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召存信(1928年3月-2015年1月23日)傣族云南江城人,西双版纳土司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首任州长[1][2],被当地人称为“老州长”[3]

生平编辑

早年经历编辑

1928年3月,召存信生于云南省江城县整董镇一个傣泐土司家庭,母亲是勐捧土司之女。傣泐人属于傣族支系,世代生活在西双版纳。傣泐人没有姓氏,贵族在名字前加“刀”或者“召”以显示身份。“刀”或“召”的本义是“王”。召存信幼年在云南省立江城小学学习,会傣语和汉语。[1][2]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暹罗(今泰国)表示中立,实则同日本合作。日军进攻华东、华北时,驻暹罗的日军同时北征。西双版纳遭到日军飞机轰炸,与日军合作的暹罗军队还打到中国与缅甸边境的打洛江畔。当时西双版纳的统治者召片领刀栋梁,他主张抗日,对召存信很器重。1943年,刀栋梁指派召存信到勐捧组建抗日自卫中队并任中队长。[1]

召存信一到勐捧就到迅速组织抗日自卫队,10天内召集了140多名热血青年。日军每次轰炸过后,召存信就立即带领抗日自卫队灭火救人,颇得赞誉。召存信年轻有为,深得外祖父勐捧土司的喜爱和信任。勐捧土司还亲自向召片领上奏对其褒奖。年轻的召存信在勐捧的勤力工作得到土司、头人、民众的一致赞许和肯定。勐捧土司无子,去世前特别请求召片领批准召存信为勐捧土司继承人。[1]

1945年,召存信正式即位勐捧土司,此后人称“召勐捧”。同年,经家人安排及召片领关照,召存信和出身召片领姻亲的刀美英结婚。后来召片领刀栋梁逝世后,由侄子刀世勋继承,刀世勋和刀美英是表兄妹。[1]

召存信任勐捧土司时,关注民生。当时,勐捧民众负担的捐税很沉重,除了土司、头人的税捐,还有中华民国政府的杂税捐。召存信要求包括自己的土司税捐在内的各类税捐一律减半。这遭到下属头人及中华民国政府抵制。一位勐捧头人甚至勾结国军包围了土司府。幸而有人提前报信,召存信夫妇逃脱。[1]

事后,召片领刀栋梁调停,将召存信调往召片领的统治中心车里宣慰使司驻地车里(今景洪)。在车里,召片领任命召存信为车里宣慰使司署议事庭庭长(相当于首相),食邑为景哈。此后,召存信又被称作“召景哈”。但是,中华民国车里县政府依仗驻军,不断来车里宣慰使司摊派租税、抓丁。召存信为此抗争,还曾被车里县政府投入监狱。[1]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召存信结识了普洱鲁文聪,鲁文聪的妻子为南甸傣族土司之妹。召存信与鲁文聪决定各自建立军事力量。召存信变卖家产,建立了车里民族自卫预备大队。1949年,正值第二次国共内战末期,鲁文聪的队伍趁着时局混乱接管了车里、佛海、南峤三县的政权,建立县革命委员会,召存信任车里县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2]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编辑

1949年5月,鲁文聪和召存信主动到普洱联络中国共产党。到普洱后,召存信联络到中国共产党组织,1949年7月被留在云南普洱军政干部学校第二期学习班学习,后来被中国共产党组织派回西双版纳工作。1949年10月,召存信回到车里,组建车里县民族自卫大队并任大队长。1949年底,召存信率车里民族自卫预备大队与国军93师“在乡军人”战斗。[1][2]

1950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追击国军残军,进抵橄榄坝澜沧江北岸。召存信率20余位少数民族头人前往联络,主动要求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解放西双版纳。2月的一天黎明,召存信率车里民族自卫预备大队参加战斗,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38师趁雾渡江。召存信还为中国人民解放军38师组织了竹筏、物资及翻译。数日后,西双版纳全境解放。[1][2]

1950年秋,召存信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邀请,到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一周年观礼。9月30日,召存信等少数民族代表应邀来到中南海怀仁堂,获毛泽东接见。数日后,毛泽东再次接见少数民族代表,召存信和刀世勋等人代表西双版纳傣族向毛泽东晋献了金伞(象征权力)、贝叶经(象征智慧)等礼物。[1][2]

1950年12月下旬,召存信等人回到西双版纳。当时,云南边境局势仍不稳定。普洱地区召开了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大会。会议最后一天,1951年1月1日,按照当地结盟习惯,各民族代表剽牛盟誓,签署了《民族团结誓词》。召存信第一个在誓词上签字,用老傣文签签署了“召景哈”。[1]此后召存信历任车里县副县长、县长,西南军政委员会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普洱地区第一副专员,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筹委会副主任。[2]

自治州州长编辑

 
就职后的自治区主席召存信(右)、副主席刀有良(左)、副主席刀承忠(后中)在成立大会会场。

1953年1月23日,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成立,召存信当选为主席。1955年6月,改设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召存信当选为州长。他还历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政协主席,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革委会副主任,中共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委常委、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州长。[1][4]1954年,当选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5]1957年1月,召存信加入中国共产党[2]文化大革命中,召存信遭到批斗,被关进牛棚,幸而获得周恩来亲自点名“解放”。[1][4]

1953年1月,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成立时,他将民族自卫队的300多支枪全部上交人民政府,并且在大会上宣布放弃剥削、放弃“召景哈”的职务。1953年9月,成立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区特种林木试验场并任场长。1956年,推动“和平协商土地改革”,为开展土地改革、消灭封建领主土地制度起到重要作用。1964年,亲自组织修建西双版纳第一座澜沧江大桥。[2]

1982年至1992年,召存信在其最后两任州长任期内,为西双版纳建设了茶厂、糖厂、水泥厂、水电站、公路、机场,扩大了西双版纳在海内外的知名度。他为西双版纳机场的修建投入了很大精力,使西双版纳成为云南省最早通航的地州之一。退休后,召存信和妻子致力于西双版纳地方史及傣族文化整理工作。[1]

他是第一至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常委。1997年8月,享受副省级待遇。[2]

逝世编辑

2015年1月23日,正值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成立62周年纪念日,召存信逝世。西双版纳各族人士自发到殡仪馆送行。[1]

参考文献编辑