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參議院(日语:参議院さんぎいん Sangiin ?)是日本國會上議院,1947年隨著《日本國憲法》的施行而成立,前身为贵族院。現有242席,议员任期为6年,每三年对半数议员进行一次改选。

日本國參議院
参議院
Coat of arms or logo
种类
种类
领导
議長
副議長
结构
议员 245
Svgfiles House of Councillors Japan 20191010.svg
政党
執政聯盟(141)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113)
  公明黨(28)
在野黨(98)
  立憲国民.新綠風會日语新緑風会社民(61)
  日本維新會(16)
  日本共產黨(13)
  沖繩之風日语沖縄の風(2)
  令和新选组(2)
  碧水会日语碧水会(2)
  众人之党(2)
無黨籍(6)
  無黨籍(6)[註 1]
选举
並立制
上届选举
2019年7月21日
下届选举
2022年
会议地点
Japanese diet inside.jpg
日本東京都千代田區永田町國會議事堂
网址
www.sangiin.go.jp

沿革编辑

1889年(明治22年)颁布的《大日本帝国宪法》,确立了作为立法机关(作为天皇拥有的立法权的协助机关,该法第5条)的帝国议会的地位,并规定帝国议会由众议院贵族院两院组成。与全部由民选(公选)议员组成的众议院相对,贵族院由皇族议员、华族议员、敕任议员(帝国学士院会员议员、高额纳税人议员等)等人员构成。

1946年(昭和21年)颁布的《日本国宪法》中,日本立法机关为国会,由众议院参议院两部分组成。宪法规定,众议院议员参议院议员(统称“国会议员”)均为“代表全体国民而选出的议员”(该法第43条第1项)。实际上,最初駐日盟軍總司令部(GHQ)提出的宪法修正案麦克阿瑟草案)中,国会只由众议院一院组成,这是事先预估到日本方面的反弹而故意设置的谈判空间。果然,日本方面代表松本烝治提出强烈反对,要求实行两院制。对此,GHQ以民选议员作为前提条件,同意两院制体系保持不变。由此,参议院得以成立。此後經過多次改變才逐漸變成今日的狀況。

与众议院的区别编辑

参议院议员的任期为6年,相较众议员的4年任期更长。另外与随时解散的众议院不同,参议院没有中途解散的制度,而通过三年一度的普通选举改選一半議席进行更换。由于不能如众议院一样通过内阁不信任决议(但可以通过无拘束力的问责决议),参议院与日本内阁的关联程度相对更弱。

在实际运作中,日本法律尽管规定首相(內閣總理大臣)需从国会议员中指定,但過去完全都是由眾議院議員選出,至今尚未从参议员中产生过任何一位首相。此外,具备中立仲裁性质的行政监视委员会也设置于参议院内。

对于首相指名,法律规定由两院共同进行,当两院作出不同决议时,应召开兩院協議會日语両院協議会,但即使如此仍无法达成一致意见的,或者参议院在众议院通过决议后一定时间内无法通过决议的,众议院的决议将正式成为国会决议(众议院优越)。这一原则同样适用于财政预算的决议和条约的批准等程序。财政预算一般先在众议院被审议。

在众议院获得通过的法律案如无法在参议院获得相同的表决结果,则众议院可以出席议员的三分之二以上多数票进行再表决,从而成为法律。

参议院的构成编辑

与众议院的惯例相同,参议院的议长及副议长不属于任何会派。

选举编辑

参议院每隔3年对全体席位的半数进行一次改选。選舉方法分別採用以各都道府县作為選區每選區選出一至六名議員的選舉區制(選出多人的選區以大選舉區制,即多議席單票制選出;選出一人的選區則變相以小選舉區制,即單議席單票制選出),以及以全國為單位選舉的比例代表制開放式名單,以漢狄法計票)。參加選舉的候選人不能在這兩種方法下同时成为候选人(重复候选)。

席位编辑

在2006年2月时的席位中,以都道府县为单位选举出的议员有146人,以全国为单位的比例代表议员有96人。

由于总席位数242席仅为众议院席位的一半左右,而且每次改选的席位数仅为121。其中比例代表为48席,因此剩余的73席需要分配到47个都道府县选举区,因此容易产生票值不均等一票の格差[註 2])的技术性问题。围绕这一问题,经常有人提起违宪诉讼。对此,法院一直做出合宪判决,但也要求尽快解决这一难题。目前这一问题仍未得到根本性解决。

在参议院内,为了解决票值不均等的问题,同时为了对抗参议院废止论的主张,合并选举区的方案以及以地方区块为单位的中选区制方案等改革方案多次被提交审议(参议院改革论)。而日本國會在2015年7月29日通過《公職選舉法》修正案,通過改變以往「一縣一選區」(以一個縣作為一個選區,每次改選中最少改選一席)的作法,將鳥取及島根、德島及高知四縣分別合併成兩個選區,從而嘗試減少各選區間人口差距。而在該修正案中亦規定2019年參議院選舉前,需要就此問題的根本性檢討得出結論。

2019年參議院改選時,埼玉縣選區將增至4個席次、比例代表區席次增加到50位。所以2019年改選時參議院全體議員數會變為245位,2022年改選時則變為248位。

在2013年選舉改選議席後的議席數
選舉區選出 定員146人(改選73人)
146 / 242

議席數為奇數的大阪府・神奈川縣・福島縣・岐阜縣在13年改選中處於修正議席數的期間中,在其後的2016年選舉後大阪府・神奈川各擁有8個議席、福島縣・岐阜縣各擁有2個議席。
另外,在2015年透過《公職選舉法》修法進行的議席數修正的選區中,由於鳥取縣・島根縣、德島縣・高知縣四縣開始合併成兩個選區,2016年選舉中該四縣議席為各縣1席及兩縣共選1席(即兩縣共3席)、而2016年選舉中,新潟縣・宮城縣・長野縣各擁有3個議席、東京都擁有11個議席、愛知縣擁有7議席、北海道・兵庫縣・福岡縣各擁有5個議席;2019年選舉中鳥取縣・島根縣、德島縣・高知縣選區為兩縣共選2席、新潟縣・宮城縣・長野縣擁有2個議席、東京都擁有12個議席、愛知縣擁有8個議席、北海道・兵庫縣・福岡縣各擁有6個議席。

比例代表 定員數96人(改選48人)
96 / 242
在2019年選舉改選議席後的議席數
選舉區選出 定員147人(改選74人)
147 / 245

議席數為奇數的大阪府・神奈川縣・福島縣・岐阜縣在13年改選中處於修正議席數的期間中,在其後的2016年選舉後大阪府・神奈川各擁有8個議席、福島縣・岐阜縣各擁有2個議席。

另外,在2015年透過《公職選舉法》修法進行的議席數修正的選區中,由於鳥取縣・島根縣、德島縣・高知縣四縣開始合併成兩個選區,2016年選舉中該四縣議席為各縣1席及兩縣共選1席(即兩縣共3席)、而2016年選舉中,新潟縣・宮城縣・長野縣各擁有3個議席、東京都擁有11個議席、愛知縣擁有7議席、北海道・兵庫縣・福岡縣各擁有5個議席

2019年選舉中鳥取縣・島根縣、德島縣・高知縣選區為兩縣共選2席、新潟縣・宮城縣・長野縣擁有2個議席、東京都擁有12個議席、愛知縣擁有8個議席、北海道・兵庫縣・福岡縣各擁有6個議席。2019年選舉中,埼玉縣再增加一席次。

比例代表 定員數100人(改選50人)
98 / 245

选举资格编辑

任期编辑

參議員任期为6年。每3年改選半数议席。相对于众议院的4年任期,参议院议员任期更长,而且没有任期中的解散[1]

参议院的重要职务编辑

《国会法》和《参议院规则》中没有规定职务人员的任期,在惯例中往往在每次选举后进行交替更换。此外,议员在就任议长和副议长后,就要脱离会派,成为独立的议员。(2019年8月2日时点)

议长・副议长・事务总长编辑

职位 姓名 所属政党
議長 山東昭子 自由民主党
副议长 小川敏夫 立宪民主党
事务总长 郷原悟

参议院常任委员会编辑

职位 姓名 所属会派
内阁委员长 石井正弘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总务委员长 秋野公造 公明党
法务委员长 横山信一 公明党
外交防卫委员长 中川雅治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财政金融委员长 中西健治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文教科学委员长 上野通子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厚生劳动委员长 石田昌宏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农林水产委员长 堂故茂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经济产业委员长 濱野喜史 國民民主黨・新綠風會
国土交通委员长 羽田雄一郎 國民民主黨・新綠風會
环境委员长 那谷屋正義 立憲民主黨・民友會・希望之會
国家基本政策委员长 鉢呂吉雄 立憲民主黨・民友會・希望之會
预算委员长 金子原二郎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决算委员长 二之湯智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行政监视委员长 芝博一 立憲民主黨・民友會・希望之會
议院运营委员长 末松信介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惩罚委员长 室井邦彦 日本维新会

参议院特別委员会编辑

职位 姓名 所属会派
灾害对策特別委员长 山本博司 公明黨
关于冲绳及北方问题的特別委员长 石橋通宏 立憲民主黨・民友會・希望之會
关于政治伦理・选举制度的特別委员长 渡辺猛之 國民民主黨・新綠風會
关于北朝鲜绑架问题等的特別委员长 山谷惠里子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关于政府开发援助等的特別委员长 松山政司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消費者問題相關特別委員長 宮泽洋一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東日本大地震復興特別委員長 徳永エリ 國民民主黨・新綠風會

参议院调查会等编辑

职位 姓名 所属会派
憲法審查會會長 岡田広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情報監視審査會會長 中曽根弘文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政治倫理審査會會長 有村治子 自由民主党・国民之声

众议院通过但被参议院否决的法案编辑

过去共有7例(视作否决除外)。但是另外还有许多在众议院获通过,但在参议院审议通过前就成为废案,以及在参议院通过修正案之后,又在众议院获通过的实例。另外,也有参议院审议通过修正案,但未再次获得众议院通过的废案,或者虽被参议院否决但仍成立为法律的实例。具体参见众议院的再议决。

众议院通过但被参议院否决的法案
参院全体会议
表决日
法案名 同意 反对 票差 结果
1954年(昭和29年)6月1日 协同组合金融事业关联法案 少数 多数 不明 经参议院的继续审议后被否决,成为废案
1994年(平成6年)1月21日 政治改革关联法案 118 130 12 经1月29日两院协议会,修正案在众参两院全体会议获通过
2005年(平成17年)8月8日 邮政民营化关联法案 108 125 17 被否决当日,众院解散,成为废案
总选举中,赞成派获得全面胜利,再次提出的法案在10月14日获国会通过
2008年(平成20年)1月11日 补给支援特别措施法案 106 133 27 当天在众院全体会议获三分之二以上赞成,以再表决方式成立
2008年(平成20年)5月12日 道路整备费财源特例法改正案 108 126 18 次日,在众院全体会议获三分之二以上赞成,以再表决方式成立
2008年(平成20年)12月12日 补给支援特别措施法改正案 108 132 24 同日,在众院全体会议获三分之二以上赞成,以再表决方式成立
2009年(平成21年)3月3日 第二次补正预算财源法案 107 133 26 次日,在众院全体会议获三分之二以上赞成,以再表决方式成立

国会开幕式编辑

国会开幕式时,天皇会在参议院全体会议大厅出席。这是因为这一大厅的前身为贵族院大厅,设有国会唯一的“天皇御座”之故。开幕式举行时,众议院议员也一并进入参议院会议大厅(人数过多时,一部分议员到第二层席位)。闭幕式由日本众议院议长主持。此外,开幕式并不一定在国会的首日进行,近年来多在第二天进行。

对于开幕式的惯例,日本共产党以“延续了旧帝国议会的封建仪式,违背了宪法精神”为由加以抵制,几乎该党派主要议员都会缺席天皇在场的开幕式。这一局面在2016年1月4日的通常国会开幕式改变,日本共产党委员长志位和夫等党干部代表共产党首次出席开幕式。志位在开幕式后的记者会上表示,“选择出席是正确的”。但也表示“设置一个至高王座,俯首聆听(天皇)致辞的形式,有悖于日本国宪法中的主权在民原则”[2]

评价及其他编辑

参议院由于与政党政治保持距离,被称为“良识之府”。另外,由于对于众议院先决的法案要进行再度审议,也经常被称为“再考之府”。许多在野党与执政党争论激烈的法案也常在参议院成为废案。

注释编辑

  1. ^ 包含议长和副议长
  2. ^ 字面翻譯為「一票的差距」。意即由於選區人口的差距,選民人數較少的選區相對比人口較多的選區,每一票可以左右結果的機會更多,而選民人數較多的選區則相反,從而導致代表性不均的問題。日本相當多選區存在很大的人口差距,以第24屆參議院選舉(2016年)為例,埼玉縣選區及福井縣選區的選民人數差距為3.077倍,是該屆選舉差距最大的,在2019年縮小為2.307倍。

参考文献编辑

  1. ^ 《日本国宪法》第102条
  2. ^ 天皇莅临国会开幕式 日本共产党首次出席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3-14.,朝日新闻中文网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