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叔孙辄,字子張,中国春秋时期鲁国叔孙氏宗主叔孙州仇的儿子。

叔孙辄
叔孙
子张
时代 春秋
国家 鲁国
叔孙州仇

季寤公鉏极公山不狃在季氏不得志,叔孙辄不被叔孙州仇宠信,叔仲志在鲁国不得志,这五人依靠阳虎。阳虎想除掉三桓,以季寤取代季氏,以叔孙辄取代叔孙氏,自己取代孟氏。前502年十月初三,计划在蒲圃设享礼时杀死季桓子季孙斯。阳虎驱车在前,林楚为季孙斯驾车,阳越走在最后。将到蒲圃,季孙斯策反了林楚。林楚射杀了阳越。阳虎劫持鲁定公叔孙武叔以攻打孟氏。公敛处父击败阳虎。季寤在季氏的祖庙里向祖宗一一斟酒祭告然后逃走。阳虎进入讙地、阳关而叛变。[1]次年,阳虎失败,逃到晋国。叔孙辄和公山不狃踞费邑,前498年,孔子申句须乐颀率軍擊敗公山不狃,公山不狃和叔孙辄逃到齊國[2]。後來,公山不狃和叔孙辄又到吳國,前487年,吳王夫差準備攻打鲁国,叔孙辄支持。叔孙辄告知公山不狃,公山不狃不同意,認為不能因個人恩怨來傷害祖國故乡。[3]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春秋左氏傳·定公八年
  2. ^ 左传·定公十二年》:仲由为季氏宰,将堕三都,于是叔孙氏堕郈。季氏将堕费,公山不狃、叔孙辄帅费人以袭鲁。公与三子入于季氏之宫,登武子之台。费人攻之,弗克。入及公侧。仲尼命申句须、乐颀下,伐之,费人北。国人追之,败诸姑蔑。二子奔齐,遂堕费。
  3. ^ 左传·哀公八年》:吴为邾故,将伐鲁,问于叔孙辄。叔孙辄对曰:“鲁有名而无情,伐之,必得志焉。”退而告公山不狃。公山不狃曰:“非礼也。君子违,不适仇国。未臣而有伐之,奔命焉,死之可也。所托也则隐。且夫人之行也,不以所恶废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