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古籍注解体式

(重定向自古注

古籍注解体式,即古注体式,又称训诂体式[1]:160,指中文古典典籍注释的体式。古人作注时角度和侧重点不同,因此产生了不同的体式类型。

注解古籍的基本原因在於語言的演變,還有古今文化的差異,如社會制度人文地理等。任何時代的多數人都難以讀懂用古語寫成、反應當時社會制度和人文地理的前代文獻,故而需要具有專門知識的學者來說明這些文獻的含義。

中國歷史上的學者對前代文獻典籍,尤其是唐代以前的古書撰寫了大量的注解。這些注解成為中國古代典籍的重要組成部份,是中文古典典籍的特色之一。直到今天,書店裏仍然很容易見到各種古書的新注解。

传注编辑

传注是直接解释古籍正文的词语意义、典章制度、历史事实、思想内容的训诂体式[1]:160。这类注释名称繁多,常见有诂、训、传、注、笺等。

  • 侧重于字词、名物解释。其中,“诂”(通作“故”)侧重以今語释古语,“训”侧重用形象化的描绘来说明,但后世常常连用,不加区分[2]:283。如东汉张衡《周官训诂》(已佚)、南宋钱文子诗训诂》等。
  • 指传述,原本指阐述儒家六经文义的书,如《左传》、《公羊传》、《谷梁传》、西汉毛亨毛诗故训传》等。后来“传”也用作一般的注释名称,如南宋朱熹诗集传》。
  • 是注释的通称,如东汉郑玄周官注》、《三礼注》等。西晋张华博物志》说:“上代去先师近,解释经文皆曰传,传师说也。后代去师远,或失其传,故谓之注。注,下己意也。”唐代孔颖达春秋左传正义》说:“毛君、孔安国马融王肅之徒,其所注书皆谓之传,郑玄则谓之注。”在《礼记·曲礼上第一》中又说:“注者,即解书之名。但释义之人多称为传,传谓传述为义。或亲承圣旨,或师儒相传,故云传。今谓之注者,谦也。”[2]:284可见“注”和“传”一脉相承,郑玄始称“注”,有谦下之意。
  • 是表识的意思,对原注隐而不显、略而不详之处加以申发,或表达自己的看法,如郑玄《毛诗笺》等。

义疏编辑

义疏是兼释古籍正文与传注的训诂体式[1]:160。义疏的词源义是“疏通其义”,又称正義。疏是对原注的注。這種體裁出現於南北朝早期,其起源受到了僧人講解佛經的影響。從樹立官方學術的角度,歷代朝廷將其組織學者編寫的疏稱為“正義”。

疏與注的關係是“疏不破注”,即疏的思想內容不去破壞注的體系,只在注的框架內進一步講解。這一點只在南北朝、唐、成書疏中被遵守。清代以來的學者也作有很多名為“疏”的古籍注解,但已不遵守“疏不破注”的原則。

南宋以前注與疏分成二書刊行,南宋紹熙間三山黃唐始將注疏合刻。义疏类注释往往以某一个注本为基础,包含经传原文、注、疏等几部分,按顺序排列,有明显的标记相隔,如唐代贾公彦周礼注疏》、南朝梁代皇侃论语义疏》、清朝劉寶楠《論語正義》等。

集解编辑

集解是汇集各家对同一部经典的注释,有时也补充汇集者自己的阐释的训诂体式[1]:160。名称有集解、集注等,如南宋朱熹《孟子集注》、《诗集传》等。

西晋杜预的《春秋经传集解》虽然也叫“集解”,实指集《春秋》之经、《左传》之传而解之,应属于传注类。

补注编辑

补注是在注的基础上,选择一家较好的注本予以补充修订的训诂体式。[1]:160名称有补、补疏、补释、补义、补正等,如北宋洪兴祖楚辞补注》、清代王先谦汉书补注》等。

章句编辑

章句是以句子为基本训释单位,将字词训释嵌入句子的直译之中,进而分析句读、串讲文章、探讨章旨的训诂体式[1]:160。“章句”是“离章辨句”的省称,着重于逐句逐章串讲、分析大意;不重解释词义,对字词的解释则隐含在句意的串讲之中。

汉代一些儒者治学从辨析章句入手,故章句体兴于汉。但汉儒用章句讲经大都支离烦琐,故被斥为“章句小儒”,一般人“羞为章句”。自汉以后,章句日汇渐亡佚。今仅存东汉赵岐的《孟子章句》和王逸的《楚辞章句[2]:285

音义编辑

音义是以辨音释义为本,也兼及比勘文字形体的训诂体式[1]:160。名称有音训、音诂、音注、音解、音证、音隐、音释等,如唐代陆德明的《经典释义》中的《周易音义》、《尚书音义》等。

徵引编辑

徵引是以勾稽故实、征引出处的方法来探讨文献中的词语源流、说解语义和阐明文意的训诂体式[1]:160。如唐代李善文选注》。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语言学名词审定委员会. 语言学名词.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1. ISBN 9787100068710. 
  2. ^ 2.0 2.1 2.2 王宁. 古代汉语. 北京: 北京出版社. 2002. ISBN 7200045918.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