话 ˦˨ 42 ˨˦ 24 ˨˩˧ 213 ˥ 55 ˨˩ 21 [c] ˥ 5 [c] ˨˩ 21 7 (5)
客家话 梅州话 梅县 ˦ 44 ˩ 11 ˧˩ 31 ˥˨ 52 [c] ˨˩ 21 [c] ˦ 4 6 (4)
粤语 粤海片 广州话 ①a ˥ 55 ~ ①b ˥˧ 53 [e] [a] ˨˩ 21~11 ˧˥ 35 [f] ˩˧ 13 ˧ 33 ˨ 22 ⑦a[c] ˥ 5 ⑦b[c] ˧ 3 [c] ˨ 2 9~10 (6~7)
香港粤语 ˥ 55 [a] ˨˩ 21~11 [g] ˨˥ 25 [f][g] ˨˧ 23 ˧ 33 ˨ 22 ⑦a[c] ˥ 5 ⑦b[c] ˧ 3 [c] ˨ 2 9 (6)
石岐话 ˥ 55 ② ˥˩ 51 ③ ˩˧ 13 ⑤ ˨ 22 ⑦a[c] ˥ 5 [c] ˨ 2 6 (4)
四邑片 台山话 ˧ 33 [a]? ˩ 11 ˥ 55 [a]? ˨˩ 21 ˧˨ 32 ⑦a[c] ˥ 5 ⑦b[c] ˧ 3 [c] ˨˩ 21 8 (5)
勾漏片 博白话 ˦ 44 [a] ˨˧ 23 ˧ 33 [a]? ˦˥ 45 ˧˨ 32 ˨˩ 21 ⑦a[c] ˥˦ 54 ⑦b[c] ˩ 1 ⑧a[c] ˦ 4
(长)
⑧b[c] ˧˨ 32
(short)
10 (6)
平话 北部 南宁话 ˥˨ 52 [a]? ˨˩ 21 ˦ 44 [a]? ˨˦ 24 ˥ 55 ˨ 22 [c] ˦ 4 ⑧a[c] ˨˦ 24 ⑧b[c] ˨ 2 9 (6)
闽语 闽北语 建瓯话 ˥˦ 54 ˨˩ 21 ˨ 22 ˦ 44 [c] ˨˦ 24 [c] ˦˨ 42 6 (4)
闽东语 福州话 ˥ 55 ˥˧ 53 ˧ 33 ˨˩˧ 213 ˨˦˨ 242 [c] ˨˦ 24 [c] ˥ 5 7 (5)
闽南语 厦门话 ˥ 55 ˧˥ 35 ˥˧ 53 ③/⑥[h] ˨˩ 21 ˧ 33 [c] ˩ 1 [c] ˥ 5 7 (5)
泉州话 ˧ 33 ˨˦ 24 ˥ 55 ③/④[h] ˨ 22 [i] ˦˩ 41 [i] ˦˩ 41 [c] ˥ 5 [c] ˨˦ 24 8 (6)
潮州话 ˧ 33 ˥ 55 ˥˨ 52 ˧˥ 35 ˨˩˧ 213 ˩ 11 ④/⑥[j] [c] ˨ 2 [c] ˦ 4 8 (6)
汉越音[11]:305–314[12] 北部 河内[13] ˦ 44 ˧˨ 32 ˧˩˨ 312 ˧˨˥ 325 ④/⑥ ˧˦ 34 ˨ 22 ˦˥ 45 ˨˩ 21 8 (6)
中部 順化[14] ˥˦˥ 545 ˦˩ 41 ˧˨ 32 ③/⑥ ˨˩˦ 214 ˧˩ 31 ˦˧˥ 435 ˧˩ 31 7 (5)
南部 西贡[15]:70–77 ˦ 44 ˧˩ 31 ˨˩˦ 214 ③/⑥ ˧˥ 35 ˨˩˨ 212 ˦˥ 45 ˨˩ 21 7 (5)
分类 次级分类 方言 次浊 全浊 次浊 全浊 全清 次清 次浊 次浊 (短) (长) 次浊 全浊 调类数量
声母
꜀阴平꜁阳平 ꜂阴上꜃阳上 阴去꜄阳去꜅ 阴入꜆阳入꜇
中古汉语调类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浊音变为送气音(入声不会)。
  2. ^ 不规则变化,由首都的方言接触发生。白读倾向于阴平和阴上,文读倾向于阳平和去声。文读的表现主要出于协韵。[6]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入声因音节末尾的塞音出现。(温州话是例外:入声脱尾,调值自成一调。)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吴语和老湘语中,阳调只出现在全浊声母字中,因此阴阳调的区分实际上并不具备音位的功能。温州话中,上声近乎以喉塞音标明。
  5. ^ A lexical tone change. High Level becomes High Falling when the character isn't used as a concrete noun.
  6. ^ 6.0 6.1 此处,浊音白读变送气,文读变不送气,声调变为阳上。
  7. ^ 7.0 7.1 部分研究显示,一些年轻母语者将香港粤语的两种上声交错使用,说明合流正在发生,[7][8]:211–225但这实际上比较罕见。
  8. ^ 8.0 8.1 漳州话和厦门话中,阳上文读并入阴上,白读并入阳去。[9]泉州话中,次浊音被分析为阳声,中古汉语上声在这里分化。文读中与阴上合流,白读中反而并入阳上。[9]
  9. ^ 9.0 9.1 泉州话中,阴阳去声只能在连读变调中区分,单字调已经合流。[9]
  10. ^ 潮州话中,部分次浊去声并入阳上而不是阳去。[10]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Sagart, Laurent. The origin of Chinese tones (PDF). Proceedings of the Symposium/Cross-Linguistic Studies of Tonal Phenomena/Tonogenesis, Typology and Related Topics.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Languages and Cultures of Asia and Africa, Tokyo University of Foreign Studies. [1 Decem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9-23). 
  2. ^ Branner, David (1999). Problems in Comparative Chinese Dialectology: The Classification of Miin and Hakka. De Gruyter Mouton
  3. ^ Mei, Tsu-Lin. Tones and Prosody in Middle Chinese and The Origin of The Rising Tone. 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 1970, 30. JSTOR 2718766. doi:10.2307/2718766. 
  4. ^ 關於濟南話的音值,詳見:钱曾怡 山东大学文学院. 谈谈音类和音值问题. [2017-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8). 
  5. ^ 官话4声
  6. ^ David Branner, A Neutral Transcription System for Teaching Medieval Chinese, T ̔ang Studies 17 (1999), pp. 36, 45.
  7. ^ Perception of the merging tones in Hong Kong Cantonese: preliminary data on monosyllables - Semantic Scholar. S2CID 5953337 (美国英语). 
  8. ^ Bauer, Robert S.; Kwan-hin, Cheung; Pak-man, Cheung. Variation and merger of the rising tones in Hong Kong Cantonese. Language Variation and Change. 2003-07-01, 15 (2) [2021-12-09]. ISSN 1469-8021. doi:10.1017/S0954394503152039. hdl:10397/7632 .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2). 
  9. ^ 9.0 9.1 9.2 闽南语的声调系统, The Tonal System of Min Nan; accessed 24 January 2012.
  10. ^ 声调:入声和塞尾韵 | 潮语拼音教程. kahaani.github.io. [2019-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9). 
  11. ^ Nguyễn Tài, Cẩn. Nguồn gốc và quá trình hình thành cách đọc Hán Việt [The origin and formation of Sino-Vietnamese pronunciation]. Hà Nội: Đại học Quốc gia Hà Nội. 2000. 
  12. ^ Nguyễn Tài, Cẩn. Từ tứ thanh tiếng Hán đến tám thanh Hán–Việt [From the four Middle Chinese tones to the eight Sino-Vietnamese tones]. Ngôn ngữ học và Tiếng Việt. [April 21,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9). 
  13. ^ Kirby, James P. Vietnamese (Hanoi Vietnamese).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011, 41/3. 
  14. ^ Nguyễn, Văn Lợi. Hệ thống thanh điệu Huế [Tone system in Hue dialect]. Phonetics lab (Faculty of Vietnamese Studies). 2013 [April 21,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0). 
  15. ^ Huỳnh Công, Tín. Tiếng Sài Gòn [The Saigon dialect]. Cần Thơ: Chính Trị Quốc Gia - Sự Thật. 2013. 

来源编辑

延伸閲讀编辑

  • Branner, David Prager (ed.). The Chinese Rime Tables: Linguistic Philosophy and Historical-Comparative Phonology. Studies in the Theory and History of Linguistic Science, Series IV: Current Issues in Linguistic Theory; 271.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2006. ISBN 90-272-4785-4.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